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讼师庄三

时间:2016-09-15 12:29:44

分类:聪明人

谋害亲夫案

清朝同治年间,山腰有一个“状元”叫庄三。这“状元”不是皇帝钦点的科举头名,而是他善写状纸为民伸冤,乡人在他成为闽南的名讼师后对他的美称。庄三因此得罪了处处想徇私枉法的县官,县官视他如眼中钉、肉中刺,一心想陷害他,除掉他。于是罗织了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一天带一队兵马前去乡里逮捕庄三。士兵们把庄三的房子团团围住,只等县官一声令下就冲进去。庄三一看情势不妙,赶紧换上一条妻子的红裤,头罩铁锅,一手扶锅,一手拿锄头,边走出来边学着女人的声调哭骂说:“没主没户的庄三哇,你害得家里这么惨……”围剿的士兵以为是出来扒锅灰的女人,就任他出去了。县官捉不到庄三,后来就把他的亲戚朋友全抓走了。庄三一怒之下,跑到福州去告状。哪知福州知府听信县官的话,他反被关进了死牢。

讼师

讼师

死牢的隔壁关着一个女犯人,整日哭哭啼啼,大喊冤枉。庄三了解冤情后非常同情她。原来女犯人的丈夫是个教书先生,长期在外教书,每年冬至才拿钱回来与家人团聚。今年冬至丈夫却没有回来,害得她整夜睡不稳。第二日清早,婆婆突然问起她丈夫回来后到哪里去了,她觉得莫名其妙。婆婆霎时沉下脸来,指着靠在房门口的一把雨伞,责问:“哼哼,没来?这把雨伞不是他昨夜回来时带的吗?”她一看:奇了,这把雨伞确实是丈夫平时随身带的,难道他昨夜真的回来过?但他并没有进房,究竟会到哪里去了?婆婆不由分说,扯着她到府衙去。哪知知府只凭一把雨伞为证,就将她屈打成招,定了“与人通奸,害死亲夫”的罪名,将她投入死牢,等待下个月即秋后处决。

庄三细细一想,觉得知府所定的罪名证据不足,最起码也要找到她丈夫的尸首,就替她写了十六字诉状,让她托人将这状纸交上去。

福州知府接到诉状,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我夫若死,我该赔命;我夫若在,谁赔我命?”十六个字,觉得字字在理,就不敢草菅人命了,把案子暂且搁下。

年关将近的一天凌晨,教书先生和他母亲匆匆赶来,救出了蒙冤受屈的妻子。原来,那日教书先生在回家路上遇见一个妇女要跳潭自杀,便救了她,问她为啥要自杀,她哭着诉说丈夫瘫痪在床,借来治病的钱债没有还清,债主日日追逼,她只好寻死了。教书先生可怜她,就将身上的十两银子全都给了她。他这时身无分文,到家怕妻子伤心,不敢直接进自己的房门,便先到母亲的房间,一直坐到三更,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走到房门口,正好听见房里儿子在哭,妻子在哄道:“乖儿莫哭,你爹回来就有钱了,阿母给你买新衣,买好吃的?”教书先生听了,心里惭愧,不敢入房,便连夜赶回学堂去了,匆忙中忘了把自己的雨伞带上。谁知这一来给妻子惹来横祸,幸亏妻子在牢中碰到“状元”庄三,不然早已命丧黄泉了。

将军问马案

有一日,死牢里又押入一个庄稼汉,这人一入牢房,就呼天抢地。庄三一问,他一五一十地说出原委。原来前些时南台发水灾,淹没无数田园厝宅,驻福州的一位将军的一匹马也被大水冲走了。大水退后,将军出去巡视,发现自己的马鞍在一家农户的大门边,就向这家农民讨马。农民赶紧申辩,说马鞍是被大水冲到他家门边的,若要马鞍,尽管拿去;至于马哩,他连个影迹也没见过?那个将军哪容他分说,将这个农民捆绑起来,押交福州知府办罪。

庄三听后,安慰他说:“你尽管放心?我替你写两句诉词,再次提审时,你将这诉状递上,保你平安无事。”“就凭两句状词,能保我打赢和将军的这场官司?”庄稼汉将信将疑,但别无他法,也就小心翼翼地收好诉状。

数日后,知府再次审问庄稼汉,庄稼汉哆哆嗦嗦地将庄三所撰的诉状递了上去,知府看后,不敢再往下审,连忙退堂。之后,知府径直去将军府,将那状文递给将军,将军一看,上面写着两行正气凛然的字:东鲁厩焚,孔圣人犹恐伤人;南台水涨,大将军只顾问马。将军顿感惭愧,心想:南台遭遇水灾,我应该过问百姓的安危,怎能为一匹马治罪正处在天灾中的百姓呢?

于是将军不再追究此事,并让知府马上释放庄稼汉。

惩恶讼师

福州知府后来得知“谋害亲夫案”和“将军问马案”的两份状纸皆为庄三所写,由衷赞叹:“真不愧是闽南写状‘状元’?”他见庄三如此仗义,不像是作奸犯科之徒,便派人到泉州明察暗访,得知庄三被人冤枉的真相,便替其洗脱罪名,送其出狱。

话说当时泉州有一个恶讼师,他贪图钱财,常常替坏人出头打官司。这回听说庄三写状纸特别厉害,连福州知府都夸其为闽南“状元”,心里不服。这日,他专程前来山腰找庄三,表面上说是登门“拜访”、“请教”,实际上是要来与庄三比试比试。庄三看出他的来意,便笑着对他说:“既然你来了,我看咱俩就来打场父子官司吧?你装父亲,我装儿子,咱俩一齐到泉州去打官司。”恶讼师一听庄三甘愿装儿子,处于不利地位,便满口答应。

到了泉州,两人先去恶讼师家。趁恶讼师进内室装扮成老人这段时间,庄三拿起桌上的毛笔,在左手掌心写上两行字。然后两人一齐来到泉州府衙前,假装吵架,一路扭打到公堂之上。知府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刁民,为何打来扭去?”

恶讼师先下手为强,假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说:“这个小畜生是我的不孝逆子。他终日浪荡,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经常出去偷鸡摸狗做坏事,我苦口婆心劝导他,他不但不听,还打我、骂我,饭也不给我吃。”

知府听了,气得将惊堂木拍得震天响,喝道:“大胆的小畜生?你为何忤逆不孝、无法无天?快快招来?”

庄三一个劲地摇头,眼泪直流,低着头不作声。

恶讼师又脱下头帽,指着耳边用红丹水涂抹的假伤痕,哭诉说:“大人你看,我的头都被他打肿了?我好苦哇,大人你要替我作主啊……”

“大胆的逆子?”知府大喝一声,“你竟敢将你父亲打成这样?来人啊,将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拉下去打四十大板?”

“大人啊?小人有难言之苦哇?”庄三一边哭,一边跪着向前移动几步,伸出左手让知府看。

知府一看,“呸”地一声将一口唾沫吐在恶讼师脸上,骂道:“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做出伤天害理的丑事来,难怪儿子不孝。来人哪?将这个该死的老东西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就这样,恶讼师被衙役们架去打了二十大板,打得皮破血流,叫苦连天。

出了府衙门,恶讼师狼狈不堪,他一边捂着屁股,一边委屈地问庄三:“你手心上究竟写了什么,这么厉害?”庄三笑笑,张开左手给恶讼师看。恶讼师一看傻了眼,原来是“妻有貂蝉貌,父怀董卓心”十字。恶讼师方才对庄三佩服得五体投地:“厉害?厉害?真不愧是闽南写状‘状元’啊?

聪明人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