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二

时间:2016-08-23 22:18:05

书籍:《新书

權重

諸侯勢足以專制,力足以行逆,雖令冠處女,勿謂無敢;勢不足以專制,力不足以行逆,雖生夏育,有仇讎之怨,猶之無傷也。然天下當今恬然者,遇諸侯之俱少也。後不至數歲,諸侯皆冠,陛下且見之矣,豈不苦哉!力當能爲而不爲,畜亂宿禍,高拱而不憂,其紛也宜也,甚可謂不知且不仁。

夫秦自逆,日夜深惟,苦心竭力,危在存亡,以除六國之憂。今陛下力制天下,頤指而如意,而故稱六國之禍,難以言知矣。苟身常無患,但爲禍未在所制也。亂媒日長,孰視而不定。萬年之後,傳之老母弱子,使曹、勃不能制,可謂仁乎?

五美〈事勢〉

海內之勢,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從制。諸侯之君敢自殺不敢反,志知必菹醢耳。不敢有異心,輻湊幷進而歸命天子。天下無可以徼幸之權,無起禍召亂之業,雖在細民,且知其安,故天下咸知陛下之明。

割地定制,齊爲若干國,趙、楚爲若干國,制既各有理矣。於是齊悼惠王之子孫王之,分地盡而止,趙幽王、楚元王之子孫,亦各以次受其祖之分地,燕、吳、淮南佗國皆然。其分地衆而子孫少者,建以爲國,空而置之,須其子孫生者,舉使君之。諸侯之地其削頗入漢者,爲徙其侯國及封其子孫於彼也,所以數償之。故一寸之地,一人之衆 ,天子無所利焉,誠以定治而已,故天下咸知陛下之廉。

經制一定,宗室子孫慮不王。制定之後,下無倍背之心,上無誅代之志,上下歡親,諸侯順附,故天下咸知陛下之仁。

地制一定,則帝道還明而臣心還正,法立而不犯,令行而不逆,貫高、利幾之謀不生,棧奇、啓章之計不萌,細民鄉善,大臣致順,上使然也,故天下咸知陛下之義。

地制一定,臥赤子天下之上而安,植遺腹,朝委裘,而天下不亂,社稷長安,宗廟久尊,傳之後世,不知其所窮。故當時大治,後世誦聖。

一動而五美附,陛下誰憚而久不爲此五美?

制不定

炎帝者,黃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黃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夫地制不得,自黃帝而以困。

以高皇帝之明聖威武也,既撫天下,即天子之位,而大臣爲逆者,乃幾十發;以帝之勢,身勞於兵間,紛然幾無下者數矣。淮陰侯、韓王信、陳豨、彭越、黥布及盧綰皆功臣也,所嘗愛信也,所愛化而爲仇,所信反而爲寇,可不怪也?地理蚤定,豈有此變?陛下即位以來,濟北一反,淮南爲逆,今吳有見告,皆其薄者也。莫大諸侯澹然而未有故者,天下非有固定之術也,特賴其尚幼,倫猥之數也。且異姓負彊而動者,漢已幸而勝之矣,又不易其所以然。同姓襲是迹而處,骨肉相動,又既有徵矣,其勢盡又復然。殃禍之變,未知所移,長此安窮!明帝尚不能以安,後世奈何!

屠牛坦一朝解十二牛,而芒刃不頓者,所排擊,所剝割,皆象理也。然至髖髀之所,非斤則斧矣。仁義恩厚者,此人主之芒刃也;權勢法制,此人主之斤斧也。勢已定,權已足矣,乃以仁義恩厚因而澤之,故德布而天下有慕志。今諸侯王皆衆髖髀也,釋斤斧之制,而欲嬰以芒刃,臣以爲刃不折則缺耳。胡不用之淮南、濟北?勢不可也。

審微〈事勢〉

善不可謂小而無益,不善不可謂小而無傷。非以小善爲一足以利天下,小不善爲一足以亂國家也。當夫輕始而傲微,則其流而令於大亂,是故子民者謹焉。彼人也,登高則望,臨深則窺。人之性非窺且望也,勢使然也。夫事有逐姦,勢有召禍。老耼曰:「爲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管仲曰:「備患於未形。」上也。語曰:「

上一章:卷第一

下一章:卷第三

书籍页:《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