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外篇下第八

时间:2016-08-23 13:13:41

书籍:《晏子春秋

仲尼見景公景公欲封之晏子以為不可第一

仲尼之齊,見景公,景公說之,欲封之以爾稽,以告晏子。晏子對曰:“不可。彼浩裾自順,不可以教下;好樂緩於民,不可使親治;立命而怠事,不可使守職;厚葬,破民貧國;久喪,循哀費日,不可使子民。行之難者在內,而儒者無其外,故異於服,勉于容,不可以道眾,而馴百姓。自大賢之滅,周室之卑也,威儀加多,而民行滋薄;聲樂繁充,而世德滋衰。今孔丘盛聲樂以侈世,飾弦歌鼓舞以聚徒,繁登降之禮以示儀,務趨翔之節以觀眾。博學不可以儀世,勞思不可以補民,兼壽不能殫其教,當年不能究其禮,積財不能贍其樂。繁飾邪術以營世君,盛為聲樂以淫愚民。其道也不可以示世;其教也不可以導民。今欲封之以移齊國之俗,非所以導眾存民也。”公曰:“善。”於是厚其禮,留其封,敬見而不同其道。仲尼乃行。

景公上路寢聞哭聲問梁丘據晏子對第二

景公上路寢,聞哭聲,曰:“吾若聞哭聲,何為者也?”梁丘據對曰:“魯孔丘之徒鞠語者也。明于禮樂,審於服喪,其母死,葬埋甚厚,服喪三年,哭泣甚疾。”公曰:“豈不可哉!”而色說之。晏子曰:“古者聖人,非不知能繁登降之禮,制規矩之節,行表綴之數,以教民,以為煩人留日,故制禮不羨於便事,非不知能揚干戚鐘鼓竽瑟以勸眾也,以為費財留工,故制樂不羨於和民;非不知能累世殫國以奉死,哭泣處哀以持久也,而不為者,知其無補死者,而深害生者,故不以導民。今品人飾禮煩事,羨樂淫民,崇死以害生,三者,聖王之所禁也。賢人不用,德毀俗流,故三邪得行於世,是非賢不肖雜,上妄說邪,故好惡不足以導眾,此三者,路世之政,單事之教也,公曷為不察,聲受而色說之?”

仲尼見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見寡人宰乎第三

仲尼游齊,見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見寡人宰乎?”仲尼對曰:“臣聞晏子,事三君而得順焉,是有三心,所以不見也。”仲尼出,景公以其言告晏子,晏子對曰:“不然,非嬰為三心,三君為一心故。三君皆欲其國家之安,是以嬰得順也。嬰聞之,是而非之,非而是之,猶非也。孔丘必據處此一心矣。”

仲尼之齊見景公而不見晏子子貢致問第四

仲尼之齊,見景公而不見晏子。子貢曰:“見君不見其從政者,可乎?”仲尼曰:“吾聞晏子事三君而順焉,吾疑其為人。”晏子聞之,曰:“嬰則齊之世民也,不維其行,不識其過,不能自立也,嬰聞之,有幸見愛,無幸見惡,誹譽為類,聲響相應,見行而從之者也。嬰聞之,以一心事三君者所以順焉,以三心事一君者不順焉。今未見嬰之行,而非其順也。嬰聞之,君子獨立不慚於影、獨寢不慚於魂。孔子拔樹削跡,不自以為辱;身窮陳蔡,不自以為約。非人不得其故,是猶澤人之非斤斧,山人之非網罟也。出之其口,不知其困也。始吾望儒而貴之,今吾望儒而疑之。”仲尼聞之曰:“語有之,言發於邇,不可止於遠也;行存於身,不可掩於眾也。吾竊議晏子,而不中夫人之過,吾罪幾矣。丘聞君子過人以為友,不及人以為師。今丘失言于夫子,夫子譏之,是吾師也。”因宰我而謝焉,然仲尼見之。

景公出田顧問晏子若人之眾有孔子乎第五

景公出田,寒,故以為渾,猶顧而問晏子曰:“若人之眾,則有孔子焉乎?”晏子對曰:“有孔子焉則無有,若舜焉則嬰不識。”公曰:“孔子之不逮舜為間矣,曷為有孔子焉則無有,若舜蔫則嬰不識?”晏子對曰:“是乃孔子之所以不逮舜。孔子行一節者也。處民之中,其過之識,況處君子之中乎!舜者處民之中,則自齊乎士;處君子之中,則齊乎君子;上與聖人,則固聖人之林也。此乃孔子之所以不逮舜也。”

仲尼相魯景公患之晏子對以勿憂第六

仲尼相魯,景公患之,謂晏子白,“鄰國有聖人,敵國之憂也。今孔子相魯,若何?”晏子對曰:“君其勿憂。彼魯君,弱主也;孔子,聖相也。君不如陰重孔子,設以相齊。孔子強諫而不聽,必驕魯而有齊,君勿納也。夫絕于魯,無主于齊,孔子困矣。”居期年,孔子去魯之齊,景公不納,故困于陳蔡之間。

景公問有臣有兄弟而強足恃乎晏子對不足恃第七

景公問晏子曰:“有臣而強,足恃乎?”晏子對曰:“不足恃。”“有兄弟而強,足恃乎?”晏子對曰:“不足恃。”公忿然作色曰:“吾今有恃乎?”晏子對曰:“有臣而強,無甚如湯;有兄弟而強、無甚如桀。湯有弑其君,桀有亡其兄,豈以人為足恃,可以無亡也。”

景公游牛山少樂請晏子一願第八

景公游于牛山,“少樂,曰:“請晏子一願。”晏子對曰:“不,嬰何願?”公曰:“晏子一願。”對曰:“臣願有君而見畏,有妻而見歸,有子而可遺。”公曰:“善乎!晏子之願也。載一願。”晏子對曰:“臣願有君而明,有妻而材,家不貧,有良鄰。有君而朋,日順嬰之行;有妻而材,則使嬰不忘;家不貧,則不慍朋友所識;有良鄰,則日見君子,嬰之願也。”公曰:“善乎!晏子之願也。載一願。”晏子對曰:“臣願有君而可輔,有妻而可去,有子而可怒。”公曰:“善乎!”晏子之願也。”

景公為大鐘晏子與仲尼柏常騫知將毀第九

景公為大鐘,將縣之,晏子、仲尼、柏常騫,三人朝,俱曰:“鐘將毀。”沖之、果毀。公召三子者而問之,晏子對曰:“鐘大,不祀先君而以燕,非禮,是以曰鐘將毀。”仲尼曰:“鐘大而縣下,沖之,其氣下回而上薄,是以曰鐘將毀。”柏常騫曰:“今庚申,雷日也,音莫勝於雷,是以曰鐘將毀也。”

田無宇非晏子有老妻晏子對以去老謂之亂第十

田無宇見晏子獨立於閨內,有婦人出於室者,發斑白,衣緇布之衣,而無裡裘,田無宇譏之曰:“出於室何為者也?”晏子曰:“嬰之家也。”無宇曰:“位為中卿,食田七十萬,何以老妻為?”對曰:“嬰聞之,去老者謂之亂,納少者謂之淫。且夫見色而忘義,處富貴而失倫,謂之逆道。嬰可以有亂淫之行,不顧於倫,逆古之道乎?”

工女欲入身于晏子晏子辭不受第十一

有工女,托于晏子之家者,曰:“婢妾,東郭之野人也,願得入身,比數于下陳焉。”晏子曰:“乃今而後自知吾不肖也。古之為政者,士農工商異居,男女有別而不通,故士無邪行,女無淫事。今僕托國主民,而女欲奔僕,僕必色見而行無廉也。”遂不見。

景公欲誅羽人晏子以為法不宜殺第十二

景公蓋姣,有羽人視景公僣者。公謂左右曰:“問之,何視寡人之僣也?”羽人對曰:“言亦死,而不言亦死,竊姣公也。”公曰:“合色寡人也!殺之。”晏子不時而入見曰:“蓋聞君有所怒羽人。”公曰:“然。色寡人,故將殺之。”晏子對曰:“嬰聞拒欲不道,惡愛不祥,雖使色君,於法不宜殺也。”公曰:“惡,然乎!若使沐浴,寡人將使抱背。”

景公謂晏子東海之中有水而赤晏子詳對第十三

景公謂晏子曰:“東海之中,有水而赤,其中有棗,華而不實、何也?”晏子對曰:“昔者秦繆公,乘龍舟而理天下,以黃布裹烝棗,至東海而捐其布,彼黃布,故水赤;烝棗,故華而不實。”公曰:“吾詳問子,何為對?”晏子對曰:“嬰聞之,詳問者亦詳對之也。”

景公問天下有極大極細晏子對第十四

景公問晏子曰:“天下有極大物乎?”晏子對曰:“有。北溟有鵬,足遊浮雲,背淩蒼天,尾偃天間,躍啄北海,頸尾咳於天地,然而氵翏氵翏乎不知六翮之所在。”公曰:“天下有極細者乎?”晏子對曰:“有。東海有蟲,巢於蚊睫,再乳再飛,而蚊不為驚。臣嬰不知其名,而東海漁者,命曰焦冥。”

莊公圖莒國人擾紿以晏子在乃止第十五

莊公闔門而圖莒,國人以為有亂也,皆操長兵而立於衢閭。公召睢休相而問曰,“寡人闔門而圖莒,國人以為有亂,皆操長兵而立於衢閭,奈何?”休相對曰:“誠無亂。而國人以為有,則仁人不存。請令于國,言晏子之在也。”公曰:“諾。”以令于國:“孰謂國有亂者,晏子在焉。”然後皆散兵而歸。君子曰:“夫行不可不務也。晏子存而民心安,此非一日之所為也,有所以見於前信於後者。是以晏子立人臣之位,而安萬民之心。”

晏子死景公馳往哭哀畢而去第十六

景公游于菑,聞晏子死,公乘侈輿服繁駔驅之。自以為遲,下車而趨。知不若車之速,則又乘。比至於國者,四下而趨,行哭而往,至,伏屍而號,曰:“子大夫日夜責寡人,不遺尺寸,寡人猶且淫佚而不收,怨罪重積于百姓。今天降禍于齊,不加於寡人,而加于夫子,齊國之社稷危矣,百姓將誰告夫!”

晏子死景公哭之稱莫複陳告吾過第十七

晏子死,景公操玉加于晏子屍上而哭之,涕沾襟,章子諫曰:“非禮也。”公曰:“安用禮乎!昔者吾與夫子游于公阜之上,一日而三不聽寡人,今其孰能然乎!吾失夫子則亡,何禮之有?”免而哭,哀盡而去。

晏子沒左右諛弦章諫景公賜之魚第十八

晏子沒十有七年,景公飲諸大夫酒。公射出質,堂上唱善,若出一口。公作色太息,播弓矢。弦章入,公曰:“章,自吾失晏子,於今十有七年,未嘗聞吾不善。今射出質,而唱善者,若出一口。”弦章對曰:“此諸臣之不肖也。知不足以知君之不善,勇不足以犯君之顏色。然而有一焉。臣聞之,君好之則臣服之;君嗜之,則臣食之。夫尺蠖食黃則其身黃,食蒼則其身蒼,君其猶有諂人言乎?”公曰,“善。今日之言,章為君,我為臣。”是時海人入魚,公以五十乘賜弦章。章歸魚乘塞途,撫其禦之手曰:“曩之唱善者,皆欲若魚者也。昔者,晏子辭賞以正君,故過失不掩,今諸臣諂諛以幹利,故出質而唱善,如出一口。今所輔於君,未見於眾,而受若魚,是反晏子之義,而順諂諛之欲也。”固辭魚不受。君子曰:“弦章之廉,乃晏子之遺行也。”

上一章:卷七 外篇上第七

下一章:没有了,返回

书籍页:《晏子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