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时间:2016-08-23 22:48:05

书籍:《南询录

二七

學得與常情,是一般吃飯,一般睡覺,如癡如呆,才是好消息。

二八

西山強渠還鄉。渠曰:『舜生於諸馮。遷於負夏,卒於鳴條,亦可以說他不還鄉乎?周濂溪,道州人,終九江。朱文公,建安人,居徽州。茍世情不了,皆有懷土之思。我出家人,一瓢雲水,性命為重。反觀世間,猶如夢中,既能醒悟,豈肯復去做夢?束蘆無實,終不免為寒灰;不思超脫,必定墮落。馬援,武人也,上不肯死於兒女子之手。大丈夫擔當性命,在二界外作活計,宇宙亦轉舍耳,又有何鄉之可居,而必欲歸之也!』

二九

時有善子平數者,推渠造化這幾年不利,幸得丙火焚甲木旺氣。渠曰:『我任有生的,子平算得人測度得,禍福加得,造化播弄得;我那無生的,子平算不得,人測度不得,禍福加不得,五行播弄不得。』

三O

丁巳年,登嶽陽樓,遊呂仙亭,泛舟洞庭。四月四日,抵武陵。曩寓雲南,有『一筇直渡武陵津,遊遍巴山十二春』句。十二年後果抵武陵,參道林於萬點桃花村落中。道林胸次,與青天白日一般。其學以慎獨為宗,工夫在幾上。幹,渠曰:『須在誠無為理會,才是幾先之學。誠則神,神則幾自妙。研幾落第二義,墮善惡上去了,總是體認天理之流弊。道翁受了甘泉體認毒,畢竟變化不得,不能見道。道翁臨終曰:『我說死容易,那個曉得死這麽難。』翁可謂安命矣。不能造命。安命有生有死,造命無生無死。

三一

歲盡,過酆州龍潭寺,華陽王府生於瑞啟,與王延與語、與仆、與舍、與田地,安渠徒眾上。荊南徐東溪於舍前建庭房三間,為又憩之所。渠雲遊湖海,多得高人貴客扶持,無小人之害,得以專心致誌這件事,鬼神默佑之恩也,豈偶然哉!

三二

渠之學,謂之火裏生蓮,只主見性,不拘戒律;與人無別,而有主宰;風波之內,可以泊岸。此理本自昭卓,領荷不易,神明默契,不假工夫,無事而心自靜。心靜而神明自清,而機自活,人悟自妙;悟妙而道可證矣。

三三

與劉洞衡話於龍潭。方丈敘及孔子五十而學《易》。衡曰:『我們如今講究的,就是《易》。孔子學學這個,若去『有過』、『無過』上觀孔子,便不是聖人;大機大化大運用的妙義,便不是聖人之學。

三四

己未三月,到荊州,與張太和共談半晌,如在清涼樹下打坐。和曰:『我在京師,風塵難過,故又告病回家。』渠曰:『你好見得有風塵?』和曰:『我還見得有風塵。』又曰:『如今還有許多煩惱。』渠曰:『分別煩惱菩提,卻世情不能混合。不惟被煩惱打攪,亦被菩提打攪。』如此學解,非了義法門。此學以見性為宗,煩惱菩提俱皆分外。

三五

復酆州正庵主人曰:『儒家論性,總歸於善。佛論性上原無善惡,此所謂最上乘之教,免得生死。』有言儒家在事上磨練。渠曰:『說個磨練,就有個事,有個理,有個磨練的人,生出許多煩惱,不惟被事障礙,且被理障。欲事理無礙,須要曉得就是理欲透向上機緣,須要曉得理上原無事。』

三六

或曰:『以堅性為宗。有此宗旨而已,情欲宛然如雲中日,波中水,本色不得呈露,如何得以見性?』渠曰:『性宗之學,如彼岸有殿閣,八寶玲瓏,迥出尋常。我原是那裏頭人,不知何時誤到此岸來了。投宿人家臭穢不堪。忽有長者,指我彼岸。八寶莊嚴處,是我家當。我未曾見,今得見之。一心只要往那裏去,此岸臭穢,安能羈絆哉?』

三七

凡有作則有意,有意則有情,有情則有流轉;無作則無意,無意則無情,無情則無流轉。

三八

江西慈化寺僧守約寄書,有『省力處即得力處』句。又雲:『以見性為宗,一切拚下,則心虛理得』。此是修到透關的,更無別法可息輪回生死。如別有法,則不能與本分相應,奚能開示悟人佛之知見?

三九

執知見為實有,此眾生知見。達知見無實性,此佛知見也。

上一章:卷二

下一章:卷四

书籍页:《南询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