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毒弟弟

时间:2016-09-28 14:23:25

分类:藏族

从前,在一个四面环山,水草丰美的山沟里,住着一个牧户人家。旁边,碧绿如玉的茵茵草地上开满了各种鲜花,双双对对的蝴蝶、蜜蜂在花丛中相互追逐、嬉戏、鸣唱;远处,成群结队的牛羊在悠闲自在地吃草、喝水、歇息。时令仲夏,正值草原上的黄金季节。每当杜鹃鸟悠扬的歌声在山间林中响起的时候,牧人家的牦牛毡帐里便洋溢着欢乐与吉祥。

这户人家有七口人,户主名叫扎巴。他有两个儿子,老大名扎洛,老二叫桑洛。兄弟俩已是青春年华,家里的活儿样样能道会干,阿爸扎巴除了时常提提醒以外用不着自己去动手。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长大成人,老扎巴有说不出的高兴。

藏族草原

藏族草原

有一天,他把兄弟俩叫到身边说:“你俩已经长大成人,该是展翅翱翔的时候了。走出大山到外面世界闯荡闯荡,也好长长见识,顺便做点生意回来,多少也为家里添补添补。”兄弟俩十分高兴地听从阿爸之命,连夜准备好干粮和本钱。翌日,当太阳刚刚从东边山头露出笑容的时候,他们便踏上了出山的征途。

他俩走出大滩,穿过山谷,翻过山梁,越过河流,终于到了一座小城。由于他俩从来没有进过城市,一切都觉得很稀奇、很新鲜,左看看右转转,不知不觉中到了黄昏时分,才找到一户人家借宿住下了。

第二天他俩分头去逛城,沿街看生意。哥哥扎洛生性好吃懒做,见好的就吃,不仅喝酒无度,而且沉溺于女色之中,尽情享受生活,只两三天功夫,就把手头的钱挥霍一空。弟弟桑洛和他不一样,烟酒不沾,女色不贪,花费适当,购买了不少东西。

过了几天,他俩准备返程回家。桑洛把东西搭了好几头牛驮子,而扎洛由于胡花乱支,把好多钱扔在无谓的事情上,只有一头牛驮子。他看着眼前弟弟桑洛的牛驮子,感到十分羞愧,一股难以名状的妒忌从心底里油然而生,一个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顿时酿就。他迅急买到了一斤蜂蜜和一包毒药,然后偷偷地将它们搅和得匀匀的给桑洛吃。桑洛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自己的哥哥,还以为这是哥哥疼爱自己,把它当做哥哥的一片真情,吃进嘴里甜到心头。于是,他一边吃着甜甜的蜂蜜,一边赶着牛驮子,踏上了回归的路途。

没走一会儿,毒性慢慢地发作起来,桑洛肠胃里一阵绞痛,像刀割一样难以忍受,额头上的汗珠像岩上的石粒一样沉重地滚落下来,他不停地呻吟着难以说出话来。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定是扎洛下了毒手,心中感到无比的冤屈与痛苦。他万分委屈地对扎洛吟唱道:

我俩走进同座城,
桑洛痴心步商场,
扎洛着魔入迷途。
生意好坏有何妨?
好了拿回是一家,
坏了舍本也一家。
哎!丧了魂的扎洛哟!
我俩生在同毡篷,
同一严父教成人,
同一慈母抚养大,
弟兄间有何怨恨?
你好就是我兄长,
我坏也是你亲弟。
哎!丧了魂的扎洛哟!
当我食用毒蜜时,
首先觉得口舌甜,
其次感到胃肠香,
如此下毒有何缘?
没弟你成孤独鸟,
从此你成单臂汉。
哎!丧了魂的扎洛哟!
黑毒是我要命鬼,
返程回家成烬灰。
马蹄得得快如飞,
走快我就难相随;
牛驮吱吱缓慢行,
走慢我也难迈腿。
哎!丧了魂的扎洛哟!

就这样,一边给扎洛吟唱胸中的痛苦与冤屈,一边赶着驮子往前走。终于桑洛挪不动步子,感觉到自己已经无力支撑下去了,就坐在地上对扎洛唱道:

不要把我扔这里,
这是富人牧马场,
无数马驹出身地,
我的灵魂去何方?
丢下尸体会忌讳,
有碍马群再兴旺。

扎洛只好把桑洛背着走了一段路程。刚停下脚,桑洛又唱道:

不要把我扔这里,
这是富人养牛场,
无数牛犊出身地,
我的灵魂去何方?
丢下尸体会忌讳,
有碍牛群再兴旺。

扎洛又背着桑洛继续往前赶了一程。正要放下来,桑洛还是不让放。唱道:

不要把我扔这里,
这是富人放羊场,
无数羊羔出身地,
我的灵魂去何方?
丢下尸体会忌讳,
有碍羊群再兴旺。

扎洛只得背着桑洛又往前走。看到前面是高高的哈拉山,桑洛便指着高山唱道:

不要把我扔这里,
背到哈拉大山窝。
灵鹫上师来迎我,
蚂蚁众僧超度我,
大黑乌鸦守着我,
杜鹃鸣唱祈祷我。

于是,扎洛一步一歇,大汗淋漓地把桑洛背到山头放下来。桑洛便深情地又唱道:

翻过前边高山后,
阿爸定会来迎候;
问我桑洛去那里?
就说我在后边走,
千万别把真话说,
说了阿爸难忍受。
袋中装的那些烟,
托你交到阿爸手,
阿爸是个抽烟人。
养育之恩未及报,
扎洛尽心担忧愁。
到了山前大滩后,
阿妈也会来迎候;
问我桑洛去那里?
就说我在后边走。
千万莫把真话讲,
讲了阿妈难忍受。
袋中装的那些茶,
托你交到阿妈手,
阿妈是个喝茶人。
抚养之恩未及报,
扎洛尽心担忧愁。
看到咱家帐圈后,
益喜拉姆定来迎。
问夫桑洛去那里?
就说桑洛难回门。
真情实话告诉她,
不然她会把我等;
等待失去她青春,
日后难以再嫁人。
褡裢中的装饰品,
托你交到她手中;
她正青春妙龄女,
修饰打扮是天性。
益喜拉姆真可怜,
不满二十成寡妇;
华桑扎西更可怜,
不足五月成孤儿。
哎!丧了魂的扎洛哟!
左邻右舍问你时,
千万记住这样讲:
我俩途中遇强盗,
桑洛拼杀把命丧;
我遇侥幸留下命,
财物多被盗贼抢。
千万别把实情讲,
众人口舌难堵挡。
兄弟之间生污秽,
百年之后仍讥毁。

这时的桑洛已经气喘吁吁,他十分艰难地继续唱道:

别让阿爸去牧马,
马儿翻山越岭跑,
翻山看见哈拉山,
桑洛心里会难过。
别让阿妈去牧羊,
羊儿大滩满沟跑,
沟口看见哈拉山,
桑洛心里会难过。
阿爸恩比雪山重,
阿妈情比大海深,
未及报答点滴心,
孩儿永远觉悔恨。
倘若因果有报应,
菩萨总该知我心,
允我回投阿妈胎,
再来人间报深恩。

唱完后,桑洛呼吸愈加急促,终于闭上了眼睛。哈拉山上的雪水,至今像泪水一样还在不停地流淌着……

藏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藏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