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王斗鼠王

时间:2016-09-25 21:06:18

分类:

有一年,黄阳府粮仓闹鼠患,许知府想尽了各种法子对付这群老鼠。除了放猫外,还撒鼠药,安老鼠夹子,可是毒药和鼠夹子根本起不了作用,粮仓里的老鼠反而越来越多。粮仓四壁鼠洞遍布,堵都堵不住。

到后来每天都有猫被咬死,官粮也被糟蹋得越来越严重。照这样下去,不出三个月,这些粮食恐怕都要被糟蹋干净。许知府一边命粮仓看守们严加防范,见鼠就打,一边命人到处寻求灭鼠的方法。

蜀州李昭,是远近闻名的捕鼠行家,许知府得知后,派人骑千里马到八百里之外,请李昭来帮忙。

第二日午后,派去蜀州的人回来告诉许知府:“启禀大人,从蜀州请来的灭鼠高人已经到了,在门外候着呢。”

许知府道:“好,马上把他请进来。”不多会儿,那人领进来一个精瘦的老头,提着一个小木箱,见到许知府,施礼道:“小的蜀州县李昭见过知府大人!”

许知府连忙亲自出门迎接。客厅坐定之后,许知府开门见山地告诉李昭这次请他来的目的。

李昭捋着胡须,平静地听许知府把情况说完,接着请求道:“大人可否让人带小的到粮仓去看看?”

“好,我亲自陪李先生前去粮仓。”二人在看守的陪同下来到粮仓,刚一走进库门就能听见老鼠在遍布粮仓的鼠洞里啃吃粮食的声音。李昭不愧是捕鼠行家,他从木箱里取出一个奇特的哨子,试探性地吹了几声刺耳的哨音,老鼠的声音戛然停止。可是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老鼠的尖叫,叫声拉得又长又怪,这一声尖叫过后,老鼠们啃吃粮食的声音又从四下响起来。李昭脸色大变,他向陪同在身边的许知府道:“大人可否让小的查看昨晚被老鼠咬死的猫的尸体?”

许知府命人去取了猫尸来,当李昭看了猫的伤口之后,还不等许知府询问,就慌忙跪在地上求饶。许知府十分惊奇:“李先生,这是何故?快快请起。”

李昭跪着不起来说:“如此情形看,粮仓里出了鼠王,求大人饶恕小的无能为力。”

许知府大惊,连忙令他细说事情的缘由。李昭这才说起了有鼠王的传说:万物都有王,老鼠也不例外。这鼠王,上百年才出现一只,鼠王通常身体肥大,但是狡猾凶狠,有专门咬猫的本领。鼠王所在之处,必定是粮食充足的地方,而且附近的老鼠都会聚集到鼠王的周围,逐渐地,鼠群会越来越大,祸害也越来越大。这鼠王狡猾多疑,反应灵敏,人很难见到它,更不要说捕捉和毒杀了。

许知府着急道:“这可如何是好?李先生,您灭鼠技艺精湛,一定要替本县想个对策啊!”

李昭说:“小的可以设计一个机关,能让大家瞧瞧这个鼠王的模样,只是小的黔驴技穷,仅能做到这一步了。”于是,李昭就在粮仓里设计了一个机关,里面有几面铜镜,能够在粮仓外边看到粮仓内的情景。到了晚上,李昭带着许知府在机关外边往仓库里静静观看。不多会儿,只见一只大老鼠先从洞里出来了。天哪!它比起一般的老鼠要大好几倍,简直如同一只半大的猫,一身毛都发黄了,而且还是半截尾巴!它一出洞,就找了块空地,在上面四脚朝天地躺着,嘴里还发出吱吱的声音,门外有一只猫立刻扑过来,向大老鼠肥硕的肚子咬去。这时,只听见猫一声闷哼,就翻倒在地,抽搐挣扎起来。大家揉了揉眼睛,原来,大老鼠趁猫咬它的肚子时,扭转头死死地咬住了猫的喉管……猫一死,大大小小的老鼠立即从各个洞里钻出来,在仓库里肆无忌惮地大吃大拖起来……

许知府正要命令看守去打死那只鼠王,可是被李昭制止了,他只轻轻一跺脚,鼠王立即带着鼠群逃回洞中。李昭对许知府说:“大人您看见了,还不等您吩咐完毕,这东西早就逃走了,人是不可能打到它的。”

许知府急了:“这如何是好?”

李昭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只有一样东西能降伏它,那就是猫王了。”

许知府问:“先生可知道猫王在何处?”

李昭道:“鼠王罕见,猫王更难得,小的也是听祖辈说起过猫王而已,大人可以命人到处打探猫王的下落。”

许知府送走了李昭,立即吩咐师爷张罗着打听猫王的下落,可是都毫无结果。

如今在粮仓里,看守们只得拿着棍棒守在粮仓里,可是粮仓里的鼠洞四通八达,鼠群瞬间可以进出自如,叫人防不胜防。

事态严重,许知府也只得亲自搬到粮仓来,看着官库的粮食被老鼠糟蹋得不成样子,许知府束手无策,急得头发都白了。

这天,黄阳城路过一个外地的猫贩子,拉了一车的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猫。许知府命人把他领到府上,把官库粮仓里老鼠成灾的情况告诉了猫贩子。

猫贩子说:“我也曾听祖父提起过鼠王的传说,跟大人所说的极为相似,鼠王这东西狡猾凶残,一般的猫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不过确实也有猫王这个说法。”

许知府连忙道:“先生可曾知道猫王的下落?”

猫贩子说:“这猫王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家祖辈贩猫这么些年,也都没见过猫王。再说,猫王可不比人间的皇帝,哪能在额头上写着猫王这两个字呢?”

许知府听得心都凉了:“那先生就挑一只最凶悍的猫卖给本县吧,再去碰碰运气。另外,还烦劳先生以后贩猫时一定帮忙打听猫王的下落。”

猫贩子却不愿意卖猫给许知府:“不是我不卖猫给大人,大人也知道这鼠王厉害,只怕我挑一只猫来也是白搭,不过大人您放心,老鼠危害乡邻,我一定替您四处打听猫王的消息,好为大家除了这一害!”

猫贩子离去时,终究是留下了一只猫,不过是一只瘦弱的母猫。猫贩子之所以把它留下来,是因为它快生猫崽了,大着个肚子,带着不方便。

这只母猫,又瘦又懒的样子,一身毛凌乱不堪,还挺着个大肚子,走路都是慢吞吞的。不可思议的是,这只母猫竟自己跑到粮仓里来了,赶都赶不走,许知府和粮仓的看守们也没把它当回事。

奇怪的是,自这只猫来到粮仓之后,老鼠明显减少了,许知府和粮仓看守们感到很奇怪。

通常,像这样的病猫,库里的老鼠是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的,况且,以前像这样瘦弱的猫,没一只敢在粮仓里呆过一个晚上。看仓的人都说这只猫是活腻了,也就只好由它去。

奇怪,这天夜里,粮仓竟然非常安静,不像以前那样被老鼠闹得翻了天。许知府和库房总管十分好奇,于是就没有急着像往常那样派人进到仓库里去巡夜,只悄悄地从李昭留下的机关往粮仓里看,只见粮仓里静悄悄的,那只母猫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不一会儿,鼠王出来了,它仍旧像以前那样,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这时,那只母猫出现了,不过,它并不像别的猫那样立即扑上去,而是挺着个大肚子,慢慢地向鼠王走近。在离鼠王不到二尺的地方它突然站住了,两眼盯着鼠王看,一时间粮仓里静得出奇。母猫望了鼠王一会儿,竟然伸了个懒腰,倒头便睡,嘴里还打起了呼噜。看得许知府他们好不奇怪。

就这样,一猫一鼠都一动不动地躺着,比较之下,猫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看着那肥大的鼠王,许知府气不打一处来,他向库房总管使了个眼色,库房总管心神领会,捏了根棒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鼠王听觉异常灵敏,它显然听到了人的脚步声,鼠王虽然凶狠狡诈,但是毕竟怕人,于是它翻身就想逃。说时迟,那时快,一旁假睡的母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一口咬住了鼠王的后颈——这可是老鼠的命门。就这样,咬死过几十只猫的鼠王竟被这只怀孕的母猫给咬死了。

许知府在外面看得真真切切——没料到这病兮兮的母猫,这时竟会有这么聪明的计策和敏捷的身手,显然它对鼠王的伎俩了如指掌!许知府恍然大悟:这只瘦弱的母猫,莫不然就是到处寻找的猫王!

官库的鼠灾就这样被消灭了。据说,从此以后,黄阳官库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再看见过老鼠。

鼠、猫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鼠故事 猫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