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丧葬

时间:2018-09-26 20:32:01

分类:中国原始文明

藏族丧葬形式较复杂,主要有土葬、水葬、火葬、天葬几种。

土葬是藏族古代盛行的一种葬法,藏语称“杜都伯”,意为“埋入坟”。在吐蕃王朝崩溃以前,藏族人大多实行土葬,有部分为水葬以及先火化再行埋葬的葬式,那时本教徒中有专门从事建坟墓、超荐死者的人,称为“杜辛”或“杜本”——坟墓本教徒。这些坟墓本教徒除建坟墓、超度死者外,还从事观星相、为活人消灾、镇压地鬼和吃小孩的斯鬼的活动,他们的活动构成了本教九乘教法中一乘——杜辛乘或什辛乘的内容。古代坟墓的建造是很讲究的,本教文献有“佛教之规为建塔,本教之规为建墓”的说法,最简单的坟墓为竖坑墓穴,内置无底板石板棺,上垒圆形或馒头形土堆,或为方形、梯形封土,即从平面看立面,封土堆为方形或梯形。稍复杂的,坟墓有墓道、墓穴、墓室以及耳室。最复杂的,多达九个墓室,这些墓室被称为坟墓的“格子”,吐蕃国王的墓大多为九个或五个“格子”的墓。上垒土堆,规模宏大,现存赤松德赞王的坟墓,封土堆为正方形,封土四壁夯筑土墙,边长140米,高14.7米。土葬,有放置殉葬物品的习俗,殉葬物为衣服、盔甲武器、财宝器皿,还有以人和马殉葬的,吐蕃时国王有被称为“共命人”的一些亲信或内臣,数目五个左右,这些人在国王死后要自杀殉葬。殉葬品,有的直接放入主人墓穴,有的人马殉葬,在主人墓旁另挖坑埋葬,也有将牛马等牺牲的头周垒于墓上的。多格子墓,中间的格子放置尸体,外四格或八格中,放衣服盔甲、武器、珠宝、绸缎、食品等物,封闭坟墓后立的封土堆,或上插杂木为坟的标志,或在其上建房作为祭祀之所。松赞干布坟墓之上即有神庙,国王墓若不在其上建房舍,则于墓旁建房舍,作为祭祀之所。藏文献记载,松赞干布墓为五格墓,中间的格子——墓室置床座,上置涂金的国王及赤尊、文成两妃的尸体,尸被装入银箧中外包绸缎、华盖、旗幡等物,外四室置放金银玉等财宝和国王生前的旧物。松赞的墓还有内臣装成冥界之人作为守墓者,这种人充为冥人之后,不许再进入人间,他们住在坟地栽种庄稼,享用祭祀剩余物,不再承担纳税、服役等义务,到祭祀日,他们避入山谷避免与人打照面,祭祀活动结束,再返回到坟地。平时,人和牲口若进入坟地,被守墓人触碰即成为冥物,人作守墓人鬼仆,牲口成为冥人的牲口,他人无权再取回。吐蕃王朝崩溃后,土葬之习逐渐被废弃,土葬后来在许多藏区成了低下的葬式,人们对土葬,心怀畏惧,认为人被土盖压难以再转生,因此,土葬成了埋葬传染病患者的葬式,用意在于使其不得再生。葬时做得简单,往往是挖一土洞,不用棺木,投入尸体掩土了事。但在一些不歧视土葬葬式的地方,土葬仍置放无底柜形棺材,棺内放置除铁器外的死者生前用物,尸体蹲状置于棺中,坟封土后垒土堆,遇节日家人上坟献祭一些食物、水果。

水葬,是藏族古老的一种葬式,藏语称“曲沽”。传说中第八代藏王赤页赞普的尸体,便是被装入一有盖可开启的铜箧中而投入雅鲁藏布江的。水葬、火葬和天葬,一般来说并无高下之分,一个人死后,是否行水葬,要由卦师占卜决定,但在许多藏区,水葬多用于夭折的孩子,有些无力负担葬礼费用的人也多行水葬。小孩水葬,一般是将尸体捆成一团,装入木箱或背篓中,尸体背到河边,念经后投入水中,任其沉没或漂走。藏族人认为孩子行水葬,可以重返母胎,再生为子。成人水葬,也捆为屈肢状,即两手贴于颊,再将头屈入两膝间,认为生、死一个样,方可升天,尸外套一白布袋,尸体装入方柜形棺抬到河边后,取去布袋,劈毁棺木,然后在尸体上拴一块石头沉入水里。也有的地方,水葬如天葬一般肢解尸体,再投入水中。

火葬,藏语叫“部许”,直译意为“化尸”。火葬在许多藏区被认为是一种较高级的葬式,一般凶死或村里反映不好的人,人们是反对其火葬的,尤其是在牧区,火葬往往是活佛、高僧达官贵人死后才采用的葬式,但有些地区,人死后是否火葬,由卦师打卦占卜决定。火葬和其他葬式一样,人死后要捆成蹲状,即尸体沐浴后,穿上衣服,两手托颊,再屈于两膝间绑牢,有的地方,往死者眼耳鼻嘴涂抹酥油,外用白布缠裹;尸体在家停两三天,念经超度,最多可停留十天,此后,人背或用牛驮至火葬地点。火葬地点,有的地方是临时选定,有的地方有村寨的公共火葬场。尸体运到了火葬场后,被蹲状置于柴堆上,外以柴块扶撑,再于其外按“井”形搭架木柴,有的地方对架柴桥有讲究,男七桥女五桥,或男九桥女七桥。之后,喇嘛念经,向柴堆抛撒祭食,向周围投放给鬼神的施食,让人点火焚尸,到尸体基本上烧化时,送葬的人便陆续悄然离去了。几天后,主人家回来收拾骨灰,有的将骨装入罐或拢在一起就地掩埋,即在罐或骨灰周围垒石头,上堆土堆,再插旗幡作标志,有的将骨灰和黄泥做成“察察”——小佛像,放入专门建的“察察”房中或放在神山上的洞穴里。也有的地方,尸体烧化后不再收拾骨灰的。活佛、高僧火化,则在尸体被缠裹包扎后,置入一轿形棺中,另建一塔座,将棺置于塔座中焚烧,烧后收骨灰,或七天后封闭塔顶。火葬仅在冬春两季举行,一般是在头年的冬月到第二年的二三月间;夏秋两季举行火葬,被认为会伤庄稼,此时有人死适于火葬,则先埋入土,到能举行火葬时,再掘出尸骨焚烧。

天葬为晚出的葬式,古代藏族人不行天葬。天葬有说是由创立佛教希能和觉宇两派的印度人帕丹巴桑吉带入藏土,帕丹巴为12世纪初时人,距今800年左右。佛教本有“菩萨布施,不惜身命”的说教,有许多讲述有人以身饲虎、以身施鸽的故事,又认为人死后尸体不过为皮囊,灵魂重新再生,这些观念和藏区的现实结合,可能形成天葬这种葬式,青藏高原地域广大,藏人又畜牧,野生动物既多,牲口也多,同样吃死尸腐肉的秃鹫、乌鸦也多,藏人目睹鹫鹰、乌鸦吞食死尸,习以为常。人死后,是行天葬,或火葬、水葬、土葬,由占卜决定,一般是在人死后去求卦决定葬式和出殡日期,尸体在家停三日,最多不超过七天。天葬的做法是:人死后用衫衣包扎尸体,两膝束于下额两旁,用绳绑捆成一团,置于屋角黑暗处。葬日,给死者换上氆氇衣,此衣作为天葬师报酬,或买一包茶叶与尸体相称,作为办丧事的喇嘛等人的报酬,由牛将尸体驮到天葬场。到了天葬场后,喇嘛念经,烧起柏枝烟香,招来鹫鸟,念经毕,天葬师在死者腹部或背脊划一刀,然后分割成块,投以喂鹰。最后,将死者骨骼、颅骨用石砸碎,拌糌粑喂鹰。也有的地方,是将死者衣服脱光,先任由鹫鹰啄食,鹫鹰难食的再肢解,敲碎骨头喂鹰。尸体被鹫鸟食尽,则认为死者已离去升天,若食不尽,则认为死者没有离去,或认为死者生前有罪孽,须请喇嘛再作超度。

藏族本教的信徒们相信由本教教主辛饶米沃曾主持过的各种宗教仪式包括丧葬仪式。这些仪式反映了属于那个时代盛行的古老做法。但准确的年代已难确定了。有记载的葬礼是第七代止贡赞普与大臣洛昂决斗被杀后,传说崩逝赞普升天的天梯被砍断了,所以只能留尸人间,不能直接升入天堂了。止贡赞普的葬礼,是从象雄召请来的本教师为之建造坟墓、举行相应葬礼的。止贡赞普被安葬在一个大墓室里。墓基遗迹,今天尚在山南的雅隆河谷。这种葬法一直延续到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覆灭以后。一个赞普崩逝后举行的葬礼非常复杂,规模巨大。主要是祭献食物、珍宝和用具。同时还要祭献大量的羊、牦牛、马等牲畜。由本波主持的葬礼,是一种独特的仪式,要挂多种图案和画像。在举行葬礼的过程中,细枝末节也很重视,规定严谨。人们相信有两个死后的世界,一个是人和动物过着安乐、富足生活的世界;一个是黑暗苦难的世界。而通往“安乐世界”的路是漫长的、充满险阻的。因此,死者要靠活着的人通过葬礼和献祭各种动物等帮助来进入安乐世界。献祭的动物能除去险阻,能为死者引路。所献祭的动物偶像,既是送给害人精灵的赎品,也是给死者来世的牛马羊群。祭祀的动物有六种,即牦牛、马、羊、大鹏、龙和狮子。祭献时,对这六种动物有一长段的唱词。在这些动物中马的地位最为重要。

有一种葬仪,是向所有的神鬼供糌粑、饼、茶等食物。供品放在铁盘内的一堆小木块上。把小木块点燃,燃烧着供品后,再拿到屋外扔掉。认为此时死者就会走出三界外,即所谓走出了世界的境界,进入已得到解脱的超俗之界了。在解脱的境界中,祭师用大氅蒙住头,进入禅定状态。在这一过程中,巫师将死者的灵识合为一体,由此死者得到解脱,即达到仪式的目的,解除巫师的禅定。次日清晨日出之前,一位高级巫师偕三位一般巫师由两三位俗人做助手,要到屋后的地里举行火葬仪式,在当日的下午,到死者家里举行扩界仪式,向神灵奉献精心制作的供品,将供品整齐地排列在供桌上。这一仪式要持续两天。火化后,一部分骨灰与泥土相拌,压制成小塔。这些小塔就放进观察室里,即寺院背后无窗的小屋里。

还有一种本教的葬仪是:当一个用石片做成的石棺在一个石山的神地上造好时,要用蓝色绸子把死者裹起来,放在一卐字形的坐位上。他手里要放两个鼓,面前要放五色线缠的白羽箭,并供奉最好的酒。在各种香气中和用香木烧出的香烟中,在死者头上缠白色的饰物。这葬仪和北方民族的萨满教葬仪是相似的。

中国原始文明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