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娘娘

时间:2017-01-09 23:22:53

分类:蛇精

早年间有一个孩子,名叫赵三。这赵三少爹无娘的,跟着叔叔和婶子过日子,叔叔家只有一个女孩。到了这清明节啦,婶婶一早就把自己的孩子打扮得花花簇簇,却对正在烧火的赵三说道:“你上坡拾粪拾草,用不着穿新衣裳啦。”

谁没从孩子时候过啊!赵三也是好不容易盼了个清明节。这地方的风俗,清明早晨吃秫秫米饭。赵三才拿起碗来,婶子开腔说道:“赵三,把碗拿过来。”赵三把碗送过去,婶子拿起勺子舀了一碗汤,还说:“吃饭前喝上碗汤,肚子里熨贴。”赵三接过了汤,明明不渴,也只得喝了。他又把碗送到婶子跟前,心想:“这次可给舀上碗稠的吧!”婶子却瞪了他一眼,二话没说,又给他舀上了碗汤。可怜赵三一连喝完了这两碗汤,小肚子不饱也发胀了。婶子又狠声恶气地说道:“吃得饱饱的,喝得足足的,放下饭碗拾草去吧!”

赵三一手拿着搂草的筢,一手拿起了装草的筐,一步一步出了家门。看吧,街上大闺女、小媳妇都穿得红红绿绿的。当娘的,即便没钱给孩子做件新衣裳,也是千方百计地替孩子做双新鞋穿上。就连狗的脖子上也戴上了翠绿的松枝枝,只有赵三一个人还是和平时一个样。他越看越馋得慌,越看越舍不得走。他不盼别的,盼着能耍一天也好呀!可是搂不着草,怎么办呢?叔叔要骂,婶婶要打,赵三只得眼含着泪往前走了。

赵三一个人走出了庄头。老人们都说:“十年清明九见花。”这一年春浅,天气暖和,坡里花红柳绿的,道上车辙里的冰也化了。赵三身上还穿着那件破棉袄,碎的没一点好地方,浑身像是挂铃铛一样,肩膀露着了肉,袖子也碎去了半截。一双鞋更是破得没个鞋样了,真是前露蒜瓣,后露鸭蛋,一走一呱嗒,一走一搭拉,两脚像打着拍子。俗话说得好:“能叫爹娘少儿女,不叫儿女缺爹娘。”

这一天,赵三怎么的也没心拾草了。他走进了一座黑松老林里,找着自己爹娘的坟,哭了一阵,又哭了一阵,哭到末后嗓子哑了,身子也乏啦,也不管那草窝泥坑,趴在坟上睡着了。

再说,在那东海崂山上,有一个八宝珍珠洞,洞里有两个大石门,左通海底,右通山里。黄的是金,白的是银,珊瑚、玛瑙、珍珠、宝石,天底下,地浮上,难得的宝物,在那里全能找到。就在这八宝珍珠洞里,住着一个奇俊的蛇娘娘。清明佳节啦,蛇娘娘身穿闪光晶亮的衣裙,轻飘飘地走出洞来,看看近处,青山绿水,燕飞鸟叫;望望远处,村村杏花开,庄庄秋千响。看着,看着,蛇娘娘不觉走上了山顶,她又抬头一看,嗬!一眼便望到千里之外。无巧不成故事,正看到赵三在那黑松老林里,哭得眼皮跟那灯笼一样。好心的蛇娘娘掐指一算,立时什么都明白了。她想:怎么的,我也要把这可怜的孩子养大成人啊!只见她长袖一飘,起到了半空,眨眼的工夫,便站在了赵三的身边。她生怕惊吓着他,小声地叫道:“赵三呀!赵三呀!”

她一连叫了三声,赵三才泪汪汪地仰起脸来。他惊疑极了,连回答一声也忘记了。蛇娘娘笑嘻嘻地扯着赵三的手说:“赵三呀,不要哭了,今天是清明佳节,娘娘领你去个地方耍耍吧!”

赵三见这女人又和气又可亲,擦了擦眼泪说道:“娘娘呀,我没拾着草,不敢回庄呀!咱到哪里去耍呀?”蛇娘娘笑着说:“今天咱不游东海,也不逛崂山,我领你进京去看看吧。”赵三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蛇娘娘把赵三的手只一提,便起到了半空。真是轻如鹅毛,快如流星,吃袋烟的时候,就到了京城根上啦。两个人进了城门,上了大街。不用提那京里有怎么热闹了,只说那些买卖家吧,有金银店、珠宝店、绸缎庄、杂货铺,卖得多,买的也多,车来马去,小轿小轿,赵三看得什么也忘记了。

蛇娘娘

蛇娘娘

天晌了,蛇娘娘思量着赵三饿了,对他说道:“赵三,眼饱顶不了肚子饿呀!这京里有得是好饭好菜,快跟我去吃吧。”

赵三跟着蛇娘娘走到了一家最大的饭馆门前,刚要向里迈步,掌柜的跑了出来,身子挡住门口,脸一沉说:“你这娘子要进快进,别叫这小叫化子在我门前,沾上穷气。”

蛇娘娘狠狠瞅了掌柜一眼,拉着赵三的手转身走了。两个人又走到一家中等的客店门前,脚还没站稳,掌柜的又出来撵着说:“你这娘子要进快进,我这客店住的是客,可不接待小叫化子呀!”蛇娘娘又气又恨,拉着赵三的手又转身走了。

从前的世道,人穷了便是罪过。赵三跟着蛇娘娘一连走了七八家,还是没有吃上一顿饭。赵三说道:“娘娘呀,是饭就充饥,在街上这个饭摊吃一顿吧。”蛇娘娘叹了口气,答应了。

赵三在饭摊上坐下,一碗稀饭,一碟咸菜,吃得津津有味的。蛇娘娘看到这里,开口说道:“赵三呀,娘娘最恨的就是那些欺贫爱富的东西。叫他们看着吧,我一定叫你变成天底下最富足的人。”

蛇娘娘说做便做,她给赵三买来最好的衣裳,她给赵三换上最好的鞋袜。俗语说:“人凭衣裳马凭鞍”赵三帽新,衣新,脸也光彩了。能干的蛇娘娘,又在京里租了一栋最好的房子,和赵三住下了。

这天晚上,蛇娘娘亲手给赵三温水洗脚,亲手给赵三铺床盖被,把一切都弄妥当了,才对赵三说道:“赵三啊,春天夜短,快睡觉吧!”赵三说道:“春天夜短,娘娘你也睡吧!”蛇娘娘望着赵三,摇摇头说:“孩子呀,娘娘回去一趟,拿点儿东西来,咱娘儿两个好过日子。”赵三一听急了,他一把拉住了蛇娘娘的袖子,求告说:“娘娘呀,我一没爹,二没娘,你再走了,谁是赵三的亲人啊?”蛇娘娘也难过地说:“赵三呀,我也是独身一人呀!你亲娘娘,娘娘疼你,放心大胆地睡觉吧。”

赵三盖着新褥子新被,翻过来暖和,覆过去暖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蛇娘娘看看赵三的脸,又摸摸赵三的头,轻轻走到了院里。星引路,月点灯,披凉风,踏冷露地回崂山去了。

第二天早晨,赵三刚一睁眼,蛇娘娘已经笑嘻嘻地站在床前。她左手挎着竹篮,右手提着包袱。蛇娘娘掀开了盖在竹篮上的手巾,赵三的眼前立时金光晃眼。他揉了揉眼睛,才看清了,这不是别的,是他从没见过的金豆子呀!蛇娘娘又解开了右手里的包袱,哈!你猜怎么样啦,那些钻石宝玉照得满屋里明光瓦亮的。蛇娘娘把这些东西一齐堆到赵三的身边,亲热地说道:“赵三呀,快长大吧!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啦。”

蛇精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