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淵騫

时间:2016-08-23 14:03:15

书籍:《法言

或問:“淵、騫之徒惡乎在?”曰:“寢。”或曰:“淵、騫曷不寢?”曰:“攀龍鱗,附鳳翼,巽以揚之,勃勃乎其不可及也。如其寢!如其寢!”

七十子之于仲尼也,日聞所不聞,見所不見,文章亦不足為矣。

君子絕德,小人絕力。或問“絕德”。曰:“舜以孝,禹以功,皋陶以謨,非絕德邪?”“力”。“秦悼武、烏獲、任鄙扛鼎抃牛,非絕力邪?”

或問“勇”。曰:“軻也。”曰:“何軻也?”曰:“軻也者,謂孟軻也。若荊軻,君子盜諸。”“請問孟軻之勇。”曰:“勇於義而果於德,不以貧富、貴賤、死生動其心,於勇也,其庶乎!”

魯仲連亻湯而不制,藺相如制而不亻湯。

或問“鄒陽”。曰:“未信而分疑,慷辭免罿,幾矣哉!”

或問:“信陵、平原、孟嘗、春申益乎?”曰:“上失其政,奸臣竊國命,何其益乎?”

樗裡子之知也,使知國如葬,則吾以疾為蓍龜。

“周之順、赧以成周而西傾,秦之惠文、昭襄,以西山而東並,孰愈?”曰:“周也羊,秦也狼。”“然則狼愈歟?”曰:“羊狼一也。”

或問:“蒙恬忠而被誅,忠奚可為也?”曰:“塹山堙穀,起臨洮,擊遼水,力不足而死有餘,忠不足相也。”

或問:“呂不韋其智矣乎,以人易貨。”曰:“誰謂不韋智者與?以國易宗。不韋之盜,穿窬之雄乎?穿窬也者,吾見擔石矣,未見洛陽也。”

秦將白起不仁,奚用為也。長平之戰,四十萬人死,蚩尤之亂,不過於此矣。原野厭人之肉,川穀流人之血,將不仁,奚用為!“翦?”曰:“始皇方獵六國,而翦牙欸!”

或問:“要離非義者與?不以家辭國。”曰:“離也,火妻滅子,以求反于慶忌,實蛛蝥之劘也。焉可謂之義也?”“政?”“為嚴氏犯韓,刺相俠累,曼面為姊,實壯士之靡也,焉可謂之義也?”“軻?”“為丹奉於期之首、燕督亢之圖,入不測之秦,實刺客之靡也,焉可謂之義也?”

或問:“儀、秦學乎鬼穀術,而習乎縱橫言,安中國者,各十餘年,是夫?”曰:“詐人也,聖人惡諸。”曰:“孔子讀而儀、秦行,何如也?”曰:“甚矣!鳳鳴而鷙翰也。”“然則子貢不為歟?”曰:“亂而不解,子貢恥諸;說而不富貴,儀、秦恥諸。”

或曰:“儀、秦其才矣乎!跡不蹈已。”曰:“昔在任人,帝曰難之,亦才矣。才乎才,非吾徒之才也。”

美行:園公、綺裡季、夏黃公、甪裡先生。言辭:婁敬、陸賈。執正:王陵、申屠嘉。折節;周昌、汲黯。守儒:轅固、申公。菑異:董相、夏侯勝、京房。

或問“蕭、曹”。曰:“蕭也規,曹也隨。”“滕、灌、樊、酈?”曰:“俠介。”“叔孫通?”曰:“槧人也。”“爰盎?”曰:“忠不足而談有餘。”“晁錯?”曰:“愚。”“酷吏?”曰:“虎哉!虎哉!角而翼者也。”“貨殖?”曰:“蚊。”曰:“血國三千,使捋疏、飲水、褐博,沒齒無愁也?”或問“循吏”。曰:“吏也。”“遊俠?”曰:“竊國靈也。”“佞幸?”曰:“不料而已。”

或問“近世社稷之臣”。曰:“若張子房之智,陳平之無悟,絳侯勃之果,霍將軍之勇,終之以禮樂,則可謂社稷之臣矣。”

或問:“公孫弘、董仲舒孰邇?”曰:“仲舒欲為而不可得者也,弘容而已矣。”

或問“近世名卿”。曰:“若張廷尉之平,雋京兆之見,尹扶風之潔,王子貢之介,斯近世名卿矣。”“將。”曰:“若條侯之守,長平、冠軍之征伐,博陸之持重,可謂近世名將矣。”“請問古。”曰:“鼓之以道德,征之以仁義,輿屍、血刃,皆所不為也。”

張騫、蘇武之奉使也,執節沒身,不屈王命,雖古之膚使,其猶劣諸。

世稱東方生之盛也,言不純師,行不純表,其流風、遺書,蔑如也。或曰:“隱者也。”曰:“昔之隱者,吾聞其語矣,又聞其行矣。”或曰:“隱道多端。”曰:“固也!聖言聖行,不逢其時,聖人隱也。賢言賢行,不逢其時,賢者隱也。談言談行,而不逢其時,談者隱也。昔者箕子之漆其身也,狂接輿之被其發也,欲去而恐罹害者也。箕子之《洪範》.接輿之歌鳳也哉!”或問:“東方生名過實者,何也?”曰:“應諧,不窮,正諫,穢德。應諧似優,不窮似哲,正諫似直,穢德似隱。”“請問名。”曰:“詼達。”“惡比?”曰:“非夷尚容,依隱玩世,其滑稽之雄乎!”或問:“柳下惠非朝隱者與?”曰:“君子謂之不恭。古者高餓顯,下祿隱。”

妄譽,仁之賊也;妄毀,義之賊也。賊仁近鄉原,賊義近鄉訕。

或問:“子,蜀人也,請人。”曰:“有李仲元者,人也。”“其為人也,奈何?”曰:“不屈其意,不累其身。”曰:“是夷、惠之徒與?”曰:“不夷不惠,可否之間也。”“如是,則奚名之不彰也?”曰:“無仲尼,則西山之餓夫與東國之絀臣惡乎聞?”曰:“王陽、貢禹遇仲尼乎?”曰:“明星皓皓,華藻之力也與?”曰:“若是,則奚為不自高?”曰:“皓皓者,己也;引而高之者,天也。子欲自高邪?仲元,世之師也。見其貌者,肅如也;聞其言者,愀如也;觀其行者,穆如也。鄲聞以德詘人矣,未聞以德詘於人也。仲元,畏人也。”

或曰:“育、賁。”曰:“育、賁也,人畏其力,而侮其德。”“請條。”曰:“非正不視,非正不聽,非正不言,非正不行。夫能正其視聽言行者,昔吾先師之所畏也。如視不視,聽不聽,言不言,行不行,雖有育、賁,其猶侮諸!”

上一章:卷十 重黎

下一章:卷十二 君子

书籍页:《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