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臭万年的桓温

时间:2017-04-14 15:45:10

分类:东晋

“如果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这是东晋桓温的人生理想,也是他既有才能也有野心的人生写照。

桓温的父亲是桓彝,曾经在苏峻叛乱中被杀害。桓温从小就很有胆识和谋略。他做了大司马后,地位、声望、势力与日俱增。他不甘心做一个臣子,想取代皇帝的位置。他时常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抚摸着枕头发出感慨:“男子汉大丈夫,即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当时有个叫杜炅的算命先生很会看人,据说是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前途和命运。于是,桓温就去拜访他,问他自己以后的官职能够做到什么位置。杜炅说:“您功德无量,可以做到最大的官位!”桓温心里很不高兴,算命先生哪里知道桓温的野心呢,他岂甘心只做一个臣子?

桓温

桓温

当时蜀地有个独立的小王国汉,被李氏割据了40多年。传到晋穆帝的时候,一个叫李势的暴君执掌政权。李势骄奢淫逸,只知道贪图享乐,从来不关心国家大事。他还重用奸佞小人,给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晋穆帝司马聃永和二年(公元347年),蜀地又遭遇了一场严重的灾荒,变得一片萧条,对本来处于多事之秋的汉国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桓温认为自己建功立业、扩充势力的好时机到了,于是率领大军进入蜀地。朝廷的大臣都认为蜀地地势险要,路途遥远,桓温带领少量军队孤军深入敌人的腹地,又没有任何援军,凶多吉少。

大家都暗地里替他担心,可是桓温却满怀信心。大军进入彭模的时候,桓温本来想兵分两路。一个叫袁乔的将领向他建议说:“我们的兵力本来就少,不能再分成两路了。不如集中兵力,只带3天的粮食轻装上阵,士兵们没有退路了,一定会拼死杀敌。”桓温采纳了他的意见,把军械物资留在彭模,让一些老弱残兵看守,自己带着精锐的士兵直趋成都,结果在笮桥遇到李势的大军。

刚开始交战的时候,形势对桓温很是不利,参军龚护战死,自己骑的战马也中了一箭。将士们都有些害怕,桓温也想退缩了。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负责击打战鼓的士兵却误解了桓温的意思,猛烈击打进军的鼓声,袁乔拔剑激励士兵们奋勇杀敌。

一时间,士气大振,把李势的大军打得土崩瓦解。桓温乘胜率军长驱直入进入成都,一把火烧了城门。李势连夜逃跑,最后不得不投降了桓温。于是,割据了40年的汉国归附晋朝,桓温也因立了大功,被拜为征西大将军。

平定蜀地以后,桓温的权势越来越大,连朝廷都对他礼让三分。会稽王司马昱感到了威胁,于是将在朝中比较有声望的扬州刺史殷浩视为自己的心腹,让他参与朝政,企图以此来牵制桓温。

几年后,北方的后赵被大将军石闵篡位,改国号为大魏,中原地区陷入混乱。东晋朝廷得到消息后,准备趁此机会收复北方失地。桓温也听说石闵叛乱,他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次绝好的“立功”机会,就主动向朝廷请求出兵收复失地。但朝廷害怕桓温势力进一步膨胀,想倚仗殷浩来对抗桓温,所以一直没有给他任何答复,不久就任命殷浩为中军将军,统领各路大军。

可惜殷浩没有将才,接连几年北伐都以失败告终,损失惨重,引起了朝野上下的强烈不满。桓温请求罢黜殷浩的官职,立刻得到大臣们的赞成。从此,朝廷大权全部落到桓温的手中了。

晋穆帝永和十年(公元354年)二月,独揽大权的桓温率领4万大军渡过长江,北伐前秦,在蓝田击败前秦军,进驻灞上。当时,晋朝南迁已经有43年了。在这些年了,关中的老百姓受尽了外民族统治、欺压的苦头,非常怀念晋朝。当他们看到桓温率领的晋军威风凛凛的时候,感到很欣慰,纷纷牵着羊,带着酒来犒劳桓温的部队。有位70多岁的老人也蹒跚着赶来,感慨地说:“没有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见到朝廷的军队!”可是桓温让关中的老百姓失望了。他原来是想趁麦子成熟的时候,收割了作为军粮,可是被同样狡猾的前秦军抢先把没有成熟的麦子割掉了,桓温没有办法,只好撤军。

北伐关中没有成功,两年后,桓温又北伐羌族人姚襄。趁着姚襄正围攻洛阳,桓温在洛阳南面的伊水将姚襄击败。桓温打了胜仗以后,还特地拜扫了历代帝王的陵墓,然后才班师回朝。

偏安一隅的东晋,也只有桓温有实力进行北伐,桓温的野心也日益膨胀。其实他北伐并不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是想借此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在加上东晋的几个皇帝都比较懦弱,桓温就很自然地成了掌握兵权的重臣。到晋哀帝司马丕兴宁元年(公元363年),桓温的权力已经达到了顶峰。

晋海西公太和四年(公元369年),桓温率领5万大军征讨由鲜卑贵族主慕容立的前燕国。由于失算,他的军队在枋头被燕军抢先占据了石门渡口,导致水路不通,军粮无法运到。这时,燕国又与前秦联合起来,前秦派了2万大军前来援救。桓温只得丢弃了所有的军用物资仓皇逃跑。

不料途中又中了慕容垂的埋伏,桓温大败。桓温狼狈地逃到山阳的时候,5万大军只剩下了六七千人。常胜将军桓温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耻辱,他不是自我反省,而是把兵败的过错全部嫁祸为袁乔,责怪他没有打通石门的水运。袁乔心里不服气,一气之下投降了前秦。

枋头失败,桓温的威信大减,但称帝的野心反而更大。不久他就利用床笫之事诬陷简废帝司马奕“昏浊溃乱”,将他废掉,改立司马昱为皇帝,即晋简文帝。

当时前秦王苻坚听说了桓温废立皇帝的事情,讥笑他说:“桓温在灞上、枋头接连失败,也不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反而以废黜皇帝来开脱自己的错误,都60岁的老头了,做事还这么幼稚,又怎么能让天下的人信服呢?民间有句话叫做‘把对妻子的愤怒撒在父亲身上’,大概就是说桓温这种人吧。”

简文帝继位不到2年,便因病去世了。桓温本来还想着他会遗诏禅位给自己,至少也应当像周武王委托周公那样,让自己做一个摄政王。谁知简文帝遗诏只要求他做像诸葛亮那样的人物,桓温气得咬牙切齿。

晋孝武帝司马曜即位时,请桓温辅佐朝政,但心怀怨恨的桓温断然拒绝了,后来一病不起。重病缠身的桓温还念念不忘称帝,多次催促朝廷给他加九锡。朝中当权的谢安、王坦之知道他病重,就故意拖延时间,结果桓温到死时也没有等到加九锡的诏书到达。

东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东晋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