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為學

时间:2016-08-23 13:44:24

书籍:《近思录

1、濂溪先生曰:聖希天,賢希聖,士希賢。伊尹、顔淵,大賢也。伊尹恥其君不爲堯舜,一夫不得其所,若撻於市。顔淵"不遷怒,不貳過","三月不違仁"。志伊尹之所志,學顔子之所學,過則聖,及則賢,不及則亦不失於令名。

2、聖人之道,入乎耳,存乎心。蘊之爲德行,行之爲事業。彼以文辭而已者,陋矣!

3、或問:"聖人之門,其徒三千,獨稱顔子爲好學。夫詩書六藝,三千子非不習而通也,然則顔子所獨好者,何學也?"伊川先生曰:"學以至聖人之道也。"

"聖人可學而至與?"曰:"然。"

"學之道如何?"曰:"天地儲精,得五行之秀者爲人。其本也真而靜,其未發也五性具焉,曰仁義禮智信。形既生矣,外物觸其形而動其中矣。其中動而七情出焉,曰喜怒哀樂愛惡欲。情既熾而益蕩,其性鑿矣。是故覺者約其情,使合於中,正其心,養其性。愚者則不知制之,縱其情而至於邪僻,梏其性而亡之。然學之道,必先明諸心,知所往,然後力行以求至,所謂'自明而誠'也。誠之之道,在乎通道篤。通道篤則行之果,行之果則守之固。仁義忠信,不離乎心。'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出處語默必於是。久而弗失,則居之安。動容周旋中禮,而邪僻之心無自生矣。故顔子所事,則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仲尼稱之,則曰:'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又曰:'不遷怒,不貳過。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複行也。'此其好之篤,學之道也。然聖人則'不思而得,不勉而中',顔子則必思而得,必勉而後中。其與聖人相去一息,所未至者,守之也,非化之也。以其好學之心,假之以年,則不日而化矣。後人不達,以謂聖本生知,非學可至,而爲學之道遂失。不求諸己而求諸外,以博聞強記巧文麗辭爲工,榮華其言,鮮有至於道者。則今之學與顔子所好異矣。"

4、橫渠先生問于明道先生曰:定性未能不動,猶累於外物,何如?

明道先生曰:所謂定者,動亦定,靜亦定,無將迎,無內外。苟以外物爲外,牽己而從之,是以己性爲有內外也。且以性爲隨物於外,則當其在外時,何者爲在內?是有意於絕外誘而不知性之無內外也。既以內外爲二本,則又烏可遽語定哉?夫天地之常,以其心普萬物而無心。聖人之常,以其情順萬事而無情。故君子之學, 莫若廓然而大公,物來而順應。《易》曰:"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苟規規於外誘之除,將見滅於東而生於西也,非惟日之不足,顧其端無窮,不可得而除也。人之情各有所蔽,故不能適道,大率患在於自私而用智。自私則不能以有爲爲應迹,用智則不能以明覺爲自然。今以惡外物之心,而求照無物之地,是反鑒而索照也。《易》曰:"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孟氏亦曰:"所惡于智者,爲其鑿也。"與其非外而是內,不若內外之兩忘也,兩忘則澄然無事矣。無事則定,定則明,明則尚何應物之爲累哉?聖人之喜,以物之當喜。聖人之怒,以物之當怒。是聖人之喜怒,不系於心,而系於物也。是則聖人豈不應於物哉?烏得以從外者爲非,而更求在內者爲是也?今以自私用智之喜怒,而視聖人喜怒之正爲如何哉?夫人之情易發而難制者,惟怒爲甚。第能于怒時遽忘其怒,而觀理之是非,亦可見外誘之不足惡,而於道亦思過半矣。

5、伊川先生答朱長文書曰:聖賢之言不得已也。蓋有是言則是理明,無是言則天性之理有闕焉。如彼耒耜陶冶之器,一不制則生人之道有不足矣。聖賢之言,雖欲已,得乎?然其包涵盡天下之理,亦甚約也。後之人始執卷則以文章爲先,平生所爲動多於聖人。然有之無所補,無之靡所闕,乃無用之贅言也。不止贅而已,既不得其要,則離真失正,反害於道必矣。來書所謂欲使後人見其不忘乎善,此乃世人之私心也。夫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者,疾沒身無善可稱雲爾,非謂疾無名也。名者可以厲中人,君子所存,非所汲汲。

6、內積忠信,所以進德也。擇言篤志,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致知也。求知所至而後至之,知之在先,故可與幾。所謂"始條理者,智之事也。"知終,終之力行也。既知所終,則力進而終之。守之在後,故可與存義。所謂"終條理者,聖之事也。"此學之始終也。

7、君子主敬以直所內,守義以方其外。敬立而直內,義形而外方。義形於外,非在外也。敬義既立,其德盛矣,不期大而大矣,德不孤也。無所用而不周,無所施而不利,孰爲疑乎?

8、動以天爲無妄,動以人欲則妄矣。無妄之意大矣哉!雖無邪心,苟不合正理,則妄也,乃邪心也。既已無妄,不宜有往,往則妄也。故無妄之彖曰:"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9、人之蘊蓄,由學而大。在多聞前古聖賢之言與行。考迹以觀其用,察言以求其心。識而得之,以蓄成其德。

10、鹹之象曰:"君子以虛受人。"傳曰:"中無私主,則無感不通。以量而容之,擇合而受之,非聖人有感必通之道也。"其九四曰:"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傳曰:"感者,人之動也。故鹹皆就人身取象,四當心位而不言鹹其心,感乃心也。感之道無所不通。有所私系,則害於感通,所謂悔也。聖人感天下之心,如寒暑雨暘無不通無不應者,亦貞而已矣。貞者,虛中無我之謂也。若往來憧憧然,用其私心以感物,則心之所及者,有能感而動,所不及者不能感也。以有系之私心,既主於一隅一事,豈能廓然無所不通乎?"

11、君子之遇艱阻,必自省於身,有失而致之乎?有所未善則改之,無歉於心則加勉,乃自修其德也。

12、非明則動無所之,非動則明無所用。

13、習,重習也。時複思繹,浹洽於中,則說也。以善及人而信從者衆,故可樂也。雖樂於及人,不見是而無悶,乃所謂君子。

14、古之學者爲己,欲得之於己也。今之學者爲人,欲見之於人也。

15、伊川先生謂方道輔曰:聖人之道,坦如大路,學者病不得其門耳。得其門,無

遠之不到也。求入其門,不由於經乎?今之治經者亦衆矣,然而買匵還珠之蔽,人人皆是。經所以載道也,誦其言辭,解其訓詁,而不及道,乃無用之糟粕耳。覬足下由經以求道,勉之又勉,異日見卓爾有立於前,然後不知手之舞,足之蹈,不加勉而不能自止矣。

16、明道先生曰:修辭立其誠,不可不子細理會。言能修省言辭,便是要立誠。若只是修飾言辭爲心,只是爲僞也。若修其言辭,正爲立己之誠意,乃是體當自家"敬以直內,義以方外"之實事。道之浩浩,何處下手?惟立誠才有可居之處。有可居之處,則可以修業也。終日乾乾,大小大事,卻只是忠信所以進德,爲實下手處。修辭立其誠,爲實修業處。

17、伊川先生曰:志道懇切,固是誠意。若迫切不中理,則反爲不誠。蓋實理中自有緩急,不容如是之迫。觀天地之化乃可知。

18、孟子才高,學之無可依據。學者當學顔子,入聖人爲近,有用力之處。

又曰:學者要學得不錯,須是學顔子。

19、明道先生曰:且省外事,但明乎善,惟進誠心。其文章雖不中,不遠矣。所守不約,泛濫無功。

20、學者識得仁體,實有諸己,只要義理栽培。如求經義,皆栽培之意。

21、昔受學于周茂叔,每令尋顔子、仲尼樂處,所樂何事。

22、所見所期,不可不遠且大,然行之亦須量力有漸。志大心勞,力小任重,恐終敗事。

23、朋友講習,更莫如"相觀而善"工夫多。

24、須是大其心,使開闊。譬如爲九層之台,須大做腳始得。

25、明道先生曰:自"舜發於畎畝之中",至"百里奚舉於市"。若要熟,也須從這裏過。

26、參也,竟以魯得之。

27、明道先生以記誦博識爲"玩物喪志"。

28、禮樂只在進反之間,便得性情之正。

29、父子君臣,天下之定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安得天分,不有私心,則行一不義,殺一不辜,有所不爲。有分毫私,便不是王者事。

30、論性不論氣,不備。論氣不論性,不明。二之則不是。

31、論學便要明理,論治便須識體。

32、曾點、漆雕開已見大意,故聖人與之。

33、根本須是先培壅,然後可立趨向也。趨向既正,所造淺深,則由勉與不勉也。

34、敬義夾持,直上達天德,自此。

35、懈意一生,便是自棄自暴。

36、不學便老而衰。

37、人之學不進,只是不勇。

38、學者爲氣所勝,習所奪,只可責志。

39、內重則可以勝外之輕,得深則可以見誘之小。

40、董仲舒謂:"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孫思邈曰:"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

41、大抵學不言而自得者,乃自得也。有安排佈置者,皆非自得也。

42、視聽思慮動作,皆天也。人但於其中要識得真與妄爾。

43、明道先生曰:學只要鞭辟近裏,著己而已。故"切問而近思,則仁在其中矣"。"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裏,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只此是學質美者明得盡,查滓便渾化,卻與天地同體。其次惟莊敬持養,及其至則一也。

44、"忠信所以進德,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者,乾道也。"敬以直內,義以方外"者,坤道也。

45、凡人才學,便須知著力處。既學,便須知得力處。

46、有人治園圃,役知力甚勞。先生曰:蠱之象:"君子以振民育德"。君子之事,惟有此二者,餘無他焉。二者爲己爲人之道也。

47、"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何以言"仁在其中矣"?學者要思得之。了此便是徹上徹下之道。

48、弘而不毅,則難立。毅而不弘,則無以居之。

49、伊川先生曰:古之學者,優柔厭飫,有先後次序。今之學者,卻只做一場話說,務高而已。常愛杜元凱語:"若江海之浸,膏澤之潤,渙然冰釋,怡然理順,然後爲得也。"今之學者,往往以遊夏爲小,不足學。然遊夏一言一事,卻總是實。後之學者好高,如人遊心於千里之外,然自身卻只在此。

50、修養之所以引年,國祚之所以祈天永命,常人之至於聖賢,皆工夫到這裏則有此應。

51、忠恕所以公平。造德則自忠恕,其致則公平。

52、仁之道,要之只消道一"公"字。公只是仁之理,不可將公便喚做仁。公而以人體之故爲仁。只爲公則物我兼照,故仁所以能恕,所以能愛。恕則仁之施,愛則仁之用也。

53、今之爲學者,如登山麓。方其迤邐,莫不闊步,及到峻處便止。須是要剛決果敢以進。

54、人謂要力行,亦只是淺近語。人既能知,見一切事皆所當爲,不必待著意。才著意便是有個私心。這一點意氣,能得幾時了?

55、知之必好之,好之必求之,求之必得之。古人此個學,是終身事。果能顛沛造次必於是,豈有不得道理?

56、古之學者一,今之學者三,異端不與焉。一曰文章之學,二曰訓詁之學,三曰儒者之學。欲趨道,舍儒者之學不可。

57、問:作文害道否?曰:害也。凡爲文不專意則不工,若專意則志局於此,又安能與天地同其大也?《書》曰:"玩物喪志。"爲文亦玩物也。呂與叔有詩雲:"學如元凱方成癖,文似相如殆類俳。獨立孔門無一事,只輸顔氏得心齋。"此詩甚好。古之學者,惟務養情性,其他則不學。今爲文者,專務章句悅人耳目。既務悅人,非俳優而何?

曰:古學者爲文否?曰:人見《六經》,便以謂聖人亦作文,不知聖人亦攄發胸中所蘊,自成文耳,所謂"有德者必有言"也。

曰:遊夏稱文學,何也?曰:遊夏亦何嘗秉筆學爲詞章也?且如"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此豈詞章之文也?

58、涵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

59、莫說道將第一等讓與別人,且做第二等。才如此說,便是自棄。雖與不能居仁由義者差等不同,其自小一也。言學便以道爲志,言人便以聖爲志。

60、問:"必有事焉",當用敬否?曰:敬是涵養一事。"必有事焉",須用集義。只知用敬,不知集義,卻是都無事也。

又問:義莫是中理否?曰:中理在事,義在心。

61、問:敬、義何別?曰:敬只是持己之道,義便知有是有非。順理而行,是爲義也。若只守一個敬,不知集義,卻是都無事也。且如欲爲孝,不成只守著一個孝字?須是知所以爲孝之道,所以侍奉當如何,溫凊當如何,然後能盡孝道也。

62、學者須是務實,不要近名方是。有意近名,則是僞也。大本已失,更學何事?爲名與爲利,清濁雖不同,然其利心則一也。

63、"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只是無纖毫私意。有少私意便是不仁。

64、"仁者先難而後獲。"有爲而作,皆先獲也。古人惟知爲仁而已,今人皆先獲也。

65、有求爲聖人之志,然後可與共學。學而善思,然後可與適道。思而有所得,則可與立。立而化之,則可與權。

66、古之學者爲己,其終至於成物。今之學者爲物,其終至於喪己。

67、君子之學必日新。日新者,日進也。不日進者,必日退,未有不進而不退者。惟聖人之道,無所進退,以其所造者極也。

68、明道先生曰:行靜者可以爲學。

69、弘而不毅則無規矩,毅而不弘則隘陋。

70、知性善以忠信爲本,此"先立其大者"。

71、伊川先生曰:人安重則學堅固。

72、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五者廢其一,非學也。

73、張思叔請問,其論或太高,伊川不答。良久,曰:累高必自下。

74、明道先生曰:人之爲學,忌先立標準。若迴圈不已,自有所至矣。

75、尹彥明見伊川後,半年方得《大學》、《西銘》看。

76、有人說無心。伊川曰:無心便不是,只當雲無私心。

77、謝顯道見伊川,伊川曰:近日事如何?對曰:"天下何思何慮?"伊川曰:是

則是有此理,賢卻發得太早。

在伊川直是會鍛煉得人,說了又道:恰好著工夫也。

78、謝顯道雲:昔伯淳教誨,只管著他言語。伯淳曰:與賢說話,卻似扶醉漢。救得一邊,倒了一邊。只怕人執著一邊。

79、橫渠先生曰:"精義入神。"事豫吾內,求利吾外也。"利用安身。"素利吾外,致養吾內也。"窮神知化。"乃養盛自至,非思勉之能強。故崇德而外,君子未或致知也。

80、形而後有氣質之性。善反之,則天地之性存焉。故氣質之性,君子有弗性者焉。

81、德不勝氣,性命於氣。德勝其氣,性命於德。窮理盡性,則性天德,命天理。氣之不可一變者獨死生修夭而已。

82、莫非天也。陽明勝則德性用,陰濁勝則物欲行。"領惡而全好"者,其必由學乎!

83、大其心,則能體天下之物。物有未體,則心爲有外。世人之心,止於見聞之狹。聖人盡性,不以見聞梏其心,其視天下無一物非我。孟子謂"盡心則知性知天",以此。天大無外,故有外之心,不足以合天心。

84、仲尼絕四,自始學至成德,竭兩端之教也。意,有思也。必,有待也。固,不化也。我,有方也。四者有一焉,則與天地爲不相似矣。

85、上達反天理,下達徇人欲者歟!

86、知崇,天也,形而上也。通晝夜而知,其知崇矣。知及之而不以禮性之,非己有也。故知禮成性而道義出,如天地位而易行。

87、困之進人也,爲德辨,爲感速。孟子謂"人有德慧術智者,常存乎疢疾",以此。

88、言有教,動有法,晝有爲,宵有得,息有養,瞬有存。

89、橫渠先生作《訂頑》曰:乾稱父,坤稱母。予茲藐焉,乃混然中處。故天地之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高年,所以長其長。慈孤弱,所以幼其幼。聖其合德,賢其秀也。凡天下疲癃殘疾煢獨鰥寡,皆吾兄弟之顛連而無告者也。于時保之,予之翼也。樂且不憂,純乎孝者也。違曰悖德,害仁曰賊。濟惡者不才,其踐形惟肖者也。知化則善述其事,窮神則善繼其志。不愧屋漏爲無忝,存心養性爲匪懈。惡旨酒,崇伯子之顧養。育英才,潁封人之賜類。不弛勞而厎豫,舜其功也。無所逃而待烹,申生其恭也。體其受而歸全者,參乎!勇於從而順令者,伯奇也!富貴福澤,將厚吾之生也。貧賤憂戚,庸玉汝于成也。存吾順事,沒吾寧也。

又作《砭愚》曰:戲言出於思也,戲動作於謀也。發於聲,見乎四支,謂非己心,不明也。欲人無己疑,不能也。過言非心也,過動非誠也。失于聲,繆迷其四體,謂己當然,自誣也。欲他人己從,誣人也。或謂出於心者,歸咎爲己戲。失於思者,自誣爲己誠。不知戒其出汝者,歸咎其不出汝者。長傲且遂非,不智孰甚焉!

90、將修己,必先厚重以自持。厚重知學,德乃進而不固矣。忠信進德,惟尚友而急賢。欲勝己者親,無如改過之不吝。

91、橫渠先生謂范巽之曰:吾輩不及古人,病源何在?巽之請問,先生曰:此非難悟。設此語者,蓋欲學者存意之不忘,庶遊心浸熟,有一日脫然如大寐之得醒耳。

92、未知立心,惡思多之致疑。既知所立,惡講治之不精。講治之思,莫非術內。雖勤而何厭!所以急於可欲者,求立吾心於不疑之地。然後若決江河以利吾往。"遜此志,務時敏,厥修乃來。"雖仲尼之才之美,然且敏以求之。今持不逮之資,而欲徐徐以聽其自適,非所聞也。

93、明善爲本。固執之乃立,擴充之乃大,易視之則小。在人能弘之而已。

94、今且只將尊德性而道問學爲心,日自求于問學者有所背否?於德性有所懈否?此義亦是博文約禮,下學上達。以此警策一年,安得不長?每日須求多少爲益。知所亡,改得少不善。此德性上之益。讀書求義理。編書須理會有所歸著,勿徒寫過。又多識前言往行。此問學上益也。勿使有俄頃間度。逐日似此,三年,庶幾有進。

95、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道,爲去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96、載所以使學者先學禮者,只爲學禮則便除去了世俗一副當。習熟纏繞,譬之延蔓之物,解纏繞即上去。苟能除去了一副當,世習便自然脫灑也。又學禮則可以守得定。

97、須放心寬快,公平以求之,乃可見道。況德性自廣大。易曰:"窮神知化,德之盛也。"豈淺心可得?

98、人多以老成則不肯下問,故終身不知。又爲人以道義先覺處之,不可複謂有所不知,故亦不肯下問。從不肯問,遂生百端欺妄人我,寧終身不知。

99、多聞不足以盡天下之故。苟以多聞而待天下之變,則道足以酬其所嘗知。若劫之不測,則遂窮矣。

100、爲學大益,在自求變化氣質。不爾,皆爲人之弊,卒無所發明,不得見聖人之奧。

101、文要密察,心要洪放。

102、不知疑者,只是不便實作。既實作則須有疑。必有不行處,是疑也。

103、心大則百物皆通,心小則百物皆病。

104、人雖有功,不及於學,心亦不宜忘。心苟不忘,則雖接人事即是實行,莫非道也。心若忘之,則終身由之,則是俗事。

105、合內外,平物我,此見道之大端。

106、既學而先有以功業爲意者,於學便相害。既有意,必穿鑿創意作起事端也。德未成而先以功業爲事,是代大匠斫,希不傷手也。

107、竊嘗病孔孟既沒,諸儒囂然,不知反約窮源,勇於苟作。持不逮之資,而急知後世。明者一覽,如見肺肝然。多見其不知量也。方且創艾其弊,默養吾誠。顧所患日力不足,而未果他爲也。

108、學未至而好語變者,必知終有患。蓋變不可輕議。若驟然語變,則知操術已不正。

109、凡事蔽蓋不見底,只是不求益。有人不肯言其道義,所得所至不得見底。又非於"無言無所不說"。

110、耳目役於外。攬外事者,其實是自墮,不肯自治。只言短長,不能反躬者也。

111、學者大小不宜志小氣輕。志小則易足,易足則無由進。氣輕則以未知爲已知,未學爲已學。

上一章:卷一 道體

下一章:卷三 致知

书籍页:《近思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