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时间:2016-08-23 22:48:50

书籍:《南询录

七一

鄧慶回酆州,未及三月而返,不顧為學。渠曰:『鄙哉!』叱曰:『世情斷喪人,太煞容易。』化甫曰:『千古聖人命脈,豈是這等人承受!』不久,化甫亦退席。渠曰:『世情斷喪人,太煞容易。』

七二

一日,坐楚倥茅亭,聞雞啼,得入清凈虛澄,一切塵勞,若浮雲在太虛,不相防礙。次早,聞犬吠,又入清凈,湛然澄沏,無有半點塵勞。此渠悟入大光明藏消息也。

七三

先天者,天地之先也。天地之先,更有何物?無物,更有何事?後天者,天地之後也。天地之後,始有物。有物始有事,有事中無事,有物中無物,便是透先天妙訣。

七四

今之人不曰起念,而曰起心;不曰有情,而曰有心。蓋以念之與情,雖皆幻,妄緣機而有,機緣神而有,神藉元明真心而有,故有所謂心好心不好,性善性不善,種種之見不同也。神隨機轉,機隨情念轉,情念有善有惡,神機可以為善為惡,皆幻化也。元明真心是轉移不得的,情念不能及,神機不能入。故曰:『炳煥靈明,超然而獨存,與神機迥不相幹。』故神機有生滅,元明真心無生滅也。惟神也,藉賴元明,故有不可測之妙機,緣神而生,故活潑潑地。至若元明真心,普照恒沙國土,廣鑒一切,有情可以知螻蟻之聲,可以知兩點之數,可以知草木痛癢,日月照不到處能照之,神明察不到處能察之,神機功德可思議,元明功德不可思議,是謂大明,是謂大神,是謂無上,是謂無等等是。故照可以言心,寂可以言性,不可以言命。命也者,玄之又玄也。

七五

凡有造作,有思辨,有戒治,有持守,有打點,有考究,有為之學教也。初機謂之修道,行則行,止則止,睡則睡,起則起,不識不知,無修無證,日用常行之事,鳶飛魚躍之機,無為之學教也。儒者謂之率性,大寂滅海,大光明藏,超於言語思想之外,不在人情事變之中,難以形容,難以測度,不屬血氣,不落有無,不墮生滅,是謂向上事,是謂最上乘,一名『性』、名『命』。教脒,有心是欲,有欲不能入道。道無意,無意則虛靜;虛靜則靈明,靈明則可透性命之竅。

七六

今之書生誌於富貴而已,中間有竊道學之名、而貪謀富貴者,跖之徒也。或有假富貴,而行好事,存好心,說好話,幹好事,盡忠報國,接引賢人,謂之誌於功名;似也,謂之誌於道德則未,謂之德;似也,謂之妙道則未,妙道與富貴功名,大不相侔,假富貴未能忌富貴也,誌功名未能忌功名也,未忘欲也。欲者,理之友,故曰妙道則未。

七七

天下極尊榮者美官,妨誤人者亦是這美官;人情極好愛者美色,斷喪人者亦是這美色,打得過這兩道關,方名大丈夫。

七八

修養的,脫不得精氣神;修行的,脫不得情念;講學的,脫不得事變,皆隨後天煙火幻相,難免生死,故其流弊也。玄門中人,誇己所長;禪門中人,忌人所長;儒門中人,有含容、能撫字、藹然理義之風,只是他系累多,不能透向上事,若海中維伸出頭來,拔不出身來,都是上不得岸的。與他人處,亦能妨誤。佛家以明覺為迷昧,儒家以明覺為自然;佛所忌,儒所珍也。所謂本覺妙明,模糊不透,安能脫去凡胎,超入聖化之中?

七九

真精妙明,本覺圓凈,非留生死,及諸塵垢,乃至虛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此言性命真竅,原是無一物的。今欲透上去,必須空其所有,幹幹凈凈,無纖毫沾帶,故曰心空及第歸。

八〇

心、肝、脾、肺、腎,五臟之名也。今之人,皆指肉團之心為心,其中一點空虛,曰神明之舍。以六塵緣影、昭昭靈靈者為心,猶為認賊為子,況以臟腑為心乎?學者不知心,不知性,不知命矣,其何以脫凡情,離色身,超入聖化?

八一

儒者之學,變化氣質而已;全真之學,調養血氣而已;禪那之學,種下善根而已,既非超群逸格之才,又無明師指點,執定尋常伎倆,無過人潁悟,終亦必亡而已矣。

八二

學到日用不知,不論有過無過,自然有個好消息出來。見有過,則知無過好;見無過,則知有過不好。好不好,皆迷境也;反不如百姓日用妥帖。堯之安安,孔子之申申夭夭,才是樂,才是學。邵堯夫渾是個弄精魂的人,白沙打住吟風弄月船,陽明且向樽前學楚狂等意,與堯夫同,不得與堯孔同。除了他這些好意思,才得安安申申,才與百姓一般妥帖,才是道人本色。學百姓學孔子。百姓是今之莊家漢,一名上老。他是全然不弄機巧的人。

八三

古人論學,只說夫婦之愚與知。又只說百姓日用,及其至也,說聖人中間許多賢才智巧之士,都說不著他。百姓是學得聖人的,賢智是學不得聖人的。百姓日損,賢智日益;百姓是個老實的,賢智是弄機巧的。一個老實,就是有些機巧,便不是。

八四

孔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於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才是一個真百姓。學得一個真百姓,才是一個真學者,才是不失赤子之心,無懷氏之民也,葛天氏之民也,此之謂大人。

八五

道學之倡,已千百年,中間能有幾個人學得成個孔夫子?其弊也,所宗者孔子,所學者朱子,視『一貫』之旨,如天之高,不可階而升也。不知百姓皆一貫也。孔子示人以一據可畫者言之也,指天機而言也,更有畫不出來的,機緘不露,才是到家。
 

上一章:卷五

下一章:卷七

书籍页:《南询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