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南风是如何毒害除太子的?

时间:2016-12-13 15:28:16

分类:贾南风

当初,晋武帝司马炎把才人谢玖赐予太子,生下了一个皇孙。一天夜里,皇宫失火,司马炎登楼观看。小皇孙拉着司马炎的衣角使他进暗处,说:“夜里失火,事起突然,应防备不测,天子不应当站在亮处让别人看到。”当时,他年仅五岁。由此,司马炎觉得他非同寻常。

贾南风画像

贾南风画像

司马炎曾经对着群臣称赞司马通像宣帝司马懿,所以天下人都归心于司马通。司马炎知道太子没有能力,但是因为司马通聪慧,司马炎才没有废黜太子的想法。

晋惠帝司马衷即位以后,皇后贾南风的母亲郭槐因为皇后没有孩子,经常劝皇后疼爱太子。贾南风的外甥贾谧骄纵放肆,屡次对太子无礼,郭槐总是严厉地斥责他。

郭槐想让韩寿的女儿去做太子妃,太子也想与韩氏联姻以稳固自己的地位。韩寿的妻子贾午及皇后都不同意,而为太子聘定王衍的小女儿。太子听说王衍的大女儿容貌美丽,而皇后却为贾谧聘定了她,所以心里愤愤不平,说了一些抱怨的话。

郭槐病重,临终的时候,拉住贾南风的手,叫她对太子尽心,言辞非常恳切。他又说:“赵粲、贾午,一定会把你家的事搅乱;我死后,不要再让他们随便进出宫殿。你要用心记住我的话!”皇后却没有听从,反而与赵粲、贾午图谋陷害太子。

太子年幼时有好名声,等到长大,却不喜欢学习,只知与周围的人玩耍。贾南风又让黄门之类的人引诱他,使他变得奢侈糜烂,而且强横暴虐。从此太子的声誉逐渐衰落,而骄横傲慢却日益突出。

有时太子竟然不去向父皇请安伺候,而纵情游乐,还在宫中设立市场,让手下人买卖酒肉,太子用手掂分量,轻重丝毫不差。太子的亲生母亲,原来是屠夫的女儿,所以太子也喜好买卖。太子月俸有五十万,却经常预支两个月的,还不够开销,又让西园出售蔬菜、蓝草籽、鸡、面粉等物品,收取利润。太子还爱好阴阳术数之类的小把戏,有很多禁忌约束。

辅佐太子的官员劝说太子,太子也不听。中舍人杜锡,担心太子的地位不稳定,经常尽力劝谏,言辞恳切。太子不但不感激,反而觉得杜锡讨厌,把针放在杜锡平常所坐的毡垫里,杜锡身上被扎出了血。

太子性格刚烈,知道贾谧倚仗皇后的势力而骄横,不能容忍敷衍贾谧。贾谧当时担任侍中,到太子所住的东宫来,太子有时就把他撇在一边,自己到后园玩耍。

太子的属官詹事裴权劝谏太子说:“贾谧是皇后亲近的人,一旦他想陷害,情况就危险了。”太子不听。

贾谧果然向贾南风诬陷太子说:“太子储藏很多私财,有结交小人的目的,就是要图谋您啊。如果皇帝驾崩,他继位,一定会按照您过去对杨太后的做法,诛杀我们,把您废黜并囚禁在金墉城。这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咱们不如早作打算,另立一个心慈面顺的人做太子,这样您就可以放心了。”

贾南风采纳了贾谧的建议,于是宣扬太子的短处,并到处传播。她又假称自己怀孕,在宫内准备了接生用具,然后接来妹夫韩寿的儿子韩祖慰抚养,想用韩祖慰来取代太子。

晋元康九年(公元299年)十二月,太子的大儿子生病,太子为他请求王爵,没有被同意,后来病情加重,太子为他祈祷求福。

贾南风听说后,就假称惠帝身体不适,召太子入宫朝见。太子进宫后,皇后不见他,把他安排在其他房间,派婢女陈舞假称惠帝的命令赐太子三升酒,让他全部喝掉。

太子推辞说喝不了三升,陈舞逼迫他说:“不孝啊!天子赐你酒而你不喝,难道酒中有脏东西吗?”太子迫不得已,勉强喝完,于是大醉。

贾皇后让黄门侍郎潘岳写了一封信的草稿,又让小婢女承福拿着纸、笔和草稿,趁着太子喝醉,伪称惠帝下诏命令他抄写。信的内容是这样的:“陛下应当自己了断,如不自己了断,我就要进宫替您了断。皇后更应该尽快自己了断,若不自己了断,我当亲手将你了断。而且我已经和谢妃约定,到了时间皇宫内外一起发动,请不要迟疑犹豫,以免招来后患。我在日、月、星三辰之下茹毛饮血,请皇天允许我扫除祸患,立道文为王,蒋氏为王后。愿望实现,我将用猪、牛、羊三牲供奉北君。”

太子醉得迷糊不觉,于是就照着写了。有的字只写了一半,皇后把它补完整,然后交给了惠帝。

三十日,惠帝到式乾殿,召公、卿入宫,让黄门令董猛出示太子的信以及青纸写的诏书,然后说:“太子的信如此大逆不道,立即将他处死。”把太子的信和青纸诏书给所有的王公大臣看,大家都不作声。

张华说:“这是国家的大祸患,自古以来,常常因为废黜太子而导致祸乱。再说我朝拥有天下的时间还短,希望陛下仔细考虑。”

裴顾认为应当先检查传递这信的人,又请求核对太子的笔迹,否则的话,恐怕里面有欺骗妄为的地方。

贾南风就拿出太子平时报告事情的十几张启事,大家对比着看,也没有人敢说不一样。贾南风又让董猛假托长广公主的话对惠帝说:“这件事应当尽快决断,大臣们意见各不相同,对那些不服从命令的,应当按军法处置。”大臣们商议到太阳西下,还没有结果。

皇后见张华等人态度坚决,害怕事情发生变化,就建议把太子贬为庶民,惠帝同意了。于是惠帝派人到东宫宣读诏书,废黜太子,贬为庶民。

太子换上平民的衣服,步行出宫,坐上简陋的牛车,一家人被士兵押送到金墉城囚禁。王衍亲自上表要求离婚,司马衷准许,太子妃王氏痛哭着回到娘家。

次年正月,贾南风又安排一个宦官自首,说自己想和太子一起谋反。于是司马衷下令将太子迁移到许昌的宫殿囚禁。

三月,贾南风命令太医令程据配制毒药,假造惠帝诏旨命令宦官孙虑到许昌毒死太子。太子自从被废,担心被人下毒,经常自己烹煮食物,并一直守着。

孙虑把诏令毒死太子之事告诉奉命看守太子的持书御史刘振。刘振就让太子搬移到小房间里,断绝他的食物,可是宫里仍有人偷偷地给太子送食物。孙虑逼太子吃毒药,太子不肯,孙虑就拿捣药用的器具砸死了太子。

 

贾南风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贾南风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