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宋代晋

时间:2017-04-18 13:57:38

分类:南朝宋

东晋的宋公刘裕,在当时势力非常大,一直都梦想着坐上皇帝的宝座。因此,当看到谶书(古人认为能应验预言和预兆的书)上写着“昌明之后,还有两个皇帝”以后,刘裕就心里想:“我得按谶书预示的去办事。‘昌明之后,还有两个皇帝’,一个是司马德文,一个是司马德宗,那接下来的皇帝不就是我刘裕吗?我得快点行动。”于是,他就派中书侍郎王韶之和晋安帝左右的几个亲信去谋害司马德宗,想另立琅邪王司马德文为皇帝。

刘裕

刘裕

司马德文经常在司马德宗身边,吃饭、睡觉都寸步不离,这样就使得刘裕派去的人,对司马德宗无从下手。正巧有一次,司马德文患了病,出宫修养去了。借着这个机会,王韶之等人就潜入司马德宗的房间,把衣裳拧成绳索,在东堂把司马德宗勒死了。

司马德宗死后,刘裕声称奉司马德宗的遗诏,拥立司马德文为皇帝,大赦天下。

司马德文当上皇帝后的第二年七月(公元420年),下诏书把东晋宋公刘裕晋封为宋王。八月,刘裕从彭城(今江苏徐州)搬到了寿阳(今安徽寿县)。十二月,刘裕被朝廷授予特殊礼仪,朝廷进封他的王太妃为太后,他的儿子刘义符为太子

其实,自司马德文继位以后,刘裕就对皇位有所图谋,他很想让司马德文把江山禅让给自己,然而这样的话毕竟难以启齿。于是,他就召集群臣在自己的府上设宴吃酒,想在宴席中表明自己的心思。

在宴席中,刘裕十分随意地说:“想当年桓玄篡夺王位的时候,晋国眼看就要破灭,是我刘裕挺身而出,南征北战,力挽狂澜,最终挽回了皇室的尊严,平定了天下。功成之日,我的勋业人所共知,皇帝因此还给了我很高的赏赐,如今我老了,还享受着这份荣耀。有道是物极必反啊!我现在倒是真想把爵位还给皇上,到京城里安闲地养老算了。众位大臣都在下面称颂他赫赫的功绩,一时没有人领会他这番话的意思。

天色晚了,宴席散后,中书令傅亮刚跨出刘裕的府门不久,忽然间顿悟了刘裕席间所说话的言外之意,而此时府门已经关闭。

傅亮请求叩见刘裕,刘裕马上就派人把傅亮接了进来。傅亮进来之后就说了一句话:“我想我应该赶快赶回京城去。”刘裕知道傅亮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再也没有多说,直接问道:“你需要多少人保护?”傅亮答:“几十人就够了。”然后,刘裕就给傅亮准备了人马,傅亮与刘裕告别。

傅亮出门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他看见天上有长长的彗星划过,便不禁感叹道:“我过去并不相信天象,今天却不得不信了,看来是要应验了。”

傅亮很快就到达了京城。四月初,晋恭帝下诏书,宣刘裕入京辅政。六月九日,刘裕到达建康。此间,傅亮一再暗示晋恭帝应识时务,把帝位让给刘裕。他把退位诏书写好之后,让晋恭帝照抄。晋恭帝很爽快地答应了,并对周围的人说:“当年桓玄叛乱的时候,晋朝就可以算做亡国了,幸好刘公救国于危难之间,才使晋朝又延续了20多年,现在让我让位给他,心甘情愿。”于是,他照着傅亮所写的草稿,用红纸写成了诏书,公布于世。

十一日,晋恭帝司马德文交出皇权,退回到琅邪故居。文武百官叩拜辞行,秘书监徐广悲痛万分,痛哭不止。

十四日,刘裕在南郊建坛祭拜,正式登基。祭坛大典结束后,刘裕从石头城乘皇帝专用的车驾,堂而皇之地进入建康城内的皇宫。

宋武帝刘裕登上太极殿,改年号为永初,大赦天下。

晋恭帝司马德文退位后,被刘裕封为零陵王。开始的时候,刘裕把一坛毒酒交给了从前的琅邪郎中令张伟,让他毒死司马德文。

张伟慨叹说:“毒杀自己的君王,还不如自己一死了之来得痛快!”于是,他喝毒酒自尽。

司马德文知道自己难免一死,便和褚妃住在了一起,每天都呆在屋子里生火做饭,足不出户,使得刘裕派来杀他的人无从下手。一天,褚妃被骗出屋内,受命暗害司马德文的士兵乘机潜入家中,让司马德文服用毒酒,司马德文不从,他说:“菩萨说过,自杀的人是不能转世投胎的。”士兵不理,用被子把司马德文活活地闷死了。

在司马德文死后,刘裕亲自率领文武百官为他哀悼了3天。

南朝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南朝宋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