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格格

时间:2017-02-03 17:39:47

分类:蛇精 满族

从前有一位老太太,年青时就已守寡,身边只有一子,很孝顺

老太太老了眼睛也瞎了,小阿哥以打猎为生,每天侍奉他的老额娘。有一天,他到了一个山根下,看见草丛里有响声,这时的小阿哥只有十三岁,那时就可以射箭、打小兔子、山鸡来养老母亲。他仔细一看是一条小蛇跟一只黑狼在打仗。小蛇没有那么大的力量,眼看就要打败了,小猎人最恨黑狼,心想我非把你射死不可,他返手偷偷射一箭,因为大黑狼不加小心,被射伤跑了。小蛇一看有人把它救了,就往草上吐了一口吐沫,小猎人到近前一看是一粒亮晶晶的珠子,他就拿回家就给老额娘看。老额娘用手一摸感觉凉飕飕的爱不释手,蹭到身上既舒服又有精神,她又往眼睛上试试,没擦过多少天两个眼睛就复明了。阿哥挺高兴:“我一定要找到这只小蛇,好报答这份恩情。”他一连找了五六年也没有找到它。

蛇精剧照

蛇精剧照

这时小伙子已经十八九岁了,在三九的一天他又背着弓箭到山里去了,走着走着突然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天黑了就见前面有灯,走到那是一所小房,他走进屋,只见屋内收拾的挺干净简单。炕上躺着一个病人,眼瞅着要死了不能动了,他便到近前看是位姑娘。他心想救人命要紧啊,就上前问:“这位青年的格格,你有病了我给你烧点水吧!”小伙烧好水端在跟前,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呢?”“唉,我们以前是娘俩,我娘头十多天死了,就留下我一个人了,我可怎么过呢,心里一愁就病倒了,你来了真好。”小阿哥说:“你这病我给你找医生治,你等着。”小姑娘:“不用了,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东山沟有一堆青草,三九天草,你把它拿来三根熬水喝,我喝三天就能好。”于是小伙子就往东山走了,果然见到一堆青草,在三九天有青草他觉得非常奇怪。就照话拿回来三根,姑娘喝进去了就能坐起来。第二天他又去了熬了三棵,姑娘就能下地稍微溜达了,小伙子挺高兴。就在第三天头又去割草的时候,将要割就看有一个黑老汉从东边过来:“小阿哥,你在干啥呢?”小伙就把事情与老汉说了,老汉长叹一声:“唉!你真是好人啊,可有一样你不知道,你治的那个姑娘是一个妖怪,是一条最能吃人的毒蛇。你不要救她,如果她好了,会下地吃你的。”小伙一听毛骨悚然:“不能吧,挺美丽的一个姑娘,怎么能说是个妖怪?”“你有所不知,你要不信,我也给你一种草,与此草一样,你给她熬上喝下去,就知道了。”

小伙半信半疑地接过黑老头的三根草便回家了。到家不吱声熬好了端上来,姑娘一闻觉得味不对但想不能是别的,犹豫一下喝了,喝后十分难受,翻身打滚起不来,对小伙说:“你采的一定不是以前那个草。”小伙子很诚实说:“不错。”把经过和姑娘说了,姑娘说:“你受人骗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你射伤的老黑狼。他想要破坏咱俩的关系,我确实是一条花蛇,但是我一心一意把你引到这来和你成起百年之好,我眼看就要恢复原形,我死之后,你千万把我埋在三块石头下,然后在石头上用火烧九天九夜,我还能再活过来。”说完姑娘断气死了。小伙一看正是他五年前见的那条小花蛇,挺伤心。他按照姑娘嘱托把小花蛇放在石头下,架上火烧。烧到第七天头的时候,黑老头来了,小伙见他很生气,老头笑着说:“你怎么能相信毒蛇的话呢,我不是什么妖怪,就是当地的一个老汉,花蛇花言巧语地把你欺骗了。”小伙听后就停下没有烧,老汉说:“算了,让她呆在这吧,你就赶紧走吧,看看我家,我准备地挺周全。”小伙子停下火不再烧,第二天这个地方长出了一棵白芍药花。

再说小伙被老汉引到了家好酒好饭招待一顿,晚上睡觉时小伙琢磨这老汉是好人还是狼呢?他愉愉地起身扒在老汉睡觉的屋子听,他正和老婆俩人和计,老汉说:“这回我把小伙调戏了,小花蛇也变成了白芍药,这样他们就不能跟我当死对头了,你赶紧烧水,到半夜时我把他抓住,咱俩就煮上他吃了。”小伙一听心里又悔恨又害怕,偷偷地走到一棵老桦树下,老桦树嗡嗡地说话了:“那个老头正是老黑狼,它炼了五年道行才炼成了人身,已经成了老狼精了。”它对小伙子说:“你想要治死他,有个办法,你用我的树枝做成十八根箭埋到他的房前房后,箭头朝里,埋好后你就躲开,这十八根箭射出去管保把他全家都能射死。”小伙按老桦树的吩咐做了,哪成想这事被黄鼠狼听见了,它与老黑狼的关系最好,就把这事告诉了老黑狼,老黑狼听后就变成了一个老猎人的模样。

小阿哥在半夜时分正偷偷地埋箭,老黑狼变的老猎人来到跟前问:“小阿哥你埋什么呢?”小阿哥:“我埋地箭呢。”“你埋地箭干什么?”“我射黑狼。”“我帮你埋吧,你刨坑就行。”小伙子答应下来,开始刨坑,刨了十八个坑,哪成想老黑狼偷偷地把箭头朝外埋。埋好之后没过两个小时十八根箭像十八条火龙一样射出去了,老黑狼一看哈哈大笑:“小伙子你又中了我的计了!”然后他把小伙子抓到了洞中,三天之后要请客专门吃小伙子的肉。这时小花蛇变的白芍药知道了心里很难过,正好从她头上飞来一只小鹰,白芍药哀求小鹰:“小鹰啊小鹰,你快救救小阿哥吧,他已被老黑狼关在后洞里,三天之后就要吃他肉了。”小鹰说:“我有什么办法能够搭救小阿哥呢?”“你赶紧把我身上长的叶摘下九片,熬上水想办法泼在老狼的身上,这样他就能活。”小鹰答应下来摘了九个叶。

可这事又被黄鼠狼知道了告诉了老黑狼,老黑狼听后特别来气,就把小鹰也抓进了后洞,准备一起吃。然后它又把白芍药砍下扔到河里,白芍药变成一条金翅鲤鱼,她游啊游,游到河神那里,河神见金翅鲤鱼挺好看,收她为干姑娘。小金翅鲤鱼对河神说:“干阿玛啊,你赶紧搭救我的小阿哥吧,他被老黑狼关在洞里,再有一天的功夫就要把他活活地煮死了。”老河神说:“行,这样的东西我早就恨它。”然后就率领水兵发起大水奔向黑狼洞。

到了黑狼洞之后,洞里注满了水,淹死了它的老婆。老黑狼想逃,老河神反手托起铜镜,一下把它打倒在地,然后把它打到河里,打得粉身碎骨。从此老黑狼在河里变成了一些黑鱼,专门做怪,到现在也是专门吃各种鱼。

小阿哥和山鹰都被救出来了,被领进了水府。小伙和小花蛇在此结婚,但是小花蛇不喜欢在水中生活,她对小阿哥说:“咱俩不能长久在这里,我还是一心想要恢复到蛇的面目,不愿再做金翅鲤鱼。”“那怎么办呢?”“有办法,你千万要记住,一定要把我装在石棺材里,我怎么哀告你也不要停,连烧我九天九夜,要想长期成为夫妻你就照办吧。”阿哥说:“好吧!”他弄来一个石棺材,拜别了老干爹。老河神劝他们说:“等你们俩到岸上成为夫妻后,我一定给你们送礼物。”小夫妻俩人到岸上之后;小阿哥把她装进棺材里,盖上盖子开始烧,烧到第三天时候,就听见棺材里叫道:“你别烧我了,我在里面已经受不了了,你赶快打开盖放我出来吧!”小阿哥想要橇棺材盖,但想起姑娘的一番嘱咐,就又烧了起来。烧到第六天的时候,姑娘哀告:“你既然想要和我成亲,这样活活烧死,那怎么还能成亲呢?”她说了许多痛心的话。小阿哥又想打开棺材盖,一寻思不行。烧到第八天的时候,姑娘在棺材里哭天号地,泣不成声,这时小阿哥实在忍不了,不再烧了把棺材盖打开了,不一会姑娘出来了瞒怨道:“你怎么少烧一天呢,虽说咱俩能够成亲,但以后就是无儿无女了。”小阿哥:“不生育我也高兴,我再也不忍心烧你了。”

就这样两人成就美满的婚姻,但是他们没有后代。从此满族留下一个风俗,乌云日那天无儿无女。乌云就是九,就是第九天那天谁也不行结婚,所以凡是遇到九、十八、二十九,或九月九日,有九都不能结婚,这个风俗一直沿袭到清朝中叶,才逐渐演变消失。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名字叫乌云日。

蛇精、满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满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