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巧戏牛二怪

时间:2016-09-28 14:47:56

分类:苏轼

早先青神中岩寺对门的思蒙河口上有一个场镇,名叫双江镇。镇虽叫镇,其实没得几间店子。只因朝拜中岩寺的人多,渐渐热闹起来,才得了这个名字。

镇上有一家红锅馆子,双间铺面,老板名叫牛玉才,排行老二,做生意指甲深,对人又刻薄。买主刚进门,倒是嘴巴儿甜咪咪的,只要一算账,那棒棒才敲得你心尖尖儿疼哩。尤其是对小买主更刮毒,汤不给你喝一口,板凳不等你坐热,筷子一搁,他就要抽板凳。就是在他屋檐口边边上站一下,他也要说你的“刺耳话”!。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牛二怪”。

一天,一个朝中岩寺的居士婆婆走到镇上,正好遇到下雨,便侧身跨进了牛二怪的铺子。牛二怪问她吃啥子,居士婆婆说想躲一会儿雨。牛二怪马上垮下脸来说:“这儿又不是土地庙,我要做生意。”居士婆婆见他不安逸,只好说:“那就买碗饭吃嘛。”牛二怪问吃啥子荤菜。居士婆婆是吃长素的,赶忙说不吃荤菜,只要一盘泡萝卜。牛二怪一听,那脸顿时黑来挤得出水,饭才端上桌就催快点吃,一碗帽儿头才刨了个顶顶,就抽了板凳把居士婆婆吆出了店门。

这时正好有个书生路过,看到此情此景,便大摇大摆地走进店堂,上八位一坐,“叭”地一下在桌上搁了一坨银子说:

“先来一杯好酒,再来点最贵的菜!”牛二怪笑眯了,忙问吃啥子菜?书生说:“一盘炸龙须,一碗炖凤肝。”牛二怪一听,眼都瞪圆了。书生说:“没本事开啥子馆子?”随身摸出两颗花生米就吃起“土地酒”(指吃寡酒)! 来。牛二怪莫奈何,又不好撵他。过了一会儿才走过去催他:“相公,雨下大了不好走!”书生说:

“不好走我就不走了。”又过了一会儿,牛二怪再去催:“相公,雨都住了。”书生说:“好呀,雨住了我还慌啥子喃!”又过了好一会儿,牛二怪又催:“相公,天都黑了!”书生说:“既然天都黑了,我还走哪儿去呢?”牛二怪说:“我要关店子。”书生说:“今天我偏偏要照顾你。”牛二怪说:“你点的啥子龙呀凤呀,我看都没有看到过,哪儿去找嘛!”书生说:“那我就点你看到过的嘛,来一份红烧土狗子(蚍蜉)",一份清炖蛐蟮子(蚯蚓),一份粉蒸推屎爬(屎克螂),一份油炸苍蝇子。”牛二怪一听,知道遇到了“对红星”,魂都吓落了,哭兮兮的作揖告饶说:“相公高抬贵手,不要为难我们买卖人嘛。”书生一笑说:“既是买卖人,和气把财生,大小是买主,待客要公平。”说完站起来,丢下酒钱走了。

后来牛二怪一打听,才知道这个书生就是青神贡生王方的女婿,远近有名的苏东坡

苏轼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苏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