阳货第十七

时间:2016-05-24 20:43:04

书籍:《论语

十七之一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十七之二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十七之三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也。」

十七之四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十七之五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

十七之六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爲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衆,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十七之七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十七之八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十七之九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十七之十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十七之十一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十七之十二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十七之十三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

十七之十四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十七之十五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十七之十六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十七之十七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十七之十八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十七之十九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十七之二十

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十七之二一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穀既没,新穀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十七之二二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十七之二三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十七之二四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十七之二五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十七之二六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上一章:季氏第十六

下一章:微子第十八

书籍页:《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