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时间:2016-08-23 22:48:31

书籍:《南询录

五五

事上窮究理,理則難明;理上窮究事,事則易明。事理雙泯,窮究個甚麽?此處難得明白事理雙泯,就是向上事。常應常靜,常靜常應,是動靜中事。機動念動,機止念止。有念有情,非解脫之門。盈虛消息之機,未有頃刻之停止。難以言非定,非涅盤耳;非涅盤,非安樂;非安樂,非究竟。

五六

有等幹良知的,以復好境為致知之功,雖未造作,有心求好,豈能脫然無累!

五七

不慮而知,無知之知也。不學而能,無能之能也。知之與能,皆屬神機,非超然獨存玄妙之理。

五八

此時講聖學的,皆以分別是非善惡的是良知,不分別是非的是知識,運用是非善惡之中者、良知也,夫人所不能自與也。分別是非善惡者、知識也,夫人能與之也。良知、知識之別,學問之真假所系,可不慎歟!

五九

學問在情念理會,則有擬議之病。在機括上理會,止透盈虛消息之理。在大寂定中理會,斯入光明藏。寂而常照,照而常寂,是謂無上秘密;妙法門,是無生法忍。

六〇

一切妄心,原非本性。旋起旋滅,不能防礙。世情中人,只知有妄,不知有真,是謂認賊為子。學問中人,必欲去妄,以復天真,是謂以賊趕賊。除了妄心都是道,超於真妄是謂學。

六一

世人不能歸根復命,只為舍不得。舍不得,放不下;放不下,成不得。故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以貪著而不證得,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舍不得?

六二

一切拚下,身心安靜則氣清,氣清則精神翕。翕則靈,靈則徹;徹則可以透本元,而大化之功成矣。

六三

鄧慶素有潁悟,曰:『你們講的這個,我也省得。』問如何謂之妄心。渠曰:『不當想的想,不當為的為,一切世情皆妄心。』如何謂之真心。渠曰:『當想而想,當為而為,一切有理的皆真心。』曰:饑來吃飯倦來眠,可是工夫否?渠曰:『率性。率性就是工夫。』渠一日閱《南詢錄》秘義。慶侍曰:『這個書都在說這個道理。這個道理明白,這個書也不消要得他。』一日,渠問慶。慶曰:『你問我是妄心,我答你是真心。你問我有心,有心是妄;我答你無心,無心是真。』渠一日命慶言學。慶曰:『不要說。』適慶收拾臥具,渠又問。慶曰:『我這等收拾臥具,就是鶻裏鶻突做,就是不識不知,順帝之則;不要時常把來說。』

六四

要得超凡入聖,必須一切放下。有心放下,就放不下。饑來吃飯倦來眠,行所無事,不求放下,心自放下,一切放下。不拘有事無事,則身安;安則虛而靈,寂而妙,自然超凡入聖。超凡入聖之訣,只要過得凡情這幾道關,一切世情與一切學問,皆凡情也。如此凡情,都是心性上原沒有的,一者見境生心,境滅心滅,如水上波、天上雲,有他不見為害,無他不見有加。蓋以波之與雲,原非水與天之所有也。此是世情上的一道關。這道關,古今學者,都打不過。由是有一切學問,一等去了不好的,認著好的,此是善惡上幹工夫者,此是一道關;一等好不好俱不認。認著所以幹好幹不好的,是甚麽在幹,此是認知識作良知者,又是一道關,一等認不識不知、自然而然的,此是認識神作元明照者,又是一道關。以上數種皆凡情,過得凡情這道關,即入聖化。且道這幾道關如何過得去?咄,路遠夜長難把火,大家吹滅暗中行。

六五

有心做出來的,是有心知識;無心做出來的,是無心知識。做得不好的,是不好妄心;做得好的,是好妄心。除卻此,那個是道人本色?

六六

慶曰:『睡著不做夢時候,既無一物,何以鶻鶻突突不明徹?』渠曰:『血氣障蔽,所以鶻鶻突突不明徹。一切放下,食欲漸消,血氣漸漸清。血氣清,所謂無一物的,才得明徹。睡著的是濁氣,做夢的是幻情,氣清情盡,不打瞌睡,亦無夢幻。』

六七

此時學者,多在妄心上做工夫,謂除了妄心,都是道。不知妄心皆見境而生,境滅心滅。古人謂一切如鏡中影,皆幻有。愚人不知,必欲遠離;惟其遠離,輾轉成有。又謂以幻心滅幻塵。幻塵雖滅,幻心不滅;幻心雖滅,滅幻不滅;滅幻雖滅,滅滅不滅。或有通此一竅,又落有無。謂行所無事是率性,率性就是聖人。又謂現前昭昭靈靈的,就是鴻蒙混混沌沌的。又謂第二義,就是第一義。又謂後天就是先天,曰行,曰率,曰義,皆可名言。有名言,皆落相;有相皆物也。今之學者,只透得率性之謂道,透不得天命之謂性,此所以不能超脫凡情,個個都是害病死,個個沒結果。

六八

一日,同秦忠卿往館,訪友忠,說幹好的也是心,幹不好的也是心。渠曰:『如此說心,是個不好的。』或曰:『習於善則善,習於惡則惡。』渠曰:『如此說心,是個習成的,良知豈用安排得!此物由來自渾成,如是會去還較一線。這一線,便隔萬裏。』

六九

慶問學人,一江清水,淺處可以見徹底,深處不能見徹底,何謂也?學人不能答,詢渠。渠曰:『眼之明,有限量。』學人譬諸火。渠曰:『火之明,亦有限量;日月之明,亦有限量,囿於形也。有個沒限量的,不囿於形、超於神明之外,是謂元明,照破三千大千恒河沙世界。

七〇

一切妄心皆幽暗,崖前鬼魅隱不發,是謂引鬼入宅,照破煩惱;是弄鬼眼睛,但有造作,皆鬼家活計。幽暗中亦增幽暗,安能透向上?既知向上,大光明藏大受用,安肯棲棲?凡情世界,受此魔昧之擾,只恐識趣情深,不能一時便得解脫,只當於妄心內了此妄心,是謂就鬼打鬼,一番情盡,一番清虛。只此清虛,便是大光明藏消息,一一情重,一一清虛;只此清虛,便是大光明藏漸次。
 

上一章:卷四

下一章:卷六

书籍页:《南询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