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卷十三 欽士

时间:2016-08-24 10:31:57

书籍:《抱朴子

抱樸子曰:由余在戎,而秦穆惟憂。楚殺得臣,而晉文乃喜。樂毅出而燕壞,種蠡入而越霸。破國亡家,失士者也。豈徒有之者重,無之者輕而已哉!柳惠之墓,猶挫元寇之銳,況於坐之於朝廷乎?幹木之隱,猶退踐境之攻,況於置之於端右乎?郅都之象,使勁虜振懾。孔明之屍,猶令大國寢鋒。以此禦侮,則地必不侵矣;以此率師,則主必不辱矣。

是以明主旅束帛於窮巷,揚滯羽於瘁林,飛翹車於河梁,辟四門而不倦,不吝金璧,不遠千裏,不憚屈己,不恥卑辭,而以致賢為首務,得士為重寶。舉之者受上賞,蔽之者為竊位。

故公旦執贄於白屋,秦邵拜昌於張生。鄒子涉境,而燕君擁彗;莊周未食,而趙惠竦立。晉平接亥唐,腳痹而坐不敢正;齊任之造稷丘,雖頻繁而不辭其勞。楚王受笞於保申,□簡去甲於公廬,彼雖降高抑滿,以貴下賤,終亦並目以遠其明,假耳以廣其聰。龍騰虎踞,宜其然也。

上一章:外篇·卷十二 任能

下一章:外篇·卷十四 用刑

书籍页:《抱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