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的来历

时间:2016-09-19 17:16:45

分类:婆媳

相传很久以前,黄河湾里住着一户姓丁的铁匠和一户姓闻的木匠。两家生活都很贫困,相处得却非常和睦,亲如一家。没几年,老木匠死了,小木匠的媳妇非常恶毒刻薄,两家的关系也就决裂了。

恶媳妇对婆婆心狠手辣,家一务活样样都叫她干,从早到晚不得闲。一样不顺心,恶媳妇连打带骂,烧火棍、擀面杖像雨点似的劈面乱打,老妈妈从头到脚青一块、紫一块,没一点好处。恶媳妇吃的是油汤辣水,老妈妈吃的是粗米淡饭,渴了喝井水,睡的是土炕,盖的是麻袋片。天长日久,老妈妈被折磨得成了骨头架架,走起路来前栽后仰,终于跌倒,得了半身不遂。她躺在地上呻吟,无人端口水喝,活活饿死了。半夜三更,恶媳妇把老妈妈背到村外撂在一个臭水坑里。

蚊子

蚊子

可怜的老妈妈阴魂不散,变了无数小飞虫飞来飞去,嗡嗡嗡要恶媳妇还命。它飞到丁铁匠那里,哭哭啼啼要丁铁匠替它想个报仇的办法。丁铁匠最知内情,对恶媳妇也很痛恨,想了半天想出一条妙办法:“我给你安个铁嘴,你去吸干恶媳妇的血,给你偿命。”

丁铁匠忙生起炉火,抡起铁锤叮当叮当地打起来。一边打,一边说:“铁嘴安好了,你飞来叮我怎么办?”正好一阵风把炉子里的烟吹来,蚊子呛得直咳嗽,对铁匠说:“我以后飞来你就放堆烟,烟一呛,我就飞走了。”丁铁匠看在老木匠的情上,精心精意地打了个又圆又尖、又细又长的铁嘴给老妈妈变的蚊子安上。蚊子就“嗡嗡嗡,吸你的血,还我的命”,叫着一直飞到恶媳妇那里。它白天躲在草丛里,天黑飞出来,细长的铁嘴扎在恶媳妇肉里用劲吸着血。从夏天到秋天,恶媳妇的血被吸干了,死啦。

第二年夏天,蚊子又“嗡嗡嗡,吸你的血,还我的命。”地叫着飞来了。飞到老铁匠那里,老铁匠放堆柴烟,烟一呛,蚊子飞走了。它不离口地叫着“嗡嗡嗡,吸你的血,还我命。”飞来走去,飞到牲口圈或院子内,人们也学老铁匠的办法,忙放堆烟把蚊子呛跑。就这样祖祖辈辈流传下打艾烟,呛蚊子的习惯。

婆媳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