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族

时间:2020-07-24 11:24:07

吴越族,又称古越族,最早由梁启超提出的历史假说,主要指活跃在长江下游,今天江苏省、浙江省一带的原始居民,在殷周时建立越国吴国。使用的语言为古越语,可能属于侗*系或南亚语系。为百越之一,为吴越民系的先祖,其文化为吴越文化的渊源之一。

概论

春秋晚期,出现了吴国与越国这两个非中原的国家。梁启超观察古代历史,提出九大民族假说,认为在炎黄一系的华族之外,还有八大民族,包括苗蛮族、蜀族、巴氐族、徐淮族、吴越族、闽族、百粤族、百濮族。随着历史演化,后世除了苗族与濮族之外,其余民族已被吸纳进入以华族为主体的汉族之中。卫聚贤在《吴越文化丛论》中,以考古所得,提出吴越民族的说法。闻一多认为,端午节可能起源于吴越民族。徐松石认为吴越族为东南亚民族,如马来人等,的先祖。

在日本学界,日本学者国分直一认为吴越民族的文化曾经影响古代日韩。狭玄鬼曾主张殷民族就是吴越民族,白川静认同殷族与吴越族关系很深,但殷人与吴越族属同一民族,此说法尚须考证

语言

据先秦史料,当时吴越地区的语言与中原汉族不同。何休《公羊传》注疏记载,越国当地人自称于越,但中原华夏诸国称其为越。在文献中,吴国国名为句吴、吴。在金文中,写为“工敔”、“攻吾”、“句敔”等。根据古代注释,句吴与于越相同,来自相同的当地语言,不是中原雅言。

学者董珊分析出土的吴国青铜器,作者姓名的汉字写法各异,其中还常加入一些无意义的汉字作前缀或中缀,认为汉字是被当成记音符号来使用。《史记》记载的吴国王室世系,除最早三位太伯、仲庸与季简是以周人的姓名记录,此外先祖名号,都是将汉字作为记音符号。越王的名称也有相同的现象。董珊认为,这代表吴、越与中原的语言不同,为不同语系,但在春秋晚期,学习到汉字,因此以汉字为记音符号,随后逐步融入汉字文化圈。

吴与越皆被视为是与习俗不同的蛮夷,两国语言相通,习俗相近。吴越的语言,与中原诸国不同,与楚国也不同,没有记录显示他们语言不通,因此可能是使用同一种语言。但因为留下的文献很少,后世学者难以分析。郑张尚芳分析〈越人歌〉,认为这种语言属于侗*系。随着古吴越人与古*融合,吴越人以自己的语音来读*的词汇,使早期吴语同时俱有侗*系与汉代汉语的特色。现今浙南吴语与与闽语仍保留了许多古吴语的特征,但北部吴语受到北方官话影响,与北方话趋同。吴安其认为新石器晚期,东南沿海分布南岛语,夏商时期转用侗*,春秋以后,长江南岸侗台人陆续转用汉语。

习俗

古代记载,古吴越地区有断发纹身的习俗。日本学者出野文莉认为,甲骨文中的“文”这个单字,来自于殷人对吴越族纹身的描写。

考古发现

太湖地区发掘的马桥文化可能是古越族留下的遗址。

注释

  1. ^ 董楚平〈汉代的吴越文化〉:“文化的民族性主要体现于语言上。先秦时期,长江下游分属于吴、越二国。公元前473年,越灭吴,长江下游尽归越国。吴越二国的基本居民是越族人和越化的东夷人,民间语言基本上是古越语。古越语属古侗*,与中原、楚国的华夏语不同。楚国境内也有越人,他们是楚国的少数民族,而在吴越二国,越人是主要民族。”,收入《杭州师范学院学报》, 2001年。
  2. ^ 梁启超〈历史上民族之观察〉,发表于《新民丛报》第56号及第57号。
  3. ^ 卫聚贤〈吴越释名〉:“于越即虞越,亦即吴越。吴越原系一个民族,后越人发明钺而独立,故越有超越之义,言越人发明钺而武器超过吴人。”
  4. ^ 闻一多〈端午节的历史教育〉:“现在应该注意的是,我们在上文所希望的吴越与龙的联系,事实上确乎存在。根据这联系推下去,我想谁都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端午本是吴越民族举行图腾祭的节日,而赛龙舟便是这祭仪中半宗教,半社会性的娱乐节目。至于将粽子投到水中,本意是给蛟龙享受的,那就不用讲了。总之,端午是个龙的节日,它的起源远在屈原以前——不知道多远呢!”,收入《闻一多文选》。
  5. ^ 徐松石〈东南亚民族的血缘〉,收入《徐松石民族学文集》。
  6. ^ 国分直一《日本民俗文化志:文化基层与周边之探索》,台大出版中心,2011年。
  7. ^ 《春秋》定公五年:“于越入吴。”
    《公羊传》:“于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何休疏:“越人自名‘于越’,君子名之曰‘越’。治国有状、能与通者,以之辞言之曰‘越’;治国无状、不能与通者,以其俗辞言之,因其俗可以见善恶,故云尔。”
  8. ^ 《史记》〈吴太伯世家〉:“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
  9. ^ 韦昭注:“吴,国号也。”
  10. ^ 谷建祥、魏宜辉〈邳州九女墩所出编镈铭文考辨〉,《考古》期刊1999年第11期。
  11. ^ 《汉书》〈地理志〉颜师古注:“句音钩,夷俗语之发声也,亦犹越为于越也。”
    司马贞《史记索隐》:“颜师古注《汉书》,以吴言,‘句’者,夷语之发音,犹言‘于越’也。”
  12. ^ 董珊《吴越题名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年。
  13. ^ 《大戴礼记》卷7〈劝学〉:“于越戎貉之子,生而同声,长而异俗者,教使之然也。”
  14. ^ 《左传》哀公12年:“吴征会于卫……大宰嚭说,乃舍卫侯。卫侯归,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于夷乎!执焉,而又说其言,从之固矣。’”
  15. ^ Zhengzhang Shangfang, Decipherment of Yue-Ren-Ge (Song of the Yue boatman), Cahiers de Linguistique Asie Orientale. 20 (2): 159–168
  16. ^ 郑张尚芳〈闽语与浙南吴语的深层连系〉,收入丁邦新、张双庆编著《闽语硏究及其与周边方言的关系》,香港中文大学,2002年出版。
  17. ^ 吴安其〈侗*语音的历史演变〉第2页,发表于《语言研究》2008年第四期。
  18. ^ 《逸周书》:“臣请正东符娄、仇州、伊虑、沤深、九夷、十蛮、越沤,鬋发文身,请令以鱼皮之鞞、?鲗之酱、鲛瞂、利剑为献。”
    庄子》〈逍遥游〉:“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
  19. ^ 陈华文〈“断发纹身”—一种古老的成人礼俗及其标志的遗存〉:“吴越既是古代的国别,也是民族共同体。具体来说,它系指春秋时建立于长江三 角洲地区的句吴、于越二国,中心区域包括今江苏省南部、上海市和浙江省的大部分地区。吴越文化有其鲜明的标志形式,如舟揖、农耕、印纹硬陶、土墩墓、悬棺葬以及好勇尚武、淫祀和断发文身。尤其是断发文身,因事关族群的标志和象征,先秦典籍 多有记载。”,收入《民族研究》1994年第1期,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20. ^ 出野文莉〈“文”字的民俗学方面字源考― 白川静‘释文’的再探讨〉:“从古代文献可知,吴越族的两大特征是文身和贯头衣。那是从殷人来看吴越族的形象。殷人从吴越族的贯头衣和文身选择了“文”字的模型。举出了作为证据的“文”字中没有表现人体的甲骨文。当时的商朝的文身从吴越族的状态中发生了变化,文身已经成为刑罚、奴隶专用习俗的转化过程。因此,对于殷人,吴越族的文身形象更加深刻。”,收入大韩学会主编《学》期刊,第52辑,2015年9月,pp7-28,ISSN : 1229-9618。
  21. ^ 毛颖、张敏,《长江下游的徐舒与吴越》,第241页,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