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關朗篇

时间:2016-08-23 14:10:17

书籍:《中说

或問關朗。子曰:“魏之賢人也。孝文沒而宣武立。穆公死,關朗退。魏之不振有由哉!”

子曰:“中國失道,四夷知之。”魏徵曰:“請聞其說。”子曰:“《小雅》盡廢,四夷交侵,斯中國失道也,非其說乎?”徵退謂薛收曰:“時可知矣。”

薛收問曰:“今之民胡無詩?”子曰:“詩者,民之情性也。情性能亡乎?非民無詩,職詩者之罪也。”

姚義困於窶。房玄齡曰:“傷哉,窶也!盍請乎?”姚義曰:“古之人為人請,猶以為舍讓也,況為己乎?吾不願。”子聞之曰:“確哉,義也!實行古之道矣,有以發我也:難進易退。”

子曰:“雖邇言必有可察,求本則遠。”

王珪從子求《續經》。子曰:“叔父,通何德以之哉?”珪曰:“勿辭也。當仁不讓於師,況無師乎?吾聞關朗之筮矣:積亂之後,當生大賢。世習《禮》《樂》,莫若吾族。天未亡道,振斯文者,非子誰歟?”

魏徵問:“議事以制,何如?”子曰:“茍正其本,刑將措焉。如失其道,議之何益?故至治之代,法懸而不犯,其次犯而不繁。故議事以制,噫!中代之道也。如有用我,必也無訟乎?”

文中子曰:“平陳之後,龍德亢矣,而卒不悔。悲夫!”

子曰:“吾於《續書》《元經》也,其知天命而著乎?傷禮樂則述章、誌,正歷數則斷南北,感帝制而首太熙,尊中國而正皇始。”

文中子曰:“動失之繁,靜失之寡。”

子曰:“罪莫大於好進,禍莫大於多言,痛莫大於不聞過,辱莫大於不知恥。”

子曰:“天子之子,合冠而議封,知治而受職,古之道也。”

薛收問政於仲長子光。子光曰:“舉一綱,眾目張;弛一機,萬事墮。不知其政也。”收告文中子。子曰:“子光得之矣。”

文中子曰:“不知道,無以為人臣,況君乎?”

子曰:“人不裏居,地不井受,終茍道也。雖舜、禹不能理矣。”

子曰:“政猛,寧若恩;法速,寧若緩;獄繁,寧若簡;臣主之際,其猜也寧信。執其中者,惟聖人乎?”

子曰:“委任不一,亂之媒也;監察不止,奸之府也。”裴晞聞之曰:“左右相疑,非亂乎?上下相伺,非奸乎?古謂之蛇豕之政。噫!亡秦之罪也。”

杜淹問隱。子曰:“非伏其身而不見也,時命大謬則隱其德矣。惟有道者能之。故謂之退藏於密。”杜淹曰:“《易》之興也,天下其可疑乎,故聖人得以隱?”子曰:“顯仁藏用,中古之事也。”淹曰:“敢問藏之之說。”子曰:“泯其跡,掞其心,可以神會,難以事求,斯其說也。”又問道之旨。子曰:“非禮勿動,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淹曰:“此仁者之目也。”子曰:“道在其中矣。”淹退謂如晦曰:“瞻之在前,忽然在後。信顏氏知之矣。”

文中子曰:“四民不分,五等不建,六官不職,九服不序,皇墳帝典不得而識矣。不以三代之法統天下,終危邦也。如不得已,其兩漢之制乎?不以兩漢之制輔天下者,誠亂也已。”

文中子曰:“仲尼之述,廣大悉備,歷千載而不用,悲夫!”仇璋進曰:“然夫子今何勤勤於述也?”子曰:“先師之職也,不敢廢。焉知後之不能用也?是藨是蒨,則有豐年。”

子謂薛收曰:“元魏已降,天下無主矣。開皇九載,人始一。先人有言曰:敬其事者大其始,慎其位者正其名。此吾所以建議於仁壽也。陛下真帝也,無踵偽亂,必紹周、漢。以土襲火,色尚黃,數用五,除四代之法,以乘天命。千載一時,不可失也。高祖偉之而不能用,所以然者,吾庶幾乎周公之事矣。故《十二策》何先?必先正始者也。”

魏永為龍門令,下車而廣公舍。子聞之曰:“非所先也。勞人逸己,胡寧是營?”永遽止以謝子。

子曰:“不勤不儉,無以為人上也。”

門人竇威、賈瓊、姚義受《禮》,溫彥博、杜如晦、陳叔達受《樂》,杜淹、房喬、魏徵受《書》,李靖、薛方士、裴晞、王珪受《詩》,叔恬受《元經》,董常、仇璋、薛收、程元備聞《六經》之義。凝常聞:不專經者,不敢以受也。經別有說,故著之。

太原府君曰:“文中子之教,不可不宣也。日月逝矣,不可便文中之後不達於茲也。召三子而教之《略例》焉。”

太原府君曰凝,當居,栗如也,子弟非公服不見,閨門之內若朝廷焉。昔文中子曰:“賢者,凝也,權則未,而可與立矣。”府君再拜曰:“謹受教。”非禮不動終身焉。貞觀中,起家監察禦史,劾奏侯君集有無君之心。及退,則鄉黨以穆。禦家以四教:勤、儉、恭、恕;正家以四禮:冠、婚、喪、祭。三年之畜備,則散之親族。聖人之書及公服禮器不假。垣屋什物必堅樸,曰“無茍費也”;門巷果木必方列,曰“無茍亂也”。事寡嫂以恭順著,與人不瑽曲,不受遺。非其力,非其祿,未嘗衣食。饗食之禮無加物焉,曰“及禮可矣”;居家不肉食,曰“無求飽”;一布被二十年不易,曰“無為費天下也”。鄉人有誣其稅者,一歲再輸,臨官計日受俸。年逾七十,手不輟經。親朋有非義者,必正之,曰:“面譽背毀,吾不忍也。”群居縱言,未嘗及人之短。常有不可犯之色,故小人遠焉。

杜淹曰:“《續經》其行乎?”太原府君曰:“王公大人最急也。先王之道,布在此矣。天下有道,聖人推而行之;天下無道,聖人述而藏之。所謂流之斯為川焉,塞之斯為淵焉。升則雲,施則雨,潛則潤,何往不利也。”

太原府君曰:“夫子得程、仇、董、薛而《六經》益明。對問之作,四生之力也。董、仇早歿,而程、薛繼殂。文中子之教,其未作矣。嗚呼!以俟來哲。”

上一章:卷九 立命篇

下一章:敘篇

书籍页:《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