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下

时间:2016-08-24 09:32:49

书籍:《无能子

答通問第一

無能子貧,其昆弟之子且寒而饑,嗟吟者相從焉。

一日,兄之子通謂無能子曰:“嗟寒吟饑有年矣,夕則多夢祿仕,而豐乎車馬金帛;夢則樂,寤則憂,何可獲置其易哉?”

無能子曰:“旦憂夕樂,均矣。何必易哉?”

通曰:“夕樂夢爾。”

無能子曰:“夫夢之居屋室,乘車馬,被衣服,進飲食,悅妻子,憎仇讎,憂樂喜怒,與夫寤而所欲所有為者,有所異耶?”

曰:“無所異。”

“無所異,則安知寐而為之者夢耶,寤而為之者夢耶?且人生百歲,其間旦夕相半,半憂半樂,又何怨乎?夫冥乎虛而專乎常者,王侯不能為之貴,廝養不能為之賤,玉帛子女不能為之富,藜羹繿縷不能為之貧,則憂樂無所容乎其間矣。動乎情而屬乎形者,感物而已矣。物者,所謂富貴之具也。形與物,朽敗之本也,情感之而憂樂之無常也。以無常之情,縈朽敗之本,寤猶夢也,百年猶一夕也。汝能冥乎虛而專乎常,則不知所以饑寒富貴矣;動乎情而屬乎形,則旦夕寤寐俱夢矣。汝其思之!”

答華陽子問第二

無能子形骸之友華陽子,為其所知迫以仕。華陽子疑,問無能子曰:“吾將學無心久矣,仕則違心矣,不仕則忿所知,如何其可也?”

無能子曰:“無心不可學。無心非仕不仕,心疑念深,所謂見瞽者臨阱而教之前也。夫無為者無所不為也,有為者有所不為也。故至實合乎知常,至公近乎無為,以其本無欲而無私也。欲於中,漁樵耕牧有心也;不欲於中,帝車侯服無心也。故聖人宜處則處,宜行則行。理安於獨善,則許由善卷不恥為匹夫;勢便於兼濟,則堯舜不辭為天子,其為無心,一也。堯舜在位,不以天子之貴貴乎身,是以垂衣裳而天下治。及朱均不肖,則以之授舜,舜授禹,舍其子如疣贅,去天下如涕唾,是以歷萬祀而天下思。周公,文王之子,武王之弟,天下熟其德矣,以成王在,其勢不便於己,故不為天子。以成王幼,其勢宜於居攝,故不敢辭。是以全周之祀,活周之民,巍巍成功,其德不虧,此皆不欲於中,而無所不為也。子能達此,雖鬥雞走狗於屠肆之中,搴旗斬將於兵陣之間,可矣,況仕乎?”

答愚中子問第三

無能子心友愚中子病心,祈藥於無能子。

無能子曰:“病何?”

曰:“痛。”

曰:“痛何在?”

曰:“在心。”

曰:“心在何?”

愚中子告病已間矣。

無能子曰:“此人可謂得天之真,而神光不昧者也。”

魚說第四

河有龍門,隸古晉地,禹所鑿也。懸水數十仞,淙其聲。雷然一舍之間,河之巨魚,春則連群集其下,力而上溯,越其門者則化為龍,於是拏雲拽雨焉。河壖纖鱗望之,相謂曰:“彼亦魚也,而超變如此,豈與我撥撥然壖而遊戢戢,然穴而藏哉?”

其一曰:“惑矣!汝之思也。夫天地之內,物之頒形者千萬焉,形之巨細,分之大小相副焉。隨其形,足其分,各適矣。彼超變者,河之時波則與之驚,澄則與之平,意順力渾,沉浮安定。及其思變也,連群而妒,溯瀑而怒,意撓力困,乃雲乃雨。夫雲雨來隨蒸潤之氣,自相感爾,於彼何有哉?彼若有心於雲雨之間,有時而墜矣。無心自感,又何功乎?角其上,足其下,與吾鬐鬛一也。吾鬐鬛而遊,彼角足而騰,未嘗不順也。豈以吾壖遊之無爭,穴藏之無虞,人不知而害不加之樂,易其角足雲雨之勞乎?”

鴆說第五

鴆與蛇相遇,鴆前而啄之。

蛇謂曰:“世人皆毒子矣。毒者,惡名也。子所以有惡名者,以食我也。子不食我則無毒,不毒則惡名亡矣。”

鴆笑曰:“汝豈不毒於世人哉?指我為毒,是欺也。汝豈毒於世人者,有心嚙人也。吾怨汝之嚙人,所以食汝示刑也。世人審吾之能刑汝,故畜吾以防汝。又審汝之毒染吾毛羽肢體,故用殺人。吾之毒,汝之毒也。吾疾惡而蒙其名爾。然殺人者,人也。猶人持兵而殺人也,兵罪乎,人罪乎?則非吾之毒也,明矣。世人所以畜吾而不畜汝又明矣。吾無心毒人,而疾惡得名,為人所用,吾所為能後其身也,後身而甘惡名,非惡名矣。汝以有心之毒,盱睢於草莽之間,伺人以自快。今遇我,天也,而欲詭辯茍免耶?”

蛇不能答。鴆食之。

夫昆蟲不可以有心,況人乎?

答魯問第六

無能子從父之弟魯,求學於無能子。

無能子曰:“何學?”

曰:“學行學文。”

無能子曰:“吾不知所以行,所以文,然前誌中所謂聖人者,吾嘗偶觀之。其言曰:行,行也,行其心之所善也。文,儀也,飾其所行之善也。喪者本乎哀。哀,行也;齊縗之服,祭祀之具,文也。禮者本乎敬。敬,行也;升降揖讓,文也。樂者本乎和。和,行也;陶瓠絲竹,文也。文出於行,行出於心,心出於自然。不自然則心生,心生則行薄,行薄則文縟,文縟則偽,偽則亂,亂則聖人所以不能救也。夫總其根者不求其末,專其源者不尋其流,汝能證以無心,還其自然,前無聖人,上無玄天,行與文在乎無學之中矣。”

魯他日又問曰:“魯嘗念未得而憂,追已往而悲,得酒酣醉,陶然不知,今則不能忘乎酒矣。”

無能子曰:“汝之憂,汝之悲,自形乎?自心乎?”

曰:“自心。”

曰:“心可睹乎?”

曰:“不可睹。”

無能子曰:“不可睹者,憂悲之所生也。求憂悲之所生,且不可睹,憂悲何寄哉?憂悲無寄,則使汝遂其未得,還其已往,又將誰付耶?今汝隨而悲憂之,是欲系風擒影也。汝無憂悲之所寄,而有味酒之陶然,不能自得,反浸漬於鞠糵,豈釀器乎?”

七(闕)

缺。

紀見第八

秦市幻人,有能烈鑊膏而溺其手足者,烈鑊不能壞,而幻人笑容焉。無能子召而問之。

幻人曰:“受術於師,術能卻火之熱。然而訣曰,視鑊之烈,其心先忘其身。手足枯枿也,既忘枯枿手足,然後術從之。悸則術敗。此吾所以得之。”

無能子顧謂其徒曰:“小子誌之。無心於身,幻人可以寒烈鑊,況上德乎?”

無能子寓於秦村景氏民舍,一夕梟鳴其樹,景氏色憂,將彈之,無能子止之。

景氏曰:“梟,兇鳥也。人家將兇則梟來鳴,殺之則庶幾無兇。”

無能子曰:“人之家因其鳴而兇,梟罪也。梟可兇人,殺之亦不能弭其已兇。將兇而鳴,非梟忠而先示於人耶?兇不自梟,殺之害忠也。矧自謂人者,與夫毛群羽族,俱生於天地無私之氣,橫目方足,虛飛實走,有所異者,偶隨氣之清濁厚薄,自然而形也,非宰於愛憎者也,誰令梟司其兇耶?謚梟之兇,誰所自耶?天地言之耶?梟自言之耶?天地不言,梟自不言,何為必其兇耶?謚梟之兇,不知所自,則羽儀五色,謂之鳳者未必祥,梟未必兇。”景氏止,家亦不兇。

樊氏之族有美男子,年三十,或被發疾走,或終日端居不言。言則以羊為馬,以山為水。凡名一物,多失其常名。其家及鄉人狂之,而不之錄焉。無能子亦狂之。

或一日遇於藂翳間,就而嘆曰:“壯男子也,貌復豐碩,惜哉病如是。”

狂者徐曰:“吾無病。”

無能子愕然曰:“冠帶不守,起居無常,失萬物之名,忘家鄉之禮,此狂也,何謂無病乎?”

狂者曰:“被冠帶,節起居,愛家人,敬鄉裏,豈我自然哉?蓋昔有妄作者,文之以為禮,使人習之至於今。而薄醪固醇酎也,知之而反之者,則反以為不知,又名之曰‘狂’。且萬物之名,亦豈自然著哉?清而上者曰天,黃而下者曰地,燭旦者曰日,燭夜者曰月;以至風雲雨露,煙霧霜雪;以至山嶽江海,草木鳥獸;以至華夏夷狄,帝王公侯;以至士農工商,阜隸臧獲;以至是非善惡,邪正榮辱,皆妄作者強名之也。人久習之,不見其強名之初,故沿之而不敢移焉。昔妄作者或謂清上者曰地,黃下者曰天,燭旦者月,燭夜者日,今亦沿之矣。強名自人也,我亦人也,彼人何以強名,我人胡為不可哉?則冠帶起居,吾得以隨意取舍;萬狀之物,吾得以隨意自名。狂不狂吾且不自知,彼不知者狂之亦宜矣!”

九(闕)

缺。

十(闕)

缺。

固本第十一

五兵者,殺人者也。羅綱者,獲鳥獸蟲魚者也。聖人造之,然後人能相殺,而又能取鳥獸魚蟲焉。使之知可殺,知可取,然後制殺人之罪,設山澤之禁焉。及其衰世,人不能保父子兄弟,鳥獸魚蟲不暇育麋鹿鯤鮞,法令滋彰而不可禁,五兵羅綱教之也。造之者復出,其能自已乎?

棺槨者,濟死甚矣。然其工之心,非樂於濟彼也,迫於利也。欲其日售則幸死,幸死非怨於彼也,迫於利也。醫者樂病,幸其心瘳,非樂於救彼而又德彼也,迫於利也。棺槨與醫,皆有濟救,幸死幸生之心,非有憎愛,各諧其所欲爾。故無為之仁天下也,無棺槨與醫之利,在其濟死瘳病之間而已。

角觸蹄踏,蛇首蠍尾,皆用其所長也。審其所用,故得防其所用而制之。是以所用長者,不如無用。食桑之蟲,絲其腸者曰蠶,以絲自舍曰繭;繭伏而化,於是羽而蛾焉。其稟也宜如此,猶獸之胎,鳥之卵,俱非我由也。智者知其絲可縷,縷可織,於是烹而縷之,機杼以織之,幅而繒之,繒而衣之。

夫蠶自繭將為蛾也,非為乎人謀其衣而甘乎烹也。所以烹者,絲所累爾。烹之者,又非疾其蠶也,利所系爾。夫獸之胎,鳥之卵,蠶之繭,俱其所稟也。蠶所稟獨乎絲,絲必烹,似乎不幸也,不幸似乎分也。故無為者,無幸無不幸,何分乎?

有為,善不必福,惡不必禍,或制於分焉。故聖人貴乎無為。垤蟻井蛙,示以虎豹之山、鯨鯢之海,必疑,熟其所見也。嗜欲世務之人,語以無為之理,必惑,宿於所習也。於是父不能傳其子,兄不能傳其弟,沉迷嗜欲,以至於死,還其元而無所生者,舉世無一人焉。

嗟乎!無為在我也,嗜欲在我也,無為則靜,嗜欲則作,靜則樂,作則憂。常人惑而終不可使之達者,所習癥之也,明者背習焉。

上一章:卷中

下一章:没有了,返回

书籍页:《无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