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身第三

时间:2016-08-23 22:51:39

书籍:《小学诗

莊敬時時強,肆安日日偷,

小人君子路,從此判千秋。

君子總虛心,驕矜是小人,

回頭不認錯,貽誤到終身。

言語須和氣,衣冠貴肅齊,

好將人品立,方可步云梯。

謊話說連篇,難瞞頭上天,

倘令人看破,不值半文錢。

莫說他人短,人人愛己名,

枉將陰騭損,況有是非生。

搬是搬非者,冤家結最深,

終須把惡報,拔去舌頭根。

儉樸最為良,奢華不久長,

粗衣與淡飯,也好過時光。

廉費真無益,空云體面裝,

省來行善事,積爾子孫昌。

酒醉最傷人,糊涂誤性真,

況多成痼疾,貽患到雙親。

積德終昌盛,欺心越困窮,

遠金兼卻色,第一大陰功。

淫亂奸邪事,原非人所為,

守身如白玉,一點勿輕虧。

年少書生輩,淫書不可看,

暗中多斫喪,白壁恐難完。

花鼓灘簧戲,人生切莫看,(4)

忘廉并傷恥,受害萬千般。

淫戲休宜點,何人不動情?

害人還自害,妻女敗名聲。

戒爾勿貪財,貪財便有災,

此中原有數,何必苦求來。

財物眼前花,來時且漫夸,

細將天理想,勿使念頭差。

莫取人財物,良心競弗論,

銀錢雖到手,面目不留存。

世有黑心人,謀財挑禍根,

青天來霹靂,財去命難存。

窮漢小生意,全家仰力勤,

得錢能有幾,莫與爭毫分。

田產休爭奪,空將情義傷,

區區身外物,誰保百年長?

財勢難長靠,欺人勿太狂,

請看為惡者,那個好收場?

閑氣莫相爭,徒然害自身。

善人天保佑,何必鬧紛紛?

斗氣真愚拙,甘將性命輕,

忘身忘父母,不孝罪分明。

口角細微事,何妨讓幾分,

從來大災難,多為小爭紛。

官法苦難熬,相爭手無交,

倘然傷性命,誰肯代監牢?

小怨狂爭斗,旁人切勿幫,

須知人命重,惹出大災殃。

爭訟宜和息,官事切勿成,

有錢行好事,樂得享安平。

結訟最為愚,家財蕩盡無,

可憐忙碌碌,贏得也全輸。

唆訟心腸壞,明明不是人,

暗中雖取利,禍患貽兒孫。

一字千金值,存心莫放刁,

有才須善用,勿使筆如刀。

天道最公平,便宜勿占人,

天寬并地闊,何弗讓三分?

度量須寬大,將心好比心,

量寬終有福,何苦學兇人?

作惡橫行輩,便宜只占先,

一朝災難到,大錯悔從前。

竟不畏王法。好刁與逞兇,

欺人心地壞,頭上有天公。

負義忘恩者,原來不是人,

試從清夜里,仔細省其身。

凡事隨天斷,何須太認真,

不妨安吾分,做個吃虧人。

誰保常無事,平居母笑人,

自家還照顧,看爾后來身。

欲望后人賢,無如積善先。

臨終空手去,難帶一文錢。

生意經營客,錢財總在天,

留心能積德,明去暗中添。

善事諸般好,無如救命先,

保嬰能積會,功德大無邊。

急難人人有,傷心可奈何,

此時為解救,陰德積多多。

更勸上頭人,休將婢仆輕,

一般皮與肉,也是父娘生。

萬物總貪生,須存惻隱心,

放生堪積德,祿壽好培根。

禽鳥莫輕傷,輕傷痛斷腸,

殺生多損壽,利害細思量。

滋味勿多食,生靈害百般,

乍過三寸舌,誰更辨咸酸?

牛犬與田蛙,功勞百倍加,

一門能戒食,瘟疫免全家。

惜字一千千,應增壽一年,

功名終有分,更得子孫賢。

字紙棄灰堆,天殃即刻來,

好將勤拾取,免難更消滅。

五谷休拋棄,須知活命根,

時時能借谷,便是福之門。

莫入賭錢場,如投陷馬坑,

終身從此誤,家業必消傾。

第一傷人物,無如鴉片煙,

此中關劫數,明者避為先。

過失須當改,人生幾十秋,

時來原不再,急速早回頭。

天地須知敬,清晨一炷香,

虧心多少事,每日細思量。

暗地勿虧心,須防鑒察神,

念頭方動處,天界已知聞。

正事須常干,休尋逸樂方,

試看勤力者,家自有馀糧。

技藝隨人學,營生到處尋,

一生勤與檢,免得去求人。

極盛敗之基,極衰興有時,

循環關氣數,立命在人為。

中國名教地,天生為丈夫,

智愚賢不肖,只是念頭殊。

詩句明明示,良言值萬金,

善人終就好,天道不虧人。

注:

(4)花鼓灘簧戲:都是舊時流行于江南一帶的曲藝。

上一章:明論第二

下一章:没有了,返回

书籍页:《小学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