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七贤与司马昭

时间:2017-04-12 15:02:39

分类:曹魏

竹林七贤生活在三国魏王朝统治比较黑暗的年代,是当时的7位名人: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

阮籍是陈留人,曾经担任步兵校尉。他母亲去世时,他正在与别人下围棋。当有人跑来告诉他母亲去世的消息时,阮籍仍然神色平静,没有一点悲伤的表情,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仍然继续下棋。棋友看不过去,要求停止,但阮籍一定要一决胜负。阮籍下完棋后喝了两斗酒,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恸,高声哀叫,吐了好口升鲜血。阮籍因极度哀痛而消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守丧的时候,他又勉强支撑自己,和平日一样毫无节制地饮酒,经常喝得醉醺醺的。

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

司马昭宴请大臣,正在守丧的阮籍也去了。在宴席上,阮籍和平时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大口地饮酒吃肉,毫无顾忌。司隶校尉何曾很讨厌他这种不遵守礼法的行为,就在司马昭面前指责阮籍说:“现在是忠贤的人执掌朝政,绝不能容忍你这个蔑视礼法,纵欲无度的家伙败坏风俗!”接着他又对司马昭说:“您以孝道治理天下,怎么能够听任阮籍居丧期间在您的座前肆意饮酒吃肉?像这种人,应当将他流放到荒远的地方去,不要让他污染了我们中原的良好风气。”司马昭非常欣赏阮籍的才华,所以才屡次饶了他。

阮咸是阮籍的侄子,个性率真,爱慕姑姑的婢女。有一次阮咸正在陪客人,一听说姑姑要把婢女领走时,二话没说,赶快借了客人的马去追,不多久两人就骑着一匹马回来了。

刘伶以善饮、豪饮而闻名于世。他酒量之大,举世无双,可称为中国古代的“醉星”。

他常常乘一辆小车,带着一壶酒出游,又让人扛着锹跟着,说:“我死了,你就把我埋掉。”当时的士大夫认为他这样是豪放,还争相效仿他的做法。

嵇康在“竹林七贤”中的声望很高,性格耿直。他极其不满司马氏家族的统治,于是隐居起来,成天以打铁来消磨时光。汲郡有个隐士叫孙登,曾经对他说:“你才气多见识少,在当今之世难免被杀!”

钟会当时正受到司马昭的宠爱,听到嵇康的名声就大摇大摆地去拜访他。嵇康很看不起钟会这类人,所以钟会来了,他对钟会不理不睬,态度非常冷漠。钟会要和他搭讪,嵇康伸腿坐在那里毫不在乎地打铁,很不礼貌地对待钟会。钟会见嵇康不说话,讨了个没趣,转身要离去,嵇康才讽刺地问他说:

“你听到了什么而来,见到了什么而去?”钟会也毫不客气地回答:“我听到了我所听到的而来,见到我所见到的而去!”从此,钟会对嵇康怀恨在心,决心找机会出了这口窝囊气。

在山涛担任吏部郎时,给嵇康写了一封信,想推荐他康代替自己的职位。嵇康接到山涛的信后,写了一封回信。在回信里,嵇康说自己不堪忍受流俗,又菲薄商汤周武王,暗中讽刺司马氏专权。司马昭听到后十分生气,下决心要找个借口除掉嵇康。

正好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嵇康有一个好朋友叫吕安,吕安的哥哥吕巽品行恶劣,诬陷弟弟吕安不孝,于是司马昭要把吕安抓起来。嵇康很了解吕安的人品,冲着朋友的情分,替吕安打抱不平,作证说吕安是个孝顺的人。钟会借此事诬告说:“嵇康和吕安都是当世享有盛名的人物,但他们都放荡不羁,喜欢发表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扰乱统治,应该借这个机会除掉他们。”司马昭也早就记恨嵇康对自己的不合作态度,厌恶他时常与自己作对,听钟会这么一说,于是杀了吕安和嵇康。可怜的嵇康就这样死在司马昭的屠刀下。

王戎是西晋的大臣。他从小就聪明,很有悟性,容貌清秀,善于清谈,同时也是“竹林七贤”中最庸俗的一个人。晋武帝的时候,他先后担任了重要的官职,惠帝时官至司徒。王戎苟媚取宠,热衷名利,随波逐流,对于国家的政事没有匡正与救助,因此受到人们的讥讽。他常常把事情委托给下属,自己跑到外面游玩。他生性贪婪、吝啬,家里的园林、田地遍天下,聚敛了大量的财富,还时常一个人躲在家里拿着账本,整天地计算,好像还远远不够。他家种了不少李子树,结的李子又大又好吃。他卖给别人又怕别人得到里面的种子,就想了个办法,在李子核上钻个洞再卖给别人。他所赏识提拔的人也都只看虚名。一次,阮咸的儿子阮瞻去拜访王戎,王戎问他说:“孔子看重名气和身份,老子庄子比较一切随缘。他们的宗旨是相同还是不同。”阮瞻说:“好像是相同?”王戎赞叹不已,于是征召阮瞻。当时的人们称之为“三语掾”。

曹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曹魏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