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論第二

时间:2016-08-23 22:51:06

书籍:《小学诗

第一當知孝,原為百善先,誰人無父母,各自想當年。

十月懷胎苦,三年乳哺勤,待兒身長大,費盡萬般心。

想到親恩大,終身報不完,欲知生我德,試把養兒看。

精血為兒盡,親年不再還,滿頭飄白發,紅日已西山。

烏有反哺義,羊伸跪乳情,人如忘父母,不勝一畜生。

奉養無多日,錢財毋較量,果能親意慰,不愧作兒郎。

侍奉高堂親,時時結念真,寢膳須著意,溫清要留神。

親色平心察,親言仔細聽,須知親意向,當順在無形。

撻罵低頭順,糟糠背自吞,但求親適意,吃苦也甘心。

若說萬千差,爺娘總不差,你心曾盡否,能遽悅親么?

父母同天地,良心各自明,倘將親忤逆,頭上聽雷聲。

兄弟休推托,專心服事勤,譬如單養我,推托又何人?

隨父皆為母,何分后與親?

皇天終有眼,不負孝心人。

孝子人人敬,天心最喜歡,一生災晦免,到處得平安。

親疾謹湯藥,親終古禮循,求安須入土,墳墓早留心。

火化燒棺事,旁人心也寒,骨焦烈焰里,何若穴中安?

宗祖雖然遠,逢時祭必誠,墓門勤拜掃,好展后人情。

人子原當孝。還須新婦同,一門都孝順,家道自興隆。

媳婦孝公婆,神明保護多,丈夫宜教訓,最好一家和。

若到舉兒時,須知所以慈,疾由傷飽暖,任意便成癡。

溺女最堪傷,心腸似虎狼,結冤終有很,災難一身當。

一樣皆人命,何分女與男?

母妻原是女,理可細心參。

若有后妻時,莫將前子疑,于無親母在,仍是己之兒。

后母更須慈,前兒即己兒,己兒倘失母,他日亦如斯。

右父子之親

若到為官日,須知報國恩,

倘令貪與酷,枉讀圣賢文。

吾族起何年,常耕圣世田,

況今加以職。裕后更光前。

國事如家書,榮身須致身,

作忠才盡孝,勉力學純臣。

莫易窮居志,須知達道時,

朝廷崇爵位,才德要相宜。

徒食天家祿,忝居政事堂,

從來如此輩,幾個久榮昌?

一入公門里,當權正好修,

好開方便路,陰德子孫留。

若說草莽臣,教條要奉遵,

八八胥守分,便是照平春。

并把皇恩報,銀漕須早完,

倘然久拖欠,四季不平安。

同享承平福,人須學善良,

倘為邪教誤,何以報君王?

右君臣之義

夫婦期偕老,平居貴在和,

一家相忍耐,得福自然多。

家有賢妻子,夫男少禍殃,

三從兼四德,自有好名揚。

娶婦休論色,也休論嫁妝,

惟須賢惠女,好與過時光。

擇婿只宜賢,切休索聘錢,

女兒身所靠,一誤到何年?

婚嫁宜從儉,愚人外面裝,

惹將明者笑,何算是排場?

男女陰陽判,宜求廉恥全,

男須名教重,女以節操先。

內外事相分,起居各有群,

從來興業者,閨范至今聞。

器物休相假,語言限以閫,

夫妻猶貴敬,別類況非倫。

戒爾休貪色,貪來性命傷,

骨髓倘已枯,藥物總難償。

況彼偷香者,心中未暗商。(3)

自家有妻女,誰愿臭名揚。

見色休生心,天公本禍淫。

一時誤失守,報處總莫禁。

右男女之別

兄弟最相親,原來一本生,

兄應愛其弟,弟必敬其兄。

骨肉見天真,錢財勿計論,

語言休急切,顏色要欣欣。

長幼皆阿嗣,親心總掛縈,

同胞看親面,切戒勿傷情。

式好親兄弟,休將兩耳偏,

至親能有幾?少聽枕邊言。

入耳多閑話,遂將兄弟疏,

因疏成水火,試想提攜初。

同氣連技重,休將姊妹輕。

倘命恩惠薄,父母暗傷情。

伯叔須尊敬,同堂誼最親,

居家推長上,相待貴殷勤。

兄子如吾子,弟兒即已兒,

何須分別看,一室兩生疑。

宗族宜和睦,鄉鄰要讓推,

絲毫存刻薄,怨氣招之來。

飲食行眠坐,都宜長者先。

此中天顯在,依樣繼前賢。

負戴耕耘汲,須知幼者宜,

方剛年富日,斑白力衰時。

右長幼之序友道宜相敬,端人耐久交,

知心千古事,懷詐豈英豪?

勸善兼規過,良朋所以裁,

倘然相戲罵,誰復勸規來?

酒肉非朋友,須防入下流,

時親方正土,雅范自家求。

交友盡賢良,芝蘭室內藏,

滿身皆馥郁,不異芝蘭香。

好與不賢游,鮑魚肆里投,

滿身腥臭氣,盡是鮑魚留。

直友言無諱,休云不愿聽,

聽言過自少,義理炳如星。

倘喜人譽我,譽言日益多,

譽多因自是,義理漸消磨。

諒者以心交,相投等漆膠,

縱然當患難,托庇似同胞。

世有面交者,嘴甜苦在心,

溺無相救意,下石墜愈深。

勸爾甫青年,相交擇必先,

其中關系大,畢世判愚賢。

待我有深衷,勿竭人之忠,

竭忠嫌隙出,交友豈能終?

與我臭如蘭,勿盡人之歡,

盡歡流意露,自顧反難安。

我若待朋友,時時要盡情,

縱云人間隔,久也自分明。

右朋友之信

注:

(3)偷香:昔賈充的女兒鐘情于韓壽,晉武帝曾以西域所獻之奇香賞予賈充,賈棄的女兒偷出來給韓壽。后以“偷香”指男女暗中調情。
 

上一章:立教第一

下一章:敬身第三

书籍页:《小学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