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 妻下

时间:2016-08-23 22:44:54

书籍:《家范

女人不妒品自高

【原文】《禮》,自天子至於命士,媵妾皆有數,惟庶人無之,謂之匹夫匹婦。是故《關雎》美后妃,樂得淑女以配君子,慕窈窕,思賢才,而無傷淫之心。至於《樛木》、《螽斯》、《桃夭》、《芣莒》、《小星》,皆美其無妒忌之行。文母十子,眾妾百斯男,此周之所以興也。詩人美之。然則婦人之美,無如不妒矣。

【譯述】在《禮記》裡,從天子到有官位和爵位的人,納妾的多少都是有規定的,惟獨平民百姓沒有規定,稱為匹夫、匹婦。所以《詩經·關雎》讚美后妃,歌頌淑女許配君子。愛慕窈窕女子,思念有才德的男子,而沒有諷刺淫蕩的意思。至於《樛木》、《螽斯》、《桃夭》、《芣莒》、《小星》等篇,都是讚美沒有嫉妒的行為。周文王的母親生了十個兒子,至於眾妾所生的兒子大概有上百人之多,這正是周所以興旺發達的原因,所以詩人來讚美這件事。這樣說來,婦人最大的美德就是不去嫉妒。

【原文】晉趙衰從晉文公在狄,取狄女叔隗,生盾。文公返國,以女趙姬妻衰,生原同、屏括、樓嬰。趙姬請逆盾與其母。衰辭而不敢。姬曰:「不可。得寵而忘舊,不義;好新而慢故,無恩;與人勤於隘阨,富貴而不顧,無禮。棄此三者,何以使人?必逆叔隗!」及盾來,姬以盾為才,固請於公,以為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為內子,而己下之。

【譯述】晉國的趙衰跟隨晉文公逃亡到狄國,娶了狄國的女子叔隗為妻。等到晉文公返回晉國後,就把自己的女兒趙姬嫁給了趙衰,並生了原同、屏括和樓嬰。趙姬讓趙衰把趙盾和他的母親迎接到晉國來。趙衰沒敢答應。趙姬說:「不迎是錯誤的。得新寵而忘舊人,不是仁義之舉;喜新而厭舊,沒有恩情;與人共度艱難歲月,自己富貴之後就不去理她,不合禮法。丟了這三點,你還怎麼去說服別人呢?所以你一定要將叔隗接來。」等到趙盾來了,趙姬認為趙盾很有才華,就堅決要求趙衰將趙盾立為嫡子,而將自己的三個兒子排在趙盾的後面。並以叔隗為趙衰的正妻,自己排在她的後邊。

【原文】楚莊王夫人樊姬曰:「妾幸得備掃除,十有一年矣,未嘗不捐衣食,遣人之鄭衛求美人而進之於王也。妾所進者九人,今賢於妾者二人,與妾同列者七人。妾知妨妾之愛、奪妾之貴也。妾豈不欲擅王之愛、奪王之寵哉?不敢以私蔽公也!」

【譯述】楚莊王夫人樊姬說:「我有幸侍奉大王,已經十一年了,這期間,我經常花費錢財派人到鄭國和衛國搜求美人,進獻給大王。我所進獻的九人,其中比我賢惠的有二人,與我不相上下的有七人。我也知道這樣做會妨礙大王對我的愛,會奪去我的尊貴。我難道不想讓大王只寵愛我一個人嗎?我只不過是不敢以私廢公罷了。

【原文】宋女宗者,鮑蘇之妻也。既入,養姑甚謹。鮑蘇去而仕於衛,三年而娶外妻焉。女宗之養姑愈謹,因往來者請問鮑蘇不輟,賂遺外妻甚厚。女宗之姒謂女宗曰:「可以去矣。」女宗曰:「何故?」姒曰:「夫人既有所好,子何留乎?」女宗曰:「婦人之所寶,豈以專夫室之愛為善哉?若抗夫室之好,苟以自榮,則吾未知其善也。夫《禮》,天子妻妾十二,諸侯九,大夫三,士二。今吾夫固士也,其有二,不亦宜乎!且婦人有七去,七去之道,妒正為首。姒不教吾以居室之禮,而反使吾為見棄之行,將安用此?」遂不聽,事姑愈謹。宋公聞而美之,表其閭,號曰「女宗」。

【譯述】宋國的女宗是鮑蘇的妻子。結婚後,女宗侍奉婆婆非常謙恭謹慎。

後來,鮑蘇離開家到衛國去做官,三年之後他又在衛國娶了妻子。女宗得知後,不但沒有嫉妒,反而贍養婆婆更加小心,只要有順路的人,女宗就委託向鮑蘇問好,而且還給鮑蘇在衛國的妻子帶去非常豐厚的禮品。鮑蘇的一個妾對女宗說:「你應該離開鮑家了。」女宗問:「為什麼?」妾說:「夫君既然另有新歡,你還留下幹什麼呢?」女宗說:「對於一個婦人來說,她所最寶貴的難道就是獨自擁有丈夫的愛嗎?如果只知道獨霸丈夫,反對丈夫另添房室,從而求取自己的榮耀,我是沒有看出這其中的高尚來。《禮記》規定,天子可以有十二個妻妾,諸侯可以有九個,大夫可以有三個,士兩個。我的丈夫本來就是士,他有兩個妻子,不也是應該的嗎?而且,婦人有七種被休掉的情況,在這七種被休掉的錯誤中,嫉妒丈夫的正妻是最大的。你不教給我為人之妻所應遵守的禮義,反讓我做那些有可能被丈夫休掉的事情。我怎麼能聽你的話呢?」

於是她不聽這些,對待婆婆更加謹慎小心。宋公聽到這件事後,誇讚她的品行,旌表其門第,尊稱她為「女宗」。

【原文】漢明德馬皇后,伏波將軍援之女也。年十三選入太子宮,接待同列,先人後己,由此見寵。及帝即位,常以皇嗣未廣,每懷憂嘆,薦達左右,若恐不及。後宮有進見者,每加慰納。若數所寵引,輒增隆遇,未幾立為皇后。是知婦人不妒,則益為君子所賢。欲專寵自私,則愈疏矣!由其識慮有遠近故也。

【譯述】漢代明德馬皇后是伏波將軍馬援的女兒,她十三歲的時候就被選入太子宮,對待其他嬪妃,能夠先人後己,因此她得到了太子的寵愛。太子即位後,她為皇家子弟不多而常常發愁,於是他為皇帝引薦嬪妃,惟恐皇帝不喜歡她們。如果後宮嬪妃有要求主動進見皇上的,她都為之引見。如果有誰被皇帝數次寵幸,待遇馬上就提高了。正因為這樣,她不久就被立為皇后。由此知道女人如果沒有妒忌心,就容易博得君子的好感。相反,越想獨霸男人,越是容易被疏遠。做得好壞,這與她們有沒有見識有關。

【原文】後唐太祖正室劉氏,代北人也。其次妃曹氏,太原人也。太祖封晉王,劉氏封秦國夫人,無子,性賢,不妒忌,常為太祖言:「曹氏相,當生貴子,宜善待之。」而曹氏亦自謙退,因相得甚歡。曹氏封晉國夫人,後生子,是謂莊宗。太祖奇之。及莊宗即位,冊尊曹氏為皇太后,而以嫡母劉氏為皇太妃。太妃往謝太后,太后有慚色。太妃曰:「願吾兒享國無窮,使吾曹獲沒於地,以從先君,幸矣!他復何言?」莊宗滅梁入洛,使人迎太后歸洛,居長壽宮。太妃戀陵廟,獨留晉陽。太妃與太后甚相愛,其送太后往洛,涕泣而別,歸而相思慕,遂成疾。太后聞之,欲馳至晉陽視疾;及其卒也,又欲自往葬之。莊宗泣諫,群臣交章請留,乃止。而太后自太妃卒,悲哀不飲食,逾月亦崩。莊宗以妾母加於嫡母,劉後猶不慍,況以妾事女君如禮者乎!若此,可謂能不妒矣。

【譯述】後唐太祖的正室劉氏,是代北人。太祖的次妃曹氏是太原人。太祖被封為晉王的時候,劉氏被封為秦國夫人,她沒有生孩子,但很賢惠,不嫉妒,並經常對太祖說:「我給曹氏相面,她一定會生下貴子的,應該善待她。」然而,曹氏也常常謙讓退避,所以她們倆相處得非常好。

曹氏被封為晉國夫人,後來生了兒子,正是莊宗。太祖想起先前劉氏所說的話,感到這件事很神奇。等到莊宗即位的時候,冊封曹氏為皇太后,而封嫡母劉氏為皇太妃。太妃去向太后道謝,太后覺得很慚愧。太妃說:「願我們的孩子永保江山,能夠讓我們平安地活到老,然後在地下與先君相會,這才是最大的幸運,我們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後來莊宗滅了梁,進入洛,便派人迎接太后歸洛,居住在長壽宮。太妃由於留戀皇陵宗廟,獨自留在了晉陽。太妃和太后感情非常好,太妃送太后赴洛的時候,灑淚而別。回去後仍思念太后,竟鬱悶成疾。太后得知後,很想親自到晉陽去看她;太妃去世,太后又想親自去安葬太妃。因為莊宗哭著勸諫,大臣們也一再挽留,太后才只好作罷。然而,自從太妃去世,太后也因悲痛而不吃飯,只過了一個多月,也去世了。莊宗將妾母排在嫡母的前面,劉後仍然不惱怒,而況妾侍奉正妻本來就是合乎禮法的呢!

向劉氏這樣的,可以稱得上沒有嫉妒之心。

【原文】《葛覃》美后妃恭儉節用,服浣濯之衣。然則婦人固以儉約為美,不以侈麗為美也。

【譯述】《葛覃》讚揚后妃勤儉節約,說她們穿著已經洗過幾次的衣服。這樣說來,作為婦人應以勤儉節約為美德,而不能以奢侈華麗為美。

【原文】漢明德馬皇后,常衣大練,裙不加緣。朔望,諸姬主朝請,望見後袍衣疏粗,反以為綺,就視乃笑。後辭曰:「此繒特宜染色,故用之耳。」六宮莫不嘆息。性不喜出入遊觀,未嘗臨御窗牖,又不好音樂。上時幸苑囿離宮,希嘗從行。彼天子之後猶如是,況臣民之妻乎?

【譯述】東漢明德馬皇后經常穿著粗帛衣服,裙子也不加邊飾。每月初一和十五,舉行朝謁之禮,有一次妃嬪們看見馬皇后的衣服粗疏,還以為是上等的絲織品,她們來到跟前一看,不禁相視而笑。馬皇后遮掩道:「這種繒特別容易染色,所以我才穿它。」妃嬪們看見她如此樸素,無不感嘆。馬皇后不喜歡外出遊玩觀光,從來不到窗前觀望外面,也不喜好音樂。皇上經常巡幸行宮苑囿,皇后很少隨行。她身為皇后,還如此儉樸簡約,而況一般平民百姓的妻子呢?

【原文】漢鮑宣妻桓氏,歸侍御服飾,著短布裳,挽鹿車。

梁鴻妻屏綺縞,著布衣、麻履,操緝績之具。

【譯述】漢代鮑宣的妻子桓氏,將侍御婦人的服飾放起來,改穿布衣短服,親自拉小車幹活。

梁鴻的妻子把絲綢衣服藏起來,穿布衣麻鞋,親自紡紗織布。

【原文】唐岐陽公主適殿中少監杜悰,謀曰:「上所賜奴婢,卒不肯窮屈。」

奏請納之。上嘉嘆,許可。因錫其直,悉自市寒賤可制指者。自是閉門,落然不聞人聲。悰為澧州刺史,主後悰行。郡縣聞主且至,殺牛羊犬馬,數百人供具。主至,從者不過二十人、六七婢,乘驢阘茸,約所至不得肉食。驛吏立門外,舁飯食以返。不數日間,聞於京師,眾嘩,說以為異事。悰在澧州三年,主自始入後三年間,不識刺史廳屏。彼天子之女猶如是,況寒族乎?若此,可謂能節儉矣。

【譯述】唐代岐陽公主嫁給殿中少監杜悰為妻,公主和丈夫商量說:「皇上賜給我們的奴婢,最終還是過不慣貧窮的生活。」於是他們奏請皇上不要奴婢。皇上大為讚歎,同意了公主的意見,賞賜給她一些銀錢,公主用這些銀錢買了些出身卑賤又易於指使的人做傭人。從此以後公主閉門不出,家裡和和睦睦,安安靜靜。杜驚擔任澧州刺史,公主跟隨前往。

郡、縣官吏聽說公主要來,殺牛、羊、狗、馬,有數百人忙碌,準備招待公主。但公主到後,隨從的人不過二十個,奴婢只有六七個,乘坐的驢子很瘦弱,公主還規定所到地方不得擺設酒宴肉食。只見驛站官吏站在門外,抬來一些簡單的飯菜就回去了。沒過幾天,她的事蹟傳到京城,議論紛紛,人們都把這件事當作一件少有的奇事來傳揚。杜悰在澧州任職三年,公主在這三年間從未到過他的官府,始終沒見過刺史衙門裡邊是什麼樣子的。她是皇帝的女兒尚且能如此儉樸簡約,而況一般的百姓呢?像這樣的妻子,可以算得上節儉了。

【原文】古之賢婦未有不恭其夫者也,曹大家《女戒》曰:「得意一人,是謂永畢;失意一人,是謂永訖。」由斯言之,夫不可不求其心。然所求者,亦非謂佞媚苟親也。固莫若專心正色,禮義貞潔耳。耳無途聽,目無邪視,出無冶容,入無廢飾,無聚群輩,無看視門戶,此則謂專心正色矣。若夫動靜輕脫,視聽陝輸,入則亂發壞形,出則窈窕作態,說所不當道,觀所不當視,此謂不能專心正色矣。是以冀缺之妻馌其夫,相待如賓;梁鴻之妻饋其夫,舉案齊眉。若此,可謂能恭謹矣。

【譯述】古代的賢婦對待丈夫無不恭恭敬敬。曹大家的《女戒》說:「得到丈夫的喜愛,妻子就可以終生有靠,失去丈夫的歡愛,妻子就一切都完了。」由此可見,為人妻子一定要得到丈夫的真心疼愛。然而要想得到丈夫的歡心,並不是去諂媚奉承,而是要專心正色嚴肅認真,堅守禮義貞潔。即不道聽途說,目不邪視,外出不妖豔打扮,在家不懶於妝飾,不三五成群聚會閒聊,不到門口去張望,能做到這些,就稱得上是專心正色嚴肅認真了。如果是舉止輕佻、視聽不定,在家披頭散髮,出門賣弄風騷,說些不該說的話,看些不該看的事,這就是不能專心正色嚴肅認真。所以冀缺的妻子到田間給丈夫送飯,能夠相敬如賓;梁鴻的妻子給丈夫端上飯菜,能夠舉案齊眉。像這樣的妻子,就算得上恭敬謹慎了。

【原文】《易》:「家人,六二,無攸遂,在中饋。」《詩·葛覃》美后妃,在父母家,志在女功,為絺绤,服勞辱之事。《采蘋》、《采蘩》,美夫人能奉祭祀。彼後夫人猶如是,況臣民之妻,可以端居終日,自安逸乎?

【譯述】《周易》說:「『家人』卦,處於二位的陰爻表現的是,妻子在家雖沒有專斷的權力,但是要管理好家務。」《詩經·葛覃》讚揚后妃,說她們在父母家裡從事女工,紡紗織布,還參加體力勞動。《采蘋》、《采蘩》稱讚夫人能進行祭祀活動。那些后妃、夫人尚且能如此勤勞,何況一般百姓的妻子呢?難道可以端坐終日、享受安逸嗎?

【原文】魯大夫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乎?懼乾季孫之怒也,其以歜為不能事主乎!」母嘆曰「魯其亡乎!使僮子備官而未之聞耶?王后親織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紘綖。

卿之內子為大帶,命婦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衣,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賦事,烝而獻功,男女效績,愆則有辟,古之制也。今我寡也,爾又在下位,朝夕處事,猶恐忘先人之業,況有怠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朝夕修我曰:『必無廢先人。』爾今曰:『胡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懼穆伯之絕嗣也。」

【譯述】魯國的大夫公父文伯退朝後,去拜見母親。母親正在織布,文伯說:「像我們這樣富有的人家,其主人還用得著親自紡織嗎?您這樣做會讓季孫不高興的,人家會說我們這樣富有還不能安心侍奉國君?」母親聽了他的話,嘆了口氣說:「魯國難道要滅亡了嗎?但你難道不知道魯國使僮子備官嗎?王后要親自做帽子上的裝飾物玄紞,公侯的夫人再為它加上紘綖,卿的妻子要製做緇帶,大夫的妻子要做祭服,元士的妻子要製做朝服,從下士到一般百姓,都要做衣服給丈夫穿。春天秋天祭祀土神的時候,人人都要忙碌,冬天祭祀的時候,也要有所貢獻。不論男女,都要為國效勞,延誤時間或做錯事,都要受到處罰,這是古代就有的制度。現在我守了寡,你又僅是個大夫,我們兢兢業業,還怕不能承繼先人之志,如果再懈怠懶惰,怎能辭其咎?我希望把一切都做好,並且時時警戒自己說:『一定要對得起先人。』你現在卻說:『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你以這樣的認識和態度繼承你父親的官爵,我擔心你父親穆伯沒有好的繼承人了。」

【原文】漢明德馬皇后,自為衣袿,手皆裂。皇后猶爾,況他人乎?曹大家《女戒》曰:「晚寢早作,勿憚夙夜,執務私事,不辭劇易。所作必成,手跡整理,是謂勤也。」若此,可謂能勤勞矣。

【譯述】漢代明德馬皇后,自己製做衣服,手都凍裂了。皇后都能這樣勤勞,何況一般人呢?曹大家《女戒》說:「做為人的妻子,晚睡早起,不分晝夜,處理家事,不挑揀難易。所作必成,親手來整理,這就為勤勞。」像這樣,可以說是能勤勞了。

【原文】為人妻者,非徒備此六德而已。又當輔佐君子,成其令名。是以《卷耳》求賢審官,《殷其雷》勸以義,《汝墳》勉之以正,《雞鳴》警戒相成,此皆內助之功也,自涂山至於太姒,其徽風著於經典,無以尚之。周宣王姜後,齊女也。宣王嘗晏起,後脫簪珥,待罪永巷,使其傅母通言於王曰:「妾之淫心見矣,至使君王失禮而晏朝,以見君王樂色而忘德也,敢請婢子之罪。」王曰:「寡人不德,實自生過,非後之罪也。」遂復姜後而勤於政事,早朝晏退,卒成中興之名。故《雞鳴》樂擊鼓以告旦,後夫人必鳴珮而去君所,禮也。

【譯述】不過,為人之妻,並非只需要具備以上六種品德就可以了,妻子還應當輔佐丈夫,讓他功成名就。所以《卷耳》求賢審官,《殷其雷》用義來勸戒丈夫,《汝墳》勉勵丈夫做人要正直,《雞鳴》警戒相成,這些都是賢內助的功勞。從涂山到太姒,她們的功績載入史籍,無人能比。周宣王姜後是個齊國女子,宣王有一次起床晚了,姜後就取下金簪珥環,待罪於後宮,派她的保姆傳話給宣王說:「因為我顯露淫心,使得君王失禮晚朝,出現了好色忘德的過失,請求君王懲罰我吧。」宣王說:「寡人無德,確是自己有錯,並非皇后的過錯。」宣王不治姜後的罪,自己從此勤於政事,早上朝晚退朝,終於成就了中興國家的美名。所以《雞鳴》很高興宣示天亮的鼓聲。皇后、夫人必須帶著鳴珮去國君的住所,這是古禮。

【原文】齊桓公好淫樂,衛姬為之不聽。

楚莊王初即位,狩獵畢戈,樊姬諫,不止,乃不食鳥獸之肉。三年,王勤於政事不倦。

【譯述】齊桓公喜好淫樂,衛姬堅持按禮法辦事。

楚莊王剛即位的時候,非常喜歡打獵,樊姬勸諫,他不聽,於是樊姬就不再吃鳥獸的肉,用這種方法來勸諫。三年之後,楚莊王終於能夠勤於政事,而且不知疲倦。

【原文】晉文公避驪姬之難,適齊。齊桓公妻之,有馬二十乘,公子安之。

從者以為不可,將行,謀於桑下,蠶妾在其上,以告姜氏。姜氏殺之,而謂公子曰:「子有四方之志?其聞之者,吾殺之矣!」公子曰:「無之。」姜曰:「行也,懷與安,實敗名。公子不可。」善與子犯謀,醉而遣之,卒成霸功。

【譯述】晉文公避驪姬之難,到了齊國。齊桓公把薑氏嫁給他為妻,並給他二十乘車馬作為嫁妝。晉文公居然安享富貴,不打算復國了。但跟隨他的那些人認為不能就這樣消沉下去,暗暗打算要離開這裡,他們謀於桑下,蠶妾在旁邊聽到了,就告給了姜氏。姜氏殺掉蠶妾,然後對晉文公說:「你們有遠大的志向,將要離開這裡?竊聽到你們的機密的人我已經把她殺死了。」晉文公說:「沒有這回事。」姜氏說:「你們還是趕快走吧,不捨兒女私情,貪圖安逸,會毀掉你的大事的。」晉文公還是不願放棄安逸的生活,姜氏便與子犯合謀,用酒將他灌醉,然後把他扶上車子拉走。就這樣晉文公最後終於得以回國即位,並且成就了一代霸主的功業。

【原文】陶大夫答子治陶,名譽不興,家富三倍。妻數諫之,答子不用。居五年,從車百乘歸休,宗人擊牛而賀之,其妻獨抱兒而泣。姑怒而數之曰:「吾子治陶五年,從車百乘歸休,宗人擊牛而賀之。婦獨抱兒而泣,何其不祥也!」婦曰:「夫人能薄而官大,是謂嬰害;無功而家昌,是謂積殃。昔令尹子文之治國也,家貧而國富,君敬之,民戴之,故福結於子孫,名垂於後世。今夫子則不然,貪富務大,不顧後害,逢禍必矣!願與少子俱脫。」姑怒,遂棄之。處期年,答子之家果以盜誅,唯其母以老免,婦乃與少子歸,養始終卒天年。

【譯述】陶大夫答子治理陶地的時候,沒有好的名聲,家裡卻非常富裕。妻子幾次勸諫他,他不聽。過了五年,他帶著車馬百乘回家休息,本宗族的人殺牛為他慶賀。唯獨他的妻子抱著孩兒在一邊哭泣。婆婆憤怒地責備她說:「我兒治理陶地五年,帶著車馬百乘歸來休息,族中人殺牛為他慶賀,你卻抱著孩子哭泣,多麼不吉祥呀!」兒媳婦說:「一個人沒有能力卻做了大官,就會招來災禍;做官沒有政績而家裡富裕,可以說是在積累禍患。先前令尹子文治理國家,家中貧窮,而國家富裕,皇帝敬重他,百姓愛戴他,因此福遺子孫,名留後世。如今我的丈夫卻不是這樣,貪求富貴喜好虛名,而不顧後患,必定要招來禍患。我願與孩子一起離去。」婆婆大怒,將兒媳趕出家門。一年之後,果然因為答子貪污財物,全家人被殺,唯獨答子的母親因為年老免於一死。這時,答子的妻子帶著小孩回家贍養婆婆,為婆婆養老送終。

【原文】楚王聞於陵子終賢,欲以為相。使使者持金百鎰,往聘迎之。於陵子終入謂其妻曰:「楚王欲以我為相,我今日為相,明日結駟連騎,食方丈於前,子意可乎?」妻曰「夫子織屨以為食,業本辱而無憂者,何也?非與物無治乎,左琴右書,樂在其中矣!夫結駟連騎,所安不過容膝;食方丈於前,所飽不過一肉。以容膝之安、一肉之味而懷楚國之憂,其可乎?亂世多害,吾恐先生之不保命也。」於是,子終出謝使者而不許也。遂相與逃而為人灌園。

【譯述】楚王聽說於陵子終很有才德,就想委任他為宰相。楚王派使者帶著百鎰黃金去聘請於陵子終。於陵子終回家對妻子說:「楚王想讓我擔任宰相,我今天當了宰相,明天就坐著豪華的車子,前呼後擁,頓頓吃豐盛的宴席,你認為這樣可以嗎?」妻子說:「你現在以編織鞋為生,職業雖然不怎麼樣,但是無憂無慮,這是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你遠離是非財貨,讀書彈琴,自得其樂。一個人,即便擁有再多的車馬,容身也只不過需要很小的一塊地方;宴席再豐盛,也只不過吃一點肉就飽了。你為得到一點安身之地和一頓飯的好處,竟要負擔整個楚國的憂患和煩惱,值得嗎?而且亂世多禍,你如果要接受任命,我害怕你連命都保不住。」於是,於陵子終出來謝絕了楚王的使者,沒有接受聘任。他們一起出逃,以為別人種菜園為生。

【原文】漢明德馬皇后,數規諫明帝,辭意款備。時楚獄連年不斷,囚相證引,坐系者甚眾。後慮其多濫,乘間言及,帝惻然感悟,夜起徬徨,為思所納,卒多有降宥。時諸將奏事及公卿較議難平者,帝數以試後。後輒分解趣理,各得其情。每於侍執之際,輒言及政事,多所毗補,而未嘗以傢俬干。

【譯述】漢代明德馬皇后,屢次規諫明帝,言辭懇切,思考周到。當時,冤獄連年不斷,囚犯們相互牽連,受到法律懲罰的人非常多。馬皇后擔心用刑過多過濫,便找機會向明帝提起這件事,皇上也感到這件事很重要,並對那些遭受冤獄的人動了惻隱之心。他晚上睡不著覺,起來散步,思考馬皇后的建議並加以採納,最終有許多被冤枉或犯罪較輕的人得到了赦免。當時,將領們所奏的事和公卿們的一些議論有難以決斷的,明帝就每每讓馬皇后來決斷,以此來考察她處理事情的能力。馬皇后每次都能合情合理地分析和處理,她常常利用侍奉明帝的機會,來談她對國家大事的看法,對國事處理提出許多有用的意見。然而她從來沒有因為家裡的私事來干預皇上。

【原文】河南樂羊子嘗行路,得遺金一餅,還,以與妻。妻曰:「妾聞志士不飲盜泉之水,廉者不受嗟來之食,況拾遺求利,不污其行乎?」羊子大慚,乃捐金於野,而遠尋師學。一年來歸,妻跑問其故。羊子曰:「久行懷思,無它異也。」妻乃引刀趁機而言曰:「此織生自蠶繭,成於機杼,一絲而累,以至於寸,累寸不已,遂成丈匹。今若斷斯織也,則絹失成功,稽廢時月。夫子積學,當日知其所亡,以就懿德。若中道而歸,何異斷斯織乎?」羊子感其言,復還終業,遂七年不反。妻常躬勤養姑,又遠饋羊子。

【譯述】河南樂羊子有一次在路上行走拾到一餅金子,回家將金子交給妻子。

妻子說:「我聽說有志氣的人不喝盜泉之水,有骨氣的人不吃嗟來之食,何況你靠揀東西求利,難道不怕玷污了你的品行嗎?」羊子非常慚愧,就把金子扔到了野外,然後到很遠的地方去拜師求學。一年之後羊子回來,妻子跪著問他為何要回來。羊子說:「我出去久了,有些想家,並沒有別的原因。」妻子就拿了把刀走到織機前,對羊子說:「蠶繭抽絲,機杼織布,一根根絲線織成一寸一寸的布,慢慢積累,就成了一丈布、一匹布。如果現在將它砍斷,不但這匹絹織不成功,而且還荒廢了時間。你去求學,也是在積累知識,應當每天瞭解你所不懂的新的知識,以修成懿德美行。如果中途輟學回家,其結果與砍斷這匹布有何不同?」羊子聽了妻子的話非常感動,又回去繼續學習,此後七年沒有再回家。妻子在家辛勤勞動,贍養婆婆,還要供給羊子求學所需的錢物。

【原文】吳許升少為博徒,不治操行。妻呂榮嘗躬勤家業,以奉養其姑。數勸升修學,每有不善,輒流涕進規。榮父積忿疾升,乃呼榮,欲改嫁之。榮嘆曰:「命之所遭,義無離二。」終不肯歸。升感激自勵,乃尋師遠學,遂以成名。

【譯述】吳國許升年輕的時候是個賭徒,不注意節操品行。他的妻子呂榮辛勤操持家業,侍奉婆婆。妻子多次勸告許升讀書學習,每當許升有不好的行為時,她就淚流滿面地規勸。呂榮的父親非常痛恨許升,他要將呂榮叫回家,想讓她改嫁。呂榮嘆息道:「命中既然給我安排了這樣的丈夫,我必須忠貞如一,不再改嫁。」呂榮始終不肯回家。許升非常感激,從此奮發向上,外出拜師求學,後來一舉成名。

【原文】唐文德長孫皇后崩,太宗謂近臣曰:「後在宮中,每能規諫,今不復聞善言,內失一良佐,以此令人哀耳!」此皆以道輔佐君子者也。

【譯述】唐朝文德長孫皇后去世,太宗對近臣說:「皇后在宮中的時候,常常規勸我,現在我再聽不到她的良言,在內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助手,這讓我很覺悲哀。」以上這些事例都是為人之妻能夠用道義來輔佐丈夫成就事業的典範。

【原文】漢長安大昌裡人妻,其夫有仇人,欲報其夫而無道徑。聞其妻之孝有義,乃劫其妻之父,使要其女為中,譎父呼其女告之。女計念,不聽之,則殺父,不孝;聽之,則殺夫,不義。不孝不義,雖生不可以行於世。欲以身當之,乃且許諾曰:「旦日在樓新沭,東首臥則是矣!妾請開牖戶待之。」還其家,乃譎其夫,使臥他所。因自沭,居樓上東首,開牖戶而臥。夜半,仇家果至,斷頭持去,明而視之,乃其妻首也。他人哀痛之,以為有義,遂釋,不殺其夫。

【譯述】漢朝長安大昌裡某人的妻子,她的丈夫有個仇人,那個仇人想報復她的丈夫卻沒有辦法。仇人聽說她非常孝敬父母,就劫持了她的父親,以此來要挾她共同害她丈夫,並且假托她父親,要她說出丈夫在哪裡。

她想,不聽仇人的話,父親就要被殺,這是不孝順;如果順從仇人,丈夫就會被殺,這是沒有仁義。既不孝順又不仁義,雖然活著也沒臉見他人了。最後她決定自己替丈夫去死,於是就許諾那個仇人說:「明天我們在樓上沐浴,頭朝東而睡的就是我丈夫,我打開窗戶等你。」回到家,她就騙她丈夫,讓他睡到別的地方。她自己洗了澡,在樓上頭朝東而睡,而且打開了窗戶。半夜,仇人果然來了,砍下她的頭拿走,等到天亮一看,原來是仇人的妻子的頭。仇人非常哀痛,認為這個女人很講禮義,就放過了她的丈夫。

【原文】光啟中,楊行密圍秦彥、畢師鋒,揚州城中食盡,人相食,軍士掠人而賣其肉。有洪州商人周迪,夫婦同在城中,迪餒且死,其妻曰:「今飢窮勢不兩全,君有老母,不可以不歸,願鬻妾於屠肆,以濟君行道之資。」遂詣屠肆自鬻,得白金十兩以授迪,號泣而別。迪至城門,以其半賂守者,求去。守者詰之,迪以實對。守者不之信,與共詣屠肆驗之,見其首已在案上。眾聚觀,莫不嘆息,競以金帛遺之。迪收其餘骸,負之而歸。古之節婦,有以死徇其夫者,況敢庸奴其夫乎?

【譯述】唐代光啟年間,楊行密圍攻秦彥和畢師鐸,揚州城內沒有一點糧食,到了人吃人的地步,士兵紛紛搶掠人口,販賣人肉。洪州商人周迪和妻子都住在城中。周迪十分飢餓,快要死了,妻子說:「現在我們因飢餓而處於窮途末路,咱倆不可能同時保全性命,你家中還有老母親,你不能不回去,我願意把自己賣給肉舖,幫助你籌集路費。」於是她就到肉舖將自己賣掉,得到十兩白金,將其交給丈夫,與他哭泣告別。周迪來到城門,用五兩白金賄賂守門人,請求放他出去。守門人盤問他,他如實回答。守門人不相信他的話,與他一起來肉舖查驗,果然看見他妻子的頭顱已經在案上了。於是眾人圍觀,無不嘆息,紛紛送給他錢財。周迪將妻子殘留下來的骸骨收集起來,背回家鄉。古代的節烈婦女,能夠以死殉夫,又哪裡會役使其丈夫呢?
 

上一章:卷八 妻上

下一章:卷十 舅甥/舅姑/婦妾/乳母

书籍页:《家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