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的富人

时间:2016-09-26 18:27:43

分类:藏族

很早以前,在某地有一个既舍不得吃又舍不得穿,非常吝啬刻薄的人,人们都叫他“秀古哈木饶”(安多藏语,意思是“贪婪的富人”)。这家伙不但让家中的大小随从和奴仆们受冻挨饿,就是自己的父母儿女也只要让他们不冷不饿就行,总是贪婪地向往着一切都归他一人独有。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听到以后,装作一个乞丐往这里走来。

当地国王为了使“境内的甘露不让外流,外面的渠水不让引进”,派了一个忠诚的大臣防守国境。“乞丐”来到国境线,恰好碰上了这位守边大臣,就被堵在这里不让入境。大臣看着这鄙陋的乞丐说道:“人的花纹在内,牛的花纹在外,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把“乞丐”领到自己的房里监禁起来。

这天晚上,有个骑着像青龙一样骏马的人来到大臣门口,“买马!买马!”地叫嚷起来。这位大臣是个酷爱良马的人,就像英雄遇上了甘露酒,哪里坐得住,出去就向那卖马人问道:“常言说‘骏马走得好不好,要骑着观察;智者说得对不对,要听着辨别。’你这匹马,我可以先骑一骑吗?”

“当然可以。”卖马人一边回答,一边把大臣推上了马背。刚一骑上,那青龙马一动不动,不往前迈步,就给了一鞭。谁知鞭一落身,青龙马就像“风马”(纸做的祭神时撒向天空的方块马)被大风吹上高空那样,莫说来得及勒住马头,就连眼睛也没来得及眨巴一下的刹那间,把他已送到了一个空旷无人的世界。大臣惊奇地自言自语道:“阿哈唔!现在已经是追悔莫及啦,我肯定是被魔法捉弄了。”

真奇怪,随着他下马,那匹青龙马消失无影。这时天昏地暗,黑夜笼罩了大地。大臣心想,这下可是“兔子被大雕捉走,只有向苍天呼救”了,就向“三宝”祈祷起来。突然望见前方不远处闪现出一星火光,慢慢走上前去一看,原来是一户人家,里面有一个老阿奶和她女儿,大臣就向她俩借宿。那母女俩惊恐地问道:“你是人还是鬼?我们这里没有听到人声狗叫已经有十八年了。你没有听说藏族有句谚语吗?‘黄昏迎客,女人遭孽。’竟是这样一个愚蠢、这样无耻的人,快走!”她们手拿石头,板起脸孔,不让大臣进来。

这个平时有智有勇、耀武扬威的大臣,这会儿没有一点儿办法,就把自己今天不幸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母女俩,再三央求她们留他一宿。老阿奶听完心想,这一定是“三宝”赐给我们的女婿,就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可以做我的女婿吗?”大臣出于无奈,只好答应下了。

十二年的时光转眼逝去。说它短暂吧,他们已经成了三个孩子的父母,受尽了生活的艰难困苦;说它漫长吧,十二个春秋就像天上的月亮那样匆匆跑了过去。有一天,他的妻子渡过前面那条河,到对岸砍柴火去了以后,小儿子要吃奶闹得没有办法,他就抱起小儿子,领着两个大的去找妻子喂奶。不料在过河的时候二儿子倒在河里,他想拉起来,忙一躬身,怀中的小儿子也掉进河里了。真是“想捡起地上的石头,却丢了怀中的馒头”,祸不单行啊。对岸的妻子看见两个儿子被水冲走,不顾一切地跟着跳进了河里。大儿子看到阿妈和弟弟们都被河水卷走,呼喊着阿妈也跳下河了。

幸福难长久,灾祸易临头。大臣看着自己的亲人全被滚滚激流冲走的惨相,心里万分悲哀。他大声疾呼着正要跳下江河的紧要关头,那“乞丐”拉住了他,问道:“龙保(大臣)啦,您为什么要往大河里跳呢?”大臣就把他十二年的艰难经历诉说一遍,并说:“嗳呀!真奇怪,我这是怎么回事呢?”“乞丐”回道:“您看,您这碗茶是什么时候斟上的,过十二年还有这么容易的吗?”大臣如梦初醒,深有感触地说:“只要为了众生的幸福安乐,我再过十二年的苦难生活也没有什么。”“乞丐”进而问道:“那么我是为了众生的利益而来,您为什么不让我通行呢?”大臣这才恍然大悟,当下答应让“乞丐”入境,给他写了通行证书,亲自送行上路。

恰巧那个“秀古哈木饶”到外地经商不在家。“乞丐”就化作“秀古哈木饶”匆匆忙忙来到了他的家里,当着所有亲眷、随从说:“阿啧啧!这世上无奇不有。真是活见鬼,集市上有一个竟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也说别人都管他叫‘秀古哈木饶’,在那儿肆行无忌,仗势欺人。如果我不在家的时候他来了,你们一定会错认成是我的。”亲眷、随从们都说:“哪会呢?”不相信。

几天以后,“秀古哈木饶”真的回家来了,可是一家人不给他开门。“秀古哈木饶”发起怒来,骂家里人说:“你们这些狼崽狗子,为什么不给我开门哪?快,开门!”家人们不但不开门,反也骂道:“你这个人真是不打自招,哪有比你更可恶的狼?哪有比你更可耻的狗?你这个骗子手,还想把水搅混,人妖颠倒是吗?!”说着一起扑向门口撵他走开。“秀古哈木饶”答道:“马用精料喂,恩以蹄子报;狗吃饱了食,反要把恩人咬。我真是……”他心底积满怨气,却就是说不出口来。家人们催道:“快走,你若不快离开,小心豁开了你的胸膛!”“秀古阿木饶”毫无办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噙着两眶泪水离开家门,去找嫁在外的女儿诉说。可是,女儿也辨不清真假,也把自己的爸爸赶出了家门。“秀古哈木饶”伤心地自叹道:“唉!被亲人遗弃的苦衷向谁诉说去呢?被仇人颠倒的黑白由谁来辨别呢?”只好到外边流浪去了。

“秀古哈木饶”所到之处,人们都说:“你真活该!”没有一个人怜悯、同情他。他一辈子盘剥搜刮而积攒下来的东西,这时候多被“乞丐”布施了,他除了泪水,连一口热饭也得不到。他把这桩冤屈禀告了国王,可是王宫里没有一个同情他的人。国王为了辨明真伪,把两个“秀古哈木饶”都叫来,让他们点出家中库藏的金银财物。可是,“秀古哈木饶”无论怎样也点不过乞丐化作的“秀古哈木饶”。最后,国王为了怜悯他,从他家中分出一份财产,把他安置在自家大门边一间又窄又小的柴棚里,总算有了一个归宿,从此过起了孤苦伶仃的单身汉日子。

经过若干年月的周折,“秀古哈木饶”对自己前半生的所作所为经过仔细回忆,觉得十分惭愧,悔恨自己过去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疾苦,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如今受苦受难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这个时候,化作“秀古哈木饶”的观世音菩萨已看出了他有改恶从善的心愿,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对“秀古阿木饶”说:“现在可以物归原主了。”就把家庭和全部财产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并且立刻告辞了。吃尽了苦头的“秀古哈木饶”,从此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刻薄贪财了。

藏族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

阅读更多:藏族故事