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卷三十八 博喻

时间:2016-08-24 10:45:54

书籍:《抱朴子

抱樸子曰:盈乎萬鈞,必起於錙銖;竦秀淩霄,必始於分毫。是以行潦集而南溟就無涯之曠,尋常積而玄圃致極天之高。

抱樸子曰:騁逸策迅策迅者,雖遺景而不勞,因風淩波者,雖濟危而不傾。是以元凱分職,而則天之勛就;伊呂去世任,而革命之功就。

抱樸子曰:瓊艘瑤緝,無涉川之用;金弧玉弦,無激乖之能。是以介潔而無政事者,非撥亂之器,儒雅而乏治略者,非翼亮之才。

抱樸子曰:閬風玄圃,不借高於丘垤;懸黎結綠,不假觀於瓊瑉。是以英偉不群,而幽蕙之芬駭;峻概獨立,而眾禽之響振。

抱樸子曰:冰炭不炫能於冷熱,瑾瑜不證珍而體著。是以君子恭己,不恤乎莫與,至人屍居,心遺乎毀譽。

抱樸子曰:沖飈傾山,而不能效力於拔毫;火爍金石,而不能耀烈以起濕。是以淮陰善戰守,而拙理治之策;絳侯安社稷,而乏承對之給。

抱樸子曰:徇名者不以授命為難,重身者不以近欲累情。是以紀信甘灰糜而不恨,楊朱同一毛於連城。

抱樸子曰:小鮮不解靈虬之遠規,鳧鹥不知鴻鵠之非匹。是以耦耕者笑陳勝之投耒,淺識者嗤孔明之抱膝。

抱樸子曰:淳鈞之鋒,驗於犀兕;宣慈之良,效於明試。是以同否則元凱與鬥筲無殊,並任則騄騏與駑駘不異。

抱樸子曰:器非瑚簋,必進銳而退速;量擬伊呂,雖發晚而到早。是以鷦鷯倦翮,猶不越乎蓬杪,鴛雛徐起,顧眄而戾蒼昊。

抱樸子曰:否終則承之以泰,晦極則清輝晨耀。是以垂耳吳阪者,騁千裏之逸軌;縈鱗九淵者,淩虹霓以高蹈。

抱樸子曰:九斷四屬者,蘊藻所以表靈;摧柯碎葉者,茝蕙所以增芬。是以夷吾桎檻,而建匡合之績;應侯困辱,而著入秦之勛。

抱樸子曰:聽競者細,則利同而讎結;善否殊途,則事異而結生。是以嫫母宿瘤,惡見西施之艷容;商臣小白,曾聞延州之退耕。

抱樸子曰:精純舛跡,則淩遲者愧恨;壯弱異科,則扛鼎者見忌。是以淮陰顯擢,而庸隸悒懊以疾其超;武安功高,而範睢飾談以破其事。

抱樸子曰:必死之病,不下苦口之藥;朽爛之材,不受雕鏤之飾。是以比幹匪躬,而剖心於精忠;田豐見微,而夷戮於言直。

抱樸子曰:嶧陽孤桐,不能無弦而激哀響;大夏孤竹,不能莫吹而吐清聲。是官卑者稷離不能康庶績,權薄者伊周不能臻升平。

抱樸子曰:登峻者戒在於窮高,濟深者禍生於舟重。是以西秦有思上蔡之李斯,東越有悔盈亢之文種。

抱樸子曰:剛柔有不易之質,貞橈有天然之性。是以百煉而南金不虧其真,危困而烈士不失其正。

抱樸子曰:不以其道,則富貴不足居;違仁舍義,雖期頤不足吝。是以卞隨負石以投淵,仲由甘心以赴刃。

抱樸子曰:卑高不可以一概齊,餐廩不可以勸沮化。是以惠施患從車之苦少,莊周憂得魚之方多。

抱樸子曰:出處有冰炭之殊,躁靜有飛沈之異。是以墨翟以重繭趼怡顏,箕叟以遺世得意。

抱樸子曰:適心者交淺而愛深,忤神者接久而彌乖。是以聲同則傾蓋而居昵,道異而白首而無愛。

抱樸子曰:艅艎鹢首,涉川之良器也,櫂之以北狄,則沈漂於波流焉。蒲梢汗血,迅趨之駿足也,禦非造父,則傾僨於崄途焉。青萍豪曹,剡鋒之精絕也,操者非羽越,則有自傷之患焉。勁兵銳卒,撥亂之神物也,用者非明哲,則速自焚之禍焉。

抱樸子曰:天秩有不遷之常尊,無禮犯遄死之重刺。是以玄洲之禽獸,惟能言而不得廁貴牲;蛩蛩之負厥足,雖寄命而不得為仁義。

抱樸子曰:謗讀言不可以巧言弭,實恨不可以虛事釋。釋之非其道,弭之不由理,猶懷冰以遣冷,重爐以卻暑,逐光以逃影,穿舟以止漏矣。

抱樸子曰:明主官人,不令出其器;忠臣居位,不敢過其量。非其才而妄授,非所堪而虛任,猶冰碗之盛沸湯,葭莩之包烈火,綴萬鈞於腐索,加倍載於扁舟。

抱樸子曰:豹笏之裘,不為負薪施;九成六變,不為聾夫設;高唱遠和,不為庸愚吐;忘身致果,不為薄德作。

抱樸子曰:民財匱夫而求不已,下力竭矣,而役不休,欲怨嘆之不生,規其寧之惟永,斷根以續枝,割背以裨腹,刻目以廣明,剜耳以開聰也。

抱樸子曰:法無一定,而慕權宜之隨時,功不倍前,而好屢變以偶俗,猶剸高馬以適卑車,削附踝以就偏履,斷長劍以赴短鞞,割尺璧以納促匣也。

抱樸子曰:止波之修鱗,不出窮谷之隘;鸞棲之峻木,不秀培螻之卑,九疇之格言,不吐庸猥之口,金版之高算,不出恒民之懷,睹百抱之支,則足以知其本之不細,睹汪濊之文,則足以覺其人之淵邃。

抱樸子曰:桑林郁藹,無補柏木之淒冽;膏壤帶郭,無解黔敖之蒙袂。然繭纊綈紈,引之自出,千倉萬箱,於是乎生。故識遠者貴本,見近者務末。

抱樸子曰:體粗者系形,知精者得神,原始見終者,有可推之緒,得之未朕者,無假物之因。是以晝見天地,未足稱明,夜察分毫,乃為絕倫。

抱樸子曰:鐓藻春耀,不能離柯以久鮮;吞舟之魚,不能舍水而攝生。是以名美而實不副者,必無沒節之風;位高而器不稱者,不免致寇之敗。

抱樸子曰:忍痛苦之藥石者,所以除伐命之疾;嬰甲胄之重冷者,所以捍鋒鏑之集;潔操履之拘苦者,所以全拔萃之業;納拂心之至言者,所以無易方之惑也。

抱樸子曰:鸞鳳競粒於庭場,則受褻於雞鶩;龍麟雜廁於芻豢,則見覿於六牲。是以商老棲峻以播邈世之操,卞隨赴深以全遺物之聲。

抱樸子曰:浚井不渫則泥濘滋積,嘉谷不耘則荑莠彌蔓。學而不思則閡實繁,講而不精則長惑喪功。

抱樸子曰:積萬金於篋匱,雖儉乏而不用,則未知其有異於貧窶。懷逸藻於胸心,不寄意於翰素,則未知其有別於庸猥。

抱樸子曰:南威青琴,姣冶之極,而必俟盛飾以增麗,回賜遊夏,雖天才雋朗,而實須《墳》《誥》以廣智。

抱樸子曰:丹幃接網,組帳重蔭,則醜姿翳矣;朱漆飾致,錯塗炫耀,則枯木隱矣。是以六藝備則卑鄙化為君子,眾譽集則孤陋邈乎貴遊。

抱樸子曰:繁林翳薈,則羽族雲萃;玄淵浩汗,則鱗群兢赴。德盛業廣,則宅心者眾,舍瑕錄用,即遠懷近集。

抱樸子曰:尋飛絕景之足,而不能騁逸放於呂梁;淩波泳淵之屬,而不能陟峻而攀危。故離朱剖秋毫於百步,而不能辯八音之雅俗;子野合通靈之絕響,而不能指白黑於咫尺。

抱樸子曰:四聰廣辟,則羲和納景;萬仞虛己,則行潦交赴。故博辨之道弘,則異聞畢集;庭燎之耀輝,則奇士叩角;誹謗之木設,則有過必知;敢諫之鼓懸,則直言必獻。

抱樸子曰:能言莫不褒堯,而堯政不必皆得也;舉世莫不貶桀,而桀事不必盡失也。故一條之枯,不損繁林之蓊藹;蒿麥冬生,無解畢發之肅殺。西施有所惡而不能減其美者,美多也;嫫母有所美而不能救其醜者,醜篤也。

抱樸子曰:身與名,難兩濟;功與神,鮮並全。支離其德者,苦而必安;用以適世,者樂而多危。故鷙禽以奮擊拘縶,言鳥以智慧見寵,瓊瑤以符辨剖判,三金以琦玩治鑠,蘭茝以芬馨剪刈,文梓以含音受伐。是以翠蚪睹化益而登玄雲,靈鳳值孟戲而反丹穴,子永嘆天倫之偉,漆園悲被繡之犧。

抱樸子曰:萬麋傾角,猛虎為之含牙;千禽鱗萃,鷙鳥為之握爪。是以四國流言,公旦不能遏;謗者盈路,而子產無以塞。

抱樸子曰:威施之艷,粉黛無以加,二至之氣,吹噓不能增。是以懷英逸之量者,不務風格以示異;體邈俗之器者,不恤小譽以徇通。

抱樸子曰:鱗止鳳儀,所患在少;狐鳴梟呼,世忌其多。是以俊乂盈朝,而求賢者未倦;讒佞作威,而忠貞者切齒。

抱樸子曰:多力何必孟賁烏獲,逸容凱唯鄭旦毛嬙,飈迅非徒驊騮驌騻,立斷未獨沈閭幹將。是以能立素王之業者,不必東魯之丘;能洽掩枯之仁者,不必西鄰之昌。

抱樸子曰:靈鳳振響於朝陽,未有惠物之益,而莫不澄聽於下風焉。鴟梟宵集於垣宇,未有分厘之損,而莫不掩耳而註鏑焉。故善言之往,無遠不悅;惡言之來,靡近不忤。猶日月無謝於貞明,枉矢見忘於暫出。

抱樸子曰:影無違形之狀,名無離實之文。故背源之水,必不能揚長流以東漸;非時之華,必不能稽輝藻於冰霜。

抱樸子曰:鋸牙之獸,雖低伏而見憚;揮斧之蟲,雖口止全形而不威。故君子被褐,窮而不可輕;小人軒冕,達而不足重。

抱樸子曰:逸麟逍遙大荒之表,故無機阱之禍;靈鸧振翅玄圃之峰,以違罩羅之患。何必曲穴而永懷怵惕。何必銜蘆而慘慘畏容。故充乎宰割之用者,必愛乎芻豢者也。給乎煎熬之膳者,必安乎庭立者也。

抱樸子曰:聰者貴於理遺音於千載之外,而得興亡之跡。明者珍於鑒逸群於寒瘁之中,而抽匡世之器。若夫聆繁會之響,而顧問於庸工,非延州之清聽也。枉英遠之才,而諮之於常人,非獨見之奇識也。故與不賞物者而論用淩儕之器,是使瞽者指五色也;與妒勝己者而謀舉疾惡之賢,是與狐議治裘也。

抱樸子曰:鸗駮危苦於崄峻之端,不樂口弗守之役,吉光饑渴於冰霜之野,不願犧牲之鮑,孤竹不以絕粒易鹿臺之富,子廉不以困匱貿銅山之豐。

抱樸子曰:誌合者不以山海為遠,道乖者不以咫尺為近。故有跋涉而遊集,亦或密邇而不接。

抱樸子曰:華袞粲爛,非只色之功;嵩岱之峻,非一簣之積。故九子任而康凝之績熙,四七授而佐命之勛著。

抱樸子曰:翠虬無翅而天飛;螣蛇無足而電鶩,鱉無耳而關頭善聞,蚓無口而揚聲。故臯繇喑而與辯者同功,晉野瞽而與離朱齊明。

抱樸子曰:官達者才未必當其位,譽美者實未必副其名。故鋸齒不能咀嚼,箕舌不能別味,壺耳不能理音,屍彳喬鼻不能識氣,釜目不能扌盧望舒之景,床足不能有尋常之逝。

抱樸子曰:路人不能挽勁命中而識養由之射,顏子不能控轡振策而知東野之敗。故有不能下棋而經目識勝負,不能徽弦而過耳解鄭雅者。

抱樸子曰:垂蔭萬畝者,必出峻極之嶺;滔天襄陵者,必發板桐之源。邈世之勛,必由絕倫之器;定傾之算,必吐冠俗之懷。是以蟲焦螟之巢,無乘風之羽;溝澮之中,無宵朗之琦。

抱樸子曰:沖飈焚輪,原火所以增熾也,而螢燭值之而反滅;甘雨膏澤,嘉生所以繁榮也,而枯木得之以速朽;朱輪華轂,俊民之大寶也,而負乘竊之而召禍;鼎食萬鍾,宣力之弘報也,而近才授之以覆食束。

抱樸子曰:屠犀為甲,給乎專征之服,裂翠為華,集乎後妃之首,雖出幽谷,遷於喬木,然為二物之計,未若棲竄於林薄,攝生乎榛藪也。故靈龜寧曳尾於塗中,而不願巾笥之寶;澤雉樂十步之啄,以違雞鶩之禍。

抱樸子曰:偏才不足以經周用,只長不足以濟眾短。是以雞知將旦,不能究陰陽之歷數;鵠識夜半,不能極晷景之道度;山鳩知晴雨於將來,不能明天文;蛇蟲豈知潛泉之所居,不能達地理。

抱樸子曰:禁令不明,而嚴刑以靜亂;廟算不精,而窮兵以侵鄰。猶釤禾以討蝗蟲,伐木以殺蠹蠍,食毒以中蚤虱,徹舍以逐雀鼠也。

抱樸子曰:銳鋒產乎鈍石,明火熾乎暗木,貴珠出乎賤蚌,美玉出乎醜璞。是以不可以父母限重華,不可以祖禰量衛霍也。

抱樸子曰:誌得則顏怡,意失則容戚。本朽則末枯,源淺則流促。有諸中者必形乎表,發乎邇者必著乎遠。

抱樸子曰:妍姿媚貌,形色不齊,而悅情可均;絲竹金石,五聲詭韻,而快耳不異;繳飛鉤沈,罾舉罝抑,而有獲同功;樹勛立言,出處殊途,而所貴一致。

抱樸子曰:利豐者害厚,質美者召災。是以南禽殲於藻羽,穴豹死於文皮,鳣鯉積而玄淵涸,麋鹿聚而繁林焚,金玉崇而寇盜至,名位高而憂責集。

抱樸子曰:商風宵肅則絺扇廢,登危陟峻則輕舟棄,幹戈雲擾則文儒退,喪亂既平則武夫黜。

抱樸子曰:價直萬金者,不待見其物而好惡可別矣;條枝連抱者,不俟圍其木而巨細可論矣。故望洪濤之滔天,則知其不起乎潢汙之中矣;觀翰草之汪濊,則知其不出乎章句之徒矣。

抱樸子曰:丹華綠草,不拘於曲瘁之株;紫芝芳秀,不限於斥鹵之壤。是以受玄珪以告成者,生於四罪之門;承歷數於文祖者,出於頑囂之家。

抱樸子曰:善言居室,則靡遠不應;枉直不中,則無近不離。是以宋野有退舍之熒惑;殷朝有外奔之昵屬。四環至自少廣之表,鹿馬變於蕭墻之裏。

抱樸子曰:荊卿朱亥,不示勇於怯弱之間;孟賁馮婦,不奮戈戟於俚俠之群。英儒碩生,不飾細辯於淺近之徒;達人偉士,不變日交察於流俗之中。

抱樸子曰:盤旋揖讓,非禦寇之容;摜甲纓胄,非廟堂之飾。垂紳振佩,不可以揮刃爭鋒;規行矩步,不可以救火拯溺。

抱樸子曰:乾坤陶育,而庶物不識其惠者,由乎其益無方也;大人神化,而群細不覺其施者,由乎治之於未有也。故可知者小也,易料者少也。

抱樸子曰:娥英任姒,不以蠶織為首稱,湯武漢高,不以細行招近譽。故澄視於三辰者,不遑紆鑒於井谷;清聽於韶濩者,豈暇垂耳於桑間。

抱樸子曰:膚表或不可以論中,望貌或不可以核能。仲尼似喪家之狗,公旦類樸斫之材,咎繇面如蒙倛,伊尹形若槁骸,及龍陽宋朝,猶土偶之冠夜光,藉孺董鄧,猶錦紈之裹塵埃也。

抱樸子曰:勛華不能化下愚,故教不行於子弟;辛癸不能改上智,故惡不染於三仁。

抱樸子曰:至大有所不能變,極細有所不能奪。故冰霜肅殺,不能雕菽麥之茂;熾暑郁陰,不能消雪山之凍;飈風蕩海,不能使潛泉揚波;春澤榮物,不能使枯卉發華。抱樸子曰:泣血之寶,仰石監石諸以摛景,沈閭孟勞,須楚砥以斂鋒,騮馬日待王孫而致遠,令質俟櫽括而成德。

抱樸子曰:棲鸞戢鸑,雖饑渴而不願籠委於庖人之室;乘黃天鹿,雖幽饑而不樂草芻秣於濯龍之廄。是以掇蜩之叟,忘萬物於芳林,垂綸之生,忽執珪於南楚。

抱樸子曰:方圓舛狀,逝止異歸。故渾象尊於行健,坤後貴於安貞。七政四氣,以周流成功;五嶽六柱,以峙靜作鎮。是以宋墨楚申,以載馳存國,幹木胡明,以無為折沖。

抱樸子曰:得意於丘園者,身否而神泰;役己以恤物者,形逸而心勞。故抱甕灌園者,歡於臺宰;嘔餐茹薇者,美乎鼎食;仗策去豳者,形如月居臘;夜以待旦者,勤憂損命。

抱樸子曰:仁忍有天淵之絕,善否猶有無之覺。騶虞側足以蹈虛,豺狼掩群以害生。虞卿捐相印以濟窮,華公讓三事以推賢。李斯疾勝己而殺韓非,龐涓患不如而刑孫臏。

抱樸子曰:用得其長,則才無或棄;偏詰其短,則觸物無可。故輕羅霧縠,治服之麗也,而不可以禦流鏑;沈閭巨闕,斷斬之良也,而不可以挑腳刺。

抱樸子曰:小疵不足以損大器,短疒火不足以累長才。日月挾蟲鳥之瑕,不妨麗天之景,黃河合泥滓之濁,不害淩山之流。樹塞不可以棄夷吾,奪田不可以薄蕭何,竊妻不可以廢相如,受金不可以斥陳平。

抱樸子曰:虎豹不能搏噬於波濤之中,螣蛇不能登淩於不霧之日,摯雉兔則鸞鳳不及鷹鷂,引耕犁則龍麟不逮雙峙。故武夫勇士,無用乎晏如之世;碩生逸才,不貴乎力競之運。

抱樸子曰:兩絆而項領,則騏騄與蹇驢同矣;失林而居檻,則猿狖與獾貉等矣;韜鋒而不擊,則龍泉與鉛刀均矣;才遠任近,則英俊與庸王肖比矣。若乃求千裏之跡於縶維之駿,責匠世之勛於劇碎之賢,謂之不惑,吾不信也。

抱樸子曰:捐荼茹蒿者,必無識甘之口;棄瓊拾礫者,必無甄珍之明。薄九成而悅北鄙者,吾知其不能格靈祇而儀翔鳳矣。舍英秀而杖常民者,吾知其不能敘彜倫而臻升平矣。

抱樸子曰:達乎通塞之至理者,不悁悒於窮否;審乎自然之有命者,不逸豫於道行。故縈抑淵洿,則遺慍悶之心;振耀宸戶衣,而無得意之色。三仕三已,則其人也。

抱樸子曰:否泰系乎運,窮達不足以論士;得失在乎適,營辱不可以量才。時命不可以力求,遭遇不可以智違。故尚父者,老婦之棄夫;韓信者,乞食之餓子;蕭公者,鬥筲之吏;黥布者,刑黜之亡隸。當其行龍姿於虺蜥之中,卷鳳翅乎斥鷃之群,則彼龍後,謂為其倫。

抱樸子曰:四靈翳逸,而為隆平之符;幽人嘉遁,而為有國之寶。何必司晨而銜鑣,羈紲於憂責哉?有用人之用也,無用我之用也,徇身者不以名汨和,修生者不以物累己。

抱樸子曰:量才而授者,不求功於器外;揆能而受者,不負責於力盡。故滅熒燭者不煩滄海,扛斤兩者不事烏獲。運薪輦鹽,不宜枉騏驥之腳;碎職琑任,安足屈獨行之俊矣?

抱樸子曰:田巛澮之流,不能運大白之艘;升合之器,不能容千鍾之物。熠耀不能並表微之景,常才不能別逸倫之器。蓋造化所假,聰明有本根也。

抱樸子曰:郢人美下裏之淫蛙,而薄六莖之和音;庸夫好悅耳之華譽,而惡利行之良規。故宋玉舍其延靈之精聲,智士招其獨見之遠謀。

抱樸子曰:瓊瑉山積,不能無挾瑕之器;鄧林千裏,不能無偏枯之木。論珍則不可以細疵棄巨美;語大則不可以少累廢其多故。叛主者,良平也,而吐六奇以安上;群盜者彭越也,而建弘勛於佐命。

抱樸子曰:五嶽巍峨,不以藏疾傷其極天之高;滄海滉瀁,不以含垢累其無涯之廣。故九德尚寬以得眾,宣尼泛愛而與進。

上一章:外篇·卷三十七 仁明

下一章:外篇·卷三十九 廣譬

书籍页:《抱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