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砚致死案

时间:2016-09-28 14:52:44

分类:侦探故事

清朝年间,一个中秋节的深夜,在清河县水贝村的一座深宅大院内,忽然传出一声令人发寒的惨叫。惨叫声是村里的老学究方老秀才发出的,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后院内。

捕头铁三郎闻讯后,立即带领手下几名捕快赶到水贝村。方老秀才的尸体就倒在方家后院一张石桌旁,他的额头破裂,血已经凝固、发黑。旁边,散落着一些染有血迹的酒壶碎瓷片。石桌上,摆放着一些水果和月饼,两只酒杯里还有些残酒。显然,方老秀才并非独自一人赏月自饮,而与方老秀才月下对饮之人,极有可能就是杀死方老秀才的凶手。

铁三郎正要命人去查探昨晚是谁与方老秀才一同喝酒时,忽然一个人趔趔趄趄地撞进来,扑在方老秀才尸体上痛哭起来。他边哭边说:“老师,学生该死呀!学生一时糊涂,失手杀了您老人家,学生罪该万死……”

此人年方十八,头发凌乱,面目清秀,一双血红的眼睛隐藏着无限的痛苦和内疚,而且还一身酒气。此人便是方老秀才的得意门生,人称水贝村神童的李修为。

铁三郎有点奇怪,问:“听说方老秀才与你情同父子,你为什么要杀他?”

李修为长叹一声,把真相说了出来。

凶祸起于一块端砚。方老秀才有一块视为传家之宝的端砚,传说包公在端州为官期满调回京都,正当他的船准备启航时,原本风平浪静的江面忽然风急浪高。包公感到奇怪,找人一查问,原来是端州的百姓因钦佩包公的为官品质,故将一块端砚偷藏于他的行李中,想送给包公作个纪念。而江中的神灵却不愿因一块端砚毁了包公清白的名誉,故翻江倒海令船不能行。包公笑着取出那块端砚,抛入江中,江面立刻平静了下来。

后来,一位水性很好的捕鱼人,潜入江底捞得那块端砚,这捕鱼人就是方老秀才的祖上。方家世代本是大字都不识一个的水上人家,因为获得了这块端砚,沾染了灵气,结果出了方老秀才这个学问人。而这块端砚也确实是块宝砚,用它磨出的墨汁,不但永远不会风干,而且还散发出一种能激发人才思的清香。

今年,由京城派到清河进行科举考试的主考官是大学士冯了胜,他得知方老秀才拥有这一块宝砚,曾三次到方家,想用重金购买,但都被方老秀才拒绝了。而方老秀才的学生李修为,十二岁便考取了秀才,但此后六年都没有考取举人。他为了功名,竟鬼迷心窍地写了一封信给冯了胜,说只要冯了胜能使他中举,他便将老师的端砚偷出来送给冯了胜。没想到这封信还未送出,就被方老秀才截获了,方老秀才盛怒之下不但将李修为臭骂一顿,还扬言要将这封信交给考官,取消败类李修为的考试资格。情急之下的李修为为了取回那封信,就假借和老师共度中秋佳节之际,丧失了理智,举起酒壶砸向老师,夺回那封信就逃回家了。直到刚才,他听说方老秀才死了,才在良心的谴责下,前来自首。

铁三郎手里拿着那封害方老秀才惨死的信,心情十分沉重。他命手下的捕快进屋取来那块端砚作证物,可是十几个捕快把方家仔细搜查了数遍,也没有找到那块端砚。铁三郎问:“李修为,端砚是不是已被你偷走了?”

李修为连连摇头,说道:“我没有偷走端砚,真的没有……”铁三郎想,一个敢于自首的人,是不会说谎的。铁三郎略一沉思,命人将李修为带回巡捕房,也将方老秀才的尸体抬回衙门验尸房。

方老秀才之死,虽然在清河考场引起很大的震动,但科举考试仍然如期进行;而且主考官冯了胜还在考场上暗示,谁能将方老秀才那块端砚献上,他必给那人好处,对考生而言,主考官所说的好处,自然是举人的名额。

考举结束后的第二天,主考官冯了胜正在考场看卷,忽然门差来报,说一名叫张文正的考生求见。

张文正进来后,冯了胜沉着脸说:“考场规矩,考生一律不得私自见主考官,你难道不知道?”

张文正忙将手中用布包着的一块东西献上,说:“冯大人,学生因为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送给大人,所以……”张文正说着把布包打开,露出一块天蓝色的墨砚来,“学生听闻冯大人喜欢墨砚,所以才给大人送来一块。”

冯了胜双眼发亮,仔细地观赏了那块墨砚后,赞不绝口地说:“好砚,好端砚。”

张文正脸露喜色,试探地问:“冯大人,不知学生这次考举,会有几分胜算?”

冯了胜一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高声叫道:“铁捕头,你出来吧!” 铁三郎从里室走了出来,张文正一见,不禁面如土色。

冯了胜朗声赞叹道:“铁捕头果然神机妙算,算准了杀死方老秀才夺走端砚的人,必然会将端砚献给本官的。”而后,他又叹了一口气,“唉!本官是想得到这块端砚,没想到却因此而害了方老秀才的性命。方老秀才之死,本官心里也很不安宁呀!”

张文正惊慌地说:“我……我没有杀人,方老秀才不是我杀的,他……他是被李修为杀死的,李修为才是凶手。”

铁三郎问:“那么,这块端砚,你是怎么得来的?”

张文正惭愧地说:“中秋节那晚,我刚好从方老秀才家的后院经过,听到方老秀才和李修为吵架,当时我感到奇怪,因为两个人平时亲如父子。我正要爬过土墙去劝阻他们,谁知竟看到李修为举起了酒壶,砸在了方老秀才的额头上,方老秀才被击得头破血流,倒地而亡。当时我呆住了,在李修为逃走后,我本想报官的,但由于一时动了贪念,便进入方老秀才的书房里,偷走了这块端砚。”

铁三郎点点头,说:“你说的是事实,但只不过是事实的一小部分,因为其中还有重要的情节,你没有坦白出来。”

张文正抬头看了铁三郎一眼,正好遇上铁三郎严厉的目光,他垂下头说:“我……我不明白铁捕头的意思。”

铁三郎说:“三年前,方老秀才收留了一个讨饭的小姑娘为女,她就是小红。她正好看见你用这块端砚将方老秀才击毙。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还不认罪?”

张文正急忙说道:“小红?她怎么可能……她在血口喷人,胡说八道。”

铁三郎冷笑着说:“你刚才想说小红怎么可能将你杀死方老秀才的事告诉别人,对吗?那是因为小红也被你杀了灭口,投进方老秀才后院那口枯井里了,而且你还用大石头将那口枯井填上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见张文正仍然矢口否认,铁三郎继续说道:“其实你承认偷走了端砚,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凶手。因为我给方老秀才验尸时,发现他的头和脸都染有墨迹;而且他那传家之宝的端砚也不见了。所以我敢断定,凶手一定是用端砚击在方老秀才的额头上。这块端砚是罕见的宝物,用它盛的墨汁不会风干,我想,它击破方老秀才的额头而沾上的鲜血,也应该不会干的。”铁三郎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端砚在桌上的一张雪白的宣纸上使劲一按,宣纸上果然现出了血迹。

张文正见状再也无法狡辩了,他终于招认了一切。原来,他知道主考官冯了胜三至方家,要用重金购买端砚而不得,便想去偷方老秀才的端砚送给冯了胜,以求冯了胜殉私让自己中举。中秋节那晚,他摸进方家,正好遇上李修为用酒壶将方老秀才击倒。他趁这个机会潜入方老秀才的书房偷砚,他刚盗得端砚走出书房时,恰好被醒过来的方老秀才撞见。情急之下,他将手中的端砚击向方老秀才。而在厨房煮茶的小红正端着一壶茶到后院,目睹张文正杀人,吓得昏倒在地。丧心病狂的张文正急忙把她抱起,投入了旁边的一口枯井里……

张文正只得交待了杀人经过,而后,仍不解地问道:“这块端砚我偷回家后,已经用清水把它洗得干干净净了,没想到它竟然还有血迹! 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铁三郎听了不由得大笑起来,他把右手五指张开,伸至张文正眼前,说:“这块端砚和宣纸上的血迹,其实是我的。我暗中用大拇指的指甲掐入中指的指甲缝,弄出一滴鲜血抹在这块端砚上,然后再把鲜血压在宣纸上。要不是我这样骗你,你又怎会承认自己是凶手?”

张文正呆住了,慢慢瘫倒在地上……

侦探故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