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儒学案上一

时间:2016-08-23 09:39:56

书籍:《明儒学案

前言

諸儒学案者,或無所師承,得之於遺經者;或朋友夾持之力,不令放倒,而又不可系之朋友之下者;或當時有所興起,而後之学者無傳者,俱列於此。上卷則國初為多,宋人規範猶在。中卷則皆驟聞陽明之学而駭之,有此辨難,愈足以發明陽明之学,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下卷多同時之人,半歸忠義,所以證明此学也,否則為偽而已。

文正方正学先生孝孺

方孝孺字希直,台之寧海人。自幼精敏絕倫,八歲而讀書,十五而学文,輒為父友所稱。二十游京師,学於太史宋濂。濂以為遊吾門者多矣,未有若方生者也。濂返金華,先生複從之,先後凡六歲,盡傳其学。兩應召命,授漢中教授。蜀獻王聘為世子師。獻王甚賢之,名其讀書之堂曰正学。建文帝召為翰林博士,進侍讀学士。帝有疑問,不時宣召,君臣之間,同於師友。金川失守,先生斬衰,哭不絕聲。文皇召之不至,使其門人廖鏞往,先生曰:「汝讀幾年書,還不識箇是字。」於是系獄。時當世文章共推先生為第一,故姚廣孝嘗囑文皇曰:「孝孺必不降,不可殺之,殺之天下讀書種子絕矣。」文皇既慚德此舉,欲令先生草詔,以塞天下之人心。先生以周公之說窮之。文皇亦降志乞草,先生怒駡不已,磔之聚寶門外。年四十六。坐死者凡八百四十七人。崇禎末,諡文正。

先生直以聖賢自任,一切世俗之事,皆不關懷。朋友以文辭相問者,必告之以道,謂文不足為也。入道之路,莫切於公私義利之辨,念慮之興,當靜以察之。舍此不治,是猶縱盜於家,其餘無可為力矣。其言周子之主靜,主於仁義、中正,則未有不靜,非強制其本心如木石然,而不能應物也,故聖人未嘗不動。謂聖功始于小学,作《幼儀》二十首。謂化民必自正家始,作《宗儀》九篇。謂王治尚德而緩刑,作《深慮論》十篇。謂道體事而無不在,列《雜誡》以自警。持守之嚴,剛大之氣,與紫陽真相伯仲,固為有明之学祖也。先生之学,雖出自景濂氏,然得之家庭者居多。其父克勤,嘗尋討鄉先達授受原委,寢食為之幾廢者也。故景濂氏出入於二氏,先生以叛道者莫過於二氏,而釋氏尤甚,不憚放言驅斥,一時僧徒俱恨之。庸人論先生者有二:以先生得君而無救於其亡。夫分封太過,七國之反,漢高祖釀之;成祖之天下,高皇帝授之,一成一敗。成祖之智勇十倍吳王濞,此不可以成敗而譽咎王室也。況先生未嘗當國,惠宗徒以經史見契耳。又以先生激烈已甚,致十族之酷。夫成祖天性刻薄,先生為天下屬望,不得其草,則怨毒倒行,無所不至,不關先生之甚不甚也。不觀先生而外,其受禍如先生者,甯皆已甚之所至乎?此但可委之無妄之運數耳。蔡虛齋曰:「如遜志者,蓋千載一人也。天地幸生斯人,而乃不終祐之,使斯人得竟為人世用,天地果有知乎哉?痛言及此,使人直有追憾天地之心也」。乃知先正固自有定論也。

侯城雜誡

人孰為重?身為重。身孰為大?学為大。天命之全,天爵之貴,備乎心身,不亦重乎?不学則淪乎物,学則可以守身,可以治民,可以立教。学不亦大乎!学者聖人所以助乎天也,天設其倫,非学莫能敦;人有恆紀,非学莫能序。故賢者由学以明,不賢者廢学以昏。大匠成室,材木盈前,程度去取,沛然不亂者,繩墨素定也。君子臨事而不眩,制變而不擾者,非学安能定其心哉?学者君子之繩墨也,治天下如一室,發於心見於事,出而不匱,繁而不紊。不学者其猶盲乎?手揣足行,物至而莫之應。

治人之身,不若治其心;使人畏威,不若使人畏義。治身則畏威,治心則畏義。畏義者於不善不禁而不能為,畏威者禁之而不敢為,不敢與不能,何啻陵穀。

養身莫先於飲食,養心莫要於禮樂,人未嘗一日舍飲食,何獨禮樂而棄之?尊所賤,卑所貴,失莫甚焉!

古之仕者及物,今之仕者適己。及物而仕,樂也;適已而棄民,恥也。與其貴而恥,孰若賤而樂?故君子難仕。

古之治具五:政也,教也,禮也,樂也,刑罰也。今亡其四,而存其末,欲治功之逮古,其能乎哉?不復古之道,而望古之治,猶陶瓦而望其成鼎也。

三代之化民也周而神,後世之禁民也嚴而拙,不知其拙也,而以古為迂,孰迂也哉?

化於未萌之謂神,止於未為之謂明,禁於已著之謂察,亂而後制之謂瞽。秦、漢之治,其瞽也。與不師古而瞽之師,孰謂之非瞽?

古禮之亡也,人不知事親之道。今喪禮朝夕奠之儀,其事生之常禮乎?孔子曰:「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噫!行者鮮矣。

為子孫者,欲其愨不欲其浮,欲其循循然,不欲其頟頟然。循循者善之徒,頟頟者惡之符。

一年之勞,為數十年之利,十年之勞,為數百年之利者,君子為之。君子之為利,利人;小人之為利,利己。

待人而知者,非自得也;待物而貴者,非至貴也。

不怍於心,合乎天,足乎己,及乎人,而無容心焉,惟君子哉。君子有四貴:学貴要,慮貴遠,信貴篤,行貴果。

好義如飲食,畏利如蛇虺,居官如居家,愛民如愛身者,其惟貞惠公乎?釋書而為治,而政無不習也,去位而野處,而色未嘗異也。是以不以才自名,而才者莫能及;不以道自任,而君子推焉。世俗之学,豈足以窺之乎?

学術之微,四蠹害之也。文奸言,摭近事,窺伺時勢,趨便投隙,以貴富為志,此謂利祿之蠹。耳剽口衒,詭色淫辭,非聖賢而自立,果敢大言以高人,而不顧理之是非,是謂務名之蠹。鉤摭成說,務合上古,毀訾先儒,以為莫我及也,更為異義,以惑学者,是謂訓詁之蠹。不知道德之旨,雕飾綴緝,以為新奇,鉗齒刺舌,以為簡古,於世無所加益,是謂文辭之蠹。四者交作,而聖人之学亡矣。必也本諸身,見諸政教,可以成物者,其惟聖人之学乎?去聖道而不循,而惟蠹之歸,甚哉其惑也。

為政有三:曰知體,稽古,審時。缺一焉非政也。何謂知體,自大臣至胥吏,皆有體,違之則為罔,先王之治法詳矣。不稽其得失,而肆行之,則為野。時相遠也,事相懸也,不審其當,而惟古之拘,則為固。惟豪傑之士,智周乎人情,才達乎事為,故行而不罔,不野,不固。

定天下之爭者,其惟井田乎?弭天下之暴者,其惟比閭族黨之法乎?有恆分而知恒道,奚由亂?

貧國有四,而凶荒不與焉。聚斂之臣貴則國貧,勳戚任子則國貧,上好征伐則國貧,賄賂行於下則國貧。富國有四,而理財不與焉。政平刑簡也,民樂地闢也,上下相親也,昭儉而尚德也,此富國之本也。

國不患乎無積,而患無政;家不患乎不富,而患無禮。政以節民,民和則親上,而國用足矣;禮以正倫,倫序得則眾志一,家合為一,而不富者未之有也。

学古而不達當世之事,鄙木之士也;通乎事變而不本於道術,權詐之士也。鄙木者不足用,權詐者不可用。而善悅人,及其失也,木愈於詐。聞以權詐亡國矣,未聞鄙木者之僨事也,故君子尚朴而不尚華,與其詐也寧木。

仕之道三:誠以相君,正以持身,仁以恤民,而不以利祿撓乎中。一存乎利祿,則凡所為者皆徇乎人。徇人者失其天,失天而得人,愈貴而猶賤也。

柔仁者有後,剛暴者難繼。仁者陽之屬,天之道也,生之類也;暴者陰之屬,地之道也,殺之類也。好生者祥,好殺者殃,天行也。

為家以正倫理別內外為本,以尊祖睦族為先,以勉学修身為教,以樹藝畜牧為常。守以節儉,行以慈讓,足己而濟人,習禮而畏法,亦可以寡過矣。

禮本於人情,以制人情,泥則拘,越則肆,折衷焉斯可已。古之庶人祭不及祖,漢以下及三世,非越也,人情所不能己也。古過於薄,今過於厚,則從於厚。今過於薄,不若古之美,則惟古是從。禮近於厚,雖非古猶古也。

三年之喪,自中出者也,非強乎人也。因其心之不安莞簟也,故枕由寢苫;因其心之不甘於肥厚也,故啜粟飲水;因其心之不忍於佚樂也,故居外次不聞樂。豈制於禮而不為哉?情之不能止也。今世之能喪者寡矣。飲食居處如平時,談笑容服無所更變。古之戮民,與欲正天下之俗,非始諸此,夫安始?

君子事親以誠,緣情以禮,知其無益而偽為之,非誠也。惑異教而冀冥福者,非偽乎?聖賢所不言,而不合乎道者,非禮也。化乎異端,而奉其教者,豈禮也哉?事不由禮者夷也。夷者□之死不祔乎祖。

孝子之愛親,無所不至也。生欲其壽,凡可以養生者皆盡心焉;死欲其傳,凡可以昭揚後世者複不敢忽焉。養有不及,謂之死其親;沒而不傳道,謂之物其親。斯二者,罪也,物之尤罪也。是以孝子修德修行,以令聞加乎祖考,守職立功,以顯號遺乎祖考,稱其善,屬諸人而薦譽之,俾久而不忘,遠而有光。今之人不然,豐於無用之費,而嗇於顯親之禮,以妄自誑,而不以学自勉,不孝莫大焉。

國之本,臣是也,家之本,子孫是也。忠信禮讓根於性,化於習,欲其子孫之善,而不知教,自棄其家也。

士不可以不知命。人之所志無窮,而所得有涯者,命也。使智而可得富貴,則孔、孟南面矣;使德而可以致福遠禍,則羑裏、匡人之厄無從至矣;使君子必為人所尊,則賢者無不遇矣。命不與人謀也久矣,安之故常有餘,違之故常不足。

處俗而不忤者其和乎?其弊也流而無立,持身而不撓者其介乎?其弊也厲而多過。介以植其內,和以應乎外,斯庶矣乎!

非義之利臘毒,可喜之事藏悔,易悅之人難近,萬全之舉多怨。君子知其然,功苟可成不沮於怨也。人果不可近,不受其悅也。事之適意,必思其艱。利之可取,先慮其患。故名立而身完也。

儒者之学,其至聖人也,其用王道也。周公沒而其用不行,世主視儒也,藝之而已矣。嗚呼!孰謂文、武、周公而不若商君乎?

人或可以不食也,而不可以不学也。不食則死,死則已。不学而生,則入於禽獸而不知也。與其禽獸也寧死。

尚鬼之國多病,好利之國多貧。禍不可避也,利不可求也。有心於避禍者,禍之所趨,嗜利無厭者,害必從之。故君子通道而安命。

人之不幸,莫過於自足。恒若不足,故足;自以為足,故不足。甕盎易盈,以其狹而拒也;江海之深,以其虛而受也。虛己者進德之基。

政之弊也,使天下尚法;学之弊也,使学者尚文。國無善政,世無聖賢,二者害之也,何尤乎人?

愛其子而不教,猶為不愛也;教而不以善,猶為不教也;有善言而不能行,雖善無益也。故語人以善者,非難;聞善而不懈者,為難。

金玉犀貝,非產於一國而聚於一家者,以好而集也。人誠好善,善出於天下,皆將為吾用,奚必盡出於己哉?智而自用,不若聞善而服之懿也;才而自為,不若任賢之速也。

瓊山趙考古先生謙

趙謙字撝謙,初名古則,余姚人也。秦王廷美之後,降為農家。就外傅於崇山寺,達旦忘寐。年十七八,東游,受業天臺鄭四表之門。四表学於張以忠,以忠学於王伯武。伯武,胡雲峰之高第弟子也。洪武十二年,徵修《正韻》,已別用為中都國子典簿。然以其說授之門人宋燧者,多採入於《正韻》。在中都,又以同官不合而罷歸。築考古台,讀書其上。謂六經子史,歷代闡發有人,惟音韻之学,世久不明,乃著《聲音文字通》一百卷,《六書本義》十二卷。二十二年,召為瓊山教諭,瓊海之人皆知向化,稱為海南夫子。二十八年十一月一日卒於廣城,年四十五。

先生清苦自立,雖盛暑祁寒,躡蹻走百餘裏,往來問学。嘗雪夜及閘人柴廣敬劇談,既乏酒飲,又無火灸,映雪危坐,以為清供。其著述甚多,而為学之要,則在《造化經綸》一圖。謂其門人王仲迪曰:「寡欲以養其心,觀止以明其理,調息以養其氣,讀書以驗其誠,聖賢之域不難到。」又讀武王《戒書》而惕然有感,以往古之聖,猶儆戒若是之至,後世眇末小子,其敢事事不求之心哉。既以古篆隨物而書,又銘其所用器物之未有銘者,以見道之無乎不在也。其時方希直氏亦補註《戒書》,以為其言之善者,與《詩》、《書》要義無以異焉。蓋從來学聖之的,以主敬為第一義,先生固與希直善,其講之必有素矣。廬陵解縉嘗銘先生之墓,謂其力学主敬,信不誣也。今《大紳文集》既失此文,而先生著述亦多散逸。萬曆間焦弱侯所表章者,僅先生字学之書,某幸得此於其後人,故載之於右。

造化經綸圖

周子曰:「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乾道成矣。靜而生陰,坤道成矣。陽變陰合,五行順布,四時行焉。」一皆自然之天也。邵子「心為太極」,蓋造化之一氣,即聖人之一心。造化之氣,本於發生,而聖人之心,亦將以濟世矣。故不免由靜以之動,自無而入有,使萬物得以遂其身,安其業。然人不見其跡者,以造化之氣,與聖人之心,雖動而不離靜,雖有而不舍無,彼萬物與萬民,齊見役說戰勞於其間而不自覺。故曰:「帝出乎《震》,成乎《艮》。」帝者豈非造化之氣與聖人之心乎?夫三聖巍巍,繼天立極,相與傳授,獨辨此心。欲学聖賢者,舍此心將何所用力哉?蓋人有情有性,而心則統性情者也。性者仁義禮智是也,情者喜怒哀樂是也。心得其養,則以性禦情,而五常百行由此而正;心失其養,則以情蕩性,而五常百行由此而隳。此心之所主,顧不重乎?学者誠能時時省察,念念不忘,而使道心常為之主,人心每聽命焉,則寂然不動之時,當與造化同其體,及感而遂通,自然與造化同其用,斯其所以為三極之道。三極者,三才各一太極也。洪武甲戌秋七月既望,余姚趙謙謹識。

仁:愛理。(得之於天,具之於心。)元。

孝存則承顏養志,愛敬不忘;沒則慎終追遠,繼志述事。慎行其身,不敢以遺體行殆。將為善,思貽父母令名,必果;將為不善,思貽父母羞辱,必不果。

公老老幼幼,舉斯加彼,物我不分,窮達一視,克伐怨欲不行,意必固我不立。

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以所長者病人,不以所能者愧人,不念舊惡。

慈少者懷之,不獨子其子。

愛矜孤恤貧,隨力濟物。

寬納汙藏疾,犯而不校。

厚德必報,怨不讎。故舊不遺,篤序姻親。成人美,掩人過。

不仁:

險設機阱,包禍心,陷人不義,中人凶禍。

忍害物傷人,幸災樂禍。

忌 睹聞人才美而媢疾,見人富貴而熱中。凡以勝己為不滿者,皆忌也。

刻督責太苛,(自忍中來。)掊克無艾,(自貪中來。)念怨不忘,敗人之善,成人之惡。

薄喜聞人過,好言人短,忘恩負德,得新棄舊,輕訾毀,好攻訐。

克多尚人不遜善,事功欲自己出,議論專好己勝。

躁不耐激觸,不能容忍。(自褊中來。)

私立物我,分町畦,凡事只求自利。

褊氣宇狹隘,不能容物。

暴任情恣橫,挾勢憑陵。

義:宜理。(得之於天,具之於心。)利。

直志義不屈不撓,詞色不佞不諛。

弟敬兄友弟,恭老尚年。

正任理而行,不為阿比,安命守分,不肯苟求。凡出處語默,進退屈伸,剛柔寬嚴,好惡取捨,從違避就,貴審其宜而不失。

自反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

剛乾健篤實,不為物撓,富貴貧賤,不淫不移,威武不能屈。

介確然有守,不為俗變。

廉見得思義,分無多求。

勇見善必為,知過必改。

不義:

貪貨殖玩物,貪名逐祿,不務自守,動輒有求。

吝不濟人之財,當予者不予,但有刓忍戀惜之意。不教人以善,所有則隱蔽,惟恐他人知之。

憂患貧畏禍。昔人謂禍患之來,只有一個處置。若過於憂,是無義無命也。

佞脅肩諂笑,巧言飾語,擎跪曲拳。凡冀以逢迎投合人意向者皆是。

欲耳於聲,目於色,口於味,鼻於臭,四肢於安佚。

懦柔而無立,隨俗浮沉,自守不堅,屈於威勢。

偏不求中正,好惡任情。

鄙計瑣屑,甘猥賤。(自吝中來。)

悖執己自是,違眾從欲。

比不顧是非,徇情黨物。

怨不安義命,不務反躬,一切歸咎於天人。

禮:恭理。(得之於天,具之於心。)亨。

敬正名辨分,敬老崇賢,居處恭,執事敬。內則攝思慮去知,故凝然主一而無適;外則正衣冠尊瞻視,儼然莊重而不慢。

謹不侈然自放,不軒然自得,言不輕發,事不輕舉,不出位而思,不怨天,不尤人,不居下訕上,務隱惡揚善,避嫌疑,審去就,不訐以為直,不徼以為知。

讓辭尊居卑,推多取少,慮以下人,善則稱人。

謙有若無,實若虛,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

無禮:

驕挾富貴以自恣,恃才美以為高,常有欲自表見意,(便有伐在其中。)常有陵壓人意。(便有傲在其中。)

侈大室廬,華衣服,盛車馬,美飲食,麗器用,越制度,不安分。

誕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

粗厲氣象兀突難親。

簡接物不委曲,與人無恩義。

敖簡賢德,侮老成,自處放肆,待物輕率。

智:別理。(得之於天,具之於心。)貞。

窮理博覽以致廣大,窮究以盡精微,凡大而天地之理,微而事物之故,明而禮樂之文,幽而鬼神之情狀,近而人物賢否邪正之分,遠而古今興哀治亂之跡,無一不當致知。疑事每質,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待人不逆詐,不億不信,又當先覺,不可受人之欺,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親賢人,遠小人。

知人識別邪正,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

處事別是非,辨可否,審利害,計始終。義以為質,禮以行之,遜以出之,信以成之。

知言真偽忠佞,貴於辨察。

知命貧富貴賤,付於自然。

明不讀非僻之書,不為非禮之視。

聰不受浸潤之譖,樂聞讜直之言。

無智:

昏於事不審是非可否,於人不識誠偽善惡,遠賢人,交小人。

淺以小小得喪為利害,以小小毀譽為榮辱,以小小逆順為恩怨。

固拘方泥曲,執滯不通。

陋安於卑陋,不務廣覽博取以長見識。

滿器識褊狹,不能自屈,矜驕傲世,侮慢才德。

巧好穿鑿徼以為智。

不明溺於亂色,觀非僻之書,視非禮之物。

不聰諱聞過,喜諛佞,惡正直。

輕事不詳審而妄為,言不詳審而妄發。

浮不敦篤。

信:

存心真實無妄。

盡己言顧行,行顧言。

盡人循物無違。

極誠為人謀而忠,與人有終始,體道無虛偽。

不信:

詐虛言罔人,匿行炫耀。

欺食言、偽言、大言、行事不確實,為人不親切,有失自蓋藏。

矯心跡不相副,沽徼以求名。

譎多機關,挾術數,務詭隨,易反覆。

以上原在圖內,今書於外,以便觀者。

考古續戒書

有攸為,罔稽乎得失,有攸行,罔覺乎凶吉,惟爾德之至神,惟爾道之至一,凡民有疑,惟爾質。(《著》)

德惟一,動則吉;行靡中,動乃凶。神之敬之,伊、泰筮之庸。(《著格》)

馨爾德容,以塞薉斯革。(《香鼎》)

山爾立,匪岌岌,邇余習。(《筆架》)

昏明之異,爾用爾棄,永昭爾之德,予夜無寐。(《書燈》)

窅而深,藏乃密,廓有容,隨所出。(《書院》)

正其心,艮其背,畏無聞,慎無視,允守茲,哲可企。(《室》)

大哉聖謨於爾儲,奠之甹之匪他圖。(《書廚》)

抒厥衷善則紀,秉有恆敬視此。(《笏》)

安毋忘危,樂毋忘悲,毋曰無知,天監於茲,毋自欺。(《榻》)

齋爾宿,慎爾獨,毋安爾寢,縱爾欲。(《枕》)

錦爛如災厥軀,綈疏溫安以存。(《衾》)

簞食豆羹,莫之與爭,羞珍食玉,其或顛覆。(《鼎》)

戒爾盈盈易傾,守爾中中有容。(《水注》)

爾之則,符心德,長短不齊惟所適。(《度》)

毋苟入,毋苟出,括汝口,時無失。(《囊》)

待時而動,隨時而靜,動靜惟其時,孰執其柄?(《扇》)

利若鈍,剛而巽,惟所致,曷有困?(《錐》)

上無諂,下無瀆,慎所與,乃無辱。(《名刺》)

諧爾鳴,宣乃情,永協《韶》之成,毋為鄭之聲。(《琴》)

溫而潤,惟爾德之蘊,端而方,惟爾德之臧,虛而質,是以容斯實。(《硯匣》)

黑所致,白亦緇,欲有所染其慎之。(《墨》)

榘而敦,質而文,紀厥善,餘所遵。(《圖書》)

方而式,廉而直,履渠循常,契餘德。(《戒方》)

藏厥機,勿妄開,彼其不齊爾乃裁。(《書剪》)

不偏倚,惟爾德之宜,正直如矢隨所之。(《筆式》)

仰彼則重,俯此則輕,俯仰鹹匪經,惟執厥中乃爾程。(《權》)

或欹或盈罔攸式,掊多益寡爾作極。(《量》)

安爾袠,蓄爾質,的然於外,甯藏於密。(《笥》)

坦而夷,無欹無危,習於茲,敬而勿馳。(《簡板》)

疑所決,庸而瀎,永丹厥心,毋為紫奪。(《硃盒》)

晨而興,謹斯櫛,毋以養望為爾逸。(《櫛》)

勿為所染而自緇,日新又新當自治。(《墨池》)

毋苟汙,難複去。(《點子》)

匪欲其華,匪逞其奢,欲觀古像致厥家。(《畫乂》)

彼有所染庸爾革,陂而不瑩庸爾澤,革如澤,如爾之德。(《砑蠃》)

夫惟靜動罔不正,夫惟重無怠無縱,靜兮重兮,敬德日躋。(《壓石》)

懸爾形,著厥名,永綱紀,吾聖經。(《書籤》)

執斯匕,毋忘秉耒饘粥,於是以甯餘餒。(《匕》)

操斯柄,亂斯正。(《 》)

累寸成尺,如彼積德。(《巾》)

觀爾和豫,範我規矩,趨行揖揚於是度。(《佩》)

山削爾形,惟亂風是屏,毋蔽厥明。(《屏風》)

視彼壺,庶乎屢空,視茲矢,庶乎直躬,心易體正遐不中。(《壺矢》)

用則張,舍則藏,用張舍藏,諒比陰陽。(《蓋》)

毋曰內可闚乎外,毋曰外不見其內,繄內外無二,惟明德之大。(《簾》)

柔而平,方而正,是藉是憑,以彰我名。(《印蓐》)

孑爾形,燭聖經,学欲緝熙,遵爾高明。(《燭檠》)

去茲塵,如垢去身,如惡去心,其日新。(《尾拂》)

折旋中矩,處彼得所。(《印範》)

齒易刷,心難潔,痛刮礳厲工毋歇。(《牙刷》)

太剛則缺,太銳則折,和爾剛銳,以解餘結。(《鐫銘》)

上一章:甘泉学案六

下一章:諸儒学案上二

书籍页:《明儒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