扪虱而谈的王猛

时间:2017-04-18 11:06:00

分类:东晋

所谓“扪虱而谈”,就是一边抓身上的虱子,一边纵谈天下大事。这个扪虱而谈的人就是东晋的王猛。

王猛从小就聪明好学,很早就表现出了出众的才华。他觉得胸怀抱负的人就应当干事业,而对小事不屑一顾。当时许多人都很瞧不起他,可他一点也不在乎,照旧悠然自得,隐居在华阴山等待时机。

王猛

王猛

晋穆帝永和十年(公元354年),东晋权臣桓温进驻灞上。王猛听说后,穿着粗布衣服赶去见桓温。桓温刚到关中,也想了解关中百姓、知识分子对自己的评价,于是接见了他。王猛虽是一介平民,见了权重一时的桓温毫不拘束,大大方方地坐下来与桓温高谈阔论,一边说一边还饶有兴致得在身上抓来抓去,时时能挠出不少虱子来。桓温也知道魏晋时代的许多名士都有各种各样的怪癖,所以也没有责怪他。桓温试探地问:“我是奉天子的命令率领10万大军前来讨伐前秦,我这是替天下的百姓消灭贼寇,可为什么关中的豪杰人士很少有人来拜见我呢?”

王猛哈哈大笑,狡黠地说:“您率领大军长途跋涉赶到这里,前秦的都城长安也近在咫尺,可是您却停住在灞上,迟迟不渡过灞水继续进军,你猜百姓会怎么想?”桓温疑惑不解地问:“百姓们会怎么想?”王猛说:“百姓们会想桓大将军到底是为国家大义呢,还是为一己之私呢?”

好个王猛,一眼就看穿了桓温的小算盘,原来桓温确实是为一己之私才迟迟不肯打败前秦,占据关中。因为一旦占据了关中,胜利的战果就要归于东晋,这样一来,东晋就东有扬州,西有关中,对桓温的势力范围荆州就形成了包围的形势,势必要削弱自己的势力。因此,当他打到长安附近时,迟迟不肯进军。不料自己的心思被眼前这位年轻人一眼看穿,他不得不佩服王猛的才智,赞叹地说:“长江以南的人没有谁能够和你相比!”于是邀请王猛跟他回江南,暂时安排他担任祭酒,王猛欣然答应了。

可是作为贫寒士族的王猛到江南并不能大显身手。当时东晋的大权都被王、谢、庾、桓四大家族把持,王猛在那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况且桓温也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经过慎重思考,王猛还是决定留在关中,继续等待可以辅佐的明君出现。

晋穆帝永和十一年(公元355年),前秦王苻雄去世,苻坚承袭了东海王爵位。苻坚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受到当时许多人的推崇。而前秦的君主苻生生性喜欢猜忌,暴虐无道,引起了很多人的离心,于是有人劝苻坚把权力夺过来。苻坚去征求尚书吕婆楼的意见,吕婆楼说:“我都快是人家刀子底下的人了,不能有什么作为了。不过我可以向殿下推荐一个人,他就是我私宅里寄住的一个人,名叫王猛,他的才智和谋略是世间少有的。殿下应该请他出来,当面向他请教。”

苻坚便召见了王猛,两人相见恨晚,谈得非常投机,在许多关键的大事上竟然不谋而合。苻坚大喜,说:“这与当年刘玄德遇到孔明,不是一个样吗?”当苻坚即大秦王位之后,立即任命王猛为尚书左丞。

王猛日益受到重用,王室亲属以及有功的元老旧臣开始厌恶他,特别是姑臧侯樊世。他本来是氐族的豪强,辅佐前秦国主苻坚平定了关中,也曾经为前秦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十分嫉妒王猛得宠,认为王猛只是一个毫无功劳的毛头小子,心里很不服气,决定要为自己出这一口恶气。一次樊世当众羞辱王猛说:“老子与先帝一起打下的江山,竟比不过你。你有什么功劳,敢担当如此大任?我们辛辛苦苦耕种,你就坐享其成吗?”王猛也不含糊,针锋相对地说:“我不仅要让你耕种,我还要你煮成熟食!”樊世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勃然大怒,恶狠狠地说:“我一定要把你的脑袋悬挂在长安城门上,不这样,我就不活在人世!”王猛把这些话告诉了苻坚,苻坚说:“我一定要杀掉这个氐族老头,来个杀一儆百,群臣百官才能对你恭敬从命。”恰好这时樊世进宫商讨事情,当着苻坚的面和王猛争论起来,并且出言不逊,还想站起来殴打王猛。苻坚大怒,把樊世杀了。从此,群臣百官见到王猛再也不敢趾高气扬了,恭恭敬敬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晋穆帝升平三年(公元359年),前秦苻坚任命王猛为侍中、中书令,兼任京兆尹。特进、光禄大夫强德是强太后的弟弟。

他经常借酒逞凶,骄纵蛮横,抢夺别人的财物和子女,是百姓的祸害,但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没人能制得了他。王猛一上任就拘捕了他,呈上奏章请求处理。没等苻坚回复王猛就把他杀了,并且将尸首放在街市上示众。苻坚见到奏章后,马上派使者赶过去要将强德赦免,但为时已晚。王猛与御史中丞志同道合,斩除邪恶,纠正冤案,毫不畏惧。几十天时间,被处死和依法黜免的权贵、豪强、王公贵族有20多人,震动了朝廷上下。一时间,无人再敢目无法纪,政治清明,境内呈现出一片安宁和谐的景象。苻坚见了,感叹地说:“我到如今才知道天下有法律了!”

同年,前秦王苻坚任命王猛为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原来在宫中值宿警卫以及仆射、詹事、侍中、中书令等兼任的其他职务仍然由王猛继续担任。王猛在一年内一连升迁5次,权势显赫压倒朝廷内外。有人因为嫉恨诋毁王猛,苻坚就处置诋毁的人,此后群臣中没有人再敢说三道四了。

王猛没有辜负苻坚的信任。他南攻荆州,北伐凉国,所攻必克。晋海西公太和五年(公元370年),王猛受苻坚派遣,率步骑兵10万攻燕。王猛一路攻关斩将,长驱直入,最后攻破邺都,俘虏燕王慕容玮,燕国灭亡。前秦势力扩展到黄河流域,长江以北大都归入前秦版图。

王猛不久被任命为丞相,后又加任都督军事。王猛身为宰相,苻坚把军队以及国家内政外交事务都交给王猛处理。王猛刚正贤明,清廉严肃,赏罚分明,放逐罢免了很多在其位不谋其职、尸位素餐的官员,提拔重用大批有才能而不得志的人。他还鼓励耕种养蚕,训练军队,根据才能任用官员,依据罪行叛处刑罚,使得国富兵强,战无不胜,前秦的国力大增。苻坚对王猛也非常信任,经常对自己的儿子说:“你们侍奉王猛,要像侍奉我一样。”

晋孝武帝宁康三年(公元375年),王猛因病去世。王猛临死时,还一再忠告苻坚暂时不要进攻东晋,而应该先平定鲜卑、西羌。但是苻坚这一次没有听进去,终于招致后来淝水之战大败,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

东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东晋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