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时间:2016-08-23 12:32:24

书籍:《幼学琼林

人事

《大學》首重夫明新,小於莫先於應對。

其容固宜有度,出言尤貴有章。

智欲圓而行欲方,膽欲大而心欲小。

閣下、足下,並稱人之辭;不佞、鯫生,皆自謙之語。

恕罪曰原宥,惶恐曰主臣。

大春元、大殿選、大會狀,舉人之稱不一;大秋元、大經元、大三元,士人之譽多殊。

大掾史,推美吏員;大柱石,尊稱鄉宦。

賀入學曰雲程發軔,賀新冠曰元服加榮。

賀人榮歸,謂之錦旋;作商得財,謂之稇載。

謙送禮曰獻芹,不受饋曰反璧。

謝人厚禮曰厚貺,自謙利薄曰菲儀。

送行之禮,謂之贐儀;拜見之貲,名曰贄敬。

賀壽儀曰祝敬,吊死禮曰奠儀。

請人遠歸曰洗塵,攜酒送行曰祖餞。

犒僕夫,謂之旅使;演戲文,謂之俳優。

謝人寄書,曰辱承華翰;謝人致問,曰多蒙寄聲。

望人寄信,曰早賜玉音;謝人許物,曰已蒙金諾。

具名帖,曰投刺;發書函,曰開緘。

思慕久曰極切瞻韓,想望殷曰久懷慕藺。

相識未真,曰半面之識;不期而會,曰邂逅之緣。

登龍門,得參名士;瞻山斗,仰望高賢。

一日三秋,言思慕之甚切;渴塵萬斛,言想望之久殷。

睽違教命,乃云鄙吝復萌;來往無憑,則曰萍踪靡定。

虞舜慕唐堯,見堯於羹,見堯於牆。

門人學孔聖,孔步亦步,孔趨亦趨。

曾經會晤,曰向獲承顏接辭;謝人指教,曰深蒙耳提面命。

求人涵容,曰望包荒;求人吹噓,曰望汲引。

求人薦引,曰幸為先容;求人改文,曰望賜郢斫。

借重鼎言,是託人言事;望移玉趾,是凂人親行。

多蒙推轂,謝人引薦之辭;望作領袖,託人倡首之說。

言辭不爽,謂之金石語;鄉黨公論,謂之月旦評。

逢人說項斯,表揚善行;名下無虛士,果是賢人。

黨惡為非,曰朋姦;盡財賭博,曰孤注。

徒了事,曰但求塞責。

戒明察,曰不可苛求。

方命是逆人之言,執拗是執己之性。

曰覬覦、曰睥睨,總是私心之窺望;曰倥傯、曰旁午,皆言人事之紛紜。

小過必察,謂之吹毛求疵;乘患相攻,謂之落井下石。

欲心難厭如溪壑,財物易盡若漏卮。

望開茅塞,是求人之教導;多蒙藥石,是謝人之箴規。

勞規芳躅,皆善行之可慕;格言至言,悉嘉言之可聽。

無言曰緘默,息怒曰霽威。

包拯寡色笑,人比其笑為黃河清;商鞅最兇殘,常見論囚而渭水赤。

仇深曰切齒,人笑曰解頤。

人微笑曰莞爾,掩口笑曰胡盧。

大笑曰絕倒,眾笑曰哄堂。

留位待賢,謂之虛左;官僚共署,謂之同寅。

人失信曰爽約,又曰食言;人忘誓曰寒盟,又曰反汗。

銘心鏤骨,感德難忘;結草銜環,知恩必報。

自惹其災,謂之解衣抱火;幸離其害,真如脫網就淵。

兩不相入,謂之枘鑿;兩不相投,謂之冰炭。

彼此不合曰齟齬,欲進不前曰趑趄。

落落不合之詞,區區自謙之語。

竣者作事已畢之謂,醵者斂財飲食之名。

贊襄其事,謂之玉成;分裂難完,謂之瓦解。

事有低昂曰軒輊,力相上下曰頡頏。

憑空起事曰作俑,仍前踵弊曰效尤。

手口共作曰拮据,不暇修容曰鞅掌。

手足並行曰匍匐,​​俯首而思曰低徊。

明珠投暗,大屈才能;入室操戈,自相魚肉。

求教於愚人,是問道於盲;枉道以乾主,是炫玉求售。

智謀之士,所見略同;仁人之言,其利甚溥。

班門弄斧,不知分量;岑樓齊末,不識高卑。

勢延莫遏,謂之滋蔓難圖;包藏禍心,謂之人心叵測。

作舍道旁,議論多而難成;一國三公,權柄分而不一。

事有奇緣,曰三生有幸;事皆拂意,曰一事無成。

酒色是酖,如以雙斧代孤樹,力量不勝,如以寸膠澄黃河。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此魏徵之對太宗;眾怒難犯,專欲難成,此子產之諷子孔。

欲逞所長,謂之心煩技癢;絕無情慾,謂之槁木死灰。

座上有江南,語言須謹;往來無白丁,交接皆賢。

將近好處,曰漸入佳境;無端倨傲,曰旁若無人。

借事寬役曰告假,將錢囑託曰夤緣。

事有大利,曰奇貨可居;事宜鑑前,曰覆車當戒。

外彼為此,曰左袒;處事而可,曰模棱。

敵甚易摧,曰發蒙振落;志在必勝,曰破釜沉舟。

曲突徙薪無恩澤,不念豫防之力大;焦頭爛額為上客,徒知救急之功宏。

賊人曰樑上君子,強梗曰化外頑民。

木屑竹頭,皆為有用之物;牛溲馬渤,可備藥石之資。

五經掃地,祝欽明自褻斯文;一木撐天,晉王敦未可擅動。

題鳳題午,譏友譏親之隱詞;破麥破裂,見夫見子之奇夢。

毛遂片言九鼎,人重其言;季布一諾千金,人服其信。

岳飛背涅精忠報國,楊震惟以清白傳家。

下強上弱,曰尾大不掉;上權下奪,曰太阿倒持。

當今之世,不但君擇臣,臣亦擇君;受命之主,不獨創業難,守成亦不易。

生平所為皆可對人言,司馬光之自信;運用之妙惟存乎一心,岳武穆之論兵。

不修邊幅,謂人不飾儀容;不立崖岸,謂人天性和樂。

蕞爾、么麼,言其甚小;鹵莽、滅裂,言其不精。

誤處皆緣不學,強作乃成自然。

求事速成曰躐等,過於禮貌曰足恭。

假忠厚者謂之鄉愿,出人群者謂之巨擘。

孟浪由於輕浮,精詳出於暇豫。

為善則流芳百世,為惡則遺臭萬年。

過多曰稔惡,罪滿曰貫盈。

嘗見冶容誨淫,須知慢藏誨盜。

管中窺豹,所見不多;坐井觀天,知識不廣。

無勢可乘,英雄無用武之地。

有道則見,君子有展采之思。

求名利達,曰捷足先得;慰士遲滯,曰大器晚成。

不知通變,曰徒讀父書;自作聰明,曰徒執己見。

淺見曰膚見,俗言曰俚言。

識時務者為俊傑,昧先見者非明哲。

村夫不識一丁,愚者豈無一得。

拔去一丁,謂除一害;又生一秦,是增一仇。

戒輕言,曰恐屬垣有耳;戒輕敵,曰無謂秦無人。

同惡相幫,謂之助桀為虐;貪心無厭,謂之得隴望蜀。

當知器滿則傾,須知物極必反。

喜嬉戲名為好弄,好笑謔謂之詼諧。

讒口交加,市中可信有虎;眾姦鼓釁,聚蚊可以成雷。

萋斐成錦,謂譖人之釀禍;含沙射影,言鬼域之害人。

針砭所以治病,鴆毒必至殺人。

李義府陰柔害物,人謂之笑裡藏刀;李林甫姦詭諂人,世謂之口蜜腹劍。

代人作事,曰代庖;與人設謀,曰借箸。

見事極真,曰明若觀火;對敵易勝,曰勢若摧枯。

漢武內多欲而外施仁義,廉頗先國難而後私仇。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宋太祖之語;一統之世,真是胡越一家,唐太宗之時。

至若暴秦以呂易嬴,是嬴亡於莊襄之手;弱晉以牛易馬,是馬滅於懷愍之時。

中宗親為點籌於韋後,穢播千秋;明皇賜洗兒錢於貴妃,醜遺萬代。

非類相從,不如鶉鵲;父子同牝,謂之聚麀。

以下淫上謂之烝,野合姦倫謂之亂。

從來淑慝殊途,惟在後人法戒;斯世清濁異品,全賴吾輩激揚。

飲食

甘脆肥膿,命曰腐腸之藥;羹藜含糗,難語太牢之滋。

禦食曰珍饈,白米曰玉粒。

好酒曰青州從事,次酒曰平原督郵。

魯酒、茅柴,皆為薄酒;龍團、雀舌,司是香茗。

待人禮衰,曰醴酒不設;款客甚薄,曰脫粟相留。

竹葉青、狀元紅,俱為美酒;葡萄綠、珍珠紅,悉是香醪。

五斗解醒,劉伶獨溺於酒;兩腋生風,盧仝偏嗜乎茶。

茶曰酪奴,又曰瑞草;米曰白粲,又曰長腰。

太羹玄酒,亦可薦馨;塵飯塗羹,焉能充餓。

酒系杜康所造,腐乃淮南所為。

僧謂魚曰水梭花,僧謂雞曰穿籬菜。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揚湯止沸,不如去火抽薪。

羔酒自勞,田家之樂;含哺鼓腹,盛世之風。

人貪食曰徒哺餟,食不敬曰嗟來食。

多食不厭,謂之饕餮之徒;見食垂涎,謂有欲炙之色。

未獲同食,曰向隅;謝人賜食,曰飽德。

安步可以當車,晚食可以當肉。

飲食貧難,曰半菽不飽;厚恩圖報,曰每飯不忘。

謝擾人曰兵廚之擾,謙待薄曰草具之陳。

白飯青芻,待僕馬之厚;炊金爨玉,謝款客之隆。

家貧待客,但知抹月披風;冬月邀賓,乃曰敲冰煮茗。

君側元臣,若作酒醴之麴蘗;朝中冢宰,若作和羹之鹽梅。

宰肉甚均,陳平見重於父老;戛羹示盡,邱嫂心厭乎漢高。

畢卓為吏部而盜酒,逸興太豪;越王愛士卒而投醪,戰氣百倍。

懲羹吹齏,謂人懲前警後;酒囊飯袋,謂人少學多餐。

隱逸之士,漱石枕流;沉湎之夫,藉糟枕麴。

昏庸桀紂,胡為酒池肉林;苦學仲淹,惟有斷齏畫粥。

宮室

洪荒之世,野處穴居;有巢以後,上棟下宇。

竹苞松茂,謂制度之得宜;鳥革翬飛,謂創造之盡善。

朝廷曰紫宸,禁門曰青瑣。

宰相職掌絲綸,內居黃閣;百官具陳章疏,敷奏丹墀。

木天署學士所居,紫薇省中書所蒞。

金馬、玉堂,翰林院宇;柏台、烏府,御史衙門。

布政司稱為藩府,按察司係是臬司。

潘岳種桃於滿縣,人稱花縣;子賤鳴琴以治邑,故曰琴堂。

譚府是仕宦之家,衡門乃隱逸之宅。

賀人有喜,曰門闌藹瑞;謝人過訪,曰蓬蓽生輝。

美奐美輪,禮稱屋宇之高華;肯構肯堂,書言父子之同志。

土木方興,曰經始;創造已畢,曰落成。

樓高可以摘星,屋小僅堪容膝。

寇萊公庭除之外,只可栽花;李文靖廳事之前,僅容旋馬​​。

恭賀屋成,曰燕賀;自謙屋小,曰蝸廬。

民家名曰閭閻,貴族稱為閥閱。

朱門乃富豪之第,白屋是布衣之家。

客舍曰逆旅,館驛曰郵亭。

書室曰芸窗,朝廷曰魏闕。

成均、辟雍,皆國學之號;黌宮、膠序,乃鄉學之稱。

笑人善忘,曰徙宅忘妻;譏人不謹,曰開門揖盜。

何樓所市,皆濫惡之物;壟斷獨登,譏專利之人。

蓽門、圭竇,系貧土之居;甕牖、繩樞,皆窶人之室。

宋寇準真是北門鎖鑰,檀道濟不愧萬里長城。

器用

一人之所需,百工斯為備。

但用則各適其用,而名則每異其名。

管城子、中書君,悉為筆號;石虛中、即墨侯,皆為硯稱。

墨為松使者,紙號楮先生。

紙曰剡藤,又曰玉版;墨曰陳玄,又曰龍臍。

共筆硯,同窗之謂;付衣缽,傳道之稱。

篤志業儒,曰磨穿鐵硯;棄文就武,曰安用毛錐。

劍有乾將鏌铘之名,扇有仁風便麵之號。

何謂箑,亦扇之名;何謂籟,有聲之謂。

小舟名舴艋,巨艦曰艨艟。

金根是皇后之車,菱花乃婦人之鏡。

銀鑿落原是酒器,玉參差乃是簫名。

刻舟求劍,固而不通;膠柱鼓瑟,拘而不化。

斗筲言其器小,梁棟謂是大材。

鉛刀無一割之利,強弓有六石之名。

杖以鳩名,因鳩喉之不噎;鑰同魚樣,取魚目之常醒。

兜鍪係是頭盔,叵羅乃為酒器。

短劍名匕首。

氈毯曰氍毹。

琴名綠綺、焦桐,弓號烏號、繁弱。

香爐曰寶鴨,燭台曰燭奴。

龍涎、雞舌,悉是香茗;鷁首、鴨頭,別為船號。

壽光客,是妝台無塵之鏡;長明公,是梵堂不滅之燈。

桔槔是田家之水車,袯襫是農夫之雨具。

烏金,炭之美譽;忘歸,矢之別名。

夜可擊,朝可炊,軍中刁斗;雲漢熱,北風寒,劉褒畫圖。

勉人發憤,曰猛著祖鞭;求人宥罪,曰幸開湯網。

拔幟立幟,韓信之計甚奇;楚弓楚得,楚王所見未大。

董安於性緩,常佩弦以自急,西門豹性急,常佩韋以自寬。

漢孟敏嘗墮甑不顧,知其無益;宋太祖謂犯法有劍,正欲立威。

王衍清談,常持麈尾;橫渠講易,每擁皋比。

尾生抱橋而死,固執不通;楚妃守符而亡,貞信可錄。

溫嶠昔燃犀,照見水族鬼怪;秦政有方鏡,照見世人之邪心。

車載斗量之人,不可勝數;南金東箭之品,實是堪奇。

傳檄可定,極言敵之易破;迎刃而解,甚言事之易為。

以銅為鑑,可正衣冠;以古為鑑,可知興替。

珍寶

山川之精英,每洩為至寶;乾坤之瑞氣,恆結為奇珍。

故玉足以庇嘉穀,珠可以御火災。

魚目豈可混珠,碔砆焉能亂玉。

黃金生於麗水,白銀出自朱提。

曰孔方、家兄,俱為錢號;曰青蚨、曰鵝眼,亦是錢名。

可貴者明月夜光之珠,可珍者璠璵琬琰之玉。

宋人以燕石為玉,什襲緹巾之中;楚王以璞玉為石,兩刖卞和之足。

惠王之珠,光能照乘;和氏之壁,價重連城。

鮫人泣淚成珠,宋人削玉為楮。

賢乃國家之寶,儒為席上之珍。

王者聘賢,束帛加璧;真儒抱道,懷瑾握瑜。

雍伯多緣,種玉於藍田而得美婦;太公奇遇,釣璜於渭水而遇文王。

剖腹藏珠,愛財而不愛命;纏頭作錦,助舞而更助嬌。

孟嘗廉潔,克俾合浦還珠;相如忠勇,能使秦廷歸璧。

玉釵作燕飛,漢宮之異事;金錢成蝶舞,唐庫之奇傳。

廣錢固可以通神,營利乃為鬼所笑。

以小致大,謂之拋磚引玉;不知所貴,謂之買櫝還珠。

賢否罹害,如玉石俱焚;貪得無厭,雖錙銖必算。

崔烈以錢買官,人皆惡其銅臭;秦嫂不敢視叔,自言畏其多金。

熊袞父亡,天乃雨錢助葬;仲儒家窘,天乃雨金濟貧。

漢楊震畏四知而辭金,唐太宗因懲貪而賜絹。

晉魯褒作錢神論,嘗以錢為孔方兄;王夷甫口不言錢,乃謂錢為阿堵物。

然而床頭金盡,壯士無顏;囊內錢空,阮郎羞澀。

但匹夫不可懷璧,人生孰不愛財。

貧富

命之修短有數,人之富貴在天。

惟君子安貧,達人知命。

貫​​朽粟陳,稱羨財多之謂;紫標黃榜,封記錢庫之名。

貪愛錢物,謂之錢愚;好置田宅,謂之地癖。

守錢虜,譏蓄財而不散;落魄夫,謂失業之無依。

貧者地無立錐,富者田連阡陌。

室如懸磬,言其甚窘;家無儋石,謂其極貧。

無米曰在陳,守死曰待斃。

富足曰殷實,命蹇曰數奇。

蘇涸鮒,乃濟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糧。

家徒壁立,司馬相如之貧;扊扅為炊,秦百里奚之苦。

鵠形菜色,皆窮民飢餓之形;炊骨爨骸,謂軍中乏糧之慘。

餓死留君臣之義,伯夷叔齊;資財敵王公之富,陶朱倚頓。

石崇殺妓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費萬錢,奢侈過甚。

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谷,真是剜肉醫瘡;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幾遇荒有備。

貧士之腸習黎莧,富人之口厭膏粱。

石崇以蠟代薪,王愷以飴沃釜。

範丹土灶生蛙,破甑生塵;曾子捉襟見肘,納履決踵,貧不勝言。

子路衣敝襤飽,與輕裘立;韋莊數米而炊,稱薪而爨,儉有可鄙。

總之飽德之士,不願膏粱;聞譽之施,奚圖文繡?

疾病死喪

福壽康寧,固人之所同欲;死亡疾病,亦人所不能無。

惟智者能調,達人自玉。

問人病曰貴體違和,自謂疾曰偶沾微恙。

罹病者,甚為造化小兒所苦;患病者,豈是實沈臺駘為災。

病不可為,曰膏肓;平安無事,曰無恙。

採薪之憂,謙言抱病;河魚之患,係是腹疾。

可以勿藥,喜其病安;厥疾勿瘳,言其病篤。

瘧不病君子,病君子正為瘧耳;卜所以決疑,既不疑復何卜哉。

謝安夢雞而疾不起,因太歲之在酉;楚王吞蛭而疾乃痊,因厚德之及人。

將屬纊、將易簣,皆言人之將死;作古人、登鬼籙,皆言人之已亡。

親死則丁憂,居喪則讀禮。

在床謂之屍,在棺謂之柩。

報喪書曰訃,慰孝子曰唁。

往吊曰匍匐,廬墓曰倚廬。

寢苫枕塊,哀父母之在土;節哀順變,勸孝子之惜身。

男子死曰壽終正寢,女人死曰壽終內寢。

天子死曰崩,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人死曰不祿,庶人死曰死,童子死曰殤。

自謙父死曰孤子,母死曰哀子,父母俱死曰孤哀子;自言父死曰失怙,母死曰失恃,父母俱死曰失怙恃。

父死何謂考,考者成也,已成事業也;母死何謂妣,妣者媲也,克媲父美也。

百日內曰泣血,百日外曰稽顙。

期年曰小祥,兩期曰大祥。

不緝曰斬衰,緝之曰齊衰,論喪之有輕重;九月為大功,五月為小功,言服之有等倫。

三月之服曰緦麻,三年將滿曰禫禮。

孫承祖服,嫡孫杖期;長子已死,嫡孫承重。

死者之器曰明器,待以神明之道;孝子之杖曰哀杖,為扶哀痛之軀。

父之節在外,故杖取乎竹;母之節在內,故杖取乎桐。

以財物助喪家,謂之賻;以車馬助喪家,謂之賵;以衣殮死者之身,謂之禭,以玉實死者之口,謂之琀。

送喪曰執紼,出柩曰駕輀。

杏地曰牛眠地,築墳曰馬鬣封。

墓前石人,原名翁仲;柩前功布,今曰銘旌。

輓歌始於田橫,墓誌創於傅奕。

生墳曰壽藏,死墓曰佳城。

墳曰夜台,壙曰窀穸。

已葬曰瘞玉,致祭曰束芻。

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嘗,冬祭曰烝。

飲杯棬而抱痛,母之口澤如存;讀父書以增傷,父之手澤未泯。

子羔悲親而泣血,子夏哭子而喪明。

王裒哀父之死,門人因廢《蓼莪》詩;王修哭母之亡,鄰里遂停桑柘杜。

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皋魚增感;與其椎牛而祭墓,不如雞豚之逮存,曾子興思。

故為人子者,當思木本水源,須重慎終追遠。

上一章:卷二

下一章:卷四

书籍页:《幼学琼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