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器篇第十五

时间:2016-08-23 06:07:57

书籍:《正蒙

樂器有相,周召之治與!其有雅,太公之志乎!雅者正也,直己而行正也,故訊疾蹈厲者, 太公之事耶!詩亦有雅,亦正言而直歌之,無隱諷譎諫之巧也。

象武,武王初有天下,象文王武功之舞,歌維清以奏之。{成童學之。}大武,武伍沒,嗣 王象武王之功之舞,歌武以奏之。{冠者舞之。}酌,周公沒,嗣王以武功之成由周公,告 其成於宗廟之歌也。{十三舞焉。}

興己之善,觀人之志,群而思無邪,怨而止禮義。入可事親,出可事君,但言君父,舉其重 者也。

志至詩至,有象必可名,有名斯有體,故禮亦至焉。

幽贊天地之道,非聖人而能哉!詩人謂「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贊化育之一端也。

禮矯實求稱,或文或質,居物〈之〉後而不可常也。他人才未美,故〈宜〉飾之以文,莊姜 才甚美,〈故宜素以為絢〉。下文「繪事後素」,素謂其材,字雖同而義施各異。故 菽色之工,材黃白者必繪以青赤,材赤黑必絢以粉素。

「陟降庭止」,上下無常,非為邪也,進德修業,欲及時也。「在帝左右」,所謂欲及時者 與!江沱之媵以類行而欲喪朋,故無怨;嫡以類行而不能喪其朋,故不以媵備數,卒 能自悔,得安貞之吉,乃終有慶而其嘯也歌。

采枲耳,議酒食,女子所以奉賓祭、厚君親者足矣,又思酌使臣之勞,推及求賢審官,王季 、文王之心,豈是過歟!

甘棠初能使民不忍去,中能使民不忍傷,卒能使民知心敬而不瀆之以拜,非善教寖明,能取 是於民哉? 「振振」,勸使勉也;「歸哉歸哉」,序其情也。

卷耳,念臣下小勞則思小飲之,大勞則思大飲之,甚則知其怨苦噓欺。婦人能此,則險詖私 謁害政之心知其無也。 「綢直如髮」,貧者紒縱無餘,順其髮而直韜之爾。

蓼蕭、裳華「有譽處兮」,皆謂君接己溫厚,則下情得伸,讒毀不入,而美名可存也。

商頌「顧予烝嘗,腸孫之將」,言祖考來顧,以助湯孫也。

「鄂不靴靴」,兄弟之見不致文於初,本諸誠也。

采苓之詩,舍旃則無然,為言則求所得,所諅必有所試,厚之至也。

簡,略也,無所難也,甚則不恭焉。賢者仕祿,非迫於飢寒,不恭莫甚焉。「簡兮簡兮」, 雖刺時君不用,然為士者不能無太簡之譏,故詩人陳其容色之盛,善御之強,與夫君子由房 由敖,不語其材武者異矣。

「破我斧」,「缺我斨」,言四國首亂,烏能有為,徒破缺我斧斨而已,周公征而安 之,愛人之至也。

伐柯,言正當加禮于周公,取人以身也,其終見書「予小子其新逆」。

九罭,言王見周公當大其禮命,則大人可致也。

狼跋,美周公不失其聖,卒能感人心於和平也。

甫田「歲取十千」,一成之田九萬畝,公取十千畝,九一之法也。

后稷之生當在堯舜之中年,而詩云「上帝不寧」,疑在堯時高辛子孫為二王後,而詩人稱帝 爾。

唐棣枝類棘枝,隨節屈曲,則其華一偏一反,左右相矯,因得全體均正。偏喻管蔡失道,反 喻周公誅殛,言我豈不思兄弟之愛以權宜合,義主在遠者爾。唐棣本文王之詩,此一章周公 制作,序己情而加之,仲尼以不必常存而去之。

日出而陰升自西,日迎而會之,雨之候也,喻婚姻之得禮者也;日西矣而陰生於東,喻婚姻 之失道者也。

鶴鳴而子和,言出之善者與!鶴鳴魚潛,畏聲聞之不臧者與!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晨風雖摯擊之鳥,猶時得退而依深林而止也。

漸漸之石言「有豕白躑,烝涉波矣」,豕之負塗曳泥,其常性也;今豕足皆白,眾與涉波而 去,水患之多為可知也。

「君子所貴乎道者三」,猶「王天下有三重焉」:言也,動也,行也。

〈耇〉造德降,則民〈諴〉和而鳳可致,故嗚鳥聞,所以為和氣之應也。

九疇次敘:民資以生莫先天材,故首曰五行;君天下必先正己,故次五事;己正然後邦得而 治,故次八政;政不時舉必昏,故次五紀;五紀明然後時措得中,故次建皇極;求大中不可 不知權,故次三德;權必有疑,故次稽疑;可徵然後疑決,故次庶徵;福極徵然後可不勞而 治,故九以嚮勸終焉。五偽數中,故皇極處之;權過中而合義者也,故三德處六。

「親親尊尊」,又曰「親親尊賢」,義雖各施,然而親均則尊其尊,尊均則親其親偽可矣。 若親均尊均,則齒不可以不先,此施於有親者不疑。若尊賢之等,則於親尊之殺必有權而後 行。念親賈為堯舜之道,然則親之賢者先得之於竦之賢者為必然。「克明俊德」於九族而九 族睦,章俊德於百姓而萬邦協,黎民雍,皋陶亦以惇敘九族、庶明勵翼為邇可遠之道,則九 族勉敬之人固先明之,然後遠者可次敘而及。大學謂「克明俊德」為自明其德,不若孔氏之 注愈。

義民,安分之良民而已;俊民,俊德之民也。官能則準牧無義民,治昏則俊民用微。

五言,樂語歌詠五德之言也。

「卜不習吉」,言下官將占,先決問人心,有疑乃卜,無疑則否。「朕志無疑,人謀僉同」 ,故無所用卜:鬼神必依,龜筮必從,故不必卜筮,玩習其吉以瀆神也。衍忒未分, 有悔吝之防,此卜筮之所由作也。
 

上一章:大易篇第十四

下一章:王褅篇第十六

书籍页:《正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