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懿骗曹爽

时间:2016-12-16 13:03:35

分类:司马懿

司马懿为什么骗曹爽?又是怎么骗曹爽的呢?这其中缘由,且让我们细细道来。

魏明帝时,司马懿官居太尉,权倾朝野。明帝卧病不起,遗诏命他与曹爽共同辅佐少子齐王曹芳。

司马懿

司马懿

曹爽身为宗室,与明帝关系十分亲密,受封武卫将军。

明帝临终又拜他为大将军,齐王即位,改封武安侯,食邑一万两千户,特别恩准他带剑着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但是,太尉司马懿乃三朝元老,年高德劭,且握有兵权,因此曹爽对他心怀畏惧,待他有如父辈,事事不敢独断专行。曹爽的心腹丁谧为其出谋划策,让其弟曹羲出面,表奏齐王封司马懿为太傅,实际上是以明升暗降之法剥夺司马懿的实权。齐王年幼无知,诏命“太尉为太傅”。曹爽又任其弟曹羲为中领军、曹训为武卫将军、曹彦为散骑常侍侍讲,其余诸弟也都以列侯的身份随身侍从,出入宫禁。明帝时受到压抑的何晏、邓飚、李胜、丁谧、毕轨等人,曹爽一律委以重任,视为心腹。自此,曹爽得以专权,处理政事很少让司马懿参与。

司马懿为了避祸就称病不出,但暗中窥伺着曹爽的举动,准备东山再起。曹爽也并不放心司马懿的动静,李胜出任荆州刺史时,曹爽特地让他去面辞司马懿,借机察看一下这位元老是否真的染病。

司马懿接见了李胜。李胜客套道,自己没有什么功劳,却蒙恩回到本州任职,此次登门辞别,不料太傅垂恩接见,实属有幸。司马懿卧在床上,叫两个婢女侍候在旁边,他伸手拿衣服,衣服却从哆哆嗦嗦的手上掉了下来;他又指着自己的嘴,意思是口渴,婢女送上粥,他拿杯的手直颤抖,粥都洒在了他的胸口上。李胜见状,不禁流下了泪水,说道:“如今陛下年龄尚幼,天下全仗太傅。众臣都以为太傅是旧病复发,哪里料到贵体衰弱到如此程度。”

司马懿缓了几缓,好容易呼吸顺畅了一点儿,这才说道:“我年纪大了,得了顽症,离死不远。您屈驾并州,并州接近胡地,好自为之。恐怕我们难再见面,叫人徒唤奈何!”李胜纠正道:“我是回到本州任职,并不是并州。”司马懿仍装糊涂,还是说:“您此番到并州,要努力自爱!”

说话间前言不搭后语,好似昏话连篇。李胜再次解释道:“我是忝还荆州,不是并州。”这回司马懿似乎明白了一点儿,说道:“我到岁数了,神情恍惚,没听懂您的话。您此番还归本州任刺史,盛德壮烈,正好建功立业。现在该是与您相别的时候,我看自己气力渐衰,今后肯定无缘再会,因此想尽微力,设置薄酒,以叙生离死别之情;并让司马师、司马昭兄弟二人与您结交。请您不要离开他们,不要辜负在下的区区心意。”说着便流下眼泪,呜咽起来。李胜也跟着连声长叹,说道:“我会听从太傅吩咐的,但要等待陛下敕命。”接着告辞离去。

李胜拜见曹爽,报告说:“太傅说话颠三倒四,嘴巴对不准杯子,指南边为北边。还说我做并州刺史,我回答是还归为荆州刺史,不是并州。与他慢慢说,总算有认识人的时候,知道我是去做荆州刺史。他又想为我设酒送别。我不能就此离去,应该等着他饯别。”说着起了恻隐之心,流泪道:“太傅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令人怆然。”

曹爽信以为真。两月之后,他们兄弟几个都跟随齐王出城朝拜高平陵。司马懿见机会来到,便率兵占据了武库,扼住了洛水浮桥,然后矫皇太后之命,问罪曹爽兄弟。曹爽兄弟束手就擒。

司马懿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司马懿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