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經第九

时间:2016-08-23 21:57:57

书籍:《新论

《易》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孫本無上四字。《連山》八萬言,《歸藏》四千三百言。夏《易》煩而殷《易》簡,案朱彝尊《經義考》卷二引有此句。《連山》藏於蘭臺,《歸藏》藏於太卜。依《北堂書鈔》一百一藝文部增上十二字,《連山》原本作《厲山》,案連厲一聲之轉。古文《尚書》舊有四十五卷,爲十八篇。嚴云:案《漢志》作四十六卷五十七篇。師古引鄭玄《叙贊》云:後漢又亡其一篇,故五十七篇,則此當云五十八篇。古帙一作秩。《禮記》有五十六卷。孫本作四十六卷,今從宋未,與《漢志》合。古《論語》二十一卷,與齊、魯文異音四百餘字。依《經典釋文序録》增上十一字。古《孝經》一卷二十章,《漢志》作二十二章。千八百七十二字,今異者四百餘字。蓋嘉論之林藪,文義之淵海也。《太平御覽》卷六百八學部、《意林》卷三,又《漢書‧藝文志》注。

秦近君當從《漢書‧儒林傳》作秦延君,近爲延字之形訛。能說《堯典》,篇目兩字之說,至十餘萬言,但說「曰若稽古」二三萬言。孫、嚴脫二字。《漢書‧藝文志》顏師古注。案︰《文心雕龍‧論說篇》云︰「若秦延君之注《堯典》十餘萬字,朱普之解《尚書》三十萬言,所以通人惡煩,羞學章句。

學者既多蔽暗,而師道又復缺然,此所以滋昏也。《文選》卷二十顏延年《釋尊會作詩》注。

劉子政、子駿,子駿兄弟子伯玉三人,俱是通人,尤珍重《左氏》,教授子孫,下至婦女,無不讀誦。《北堂書鈔》卷九十八藝文部,《太平御覽》卷六百一十學部、卷六百一十六學部,《說郛》卷五十九。惟《意林》卷三弔下有此亦蔽也四字,疑涉《識通篇》文而誤,今删。

《左氏傳》遭戰國寢廢。後百餘年,魯人穀梁赤作一作爲。春秋》,殘略,多有遺文,一作失。又有齊人公羊高,緣經文作傳,彌離其本事矣。陸德明《經典釋文序録》。《左氏傳》於經,猶衣之表裏,劉知幾《史通》卷十四《外篇‧申左》。相持而成。經而無傳,使聖人閉門思之,十年不能知也。《太平御覽》卷六百一十學部。又《史通‧申左》引《東觀漢記》陳元奏云「光武興立《左氏》,而桓譚、衛宏並詆訾,故中道而之」云云。案《後漢書‧陳元傳》:建武初,議立《左氏傳》,元乃詣闕上疏曰:「建立《左氏》,解釋積結,天下幸甚。」下其議,諸儒讙嘩,《左氏》復廢。此當指桓譚與衛宏之各讓其短,互鬬其長而言。嚴氏未審其故,以爲桓譚毁《左氏》,事與《新論》違異,則誤解矣。

吳之篡弑滅亡,釁由季札,札不思上放周公之攝位,而下慕曹臧之謙讓,名已細矣。《春秋》之趣,豈謂爾乎?《古文苑》卷十一酈炎對事,章樵注云︰「《春秋》襄二十九年,吳子使札來聘。公羊子曰︰『賢季子也。何賢季子乎?讓國也。』桓譚東漢人,以公羊之說爲未然,炎主譚議,設客問以辨明之。

諸儒覩《春秋》之文,録政治之得失,以爲聖人復起,當復作《春秋》也。自通士若太史公,亦以爲然。余謂之否,何則?前聖後聖,未必相襲也。夫聖賢所陳,皆同取道德仁義,以爲奇論異文,而俱善可觀,猶人食皆用魚肉菜茄,以爲生熟異和而復居美者也。《北堂書鈔》卷九十五藝文部。此據舊校影宋本。陳禹謨本删夫聖賢以下,與孫本所輯《新論》同。又《太平御覽》卷六十八地部。

太史公《三代世表》,旁行邪上,並效《周譜》。《梁書‧劉杳傳》。

揚雄作《玄書》,以爲玄者,天也,道也,言聖賢制法作事,皆引天道以爲本統,而因附續一作屬。萬類、王政、人事、法度。故宓羲氏謂之《易》,老子謂之道,孔子謂之元,而揚雄謂之玄。孫本作孔子謂之玄,中脫「元而揚子謂之」六字,嚴本不誤。《玄經》三篇,以紀天地人之道,立三體,有上中下,如《禹貢》之陳三品。三三而九,因以九九八十一,故爲八十一卦。以四爲數,數從一至四,重累變易,竟八十一而遍,不可損益。以三十五嚴云︰當作六。蓍揲之。《玄經》五千餘言,而《傳》十二嚴本作三。篇也。《後漢書‧張衡傳》注。又胡三省《資治通鑒》卷三十音注。

王公子問︰孫詒讓云:此王公即王莽也,子字衍。「揚子雲何人耶?」答曰:「才智開通,能入聖道,卓絶於衆,漢興以來未有此人也。」《太平御覽》卷四百三十二人事部、又卷六百二文部。又王充《論衡‧超奇篇》曰︰「王公子問於桓君山以揚子雲,君山對曰:『漢興以來,未有此人。』君山差才,可謂得高下之實矣。」國師子駿曰:「何以言之?」答曰:「通才孫本二字乙轉。著書以百數,惟太史公為廣大,餘皆叢殘小論,不能比之,子雲所造《法言》、《太玄經》也,《玄經》數百年外,其書必傳,顧譚不及見也。嚴云:已下對大司空王邑、納言嚴尤問也。見《漢書》雄本傳。世咸尊古卑今,貴所聞,賤所見。見揚子雲禄位容貌不能動人,故輕易之。《文選》卷四十七袁彥伯《三國名臣序贊》注。嚴云︰語未竟,雄本傳作:「昔老聃著虛無之言兩篇,薄仁義,非禮學,然後世好之者尚以為過於五經,自漢文、景之君及司馬遷皆有是言。今揚子之書,文義至深而論不詭於聖人。」若遇上好事,必以《太玄》次五經也。」《論衡‧超奇篇》,《文選》卷三張平子《東京賦》、卷四十七袁彥伯《三國名臣序贊》注,《史通》內篇自序,《漢書‧揚雄傳》,《太平御覽》卷六百二文部、又卷四百三十二人事部。

上一章:祛蔽第八

下一章:識通第十

书籍页:《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