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集

时间:2016-08-23 12:20:46

书籍:《菜根谭

  1. 譚山林之楽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
    厭名利之談者、未必尽忘名利之情。
  2. 釣水逸事也、尚持生殺之柄。
    奕棋清戯也、且動戦争之心。
  3. 鴬花茂而山濃谷艶、総是乾坤之幻境。
    水木落而石痩崕枯、纔見天地之真吾。
  4. 歳月本長。
    而忙者自促。
    天地本寛、而鄙者自隘。
    風花雪月本閒、而労攘者自冗。
  5. 得趣不在多。
    盆池拳石間、煙霞具足。
    会景不在遠。
    蓬窓竹屋下、風月自賖。
  6. 聴静夜之鐘声、喚醒夢中之夢、観澄潭之月影、窺見身外之身。
  7. 鳥語虫声、総是伝心之訣。
    花英草色、無非見道之文。
    学者、要天機清徹、胸次玲瓏、触物皆有会心処。
  8. 人解読有字書、不解読無字書。
    知弾有絃琴、不知弾無絃琴。
    以迹用、不以神用、何以得琴書之趣。
  9. 心無物欲、即是秋空霽海。
    坐有琴書、便成石室丹丘。
  10. 賓朋雲集、劇飲淋漓楽矣。
    俄而漏尽燭残、香銷茗冷、不覚反成嘔咽、令人索然無味。
    天下事率類此、人奈何不早回頭也。
  11. 会得個中趣、五湖之煙月、尽入寸裡。
    破得眼前機、千古之英雄、尽帰掌握。
  12. 山河大地、已属微塵。
    而況塵中之塵。
    血肉身軀、且帰泡影。
    而況影外之影。
    非上上智、無了了心。
  13. 石火光中、争長競短。
    幾何光陰。
    蝸牛角上、較雌論雄。
    許大世界。
     
  14. 寒灯無焔、敝裘無温、総是播弄光景。
    身如槁木、心似死灰、不免堕落頑空。
  15. 人肯当下休、便当下了。
    若要尋個歇処、則婚嫁未完、事亦不少。
    僧道雖好、心亦不了。
    前人云、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覓了時無了時。
    見之卓矣。
  16. 従冷視熱、然後知熱処之奔馳無益。
    従冗入閒、然後覚閒中之滋味最長。
  17. 有浮雲富貴之風。而不必岩棲穴処。無膏肓泉石之癖。而常自酔酒耽詩。
    競逐聴人、而不謙尽酔。
    括淡適己、而不誇独醒。
    此釈氏所謂、不為法纏、不為空纏、身心両自在者
  18. 延促由於一念、寛窄係之寸心。
    故機閒者、一日遥於千古、意広者、斗室寛若両閒。
  19. 損之又損、栽花種竹、儘交還烏有先生。
    忘無可忘、焚香煮茗、総不問白衣童子。
  20. 都来眼前事、知足者仙境、不知足者凡境。
    総出世上因、善用者生機、不善用者殺機。
  21. 趨炎附勢之禍、甚惨亦甚速。
    棲恬守逸之味、最淡亦最長。
  22. 松澗辺、携杖独行、立処雲生破衲。
    竹窓下、枕書高臥、覚時月侵寒氈。
  23. 色慾火熾、而一念及病時、便興似寒灰。
    名利飴甘、而一想到死地、便味如嚼蝋。
    故人常憂死慮病、亦可消幻業而長道心。
  24. 争先的径路窄、退後一歩自寛平一歩。
    濃艶的滋味短、清淡一分自悠長一分。
  25. 忙処不乱性、須閒処心神養得清。
    死時不動心、須生時事物看得破。
  26. 隠逸林中無栄辱、道義路上無炎涼。
  27. 熱不必除、而除此熱悩、身常在清凉台上。
    窮不可遣、而遣此窮愁、心常居安楽窩中。
  28. 進歩処、便思退歩、庶免触藩之渦。
    着手時、先図放手、纔脱騎虎之危。
  29. 貪得者、分金恨不得玉、封公怨不受侯、権豪自甘乞丐。
    知足者、藜羮旨於膏梁、布袍煖於狐貉、編民不譲王公。
  30. 矜名、不若逃名趣。
    練事、何如省事閒。
     
  31. 嗜寂者、観白雲幽石而通玄、趨栄者、見清歌妙舞而忘倦。
    唯自得之士、無喧寂、無栄枯、無往非自適之天。
  32. 孤雲出岫、去留一無所係。
    朗鏡懸空、静躁両不相干。
  33. 悠長之趣、不得於醲釅、而得於啜菽飲水。
    惆悵之懐、不生於枯寂、而生於品竹調絲。
    固知濃所味常短、淡中趣独真也。
  34. 禅宗曰、饑来喫飯倦来眠。
    詩旨曰、眼前景致口頭語。
    蓋極高寓於極平、至難出於至易、有意者反遠、無心者自近也。
  35. 水流而境無声、得処喧見寂之趣。
    山高而雲不碍、悟出有入無之機。
  36. 山林是勝地、一営恋便成市朝。
    書画是雅事、一貪癡便成商賈。
    蓋心無染着、欲界是仙都。
    心有係恋、楽境成苦海矣。
  37. 時当喧雑、則平日所記憶者、皆漫然忘去。
    境在清寧、則夙昔所遺忘者、又恍爾現前。
    可見静躁稍分、昏明頓異也。
  38. 蘆花被下、臥雪眠雲、保全得一窩夜気。
    竹葉杯中、吟風弄月、躱離了万丈紅塵。
  39. 袞冕行中、着一藜杖的山人、便増一段高風。
    漁樵路上、著一袞衣的朝士、転添許多俗気。
    固知濃不勝淡、俗不如雅也。
  40. 出世之道、即在渉世中、不必絶人以逃世。
    了心之功、即在尽心内、不必絶欲以灰心。
  41. 此身常放在閒処、栄辱得失、誰能差遺我。
    此心常安在静中、是非利害、誰能瞞昧我。
  42. 竹籬下、忽聞犬吠鶏鳴、恍似雲中世界。
    芸窓中、雅聴蝉吟鴉噪、方知静裡乾坤。
  43. 我不希栄、何憂乎利禄之香餌。
    我不競進、何畏乎仕官之危機。
  44. 徜徉於山林泉石之閒、而塵心漸息。
    夷猶於詩書図画之内、而俗気潜消。
    故、君子雖不玩物喪志、亦常借境調心。
  45. 春日気象繁華、令人心神駘蕩。
    不若秋日雲白風清、蘭芳桂馥、水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倶清也。
  46. 一字不識、而有詩意者、得詩家真趣。
    一偈不参、而有禅味者、悟禅教玄機。
  47. 機動的、弓影疑為蛇蝎、寝石視為伏虎。
    此中渾是殺気。
    念息的、石虎可作海鷗、蛙声可当鼓吹、触処倶見真機。
  48. 身如不繋之舟、一任流行坎止。
    心似既灰之木、何妨刀割香塗。
  49. 人情聴鴬啼則喜、聞蛙鳴則厭。
    見花則思培之、遇草則欲去之。
    倶是以形気用事。
    若以性天視之、何者非自鳴其天機、非自暢其生意也。
  50. 髪落歯疎、任幻形之彫謝、鳥吟花咲、識自性之真如。
  51. 欲其中者、波沸寒潭、山林不見其寂。
    虚其中者、凉生酷暑、朝市不知其喧。
  52. 多蔵者厚亡。
    故知富不如貧之無慮。
    高歩者疾顛。
    故知貴不如賤之常安。
  53. 読易暁窓、丹砂研松間之露。
    譚経午案、宝磬宣竹下之風。
  54. 花居盆内、終乏生機、鳥入籠中、便減天趣。
    不若山間花鳥、錯雑成文、翺翔自若、自是悠然会心。
  55. 世人只縁認得我字太真。
    故多種種嗜好、種種煩悩。
    前人云、不複知有我、安知物為貴。
    又云、知身不是我、煩悩更何侵。
    真破的之言也。
  56. 自老視少、可以消奔馳角逐之心。
    自瘁視栄、可以絶紛華靡麗之念。
  57. 人情世態、倐忽万端、不宜認得太真。
    堯夫云、昔日所云我、而今却是伊。
    不知今日我又属後来誰。
    人常作是観、便可解却胸中罥矣。
  58. 熱閙中、着一冷眼、便省許多苦心思。
    冷落処、存一熱心、便得許多真趣味。
  59. 有一楽境界、就有一不楽的相対待。
    有一好光景、就有一不好的相乗除。
    只是尋常家飯、素位風光、纔是個安楽的窩巣。
  60. 簾櫳高敞、看青山緑水呑吐雲煙、識乾坤之自在。
    竹樹扶疎、任乳燕鳴鳩送迎時序、知物我之両忘。
  61. 知成之必敗、則求成之心、不必太堅。
    知生之必死、則保生之道、不必過労。
  62. 古徳云、竹影掃堦塵不動。
    月輪穿沼水無痕。
    吾儒云、水流任急境常静。
    花落雖頻意自閒。
  63. 林間松韻、石上泉声、静裡聴来、識天地自然鳴佩。
    草際煙光、水心雲影、閑中観去、見乾坤最上文章。
  64. 眼看西晉之荊榛、猶矜白刄。
    身属北邙之狐兎、尚惜黄金。
    語云、猛獣易伏、人心難降。
    谿壑易塡、人心難満。
    信哉。
  65. 心地上無風濤、随在皆青山緑樹。
    性天中有化育、触処見魚躍鳶飛。
  66. 峨冠大帯之士、一旦睹軽蓑小笠飄飄然逸也、未必不動其咨嗟。
    長筵広席之豪、一旦遇疎簾浄几悠悠焉静也、未必不増其綣恋。
    人奈何駆以火牛、誘以風馬、而不思自適其性哉。
  67. 魚得水逝、而相忘乎水。
    鳥乗風飛、而不知有風。
    識此可以超物累、可以楽天機。
  68. 狐眠敗砌、兎走荒台、尽是当年歌舞之地。
    露冷黄花、煙迷衰草、悉属旧時争戦之場。
    盛衰何常、強弱安在。
    念此令人心灰。
  69. 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
    去留無意、漫随天外雲巻雲舒。
  70. 晴空朗月、何天不可翺翔、而飛蛾独投夜燭。
    清泉緑卉、何物不可飲啄、而鴟鴞偏嗜腐鼠。
    噫、世之不為飛蛾鴟鴞、幾何人哉。
  71. 纔就筏便思舎筏。方是無事道人。
    若騎驢又復覓驢、終為不了禅師。
  72. 権貴竜驤、英雄虎戦。
    以冷眼視之、如蟻聚羶、如蠅競血。
    是非蜂起、得矢蝟興。
    以冷情当之、如冶化金、如湯消雪。
  73. 覊鎖於物欲、覚吾生之可哀。
    夷猶於性真、覚吾生之可楽。
    知其可哀、則塵情立破、知其可楽、則聖境自臻。
  74. 胸中既無半点物欲、已如雪消炉焔氷消日。
    眼前自有一段空明、時見月在青天影在波。
  75. 詩思在灞陵橋上、微吟就、林岫便已浩然。
    野興在鏡湖曲辺、独往時、山川自相映発。
  76. 伏久者、飛必高、開先者、謝独早。
    知此、可以免蹭蹬之憂、可以消躁急之念。
  77. 樹木至帰根、而後知華萼枝葉之徒栄。
    人事至蓋棺、而後知子女玉帛之無益。
  78. 真空不空。
    執相非真。
    破相亦非真。
    問、世尊如何発付。
    在世出世、徇欲是苦、絶欲亦是苦。
    聴、吾儕善自修持。
  79. 烈士譲千乗、貪夫争一文。
    人品星淵也、而好名、不殊好利。
    天子営家国、乞人号饔飧。
    位分霄壤也、而焦思、何異焦声。
  80. 飽諳世味、一任覆雨翻雲、総慵開眼。
    会尽人情、随教呼牛喚馬、只是点頭。
  81. 今人専求無念、而終不可無。
    只是前念不滞、後念不迎、但将現在的随縁、打発得去、自然漸漸入無。
  82. 意所偶会、便成佳境、物出天然、纔見真機。
    若加一分調停布置、趣味便減矣。
    白氏云、意随無事適、風逐自然清。
    有味哉、其言之也。
  83. 性天澄徹、即饑喰渇飲、無非康済身心。
    心地沈迷、縦譚談禅演偈、総是播弄精魂。
  84. 人心有個真境、非絲非竹、而自恬愉。
    不烟不茗、而自清芬。
    須念浄境空、慮忘形釈。
    纔得以游衍其中。
  85. 金自鉱出、玉従石生。
    非幻無以求真。
    道得酒中、仙遇花裡。
    雖雅不能離俗。
  86. 天地中万物、人倫万情、世界中万事。
    以俗眼観、紛紛各異、以道眼観、種種是常。
    何煩分別、何用取捨。
  87. 神酣、布被窩中、得天地冲和之気。
    味足、藜羹飯後、識人生澹泊之真。
  88. 纏脱只在自心。
    心了、則屠肆糟廛、居然浄土。
    不然、縦一琴一鶴、一花一卉、嗜好雖清、魔障終在。
    語云、能休塵境為真境、未了僧家是俗家。
    信夫。
  89. 斗室中、万慮都捐、説甚画棟飛雲、珠簾捲雨。
    三杯後、一真自得、唯知素琴横月、短笛吟風。
  90. 万籟寂寥中、忽聞一鳥弄声、便喚起許多幽趣。
    万卉摧剥後、忽見一枝擢秀、便触動無限生機。
    可見、性天未常枯槁、機神最宜触発。
  91. 白氏云、不如放身心冥然任天造。
    晁氏云、不如収身心凝然帰寂定。
    放者流為猖狂、収者入於枯寂。
    唯善操身心的、欛柄在手、収放自如。
  92. 当雪夜月天、心境便爾澄徹、遇春風和気、
    意界亦自沖融。
    造化人心、混合無間。
  93. 文以拙進、道以拙成。
    一拙字有無限意味。
    如桃源犬吠、桑間鶏鳴、何等淳龐。
    至於寒潭之月、古木之鴉、工巧中便覚有衰颯気象矣。
  94. 以我転物者、得固不喜、失亦不憂、大地尽属逍遥。
    以物役我者、逆固生憎、順亦生愛、一毛便生纏縛。
  95. 理寂則事寂。
    遺事執理者、以去影留形。
    心空則境空去。
    境在心者、如聚羶却蚋。
  96. 幽人清事総在自適。
    故酒以不勧為歓、棋以不浄為勝。
    笛以無腔為適、琴以無絃為高。
    会以不期約為真率、客以不迎送為坦夷。
    若一牽文泥迹、便落塵世苦海矣。
  97. 試思未生之前有何象貌、又思既死之後作何景色、則万念灰冷、一性寂然、自可超物外遊象先。
  98. 遇病而後思強之為宝、処乱而後思平之為福、非蚤智也。
    倖福而知其為禍之本、貪生而先知其為死之因、其卓見乎。
  99. 優人傅粉調硃、效妍醜於毫端、俄而歌残場罷、妍醜何在。
    弈者争先競後、較雌雄於着子、俄而局尽子収、雌雄安在。
  100. 風花之瀟洒、雪月之空清、唯静者為之主。
    水木之栄枯、竹石之消長、独閒者操其権。
  101. 田父野叟、語以黄鶏白酒、則欣然喜、問以鼎養食、則不知。
    語以藥袍裋褐、則油然楽、問以袞服、則不識。
    其天全、故其欲淡、此是人生第一個境界。
  102. 心無其心、何有於観。
    釈氏曰観心者、重増其障。
    物本一物、何待於斉。
    荘生曰斉物者、自剖其同。
  103. 笙歌正濃処、便自払衣長往、羨達人撒手懸崕。
    更漏已残時、猶然夜行不休、咲俗士沈身苦海。
  104. 把握未定、宜絶迹塵囂。
    使此心不見可欲而不乱、以澄吾静体。
    操持既堅、又当混迹風塵。
    使此心見可欲而亦不乱、以養吾円機。
  105. 喜寂厭喧者、往往避人以求静。
    不知、意在無人便成我相、心着於静便是動根。
    如何到得人我一視、動静両忘的境界。
  106. 山居胸次清洒、触物皆有佳思。
    見孤雲野鶴、而起超絶之想、遇石澗流泉、而動澡雪之思。
    撫老檜寒梅、而勁節挺立、侶沙鷗麋鹿、而機心頓忘。
    若一走入塵寰、無論物不相関、即此身亦属贅旒夷。
  107. 興逐時来、芳草中撒履閒行、野鳥忘機時作伴。
    景与心会、落花下披襟兀坐、白雲無語漫相留。
  108. 人生福境禍区、皆念想造成。
    故釈氏云、利欲熾然、即是火坑、貪愛沈溺、便為苦海。
    一念清浄、烈焔成池、一念警覚、船登彼岸。
    念頭稍異、境界頓殊。
    可不慎哉。
  109. 繩鋸木断、水滴石穿。
    学道者須加力索。
    水到渠成、瓜熟蔕落。
    得道者一任天機。
  110. 機息時、便有月到風来、不必苦海人世。
    心遠処、自無車塵馬迹、何須痼疾丘山。
  111. 草木纔零落、便露萠穎於根底。
    時序雖凝寒、終回陽気於飛灰。
    粛殺之中、生生之意、常為之主。
    即是可以見天地之心。
  112. 雨余観山色、景象便覚新妍。
    夜静聴鐘声、音響尤為清越。
  113. 登高使人心曠、臨流使人意遠。
    読書於雨雪之夜、使人神清、舒嘯於丘阜之嶺、使人興邁。
  114. 心曠則万鐘如瓦缶、心隘則一髪似車輪。
  115. 無風月花柳、不成造化。
    無情欲嗜好、不成心体。
    只以我転物、不以物役我、則嗜慾莫非天機、塵情即是理境矣。
  116. 就一身了一身者、方能以万物付万物。
    還天下於天下者、方能出世間於世間。
  117. 人生太閑、則別念竊生、太忙則真性不現。
    故士君子不可不抱身心之憂、亦不可不耽風月之趣。
  118. 人心多従動処失真。
    若一念不生、澄然静坐、雲興而悠然共逝、雨滴而冷然倶清、鳥啼而欣然有会、花落而瀟然自得。
    何地非真境、何物無真機。
  119. 子生而母危、鏹積而盗窺、何喜非憂也。
    貧可以節用、病可以保身、何憂非喜也。
    故達人当順逆一視而欣戚両忘。
  120. 耳根似颷谷投響、過而不留、則是非倶謝。
    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不着、則物我両忘。
  121. 世人為栄利纏縛、動曰塵世苦海。
    不知雲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鳥咲、谷答樵謳。
    世亦不塵、海亦不苦、彼自塵苦其心爾。
  122. 花看半開、酒飲微酔。
    此中大佳趣。
    若至爛漫骸醄、便成悪境矣。
    履盈満者、宜思之。
  123. 山肴不受世間潅漑、野禽不受世間拳養、其味皆香而且冽。
    吾人能不為世法所点染、其臭味不迥然別乎。
  124. 栽花種竹、玩鶴観魚、亦要有段自得処。
    若徒留連光景、玩弄物華、亦吾儒之口耳、釈氏之頑空而已。
    有何佳趣。
  125. 山林之士、清苦而逸趣自饒、農野之夫、鄙略而天真渾具。
    若一矢身市井伹儈、不若転死溝壑神骨猶清。
  126. 非分之福、無故之獲、非造物之釣餌、即人世之機妌。
    此処着眼不高、鮮不堕彼術中矣。
  127. 人生原是一傀儡。
    只要根蒂在手。
    一線不乱、巻舒自由、行止在我。
    一毫不受他人提掇、便超出此場中矣。
  128. 一事起則一害生。
    故天下常以無事為福。
    読前人詩云、勧君莫話封候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又云、天下常令万事平、匣中不惜千年死。
    雖有雄心猛気、不覚化為氷霰矣。
  129. 淫奔之婦、矯而為尼、熱中之人、激而入道。
    清浄之門、常為婬邪之渕藪也如此。
  130. 波浪兼天、舟中不知懼、而舟外者寒心。
    猖狂罵坐、席上不知警、而席外者咋舌。
    故君子身雖在事中、心要超事外也。
  131. 人生減省一分、便超脱一分。
    如交遊減便免紛擾、言語減便寡愆尤、思慮減則精神不耗、聡明減則混沌可完。
    彼不求日減而求日増者、真桎梏此生哉。
  132. 天運之寒暑易避、人世之炎凉難除。
    人世之炎凉易除、吾心之氷炭難去。
    去得此中之氷炭、則満腔皆和気、自随地有春風矣。
  133. 茶不求精而壷亦不燥。
    酒不求冽而樽亦不空。
    素琴無絃而常調、短笛無腔而自適。
    縦難超越羲皇、亦可匹儔荊嵆阮。
  134. 釈氏随縁、吾儒素位。
    四字是渡海的浮嚢。
    蓋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則万緒紛起。
    随寓而安、則無入不得矣。

上一章:前集

下一章:修身

书籍页:《菜根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