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都

时间:2016-08-23 06:14:14

书籍:《明夷待访录

或問:「北都之亡忽焉,其故何也?」曰:「亡之道不一,而建都失算,所以不可救也。夫國祚中危,何代無之。安祿山之禍,玄宗幸蜀;吐蕃之難,代宗幸陝;朱泚之亂,德宗幸奉天;以汴京中原四達,就使有急而形勢無所阻。當李賊之圍京城也,毅宗亦欲南下,而孤懸絕北,音塵不貫,一時既不能出,出亦不能必達,故不得已而身殉社稷。向非都燕,何遽不及三宗之事乎?」

或曰:「自永樂都燕,歷十有四代,豈可以一代之失,遂議始謀之不善乎?」曰:「昔人之治天下也,以治天下為事,不以失天下為事者也。有明都燕不過二百年,而英宗狩於土木,武宗困於陽和,景泰初京城受圍,嘉靖二十八年受圍,四十三年邊人闌入,崇禎間京城歲歲戒嚴。上下精神敝於寇至,日以失天下為事,而禮樂政教猶足觀乎?江南之民命竭於輸輓,大府之金錢靡於河道,皆都燕之為害也。」

或曰:「有王者起,將復何都?」曰:「金陵。」或曰:「古之言形勝者,以關中為上,金陵不與焉,何也?」曰:「時不同也。秦、漢之時,關中風氣會聚,田野開闢,人物殷盛,吳、楚方脫蠻夷之號,風氣樸略,故金陵不能與之爭勝。今關中人物不及吳、會久矣,又經流寇之亂,煙火聚落,十無二三,生聚教訓,故非一日之所能移也。而東南粟帛,灌輸天下。天下之有吳、會,猶富室之有倉庫匱篋也。今夫千金之子,其倉庫匱筮必身親守之,而門庭則以委之僕妾。舍金陵而勿都,是委僕妾以倉庫匱篋;昔日之都燕,則身守夫門庭矣。曾謂治天下而智不千金之子若與!」

上一章:取士

下一章:方鎮

书籍页:《明夷待访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