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贡救鲁

时间:2016-12-13 17:14:54

分类:子贡 孔子

春秋时代“逞干戈,尚游说”,列国纷争,动辄因私怨兴兵,干戈扰攘,了无宁日。

齐、鲁乃是邻国,两国关系,时好时坏,齐简公在位时,陈恒擅权,为欲报鲁国曾经联合吴国伐齐之仇,发兵进攻鲁国,屯兵于汶水之上,誓欲灭鲁方还。

此时,孔子正在鲁国,删述诗书,惊闻齐国大军压境,父母之邦,不可不救,遂问群弟子,谁能出使于齐,以退敌军?子张、子石都愿前往,孔子不许。子贡离席请示,他是否可以去,孔子乃欣然允诺,子贡立即束装就道,直奔汶上齐军大营,求见陈恒。

陈恒知道子贡乃是孔门高弟,此番前来,必然是作说客,为鲁国解围,遂故意摆出一副倨傲的神态,接见子贡;而子贡却丝毫不在意,坦然而入,寒暄就座。

孔子和子贡

孔子和子贡

陈恒想一语道破子贡的来意,遂问道:

“先生此来,是为鲁国作说客吧?”

子贡的答话,却大大出乎陈恒的意料之外,他说:

“赐(子贡名)此来,是为齐而非为鲁,鲁乃难伐之国,相国何为伐之?”    

“鲁国有何难伐?”陈恒不解地反问。

“其城薄以卑,其池狭以浅,其君弱,大臣无能,士不习战,所以难伐。” 子贡似乎故意在颠倒说词,令人费解,在陈恒尚未发问之前他继续说:“为相国计,不如伐吴,吴城高而池广,兵甲精利,又有良将为守,攻之甚易。”

陈恒一听,勃然大怒说:

“先生所言难易,颠倒不清,令人不解。”

子贡早有成竹在胸,并不以陈恒的发怒为忤,反而和颜悦色地悄声说:

“请摒退左右,当为相国解说明白。”

陈恒弄不懂子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挥手令左右人等退下,听子贡解释。子贡见陈恒已入其彀中,遂从容不迫地说:

“有句话说‘忧在外者攻其弱,忧在内者攻其强。’赐窃窥相国在贵国目前所处情势,似菲能与诸大臣和睦共事,今破弱鲁以成诸大臣之功,而与相国无干,反使诸大臣势日盛,相国之势日弱;若移师伐吴,诸大臣势将外困于强敌,而相国则可专制齐国,岂非善策?”

子贡的这一番话,直逼陈恒内藏的野心深处,使他不得不顿然换上一脸笑容,进一步求教:

“先生所言,洞彻恒之肺腑,然而大兵已在汶上,若移而向吴,人将疑我,奈何?”

子贡欣然说:

“只须按兵不动,待我南见吴王,使其救鲁伐齐,如此而与吴军交战,就不愁没有正当理由了。”

陈恒一听大喜,遂命大将军国书说:

“据悉吴将伐我齐国,我军暂驻汶上,不可轻动,随时打探吴军动静,须先破吴兵,然后伐鲁。”

大将军国书信以为真,乃按兵不动,陈恒遂转回齐国去了。

子贡则星夜南下,到了吴国,见到吴王夫差说:

“以前吴、鲁连兵伐齐,齐人怀恨入骨;如今齐兵已在汶上,将伐鲁国,其次必将及吴;大王何不伐齐以救鲁?击败万乘之齐,而收千乘之鲁,威加强晋,吴国霸业不就成功了吗?”子贡的话,也一语击中了吴王图霸的心愿。

“前者齐国表示世世将服事吴国,寡人才班师回国;如今齐国朝聘不至,寡人正欲兴师前往问罪;但据报越王勾践勤政习武,有伐吴之心,寡人欲先伐越国。然后北上攻齐未晚。”吴王夫差说。

子贡听了急忙说:

“不可,不可!越弱而齐强,伐越之利小,而纵齐之患大,如畏弱越而避强齐,非勇也;逐小利而忘大患,非智也!智勇俱失,何以争霸?大王如仍然对越国放心不下,臣请为大王东见越王,使其亲率兵马,从大王摩下出征何如?”

吴王夫差听完子贡的话,大喜过望说:

“果真能如此,乃孤之愿也。”

子贡于是又马不停蹄,兼程赶往越国。

越王勾践听说子贡来了,亲至三十里外郊迎,待以上宾之礼,非常谦恭地向子贡鞠躬请教:

“敝邑僻处东海,何烦高贤远辱?”

“特来吊君!”子贡又突发惊人之语。

卧薪尝胆的勾践,自非简单人物,他对子贡的话,虽感惊诧,暗忖其中必有玄机,遂再拜叩首说:

“孤闻‘祸与福为邻’,先生下吊,孤之福矣,请闻其说。”

“臣曾见吴王,说以救鲁而伐齐,吴王疑越有攻吴之心,其意欲先诛伐于越,如无报人之志,而使人疑之,拙也;有报人之志,而使人知之,危也!”子贡说。

勾践一听,不禁怵然一惊,乃长跪不起说:

“先生何以救我?”

子贡乃诚恳地分析其当前情势说:

“吴王骄而好佞,宰噽专而善谗,君以重器悦其心,以卑辞尽其礼,亲率一军,从其伐齐,彼战而不胜,吴国从此弱矣;若战而胜,必侈然有霸诸侯之心,将以兵临强晋,如此,则其国内空虚,而越则有机可乘矣。”

勾践此时如醍醐灌顶,顿然彻悟,又再拜说:

“先生此来,实出天赐,如起死人而肉白骨,孤敢不奉教!”乃赠子贡黄金百镒,宝剑一口,良马两匹。

子贡坚持不受,还见吴王说:

“越王感大王生全之德,闻大王有疑,意甚悚惧,不日即将派专使前来谢罪。” 

吴王遂留子贡暂住,第五天,越国果然派大夫文种为专使,带了一批名贵兵器为礼,谒见吴王说:

“东海贱臣勾践,蒙大王不杀之恩,得奉宗祀,虽肝脑涂地,未能为报,今闻大王兴大义之师,诛强救弱,勾践请问师期,将精选境内士卒三千,以从驰驱,勾践愿披坚执锐,亲冒矢石,死无所惧。” 

夫差听到这一番话,心里舒贴极了,乃召问子贡:

“勾践果然是信义之人,愿率兵马三千,从我伐齐,先生以为可否?”

“不可,用人之众,又役其君,是嫌太过;不如许其师而辞其君。” 子贡说。

吴王乃欣然从之。

子贡遂辞吴,北往晋国,劝晋侯说:

“臣闻‘无远虑者,必有近忧’,今吴将与齐战,必与晋争霸,君宜秣马厉兵以待。” 晋侯 甚 为 感 激 , 待 子贡返回鲁国,齐兵已被吴军所败,挽救了鲁国灭亡的命运。

子贡、孔子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子贡解密 孔子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