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卷十七 備闕

时间:2016-08-24 10:33:28

书籍:《抱朴子

抱樸子曰:騕褭能奮蘭筋以絕景,而不能履冰以乘深;猛虎能似雷霆以博噬,而不能踴雲霧以淩虛。鴻鶤不能振翅於籠罩之中,輕鷂不能電擊於幾筵之下。物既然矣,人亦如之。故能調和陰陽者,未必能兼百行修簡書也;能敷五邁九者,不必能全小潔經曲碎也。

惠子,上相之標也,而不能役舟楫以淩陽侯;漢高,神武之傑也,而不能治產業端檢括;淮陰,良將之元也,而不能修農商免饑寒;周勃,社稷之鯁也,而不能答錢谷責獄辭。若以所短棄所長,則逸儕拔萃之才不用矣;責具體而論細禮,則匠世濟民之勛不著矣。

天不能平其西北,地不能隆其東南,日月不能摛光於曲穴,沖風湧揚波於井底。扌適齒則松槚不及一寸之筵,挑耳則棟梁不如鷦鷯之羽,彈鳥則千金不及丸泥之用,縫緝則長劍不及數寸之針。何必伏巨象而捕鼠,制大鵬以司晨乎?故姜牙賣煦(疑作「漿』)無所售,而見師於文武;蔣生憒慢於百裏,而獨步三槐。

上一章:外篇·卷十六 交際

下一章:外篇·卷十八 擢才

书籍页:《抱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