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祖

时间:2016-08-23 22:43:00

书籍:《家范

為兒孫積錢財,不如給後代留功德

【原文】為人祖者,莫不思利其後世。然果能利之者,鮮矣。何以言之?今之為後世謀者,不過廣營生計以遺之。田疇連阡陌,邸肆跨坊曲,粟麥盈囷倉,金帛充篋笥,慊慊然求之猶未足,施施然自以為子子孫孫累世用之莫能盡也。然不知以義方訓其子,以禮法齊其家。自於數十年中勤身苦體以聚之,而子孫於時歲之間奢靡遊蕩以散之,反笑其祖考之愚不知自娛,又怨其吝嗇,無恩於我,而厲虐之也。始則欺紿攘竊,以充其欲;不足,則立券舉債於人,俟其死而償之。觀其意,惟患其考之壽也。甚者至於有疾不療,陰行鳩毒,亦有之矣。然則向之所以利後世者,適足以長子孫之惡而為身禍也。頃嘗有士大夫,其先亦國朝名臣也,家甚富而尤吝嗇,斗升之粟、尺寸之帛,必身自出納,鎖而封之。晝而佩鑰於身,夜則置鑰於枕下,病甚,困絕不知人,子孫竊其鑰,開藏室,發篋笥,取其財。其人後蘇,即捫枕下,求鑰不得,憤怒遂卒。其子孫不哭,相與爭匿其財,遂致斗訟。其處女蒙首執牒,自訐於府庭,以爭嫁資,為鄉黨笑。蓋由子孫自幼及長,惟知有利,不知有義故也。夫生生之資,固人所不能無,然勿求多餘,多餘希不為累矣。使其子孫果賢耶,豈蔬糲布褐不能自營,至死於道路乎?若其不賢耶,雖積金滿堂,奚益哉?多藏以遺子孫,吾見其愚之甚也。然則賢聖皆不顧子孫之匱乏邪?

曰:何為其然也?昔者聖人遺子孫以德以禮,賢人遺子孫以廉以儉。舜自側微積德至於為帝,子孫保之,享國百世而不絕。周自后稷、公劉、太王、王季、文王,積德累功,至於武王而有天下。其《詩》曰:「詒厥孫謀,以燕翼子。」言豐德澤,明禮法,以遺後世而安固之也。故能子孫承統八百餘年,其支庶猶為天下之顯,諸侯棋佈於海內。其為利豈不大哉!

【譯述】做為人的先祖,沒有不希望能夠造福於後代的。可是真能造福於後代的卻很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如今為後代謀利益的那些人,只懂得多積錢財留給後代兒孫。田地連阡陌,商舖遍佈街巷,糧食堆滿了倉庫,財物塞滿了箱子,仍然覺得不夠,還在苦心謀求。這樣他們心裡就怡然自得,自以為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享用不盡了。但是這些祖輩們卻不懂得更重要的是應該用做人的道理來教育子孫,也不懂得用禮法來管理家庭。他們自己幾十年辛勤勞作所積累起來的財富,卻被那些沒有教養的子孫們在短時間內就揮霍殆盡。子孫們反過來譏笑祖輩們愚蠢,不會享受,還埋怨祖輩吝嗇小氣,曾經對自己不好,虐待了自己。那些家裡廣有錢財但又沒有得到良好教育的後代子孫,大都是一開始欺騙盜竊,以滿足自己的私慾,不夠的時候,就向他人立券借債,打算等到祖父死後再來還債。仔細考察一下這些子孫們的心思,發現他們只是盼望祖父早死。更有甚者,祖父有病不但不給治療,反而在暗中投毒,以求早一些得到家裡的財產。那些為後代謀利益的祖父們,不但助長了子孫的惡行,也給自己帶來了殺身之禍。過去有一位士大夫,他的祖先也是當朝名臣,他家裡非常富裕但他卻很小氣,連鬥升之粟、尺寸之布,他都要親自管理。他還把金銀財寶鎖得嚴嚴實實,白天把鑰匙裝在身上,晚上睡覺時把鑰匙放在枕頭下邊。後來他得了重病,不懂人事,子孫們趁機把他的鑰匙偷走,打開密室,找到存放財寶的箱子,偷走了金銀財寶。

他從昏迷中甦醒過來後就尋找枕頭下面的鑰匙,可是鑰匙已沒有了,他於是憤怒地死去了。他的子孫們不但沒有為他的死而哭泣,反而因為相互爭奪、藏匿財產,打鬥、訴訟。就連未嫁人的處女也蒙著頭拿著狀紙,在公堂之上喊冤叫屈,為自己爭奪嫁妝。他們的卑鄙行為受到了鄉里的譏笑,究其原因,大概就是因為這些子孫們從小長大,只懂得追逐利益,不知道講道義。生活中所用的錢財物資,本來是人所必需的,但是也不要去過分貪求。錢財一旦太多了,就會成為拖累。如果子孫們確實賢能,難道他們連粗食布衣都不能自己求得,難道會凍死餓死在路旁嗎?倘若子孫們無能,即便是金銀堆滿屋,又有什麼用呢?祖父們積累財富留給子孫後代,足見他們十分愚蠢。難道古代那些先賢都不關心他們的子孫後代的窮富嗎?有人問:他們為什麼不給後代留下很多財產呢?因為古代聖人懂得留給子孫後代高尚的品德與嚴格的禮法熏陶,賢人們傳給子孫的是廉潔的品質和儉樸的作風。舜出身卑賤卻能夠努力修養品德,終於當上了帝王。他的子孫們繼承他的高尚品德,統治國家歷經百代而不滅。周朝從后稷、公劉、太王、王季、文王開始修德積功,到了周武王的時候,終於推翻殷商,奪取了天下。《詩經》裡說:「周文王謀及子孫,扶助子孫。」指的就是周文王積累恩德,申明禮法,而且將這筆財產傳給後代,使得國家安定、社稷穩固。因而他們的子孫後代能夠統治國家八百年。他們的那些旁系親戚也成了天下的望族,被分封的諸侯遍及海內。周家祖先留給後代的利益難道不大嗎?  沃土易被人奪,薄田世代相傳

【原文】孫叔敖為楚相,將死,戒其子曰:「王數封我矣,吾不受也。我死,王則封汝,必無受利地。楚越之間有寢邱者,此其地不利而名甚惡,可長有者唯此也。」孫叔敖死,王以美地封其子。其子辭,請寢邱,累世不失。

漢相國蕭何,買田宅必居窮僻處,為家不治垣屋,曰:「今後世賢,師吾儉;不賢,無為勢家所奪。」

【譯述】孫叔敖擔任楚國相,他快要死的時候告戒他的兒子說:「楚王多次要給我封地,我不接受。我死後,楚王就會賜封地給你們,你們千萬不要接受肥沃的土地。楚越兩地的中間有個地方叫寢邱,那裡土地貧瘠而且地名也不好,但能夠長期擁有的唯有這塊土地。」孫叔敖死後,楚王果然把一塊好地賜給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堅決不要,而向楚王請求寢邱這塊薄地。結果好幾代人都保有這塊封地,而未被人侵奪。

漢代相國蕭何,他家購買田產房屋一定要選擇荒涼偏僻的地方,家裡也很少進行房屋的建築。蕭何解釋說:「如果我的後代賢能,他們就會學習我儉樸的作風;即便無能,田產也不會被有勢力的大家族奪去。」祖上多留錢財,後代必然怠惰

【原文】太子太傅疏廣乞骸骨歸鄉里,天子賜金二十斤,太子贈以五十斤。

廣日令家具設酒食,請族人、故舊、賓客,相與娛樂。數問其家金余尚有幾何,趣賣以共具。居歲余,廣子孫竊謂其昆弟、老人、廣所愛信者曰:「子孫冀及君時頗立產業基址,今日飲食費且盡,宜從大人所勸,說君買田宅。」老人即以閒暇時為廣言此計。廣曰:「吾豈老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舊田廬,令子孫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與凡人齊。今復增益之,以為贏餘,但教子孫怠惰耳。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富者,眾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孫,不欲蓋其過而生怨。」

【譯述】太子太傅疏廣向朝廷請求告老還鄉,皇上賜給他黃金二十斤,太子又賜給他五十斤。疏廣每天命家裡人擺酒設宴,款待本族人、朋友和賓客,與這些人吃酒娛樂。他好幾次向家裡人詢問金子還剩下多少,讓家裡人把金子都賣掉來治辦酒食。這樣過了一年多,子孫們悄悄對疏廣所敬重和信任的、疏廣的兄長說:「子孫們都希望老人在朝廷的時候多掙下些產業田宅,現在家裡將皇帝和太子賞賜的一點金子快要吃喝光了,他能夠聽從您的勸告,您應該勸說老人買一些田地房產,不要把錢都用於吃喝。」疏廣的哥哥找機會把兒孫們的意思告訴給了疏廣。疏廣說:「我難道老糊塗了嗎?我難道不懂得為兒孫們打算嗎?我是覺得家裡本來就有一些田地和房舍,如果他們能夠勤儉持家,足夠他們的吃喝穿戴,而且生活水平也能和一般人站齊。現在再給他們增添一些家產,他們就會以為家裡很有錢,這樣只能讓那些兒孫們學得懶惰,沒有什麼好處。

即便是賢惠的人,財產多了也會使他們覺得有依賴而喪失奮發向上的志向;如果是愚蠢的人,財產多了更會因為放縱而增添他們的過失。而且,一般來講,有錢的人,容易招致別人的怨恨。我就要死了,應該教育他們懂得這些道理。我不願去增加他們的過失,也不願讓他們成為別人怨恨的對象。」  留下清白給兒孫

【原文】涿郡太守楊震,性公廉,子孫常蔬食步行。故舊長者,或欲令為開產業。震不肯,曰:「使後世稱為清白吏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

【譯述】涿郡太守楊震,秉性公正廉潔,子孫經常粗食步行。楊震的親朋好友和同鄉長者都勸楊震為兒孫們置辦些產業。楊震始終不肯,他說:「讓我的兒孫後代被世人稱為清廉官吏的子孫,將這樣的美名留給子孫,這不是很豐厚的遺產麼?」

兒孫自有兒孫福

【原文】南唐德勝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周本,好施。或勸之曰:「公春秋高,宜少留余貲以遺子孫。」本曰:「吾系草,事吳武王,位至將相,誰遺之乎?」

【譯述】南唐德勝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周本樂善好施。有人勸他說:「您年紀已高,應留些財產給子孫後代。」周本說:「我當年穿著草鞋,跟隨吳武王,後來官至將相,有誰留下財產給我呢?」

由儉入奢易,又奢入儉難

【原文】近故張文節公為宰相,所居堂室,不蔽風雨;服用飲膳,與始為河陽書記時無異。其所親或規之曰:「公月入俸祿幾何,而自奉儉薄如此。外人不以公清儉為美,反以為有公孫布被之詐。」文節嘆曰:「以吾今日之祿,雖侯服王食,何憂不足?然人情由儉入奢則易,由奢入儉則難。此祿安能常恃,一旦失之,家人既習於奢,不能頓儉,必至失所,曷若無失其常!吾雖違世,家人猶如今日乎!」聞者服其遠慮。此皆以德業遺子孫者也,所得顧不多乎?

【譯述】新近去世的張文節公擔任宰相的時候,居住的房屋破舊到不能遮蔽風雨;衣服和膳食,也跟他擔任河陽書記時沒有什麼兩樣。他的親戚規勸他說:「你一個月的俸祿那麼多,日常生活竟至如此儉樸。外人不但不把你的清廉儉樸看作美德,相反還以為你像公孫弘一樣在沽名釣譽呢!」文節感嘆地說:「憑我現在的俸祿,要想穿王侯的衣服、吃美味佳餚,何愁沒有錢?可是我知道人的性情一般都是由儉樸轉向奢侈容易接受,由奢侈轉為儉樸就很難適應。我現在的俸祿怎會永遠保有?一旦失去俸祿,家裡的人已經習慣了奢侈的生活,不能馬上轉為儉樸,必然會出現問題。既然這樣,哪如就保持這樣的生活習慣呢!這樣,即便我離開人世,我的家人也還能像現在一樣愉快地生活下去。」聽者都佩服他的深謀遠慮。這些例子都是長輩們把德行和事業留給子孫後代的典範,他們所得到的難道說不多嗎?

福祿不要全佔盡,留下一些給兒孫

【原文】晉光祿大夫張澄,當葬父,郭璞為佔墓地曰:「葬某處,年過百歲,位至三司,而子孫不蕃;某處,年幾減半,位裁鄉校,而累世貴顯。」

澄乃葬其劣處,位止光祿,年六十四而亡。其子孫昌熾,公侯將相,至梁陳不絕,雖未必因葬地而然,足見其愛子孫厚於身矣。先公既登侍從,常曰:「吾所得已多,當留以子孫。」處心如此,其顧念後世不亦深乎!

【譯述】晉代光祿大夫張澄,安葬父親的時候,頗懂占卜之術的郭璞為他占卜墓地說:「你父親如果葬在甲地,你可以年過百歲,官至三司,但子孫後代卻不興旺。若葬在乙地,你的壽命要減去一半,而且只能擔任鄉學小官,可是你的子孫後代會顯貴。」張澄就將父親埋在不好的甲地,果然,他只做了光祿大夫,僅活了六十四歲就去世了。但是他的那些子孫後代都很興旺發達,官至公侯將相的,至梁、陳時代都代有其人。儘管這些不一定只是因為葬地的緣故,但是從中足以看出張澄疼愛兒孫勝過愛護自己。先父做了侍從之後,常常說:「我本人得到的已經夠多的了,應該留一些福祿給子孫後代。」他考慮得如此長遠,顧念後世之情不也是很深的嘛!
 

上一章:卷一 治家

下一章:卷三 父母/父/母

书籍页:《家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