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中

时间:2016-08-24 09:26:36

书籍:《无能子

文王說第一

呂望釣於渭濱,西伯將畋,筮之。其籀曰:“非熊非羆,天遣爾師。”及畋得望,西伯再拜,望釣不輟。西伯拜不止,望箕踞笑曰:“汝何為來哉?”

西伯曰:“殷政荒矣,生民荼矣,愚將拯之,思得賢士。”

望曰:“殷政自荒,生民自荼,胡與於汝,汝胡垢予。”

西伯曰:“夫聖人不藏用以獨善於己,必盡智以兼濟萬物,豈無是耶?”

望曰:“夫人與鳥獸昆蟲,共浮於天地中,一炁而已。猶乎天下城郭屋舍,皆峙於空虛者也。盡壞城郭屋舍,其空常空。若盡殺人及鳥獸昆蟲,其炁常炁。殷政何能荒耶?生民何謂荼耶?難然,城郭屋舍已成不必壞,生民已形不必殺,予將拯之矣。”乃許西伯同載而歸。

太顛閎夭私於西伯曰:“公劉後稷之積德累功,以及於王,王之德充乎祖宗矣。今三分天下,王有其二,亦可謂隆矣。呂望漁者爾,王何謂下之甚耶?”

西伯曰:“夫無為之德,包裹天地;有為之德,開物成事。軒轅陶唐之為天子也,以有為之德,謁廣成子於崆峒,叩許由於箕山,而不獲其一顧。矧吾之德,未迨乎軒堯,而卑無為之德乎?”

太顛閎夭曰:“如王之說,望固無為之德也,何謂從王之有為耶?”

西伯曰:“天地無為也,日月星辰,運於晝夜,雨露霜雪,零於秋冬,江河流而不息,草木生而不止,故無為則能無滯。若滯於有為,則不能無為矣。”

呂望聞之,知西伯實於憂民,不利於得殷天下,於是乎卒與之興周焉。

首陽子說第二

文王歿,武王伐紂,滅之。伯夷叔齊叩馬諫曰:“父死不葬,而起大事,動大眾,非孝也。為臣弒君,非忠也。”左右欲兵之,武王義而釋之。伯夷叔齊乃反,隱首陽山,號首陽子。

夫天下自然之時,君臣無分乎其間。為之君臣以別尊卑,謂之聖人者以智欺愚也。以智欺愚,妄也。吾與汝嘗言之矣。妄為君臣之中,妄殷有稱。妄殷之中,妄辛有稱。妄辛之中,妄暴妄虐,以充妄欲。姬發之動,亦欲也。欲則妄,所謂以妄取妄者也。夫無為則淳正而當天理,父子君臣何有哉?有為則嗜欲而亂人性,孝不孝忠不忠何異哉?今汝妄吾之嘗言,又以妄說突其妄兵,是求義聲也。以必朽之骨而迎虛聲,是以風掇焰也。姬發不兵汝,幸也。兵之而得義聲,朽骨何有哉?夫龍暴其鱗,鳳暴其翼,必伺於漁者弋者。悲乎!殆非吾之友也。

夷齊於是逃入首陽山,罔知所終,後人以為餓死。

老君說第三

孔子定禮樂,明舊章,刪《詩》、《書》,修《春秋》,將以正人倫之序,杜亂臣賊子之心,往告於老聃。

老聃曰:“夫治大國者若烹小鮮,蹂於刀幾則爛矣。自昔聖人創物立事,誘動人情,人情失於自然,而夭其性命者紛然矣。今汝又文而縟之,以繁人情。人情繁則怠,怠則詐,詐則益亂。所謂伐天真而矜己者也,天禍必及。”

孔子懼,然亦不能遂已。

既而削跡於衛,伐樹於宋,饑於陳蔡,圍於匡,皇皇汲汲,幾於不免。孔子雇謂顏回曰:“老聃之言,豈是謂乎?”

孔子說第四

孔子圍於匡,七日弦歌不輟。

子路曰:“由聞君子包周身之防,無一朝之患。夫子聖人也,而饑於陳,圍於匡,何也?然而夫子弦歌不輟,罔有憂色,豈有術乎?”

孔子曰:“由來,語汝,夫是非邪正由乎人,厚薄懸乎分,通塞存乎時。日月之照,不能免薄蝕之患。聖賢之智,不能移厚薄通塞之數。君子能仁於人,不能使人仁於我。我能義於人,不能使人義於我。匡之圍,非丘之罪也,丘亦不能使之不圍焉。然而可圍者,丘之形骸也。丘方惚無形於沖漠,淪無情於杳冥,不知所以憂,故偶諧於弦歌爾。”

言未幾,匡人解去。

原憲居陋巷,子貢方相魯衛,結騎聯駟訪憲焉。憲攝敝衣。

子貢曰:“夫子病耶?”

憲曰:“憲聞德義不修謂之病,無財謂之貧。憲貧也,非病也。”

子貢恥其言,終身不敢復見憲。

仲尼聞之曰:“賜也言失之也。夫拘於形者不虛,存於心者不淳,不虛則思之不清,不淳則其心不貞。賜近於驕欲,憲近於堅白,比之清濁,將去幾何!”

五(闕)

缺。

範蠡說第六

范蠡佐越王勾踐,滅吳殺夫差,與大夫種謀曰:“吾聞陰謀人者,其禍必復。夫姑蘇之滅,夫差之死,由吾與子陰謀也。況王之為人也,可與共患,不可共樂;且功成、名遂、身退,天之理也。吾將退,子其偕乎?”

大夫種曰:“夫天地之於萬物也,春生冬殺,萬物豈於冬殺而反禍天地乎?吾聞聖人不貴乎獨善,而貴乎除害成物。茍成於物,除害可也。是以黃帝殺蚩尤,舜去四兇。我今除吳之亂,成越之霸,亦成物除害爾,何禍之復我哉?況王方以滅吳德子與我,必相始終,子無遽於退也!”

范蠡曰:“不然,夫天地無心,且不自宰,況宰物乎?天地自天地,萬物自萬物,春以和自生,冬以寒自殺,非天地使之然也。聖人雖有心,其用也體乎天地。天地雖無心,機動則應,事迫則順,事過則逆,除害成物,無所憎愛。故害除而無禍,物成而無福。今王以怨吳之心,祿我與子以取其謀。我與子利其祿而謀吳,以滅人為功,以報祿我者。人之奸也,自謂天地之生殺,聖人之除害成物,不其欺耶?”大夫種不悅,疑之不決。

范蠡竟辭勾踐,泛扁舟於五湖,俄而越殺大夫種。

宋玉說第七

屈原仕楚,為三閭大夫。楚襄王無德,佞臣靳尚有寵,楚國不治。屈原憂之,諫襄王請斥靳尚。王不聽,原極諫。

其徒宋玉止之曰:“夫君子之心也,修乎己不病乎人,晦其用不曜於眾,時來則應,物來則濟,應時而不謀己,濟物而不務功。是以惠無所歸,怨無所集。今王方眩於佞口,酣於亂政。楚國之人,皆貪靳尚之貴而響隨之。大夫乃孑孑然挈其忠信而叫噪其中,言不從,國不治,徒彰乎彼非我是,此賈仇而釣禍也。”

原曰:“吾聞君子處必孝悌,仕必忠信;得其誌,雖死猶生;不得其誌,雖生猶死。”諫不止。靳尚怨之,讒於王而逐之。原仿徨湘濱,歌吟悲傷。

宋玉復喻之曰:“始大夫孑孑然挈忠信而叫噪於群佞之中,玉為大夫危之,而言之舊矣。大夫不能從。今胡悲耶?豈爵祿是思,國壤是念耶?”

原曰:“非也。悲夫忠信不用,楚國不治也。”

玉曰:“始大夫以為死孝悌忠信也,又何悲乎?且大夫貌容形骸,非大夫之有也。美不能醜之,醜不能美之;長不能短,短不能長;強壯不能尫弱之,尫弱不強壯之;病不能排,死不能留。形骸似乎我者也,而我非可專一。一身尚若此,乃欲使楚人之國由我理亂,大夫之惑亦甚矣。夫君子寄形以處世,虛心以應物,無邪無正,無是無非,無善無惡,無功無罪。虛乎心,雖桀紂蹻跖,非罪也。存乎心,雖堯舜夔契,非功也。則大夫之忠信,靳尚之邪佞,孰分其是非耶?無所分別,則忠信邪佞一也。則分者自妄也。怠兵大夫離真以襲妄,恃己以黜人,不待王之充逐,而大夫自充矣。今求乎忠信而得乎忠信,而又悲之而不能自止,所謂兼失其妄心者也。玉聞上達節,中守節,下失節。夫虛其心而遠於有為者,達節也。存其心而分是非者,守節也。得其所分又悲而撓之者,失節也。”

原不達,竟沉汨羅而死。

商隱說第八

漢高帝嬖於戚姬,欲以趙王如意易太子盈,大臣不能爭。呂後危之,謀於留侯張良。良曰:“夫有非常之人,然後成非常之事。良聞商洛山遁者四人,曰夏黃公,用裏先生,來園公,綺裏季。上嘗召不能致。今太子實能自卑以求之,四人且來,來而實太子,此善助也。”呂後如良計,遣呂澤迎之。

四人始恥之,既而相謂曰:“劉季大度,又知所以高我,求我不得,慚己而已矣。呂雉女子,性復慘忍,其子盈不立,必迫於危。危而求我,安危蔔於我也。求我不得,必加禍於我,姑俞之可也。”乃來。

一日偕太子進。高祖見而問之,四人鹹自名,帝愕然曰:“吾嘗求之而不從吾,何謂從太子?”四人曰:“陛下慢人,我義不受辱。太子尊人,我即以賓遊。”帝謝之,指謂戚姬曰:“太子羽翼成矣,不可搖也。”

呂後德之,將尊爵之。四人相謂曰:“我之來,遠禍也,非欲於心也。盈立則如意黜,呂雉得誌則戚姬死。今我懼禍,成盈而敗如意,歡呂後而愁戚姬,所謂廢人而全己,殆非殺身成仁者也。復將忍恥,爵於女子之手,以立於廷,何異賊人夕入人室,得金而矜富者耶?”乃復隱商山。呂後不能留。

張良亦悟,於是屏氣絕轂而退居爾。

嚴陵說第九

光武微時,與嚴陵為布衣之交。及即位,而陵方釣於富春渚。光武思其舊,慕其賢,躬往聘之。陵不從。

光武曰:“吾與子交也,今吾貴為天子,而子猶漁,吾為子恥之。吾有官爵,可以貴子,金玉可以富子,使子在千萬人上。舉動可以移山嶽,叱咤可以興雲雨,榮宗華族,聯公繼侯,丹雘宮室,雜沓車馬,美衣服,珍飲食,擊鐘鼓,合歌舞,身樂於一世,名傳於萬祀。豈與垂餌終日,汩沒無聞,校其升沉榮辱哉?可為從於我也。”

陵笑曰:“始吾交子之日,而子修誌意,樂貧賤,似有可取者。今乃誇咤眩惑,妄人也。夫四海之內,自古以為至廣大也。十分之中,山嶽江海有其半,蠻夷戎狄有其三,中國所有,一二而已。背叛侵淩,征伐戰爭,未嘗怗息。夫中國天子之貴,在十分天下一二分中。征伐戰爭之內,自尊者爾。夫所謂貴且尊者,不過於一二分中,徇喜怒專生殺而已。不過一二分中,擇土木以廣宮室,集繒帛珍寶以繁車服,殺牛羊種百谷以美飲食,列姝麗敲金石以悅視聽而已。嗜欲未厭,老至而死,豐肌委於螻蟻,腐骨淪於土壤,匹夫匹婦一也,天子之貴何有哉?

“所謂貴我以官爵者,吾知之矣。自古帝王與公侯卿大夫之號,皆聖人強名,以等差貴賤而誘愚人爾。且子今之帝王之身,昔之布衣之身也,今人雖帝子,而子自視之,何異於昔?蓋以誘我於強名,而使子悅而誇咤也。今又欲以強名公侯卿大夫誘我,非愚我耶?夫強名者,眾人皆能為之。我茍悅此,當自強名曰公侯卿大夫可矣,何須子之強名哉?子必曰官爵者,以其富貴其身也。官爵實強名也,自我則有富貴之實,不自我則富貴何有哉?夫所謂官爵富貴者,亦不過於峨冠鳴玉,驅前殿後,坐大廈,被鮮服,耳倦絲竹,口飫椒蘭,皆子所誘我之說而已。子所誘我者,不過充欲之物而已。夫車馬代勞也,騏驥款段,一也。屋宇庇風雨也,丹雘蓬茅,一也。衣服蔽形也,綺紈韋布,一也。食粒卻饑也,椒蘭藜藿,一也。況吾汩乎太虛,咀乎太和,動靜不作,陰陽同波。今方自忘其姓氏,自委其行止,操竿投縷,泛然如寄。又何暇梏其肢體,愁其精神,貪乎強名,而充乎妄欲哉?

“且王莽更始之有天下,與子之有天下何異哉?同乎求為中國所尊者爾,豈憂天下者耶?今子戰爭殺戮,不知紀極,盡人之性命,得己之所欲,仁者不忍言也。而子不恥,反以我漁為恥耶?”

光武慚,於是不敢臣陵焉。

孫登說第十

孫登先生隱蘇門山,嵇康慕而往見之,曰:“康聞蜉蝣不能知龜齡,燕雀不能與鴻期。康之心實不足以納真誨,然而日月之照,何限乎康莊墝埆;雨露之潤,罔擇乎蘭蓀肖艾。先生理身固命之余,願以及康,俾康超乎有涯,遨乎無垠。”

登久而應之曰:“夫杳杳冥冥,有精非精,渾渾淳淳,有神非神。精神甚真,離之不分,留之不存。孰謂固命,孰謂理身,孰為有涯,孰為無垠?然而虛無之中,綿綿相循,出入無跡,為天地之根。知之者明,得之者尊。凡汝所論,未窺其門。吾聞諸老聃曰: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且夫蚌以珠剖,象以齒焚,蘭煎以膏,翠拔以文,常人所知也。汝有藻飾之才,亡冥濛之機,如執明燭,煌煌光輝,穹蒼所惡也。吾嘗得汝《貽山巨源絕交書》,其間二大不可七不堪,皆矜己疵物之說,時之所憎也。夫虛其中者,朝市不喧;欲其中者,巖谷不幽。仕不能奪汝之情,處不能濟汝之和。仕則累,不仕則已。而又絕人之交,增以矜己疵物之說,啅噪於塵世之中,而欲探乎永生,可謂惡影而走於日中者也。何足聞吾之誨哉?”

康眩然如醒,後果以刑死。

上一章:卷上

下一章:卷下

书籍页:《无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