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嫌第三

时间:2016-08-23 22:12:29

书籍:《申鉴

或問卜筮。曰。德斯益。否斯損。曰。何謂也。吉而濟。凶而救之謂益。吉而恃。凶而怠之謂損。

或問曰。時群忌。曰。此天地之數也。非吉凶所生也。東方主生。死者不鮮。西方主殺。生者不寡。南方火也。居之不燋。北方水也。蹈之不沈。漢時俗有方忌如西益宅謂之不祥必有死亡商家門不宜南向征家門不宜北向之類是也故甲子昧爽。殷滅周興。咸陽之地。秦亡漢隆。

或問五三之位周應也。五三五星三辰元命苞曰殷紂之時五星聚於房房者蒼神之精周據而興龍虎龍當作尾之會晉祥也。晉獻公問於卜偃曰攻虢何月也曰童謠有之曰丙之農龍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旗曰。官府設陳。富貴者值之。布衣寓焉。不符其爵也。獄犴若居。有罪者觸之。貞良入焉。不受其罰也。或曰。然則日月可廢歟。曰。否。曰。元辰。先王所用也。人承天地。故動靜順焉。順其陰陽。順其日辰。順其度數。內有順實。外有順文。文實順。理也。休征之符。自然應也。故盜泉朝歌。孔墨不由。惡其名者。順其心也。苟無其實。徼福於忌。斯成難也。

或曰。祈請者誠以接神。自然應也。故精以底之 ∞牲玉帛以昭祈請。吉朔以通之。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請云祈云。酒膳云乎哉。非其禮則或愆。非其請則不應。

或問祈請可否。曰。氣物應感則可。性命自然則否。應感如土龍致雨之類或問避疾厄。有諸。曰。夫疾厄。何為者也。非身則神。身不可避。神不可逃。可避非身。可逃非神也。持身隨天。萬里不逸。譬諸孺子掩目巨夫之掖。而曰逃可乎。   或問人形有相。曰。蓋有之焉。夫神氣。形容之相包也。自然矣。貳之於行。參之於時。相成也。亦參相敗也。其數眾矣。其變多矣。亦有上中下品云爾。或問神僊之術。曰。誕哉。末之也已矣。聖人弗學。非惡生也。終始運也。短長數也。運數非人力之為也。曰。亦有僊人乎。曰。僬僥桂莽。產乎異俗。就有僊人。亦殊類矣。

或問有數百歲人乎。曰。力稱烏獲。烏獲秦武王力士捷言羌亥。羌亥疑豎亥之誤勇斯賁育。孟賁齊人能生拔牛角夏育衛人聖云仲尼。壽稱彭祖。彭祖者殷大夫姓籛名鑑物有俊傑。不可誣也。   或問凡壽者必有道。非習之功。曰。夫惟壽。則惟能用道。惟能用道。則性壽矣。苟非其性也。修之不至也。學必至聖。可以盡性。壽必用道。所以盡命。   或曰。人有變化而仙者。信乎。曰。未之前聞也。然則異也。異謂怪異非仙也。男化為女者有矣。死人復生者有矣。獻帝興平六年越雋男子化為女子四年武陵女子死十四日復活夫豈人之性哉。氣數不存焉。   或問曰。養有性乎。曰。養性秉中和。守之以生而已。愛親愛德愛力愛神之謂嗇。否則不宜。過則不澹。故君子節宣其氣。勿使有所壅閉滯底。昏亂百度則生疾。故喜怒哀樂思慮必得其中。所以養神也。寒暄盈虛消息必得其中。所以養神也。善治氣者。由禹之治水也。若夫導引蓄氣。歷藏內視。過則失中。可以治疾。皆養性之非聖術也。夫屈者以乎申也。蓄者以乎虛也。內者以乎外也。氣宜宣而遏之。體宜調而矯之。神宜平而抑之。必有失和者矣。夫善養性者無常術。得其和而已矣。鄰臍二寸謂之關。黃庭外景經曰上有黃庭下關元後有幽門前命門呼吸廬間入丹田解云關元在臍下三寸元陽之命在其前懸精如鏡明照一身不休是道關者。所以關藏呼吸之氣。以稟授四氣也。故長氣者以關息。氣短者。其息稍升。其脈稍促。其神稍越。至於以肩息而氣舒。其神稍專。至於以關息而氣衍矣。故道者。常致氣於關。是謂要術。凡陽氣生養。陰氣消殺。和喜之徒。其氣陽也。故養性者。崇其陽而絀其陰。陽極則亢。陰結則凝。亢則有悔。凝則有凶。夫物不能為春。天春而生。人則不然。存吾春而已矣。藥者。療也。所以治疾也。無疾。則勿藥可也。肉不勝食氣。況於藥乎。寒斯熱。熱則致滯。陰藥之用也。唯適其宜則不為害。若已氣平也。則必有傷。唯針火亦如之。故養性者。不多服也。唯在乎節之而已矣。

或問仁者壽。何謂也。曰。仁者內不傷性。外不傷物。上不違天。下不違人。處正居中。形神以和。故咎徵不至而休嘉集之。壽之術也。曰。顏冉何。曰。命也。麥不終夏。花不濟春。如和氣何。言麥雖不踰夏而秀花雖不越春而榮其如和氣之保合何雖云其短。長亦在其中矣。

或問黃白之儔曰。傅毅論之當也。燔埴為瓦則可。埴黏土也爍瓦為銅則不可。以自然驗於不然。詭哉。敵犬羊之肉以造馬牛。不幾矣。不其然歟。世稱緯書。仲尼之作也。臣悅叔父故司空爽辨之。蓋發其偽也。有起於中興之前。終張之徒之作乎。起於哀平或曰。雜曰以己雜仲尼乎。以仲尼雜己乎。若彼者。以仲尼雜己而已。然則可謂八十一首。非仲尼之作矣。或曰。燔諸曰。仲尼之作則否。有取焉則可。曷其燔。在上者不受虛言。不聽浮術。不採華名。不興偽事。言必有用。術必有典。名必有實。事必有功。

上一章:時事第二

下一章:雜言上第四

书籍页:《申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