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造第一

时间:2016-08-23 21:49:33

书籍:《新论

余爲《新論》,術辨古今,孫本作述古今,嚴本重今字,術與述通,今今則無義,此據《太平御覽》卷六百二文部影宋本。亦欲興治也,何異《春秋》褒貶邪?今有疑者,《天中記》三十七有作存。所謂蚌異蛤,二五爲非十也。譚見劉向《新序》、陸賈《新語》,乃爲《新論》。《晉書‧陸喜傳》載其自序云︰「劉向省《新語》而作《新序》,桓譚詠《新序》而作《新論》。」語意本此。

莊周寓言,乃云堯問孔子。《淮南子》云︰「共工爭帝,地維絶。」亦皆爲妄作。故世人多云︰短書不可用。然論天間莫明於聖人,莊周等雖虛誕,故當採其善,何云盡棄邪?《太平御覽》卷六百二文部、《天中記》三。

若其小說家合叢殘小語,近取譬論,以作短書,治身理家,有可觀之辭。《文選》卷三十一江文通雜體詩《李都尉從軍詩》注。

秦呂不韋請迎高妙,作《呂氏春秋》;漢之淮南王聘天下辯通,以著篇章。書成,皆布之都市,懸置千金,以延示衆士,而莫能有孫本能有二字乙轉。變易者。乃其事約豔,體具而言微也。《文選》卷四十楊德祖《答臨淄侯牋》注。

董仲舒專精於述古,年至六十餘,不窺園中一作井。菜。《太平御覽》卷九百七十六菜部。

賈誼不左遷失志,則文彩不發;淮南不貴盛富饒,則不能廣聘駿士,使著文作書;太史公不典掌書記,則不能條悉古今;楊雄不貧,則不能作《玄言》。《意林》卷三。

太史公造書,書成示東方朔,朔爲平定,因署其下。太史公者,皆朔所加之者也。《史記索隱》卷四《孝武紀》第十二。又卷二十八《太史公自序傳索隱》曰︰桓譚云︰「遷所著書成,以示東方朔,朔皆署曰太史公。」

上一章:本書所據校輯書目

下一章:王霸第二

书籍页:《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