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德篇第十二

时间:2016-08-23 06:07:13

书籍:《正蒙

「有德者必有言」,「能為有」也;「志于仁而無惡」,「能為無」也。

行修言道,則當為人取,不務徇物強施以引取乎人,故往教妄說,皆取人之弊也。

「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志正深遠,不務硜硜信其小者。

辭取意達則止,多或反害也。

君子寧言之不顧,不規規於非義之信;寧身被困辱,不徇人以非禮之恭;寧孤立無助,不失 親於可賤之人;三者知和而能以禮節之也,與上有子之言文相屬而不相蒙者。凡論語、孟子 發明前文,義各未盡者皆挈之。他皆放此。

德主天下之善,善原天下之一。善同歸治,故王心一;言必主德,故王言大。

言有教,動有法;晝有偽,宵有得;息有養,瞬有存。

君子於民,導使為德而禁其為非,不大望於愚者之道與!禮謂「道民以言,禁民以行」,斯 之謂爾。

無徵而言,取不信,啟詐妄之道也。杞宋不足徵吾言則不言,周足徵則從之。故無徵不信, 君子不言。

「便僻」,足恭;「善柔」,令色;「便佞」,巧言。

「節禮樂」,不使流離相勝,能進反以偽文也。

「驕樂」,侈靡;「宴樂」,宴安。

言形則卜如響,以是知蔽固之私心,不能默然以達於性與天道。

人道知所先後,則恭不勞,慎不葸,勇不亂,直不絞,民化而歸厚矣。

膚受,陽也;其行,陰也。象生法必效,故君子重夫剛者。

歸罪偽尤,罪己偽悔,「言寡尤」者,不以言得罪於人也。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能恕己以仁人也。「在邦無怨,在家無怨」,己雖不施不欲於人 ,然人施放己,能無怨也。

「敬而無失」,與人接而當也;「恭而有禮」,不為非禮之恭也。

聚百順以事君親,故曰「孝者畜也」,又曰「畜君者好君也」。

事父母「先意承志」,故能辨志意之異,然後能教人。

藝者,日為之分義,涉而不有,過而不存,故曰游。

天下有道,道隨身出;天下無道,身隨道屈。

「安土」,不懷居也;有為而重遷,無為而輕遷,皆懷居也。

「老而不死是偽賊」,幼不率教,長無循述,老不安死,三者皆賊生之道也。

「樂驕樂」則佚欲,「樂宴樂」則不能徙羲。

「不僭不賊」,其不忮不求之謂乎!

不穿窬,義也,謂非其有而取之曰盜,亦義也。惻隱,仁也,如天,亦仁也。故擴而充之, 不可勝用。

自養,薄于人私也,厚于人私也;稱其才,隨其等,無驕吝之弊,斯得之矣。

罪己則無尤。

困辱非憂,取困辱偽憂;榮利非樂,忘榮利為樂。

「勇者不懼」,死且不避而反不安貧,則其勇將何施耶?不足稱也;「仁者愛人」,彼不仁 而疾之深,其仁不足稱也;皆迷謬不思之甚,故仲尼率歸諸亂云。

擠人者人擠之,侮人者人侮之。出乎爾者反乎爾,理也;勢不得反,亦理也。

克己行法為賢,樂己可法為聖,聖與賢,跡相近而心之所至有差焉。「辟世」者依乎中庸, 沒世不遇而無嫌,「辟地」者不懷居以害仁,「辟色」者遠恥於將形,「辟言」者免害於禍 辱,此為士清濁淹速之殊也。辟世辟地,雖聖人亦同,然憂樂於中,與「賢者」「其次者」 為異,故曰逃相近而心之所至者不同。

「進賢如不得已,將使卑踰尊,疏踰戚」之意,與表記所謂「事君難進而易退則位有序,易 進而難退則亂也」相表裏。

「弓調而後求勁焉,馬服而後求良焉」,士必愨而後智能焉。不愨而多能,譬之豺狼不可近 。

谷神能象其聲而應之,非謂能報以律呂之變也,猶卜筮叩以是言則報以是物而已,易所謂「 同聲相應」是也。王弼謂「命呂者律」,語聲之變,非此之謂也。

「行前定而不疚」,光明也。大人虎變,夫何疚之有?

言從作乂,名正,其言易知,人易從。聖人不患為政難,患民難喻。
 

上一章:三十篇第十一

下一章:有司篇第十三

书籍页:《正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