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武帝宠信小人误国丧生

时间:2017-04-18 13:39:15

分类:东晋

东晋的第九代皇帝名叫司马曜(即孝武帝)死得很蹊跷,他既不是战死沙场,也不是被政敌谋害,更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在他最宠爱的一个妃子手上。

司马曜的父亲是晋简文帝司马昱,母亲李陵容是一个身份极卑微的又黑又丑的宫中织女。这种出身在讲究门阀制度的魏晋南北朝是极为罕见的。

孝武帝

孝武帝

司马昱死后,太子司马曜继承皇位,是为孝武帝。孝武帝司马曜刚当上皇帝的时候,还能够亲自处理国家的政事,任用贤臣,很有君主的气度。有名的淝水之战,就发生在他当政的时候。由于他用人得当,这一战击溃了强大的前秦,巩固了东晋的统治。

但这种局面并没有维持很久,淝水之战结束以后不久,孝武帝司马曜便沉溺于美酒和女色之中,近小人、远贤臣,东晋的政局开始混乱,国势衰微。

谢安是有名的功臣,他有个女婿叫王国宝,是王坦之的儿子。王国宝的人品很差,谢安很讨厌他的为人,一直压制着他,让他担任了个尚书郎的闲官。王国宝自以为出身名门,只愿意在吏部任职,对尚书郎不屑一顾,坚决不肯接受,而且还对谢安怀恨在心。王国宝有个表妹是孝武帝的亲弟弟会稽王司马道子的妃子,于是王国宝在喜好专权的司马道子面前说谢安的坏话,让司马道子挑拨谢安与孝武帝的关系。而一些想升官发财的小人纷纷阿谀司马道子,跟着诋毁谢安,孝武帝从此逐渐疏远猜忌谢安。由于奸邪谄媚者挑拨煽动,贤臣谢安终于被排挤出朝廷。

孝武帝为了自己享乐,把朝廷的政事统统推给弟弟琅邪王司马道子代管。但司马道子也是嗜酒之徒,而且掌权后,开始独断专行,引起了孝武帝的不满。

司马道子渐渐独揽了大权,更加奢侈放纵,不可一世。当时朝廷有个叫赵牙的本来是优伶出身,还有个叫茹千秋本来是钱塘地方一个负责抓贼缉盗的小吏,但两人都依靠贿赂、谄媚得到提升。昏庸的司马道子将他们作为自己的心腹,予以重用。赵牙怂恿司马道子修建新的府邸。府邸建得相当豪华,里面堆积了假山,挖掘了水池,简直跟自然形成的一样,耗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

一次,孝武帝到司马道子的府邸,对司马道子说:“府上竟然有山,好是好,只是装修得太过分了。”司马道子无言以对。孝武帝走了之后,司马道子惴惴地对赵牙说:“如果皇上知道这山居然是人工堆积的,你可就死定了!”赵牙满脸堆笑说:“有您在,我赵牙怎么会死呢?”赵牙见孝武帝没有追究,非但不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为司马道子营建豪华宫殿。而茹千秋特别贪财,他利用手中的权柄,卖官鬻爵,收受贿赂,搜刮钱财,加起来竟有上亿两白银。博平令闻人上奏说明这些情况后,孝武帝更加讨厌司马道子,只是迫于母亲的压力,没有下定决心罢黜。

为了牵制防备司马道子,孝武帝擢升那些在当时较有声望和与自己关系亲近的王恭、郗恢、殷仲堪、王雅等人,任命他们担当朝廷内外的重要官职。司马道子也针锋相对地将王国宝和王国宝的堂弟、琅邪内史王绪等人作为心腹。从此,东晋朝廷团结友爱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朝野上下是一个个互相攻击、对抗的党派和小集团。

太后为了缓和两兄弟之间的矛盾,经常好心劝解孝武帝和司马道子。中书侍郎徐邈也劝孝武帝说:“像汉文帝这样英明的君王还时常后悔自己处死了淮南王刘长。

世祖司马炎是个聪明豁达的人,还一直对齐王司马攸深负愧疚。兄弟之间,应当和睦相处。会稽王司马道子虽然有嗜酒好色的坏毛病,但也应当对他宽容。这样做,既是为国家长远利益考虑,也是不要让太后担心。”孝武帝听从了他的劝告,又像以前一样信任司马道子。

孝武帝迷信佛教,极端奢侈挥霍,浪费在这方面的钱财很多。他所亲近的人又都是三姑六婆、和尚尼姑,所以他身边的人趁机争权夺利,收受贿赂,朝政极端腐败。

后宫的美女,孝武帝最宠幸张贵人。张贵人性情不贤淑,善于耍手段,心狠手辣,后宫中人人都非常害怕她。一天,孝武帝和后宫的嫔妃们一起宴饮,美女和乐队也都在一旁侍候。这时张贵人年纪将近30,孝武帝故意调笑她说:“你如果按照年龄来说,也应该废黜了,我现在更喜欢年轻的。”张贵人心中暗自气愤。到了晚上,孝武帝大醉,在清暑殿就寝。张贵人则拿酒赏赐所有的宦官,打发他们走开,然后,她让贴身的服侍婢女用被子蒙住都孝武帝的脸,弑杀了孝武帝,又用重金贿赂左右的侍从,声称是“睡梦中惊悸窒息,突然死去”。

一个年富力强的皇帝,好端端地一夜之间突然暴死,大家都有点怀疑,但是谁也不敢说。当时太子司马德宗愚昧懦弱,有嘴不会说话,甚至到了连冷热饥饱也都不能分辨的程度。他喝水、吃饭、睡觉、起床都不能自己料理,哪里有能力探究父亲的死因?会稽王司马道子也昏庸荒淫,整天沉湎于酒色,自顾不暇。皇帝身边这两个最重要、最有权力的人都不追究查问,就更没有人过问了。于是,一件天大的弑君之案,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东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东晋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