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姑娘

时间:2016-09-19 18:16:59

分类:狐狸精 满族

有一个小伙子,名叫巴羊阿,无依无靠,一个人过活。一天,他在山上打柴,遇见一群小孩,抓着一个小狐狸崽。那狐狸崽毛色金黄,一对眼睛黑亮,挺招人喜爱。巴羊阿问:“你们从哪儿抓来的?”孩子们指指半山腰的洞,说:“在这洞边。”巴羊阿又问:“它那么大一点儿,你们抓它有什么用?”孩子们说:“扒皮做皮袄。”巴羊阿说:“太小了,不顶用,卖给我吧!”巴羊阿买了小狐狸崽,用手摩挲摩挲它的毛,抱到半山腰的洞口旁边,说:“再别到处乱跑了,回洞修仙去吧!”

狐狸崽回到洞里,老狐狸正在哭。它擦擦眼泪,把小狐狸崽搂到怀里,说:“我见你让人抓去了,寻思你回不来了。”

小狐狸崽说:“一个小伙子救了我,要不我就被那些孩子扒皮做皮袄了。”

老狐狸说:“咱们狐家从来有恩报恩,去,看看那个小伙子,要是挺孤单,挺困苦,你就帮他一把!”

小狐狸崽本来就看小伙子不错,乐得撒个欢,说:“嗯,我去了。”

小狐狸崽出了狐狸洞,见巴羊阿身背着绳子,手拿着斧子往山上走。它就地打个滚,变成个姑娘,跟在他后面。巴羊阿回头一看,脸红到脖颈,也没敢说话。

姑娘紧走几步撵上他,问:“阿哥,你上哪儿?”

巴羊阿瞅也不敢瞅地说:“我上山打柴。”

“打柴做什么?”

“一半卖,一半烧。”

“卖给谁,给谁烧?”

“卖给有钱的,留着自己做饭烧。”

姑娘接着问:“阿哥自己做饭?”

巴羊阿说:“不自己做,谁给做。”

“你家没有别人?”

“没别人,就我自个儿。”

狐狸姑娘

狐狸姑娘

姑娘听了巴羊阿的话,说:“阿哥,我也是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咱俩凑在一起就都有了依靠,你就成全我,让我跟你在一起生活吧!”

巴羊阿一听,脸红得更不知往哪儿放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过身来,问:“你不嫌我穷吗?”

姑娘说:“穷,我有一双手,能干活就不怕没饭吃。”

姑娘的一双手可就是巧,自打和巴羊阿结成夫妻,天天手拿绣花针绣荷包。那荷包上绣的鸟能展翅飞,小鹿能撒腿跑,花草能闻到香味,鱼虾能在水里游动。姑娘一绣绣了九十九个荷包,从山上采来九十九把香草,装在九十九个荷包里。五月初五这天,她把荷包用秫秆挑好,交给巴羊阿说:“你拿到城里去卖,要是有人问是谁绣的,千万不可说出是我。”

城里五月初五这天真就是热闹,那八旗里的大小官员,有的骑马,有的乘轿,前呼后拥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那四乡的乡民,也趁着天晴日朗,又是一年之中难得的佳节,挑着担子,拎着筐,到街里买东卖西;那店铺里摆着各式各样货物,门口站着小伙计揽着生意,趁此机会想多卖上几吊钱;那小商小贩推着车,有的上面摆着针头线脑、绒花绒绳,有的是粽子、白糖、大红枣,高一声低一声地满街叫卖。

巴羊阿不会叫卖,选了个僻静地方站好,过往的男女们走到跟前,都被香荷包吸引得迈不开步。这个说,这荷包绣得可真俏丽,那个说,天上仙女的手也不见得能这么巧。一个个看得眼花缭乱,那手头宽裕的一买就是几个。九十九个荷包,一眨眼工夫就都卖出去了。

在这九十九个荷包中,有一个最大的最好看的,巴羊阿刚把它拿到街上,就被旗里的牛录额真(八旗中的武官)看中了。此人名叫六十三。他一边买荷包,一边问:“巴羊阿,这个荷包是谁绣的,手艺这么绝妙,技术这么高超?”

巴羊阿不会说假话,虽然狐狸姑娘事先已有嘱咐,他还是照实说了:“是我家人。”牛录额真说:“我想再订做几个,能不能领我当面去订货?”

牛录额真哪里是订货,他是要目睹一下巧女本人的真面貌。他到巴羊阿家里,见这巧女脸蛋又嫩又白,就像正开的桃花;眼睛黑亮黑亮的,就像两颗宝石;小嘴通红,如同熟透了的樱桃,那身上还放出一阵阵的香气。他直呆呆地看对了眼儿,嘴里颠三倒四地胡言乱语了几句,退出门槛,转身就往回跑。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王爷府,往王爷跟前一跪,捧出了荷包。大人翻过来掉过去地看也看不够,问:“这是什么人绣的?”

牛录额真说:“闲散旗丁巴羊阿的妻子。”

大人又问:“长相如何?”

牛录额真说:“天仙也无法相比。”

“啊!”王爷吃惊了。他正想要寻找心灵手巧、模样漂亮的女子,这不是找到了吗?他急忙说:“去,把她叫来,不来就给我抢来!”

自从牛录额真跨进巴羊阿家的门槛,狐狸姑娘就知道要有一场灾难了。她对巴羊阿说:“王爷要来选我进府,咱俩就要分别了。”

巴羊阿抱着狐狸姑娘哭了起来,说:“我不能没有你啊!”

狐狸姑娘说:“你赶快上山剥些黄檗树皮回来,我用黄檗树皮水擦洗全身,就洗得得了黄玻”巴羊阿上山采来黄檗树皮,泡了一盆黄水,狐狸姑娘刚把全身擦洗完毕,王爷的兵马就到了。狐狸姑娘走到大门口,说:“你们不用抢,也不用抓,备一顶轿,我跟你们去就是了。”

牛录额真把狐狸姑娘抬到王爷府。狐狸姑娘大大方方走进堂上,腿不跪,头不低,面对王爷说:“六十三牛录额真属下巴羊阿之妻拜见王爷。”

那王爷本想见到一个天仙般的美女,哪曾想,睁开眼睛一看,见这女人脸黄似蜡。常言说,一俊遮百丑,岂不知一丑也能遮百浚狐狸姑娘那桃花般的脸蛋、黑亮黑亮的眼睛、樱桃般的小嘴全不见了。王爷睁开的眼睛马上又闭上了。

牛录额真本以为王爷看到这个美女,会眉开眼笑。怎么眉不开、眼也不笑呢?他一细瞅,也吓了一跳,美女变成了蜡黄女,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以为老王爷眼睛一闭就没事了吗?他可没那么善心。那些被抬进府里没被看中的,只要进了他家大门,就不准出去,留在身边给他当侍女丫鬟。

老王爷看了一眼狐狸姑娘,原来的兴致早没了,他吩咐一声:“到厨房去烧水。”

两边家丁刚要上前把狐狸姑娘架走,狐狸姑娘说:“王爷,小民有几句话禀告。小民在几天前突然害了黄病,这病人人都知道,最易传给别人。如留小民在府中,小民死活倒没什么,危害了王爷的玉体金身,岂不是小民的罪过!”

王爷听说狐狸姑娘得了黄病,吓得闭着的眼睛立时睁开了,手捂着鼻子,大声喊:“带出去,赶出府去!”

两边家丁正要动手,只见狐狸姑娘像来时一样,大大方方地自己走出了王爷府。

王爷把手从鼻子上拿下来,指着跪在地上的牛录额真,大吼一声:“拉出去砍了!”

狐狸姑娘用计脱了身,回家和巴羊阿团圆去了。

狐狸精、满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满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