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卷四十一 循本

时间:2016-08-24 10:46:56

书籍:《抱朴子

抱樸子曰:玄寂虛靜者,神明之本也;陰陽柔剛者,二儀之本也;巍峨巖岫者,山嶽之本也;德行文學者,君子之本也。莫或無本而能立焉。是以欲致其高,必豐其基,欲茂其末,必深其根。鄉黨之友不洽,而勤遠方之求,涖官之稱不著,而索不次之顯。是以雖佻虛譽,猶狂華幹霜以吐曜,不崇朝而零瘁矣。雖竊大寶於不料,冒惟塵以負乘,猶鮮介附騰波以高淩,顧眄已枯株於危陸矣。聖賢孜孜,勉之若彼,淺近口止喬口止喬,忽之如此。積習則忘鮑肆之臭,裸鄉不覺呈形之醜,自非遁世而無悶,齊物於通塞者,安能棄近易而尋迂闊哉!將救斯弊,其術無他,徒擢民於巖岫,任才而不計也。

上一章:外篇·卷四十 辭義

下一章:外篇·卷四十二 應嘲

书籍页:《抱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