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脸狼

时间:2017-01-02 16:52:27

分类:妖精 满族

松乙河南岸有一个小屯子,全屯几十户人家除种点沟塘地,就依靠打围、放山过日子。家家粮食吃不尽,钱花不了。这一年,一过旧历年,不知咋的,活蹦乱跳的孩子说没就找不着。人们都愁眉苦脸,屯子里天天都有哭丧声。有小孩的都天天关门闭户,不出门做活了。屯子里有个叫山音阿哥的可受不了啦!

这山音阿哥叫苏隆阿,这小伙子身高六尺开外,膀大腰圆,浑身是劲。一把飞叉百发百中,一张宝弓能力发双箭,就是老虎也逃不出他手。家里只有一位六十岁老额娘。他见好多孩子都是活着不见影,死了不见尸,就对额娘说:“不捉住害人的豺狼,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

苏隆阿白天晚上在屯子周围转游,在山沟里窜荡。这天早上,刚下弯沟北山,就从荒草甸子里窜出一只狼,他刚一搭箭,狼就无影无踪了。他转游一头晌,见前面有座山神庙,远远听见庙里有女人哭泣声音。到跟前,见个穿素色旗袍的十八九岁的姑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哭不止。姑娘听到苏隆阿的脚步声,抹一抹眼泪。慢慢站了起来。这姑娘细高挑,杏仁眼,长得像朵沾着朝露的芍药花。她媚视苏隆阿一眼,就顺着河岸往屯里去了。苏隆阿进了后殿,只见一张新剥下的白脸狼皮扔在地上,墙角下有一堆小孩骨头。他断定是那只狼给吃的,可是不知哪位高明猎手将狼打死,把皮扔在这里。他把狼皮踢了两脚,用猎叉挖个坑,把狼皮埋了。

白脸狼

白脸狼

苏隆阿回到家里,一跨进门槛,看见在山神庙碰见的那姑娘扎着围裙跟他妈做饭呢!苏隆阿不禁一愣。姑娘见苏隆阿回来,急忙躲进屋里去了。苏隆阿妈笑嘻嘻地说:“这阿妹可苦啦!阿玛额娘都没有,无依无靠,从江北逃荒到这里。进屋就央求我,让她给你做媳妇。我看她是咱旗人,人品又好,就答应了。”说到这里,姑娘也羞答答地走了出来,悄声说:“阿哥,我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你这样的人,要不嫌弃,我愿意跟你侍候额娘。”苏隆阿一甩袖子,对他妈恳求道:“互不熟悉,过些日子再说吧!”姑娘一听又委委屈屈地哭起来了。哭了一会儿,脚一跺说:“额娘答应我了,我也不能再嫁他人了。你不同意,莫不如死了干净!”说完扭身就往外面跑。额娘一把拽住,冲着苏隆阿斥责起来:“不听你妈话,还听谁的?妈说的事,不同意也得同意!”苏隆阿是个孝子,从来没见额娘发过这么大的火,就低头不吱声了。当天下晌,额娘就亲自给姑娘盘起高梁,打了鬓角,开了脸,跟儿子拜堂成亲了。

小两口处得还挺和睦。媳妇对老婆婆也挺孝顺。一来二去,到了冬天,屯子的小孩仍然不断失踪,苏隆阿还是整天整夜到处查看。这天,看到屯头的雪地上有一串豹子爪印,就跟踪撵下去了。儿子不在家,媳妇又怀了孕,当婆婆的对媳妇更得多份心照料了。这天晚间,额娘悄悄来到媳妇的窗户底下,听到屋里有吃什么的动静,就用舌头把窗户纸润开一个小眼,往里一瞅,一个小孩尸体横在地上,儿媳妇正挑着心肝,血水淋淋地咬着吃呢!当时把老娘吓得“哎哟”一声倒在地上。这时屋里灯忽地一声灭了,待有半袋烟工夫,媳妇从屋里出来,把老婆婆扶了起来,给老婆婆捶捶背心。老婆婆苏醒了过来,媳妇问她怎么的了,她没敢实说,就说抽风病犯了。

第二天早晨来到媳妇窗前,看窗纸上的窟窿眼糊上了。自己偷看的事被媳妇知道了,更害怕了,唯一办法就是盼望儿子早点回来。

再说苏隆阿瞄着豹子爪印寻到一个青石摺子前面,见豹子脚印溜进了一个石洞,他就挽弓搭箭隐蔽在一块大青石后面,等着豹子出来。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才听到有沓沓的脚步声,从洞里出来的果然是一头金钱豹。没等豹抻腰,他双箭齐发,正正道道地射进豹子两只眼窝里。豹子疼得一扬脖,他又把钢叉抛出刺进豹子的咽喉。豹子一晃头就四脚拉岔倒在血泊里。他看豹子死了,手提钢叉飞身进洞,也没发现有小孩骨尸,知道冤了豹子,就返身出了洞。

苏隆阿刚走出豹子洞,听到狼叫唤,闻声奔去,来到南山脚下。这里有一个柞木圈,圈里有九只大狼,一个老玛发(满语:老大爷)在一个树墩上坐着,手里掐着一把皮鞭,看样子是看狼的。苏隆阿走到老玛发面前,深深打个千,给老玛发问安。老玛发站起来让坐,苏隆阿问:“有多少只狼?”老玛发把一只手翻了一番说:“那只白脸狼半年前就逃跑了,如今还没个下落。这狼吃过七八十个活人心了,都有半仙之体,一逃出去再做孽就了不得啦!”苏隆阿听出逃跑的这只狼和小孩失踪有关,就把自己屯子小孩失踪的事跟老玛发叙述了一遍。老玛发说:“难得你为民除害。你要抓住他,只把皮给我就行。”苏隆阿急着要找吃小孩的狼,就同老玛发告别了。

苏隆阿在山里又转悠了两天,没见着一只狼,就往回走,到家时已经是二更天了。像往常一样,他先要看他额娘。额娘屋里灯亮着,门扣着。他刚要叫门,就听他妈拼命喊了一声:“救命啊!”他知道不好,一脚把门踢开,一个箭步就闯到屋里,见他媳妇按住他妈正撕衣服。原来他媳妇知道她婆婆发现她吃小孩的事,来个先下手为强。苏隆阿就一把把他媳妇抓了过来,踩在脚下。他妈一翻身坐了起来,指着媳妇说:“屯里的孩子都是她吃的,她正要吃我!”接着又把那天晚间吃小孩的经过说了一遍。苏隆阿听完他妈的话,没有立即动手,就厉声对他媳妇问道:“你是不是从四道河子南山坡狼圈里逃出来的白脸狼?”她点了点头。又问:“你吃了多少个人心了?”“吃了九十八个,就差两个不到一百。”“你吃人心做什么?”她哀求地说:“你成全成全我吧!我吃了她的心,再加上腹内孩子的一颗心,我就能成狼仙了。那时候,你也跟着成仙得道了!”苏隆阿再也忍不住了,手起叉落,一下结果了她的性命。

苏隆阿第二天就到山神庙的后殿把狼皮起了出来,交给看狼圈的老玛发。老玛发接过狼皮一看,笑吟吟地说:“正是这个孽畜!杀得好!”随后,把狼皮举起来对着圈里的九只狼喝道:“看见了吧,你们谁再作孽,这就是下场!”九只狼都怕得哆嗦成一团。

妖精、满族、狼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妖精故事 满族故事 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