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人大战戈基人

时间:2016-09-25 08:32:35

分类:羌族

木姐珠:传说中的羌族女始祖。

斗安珠:传说中的羌族男始祖,此为羌族北部地区的称呼,南部则称热比娃。

戈基人,今天已不存在。据〔法〕石泰安(R·A·coin)《汉藏边境古部落》一书称,“戈人”他们先于羌人来到岷江上游,进行农业生产。在今四川阿坝、甘孜地区的藏族中也有传说,称他们是藏族的一支,其后裔至元代尚存在。又据冉光荣等人《羌族史》称,他们极大可能是羌人中较早进入岷江上游的一支。又据马长寿在《氏与羌》一书中指出:“如说戈基人的各种特点,其中特别是能用牛曳犁耕地,善于怡水,拥有更多的财富……特别是治水和石棺两种特点,我疑羌民传说中的戈人就是汉代以前占领岷江上游的蜀国蚕丛后裔所谓‘纵目人’之属。”

流传地区:汶川县

木姐珠和斗安珠结婚以后,生了九个儿子。大儿名叫构,二儿名叫恶,三儿名叫烧当,四儿名叫至,五儿名叫格古,六儿名叫黑牛,七儿名叫白羊,八儿名叫吉,九儿名叫尚当。他们率领自己的部落,赶着羊群,由西北高原南下,翻过许多大山,终于来到波浪滔滔的岷江上游。他们一看,这里有山、有水、有平原,是个放牧的好地方,就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

远古羌族人女装

远古羌族人女装

但是,这一带却住着高颧骨、短尾巴、身体强壮的戈基人。他们个头不大性情却很凶猛,互相争夺牧场,双方经常发生战争。天神木比塔看见自己的儿女老是打不赢,就想法帮助他们。

这时,恰巧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有一天,木比塔的大儿在黑罗山牧场放神牛。早上他把牛群赶到草场上去牧放,自己贪耍去了。下午的时候,抱柴角牛和扬叉角牛却不见了。这两头牛是天王的心头肉,他要亲自来过问这件事。

他先问羌人:“你们看到罗山牧场上的抱柴角牛和扬叉角牛没有?”

羌人回答说:“我们没有看见。”

木比塔又问戈基人:“你们看见我的两头神牛没有?”

戈基人回答说;“我们没有看见呢!”

木比塔又问羌人:“神牛是你们偷了吗?”

羌人说:“我们不敢偷啊!”

木比塔又问戈基人:“神牛是你们偷了吗?”

戈基人说:“我们没有偷呀!”

木比塔生气了,把羌人、戈基人召集起来,一个一个的查看口腔。他在羌人牙缝里掬出的是干菜筋,在戈基人牙缝里掏出了牛肉筋筋。木比塔知道牛是戈基人偷了,便对他们十分愤恨。

木比塔又问羌人:“你似要神、要羌、还是要戈呢?”

羌人说:“我们要神、要羌,不要戈基人。”

木比塔又何戈基人:“你们要神、要羌、还是要戈呢?”

戈基人回答说:“我们不要神、不要羌,只要戈基人。”

木比塔听了这话,心里很不高兴,他要想法收拾戈基人。

有一天,木比塔喊大外孙构领着羌人和戈基人一同上山砍柴。他叫羌人用白斧将大树劈开一个口子,叫戈基人把双手伸进去,羌人取出白斧,戈基人被树夹死了许多。

木比塔喊羌人拿木棍作武器,戈基人拿麻杆作武器。戈基人用麻杆杆打羌人,一打麻杆杆开了花;羌人用木棍打戈基人,戈基人被打死了很多。

木比塔喊羌人拿三块白石头作武器,戈基人拿土个雪陀陀作武器。戈基人用雪花打羌人,打得雪花到处乱飞;羌人举起白石头打戈基人,一石头砸死一个,把戈基人打死了一大坝。

木比塔叫羌人扎了九个草人,甩到石岩底下。故意向岩下问:“喂,你们在岩脚下好不好耍?”原先埋伏在岩脚下的羌人回答说:“好耍。”木比塔就叫戈基人也跳下岩去耍。结果,戈基人被摔死了千干万。

木比塔又叫羌人四处搜查山洞,把搜出来的戈基人装进牛皮口袋里,然后用绳子吊在大树上,下边堆满柴火,点着火用火烧,用烟子熏,这样,就把戈基人消灭完了。

构就在龙沟踏水坝修建羌寨,叫部落里的羌人四处立地建寨。在寨内修起了碉房和高高的白石碉楼。每家羌民的房顶上还修建一个勒克西,里面供着三块白石头,来纪念天神木比塔。

于是,弓杠岭地区,分居着羌民的各个部落。他们有:高羊坪羌,恶石坝羌,石碉楼羌,维古羌,龙坝五沟羌,龙坪沙坝羌,三溪十八羌,大小二姓羌,黑虎羌,松机羌,北路松坪沟羌,太平石台羌,沟口羌,东路坝底羌,白石雁门羌,南路毕立五寨羌,罗山斗簇羌,萝卜羌,西路波西羌,椒述二街羌,绵簇羌,半坡羌,牟蛇水磨羌,花山羌,九枯六里羌,卜周木上羌,大门歇格羌,牛罗二山羌,西山桃坪羌,蒲溪甘普羌,干溪通化羌,二岭羌,岭岗羌,白石羌,涂山羌,黄花羌,牛脑羌。人们安居乐业。每年农历十月初一,羌人杀猪宰羊,献砸酒,谢夭谢地,祭祖宗,祭山祭水,报神恩。

羌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羌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